冷宮逍遙妃 尾聲

書名︰冷宮逍遙妃|作者︰心寵|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嗚嗚嗚嗚嗚嗚……

紅衣女孩听到一陣哭聲,覺得十分奇怪,當下拾起地上的小石頭,繞過那花蔭處,看個究竟。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那紅牆處、綠瓦下,坐著個髒兮兮的小男孩,他正在哭。

爹爹說男孩都很堅強,從來不哭,眼前這人是怎麼回事?

紅衣女孩本想嘲笑他,但看他哭得傷心,不由得生出一絲憐憫,有些不忍。

「喂——」她試著喚他一聲。

男孩抬起頭來,也嚇了一跳,顯然他沒料到會有個人冒出來。他那髒兮兮的臉上,卻有一雙晶亮的星眸。

「小孩,你哭什麼啊?」紅衣女孩問。

她個兒小小,看起來比男孩年紀還小,卻叫他「小孩」,听上去十分可笑。

「我哪有哭?」男孩抵賴,有些惱怒。

「那臉上濕濕的,難道是鼻涕?」女孩打趣地瞧著他。

「沙子進了眼楮,不許人家流眼淚嗎?」男孩十分倔強。

「哦,原來今天有風啊,那為什麼這些樹葉一動也不動呢?」女孩抬頭看了看樹。

「我哭不哭,關你屁事!」男孩氣得罵了粗話。

「你要是哭夠了,就陪我玩吧。」女孩忽然提議,「我娘親在前面跟師太嘮叨半天了,我好無聊。」

男孩詫異地看著她,沒想到她話題轉折得這樣快。

「你想玩什麼?」男孩勉為其難地問。

「我們來拋石子吧。」女孩攤開手,掌心一堆透亮的小石頭。

「幼稚。」男孩扭開頭去,但又覺得那些石子特別得很,于是把頭扭回來,「不過……你這些石子是從哪兒撿的?」

「我外婆屋里的,妝點魚缸用的。」女孩笑嘻嘻的獻寶,「你知道嗎?這些小石子可好玩了,浸在水里,五顏六色挺好看的。」

「真的?」男孩一臉好奇、難以置信的樣子。

「你不喜歡玩拋石子游戲,那我唱首歌給你听吧。」女孩又提議。

「我為什麼要听你唱歌?」男孩不耐煩。

「我昨天剛學的,想唱給別人听听。」女孩老實道,「我想知道自己唱得好不好。」

「那你唱吧。」男孩一臉勉為其難。

女孩開口便唱起來。「一片紫竹輕輕搖,多少夢中誰吹簫。花落有幾度,花開有幾朝,難忘家鄉紫竹調——」

她的聲音很稚女敕,咬字發音也不準,但咖咖呀呀的,卻著實可愛。

「好听嗎?」她只唱了一段,因為她也只會這麼一段。

「還不錯。」男孩點了點頭,「比我娘親唱的好些。」

「哦?」女孩眼楮一亮,「你娘親也會唱歌?她在哪兒?也是這庵里的香客?也在前面听師太嘮叨?」

「上個月我娘親才帶我來京城,就住在這庵里,以前我們住在蝴蝶塢。」男孩表情不太開心,「我娘說,我們來找我爹。」

「蝴蝶塢?」女孩仿佛很感興趣,「那是有很多蝴蝶嗎?」

「對。」男孩自豪地答,「很多,很漂亮。」

「你能帶我去看看嗎?」女孩羨慕地問。

「再說吧。」男孩思考片刻,「我娘說,那地方不許外人去。」

「哦。」女孩有些失望,「那你到我家來玩,我家住在榮都街上,門口石獅子最大的就是我家。」

「再說吧。」男孩仿佛有些不屑。

「瀲瀲——瀲瀲——」忽然,遠處傳來婦人的叫喚聲。

「我娘在叫我了。」女孩道,「我得走了。」

她順手將那捧小石子塞到男孩手里。

「這些留給你玩,以後不要再哭了喲」她扮了個鬼臉。

而後,她沿著原路跑回去,踫落了許多的花瓣。

男孩怔怔地看著她的背影。說實話,他從沒見過這樣漂亮的小女孩,不,他住的地方甚至從來沒見過小女孩。

今天是他很傷心的一天,因為娘親說要把他送到爹爹身邊去。娘親說,爹爹家里規矩多,他去了,就不能天天跟娘親待在一起了。

他不想去爹爹家,他喜歡蝴蝶塢、不想跟娘分開,所以,他哭了。不料卻被那丫頭撞見……很倒霉、丟臉。

不過,這丫頭對他滿好的,給他小石子,還唱歌給他听。

她叫什麼名字?好像……叫什麼「瀲瀲」?她家住在榮都街上,門口有大石獅子?要找到她應該不難。娘親說爹爹本事很大,天下沒有爹爹辦不了的事。

可是他忘了告訴她,他的名字!

「我叫趙闕宇——」他朝著那快消失的小小身影大聲叫道。

對方沒有回答,也許沒有听見。

沒有關系,總有一天,他會親口告訴她……

趙闕宇自夢中醒來,瞧著懷中人兒的睡臉,像是得到珍寶的孩子笑了。

終于,他不只告訴她自己的名字,更擁有了她。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