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夏喬恩>因你而閃耀

因你而閃耀 第2章(1)

書名︰因你而閃耀|作者︰夏喬恩|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梁媛湘是在一陣燒灼胃痛中醒來的。

當她睜開眼看著純白的天花板時,腦袋有幾秒鐘的時間一直處于渾沌狀態,直到熟悉的壁紙、窗簾、台燈、書桌陸續映入眼簾,她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竟是躺在家中的大床上。

她明明記得自己正在參加阿照的婚禮,怎麼一眨眼人就回到家了?

捂著悶痛的胃部,她有些虛弱地坐起身,因為實在太不舒服,打算先下樓找胃藥,才正準備要下床,就看到床邊坐著一抹高大的男性身影。

「啊浮浮浮!」突然在自己房里看到陌生人,梁媛湘簡直嚇壞了,尖叫聲從她嘴巴飆出,穿透屋頂,響徹雲霄。

「怎麼了?怎麼了?」梁母端著餐盤猛地推門而入,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進門後卻發現壓根兒什麼事也沒有,不禁朝女兒罵道︰「你在鬼吼鬼叫什麼,你想把附近鄰居都嚇死嗎?還不快閉嘴!」

許銳正坐在床邊用手機處理公務,突然覺得附近鄰居也許早就被嚇死並投胎過好幾遍了。

梁媛湘看到母親簡直就像看到了救星,連忙指著眼前的陌生男人大叫。「媽,我的房間有小偷!有小偷!」

梁母順著女兒指的方向看去,簡直氣到頭暈。「什麼小偷?你的臉盲癥是不是又惡化了,人家明明是你的學長!重點是你在阿照婚禮上吐了人家一身,人家好心送你回家,你還胡說八道什麼!」

接著梁母換上和藹的表情,連忙向坐在一旁的許銳道歉。「阿銳,抱歉啊,我家媛媛真是病糊涂了,你千萬別和她計較;你的衣服我已經拿去送洗了,西裝褲我也幫你洗好了,只是烘干還要一段時間,你再坐一下,你伯父的衣服你應該穿得還習慣吧?」

「非常舒適,謝謝伯母。」許銳收起手機,摸摸身上向梁父借來的衣服,朝梁母微微一笑。

因為個性使然,他向來不是熱情外放的人,不過他穩重謙遜又有禮貌,總是能讓人留下好印象,眼前的梁母自然也不例外。

「不客氣不客氣。」梁母一臉笑咪咪。「要不是我家媛媛吐了你一身,你也不用穿你伯父的舊衣服,可惜你伯父的身材沒你好,衣服松垮不說,褲管還太短……」

「伯母過獎了,伯父體格其實很好。」

梁母對他體貼知禮的個性更滿意了。「不管怎樣,你今天會這麼狼狽全是我家媛媛的錯,待會兒我一定叫她道歉,所以你盡管狠狠的罵她,最好把她罵醒。」

梁母一語雙關,嘴巴上雖然是要許銳罵人,但聰睿如許銳,不難听出梁母的弦外之音。

順著梁母充滿擔憂的目光望去,前一秒還在大呼小叫的梁媛湘不知何時又露出恍惚的表情,明眼人都猜得出她一定是又想起了陸久照。

如果可以,他壓根兒不想再管這無可救藥的蠢蛋,只是在梁母充滿懇求的目光下,他無法狠心開口拒絕。

「……我會的。」

梁母露出感激的笑容,就知道自己沒看錯這誠篤善良的孩子。

早在女兒高中、大學時期,住在隔壁的阿照就頻頻帶這孩子回家玩,她也巧遇過好幾次,覺得他的眼神端正、氣度不凡,比從小看到大卻愈來愈浮夸的阿照不知好上幾倍,可惜她家傻媛媛就是沒眼光又死心眼,除了阿照誰也看不上,結果……唉……

有些話他們做父母的就算說破嘴也沒用,只能冀望同輩友人多多開導。

「那就麻煩你了。」梁母眉開眼笑的看著許銳。「我把胃藥、點心和飲料放在這邊,等媛媛吃完藥後,你就狠狠罵她。」

許銳點頭,目送梁母走出房間。

「先吃藥吧。」拿過餐盤,他把上頭的胃藥遞給梁媛湘,心中打定主意要避開關于陸久照的話題,免得她愈陷愈深。

「婚禮結束了嗎?」梁媛湘沒有接過胃藥,而是哪壺不開偏提哪壺!

他對她的冥頑不靈感到無言,事到如今她竟然還沒對陸久照死心?

「……結束了。」

「那後來情況怎樣?有人受傷嗎?我是說……阿照他還好嗎?他——」

「梁媛湘,」他雲淡風輕地斷話,幾乎被她氣笑。「你不覺得比起關心一個今天才剛結婚、名草有主的新郎,你應該先向我道歉?如果你的腦袋還沒有被你那愚蠢無用的愛情病毒侵蝕光,我希望你能記得你不但吐了我一身,還在我送你回家的路上把我的車弄得一塌糊涂,雖然我不願計較,但這並不代表我願意繼續忍受你的愚蠢並原諒你。」

即使是罵人,許銳的語氣仍舊不疾不徐,只是那字字鋒銳的指責著實把梁媛湘弄得一愣一愣。

原本滿是絕望的小腦袋開始迅速運轉,終于想起自己的確在昏倒前吐了某人一身,那個人不但是婚禮上搶她龍蝦的瘋子,更是她詭異幻影中的男主角——

不過媽媽剛剛說他是她的學長?

所以他們真的早就認識了?

她羞窘得無地自容,強忍住心傷,仔細端詳眼前那張陽剛的男性臉龐,果真在一些模模糊糊、不怎麼重要的零星回憶中發現自己似乎、好像、真的對這張臉有點印象。

她從小就不大擅長記住他人的長相,更別提近幾年整型手術愈來愈盛行,一堆人整得就像是同一個模子印出來似的,若是再加上經常改變發型或妝容,她更是難

以辨識。因此除了一些長期相處、經常見面的親朋好友,她對他人的長相堪稱過目即忘,但對于眼前這張臉……

她確實多少有些印象,應該是認識很多年但沒有經常見面的人,只是之前婚禮上她太過傷心,才沒有立刻想起。

話說回來,比起他們彼此認識,她更覺得奇怪的是,他怎麼會突然出現在她的幻影里,而且那些可怕的幻影還突然成真——

想起他全身著火,滿臉痛苦的在草地上打滾的那一幕,她不禁縮起脖子,不敢再繼續回想。在她徹底失戀的這一天,她只想靜靜自我療傷,不想承受其他的負面情緒。

「對不起……」她尷尬地低頭道歉。

「沒關系。」許銳很大度的原諒她。「等車子清理好之後,我會直接把收據寄給你,到時你把賠償金匯給我就好。」

梁媛湘猛地一噎,抬起頭看他。「等等,你不是說沒關系嗎?怎麼又要賠錢?」

「我說沒關系是指情感上不跟你計較,但不代表理智上打算連洗車費也要自行

買單。」冤有頭債有主,他這個人向來恩怨分明。

她啞口無言,自知理虧,只好吶吶問︰「那、那大概要多少錢?」

「一千元。」他說出公定價。

她瞪圓了眼。「這麼多?!」

他面無表情的看著她,難道她以為她吃下肚的只有三顆蛋塔?

「我的車現在就停在你家門口,如果你願意下去看,就會發現你吐出來的東西絕對不止一千元。」

這下她連嘴巴也張圓了,被說得無地自容,滿臉臊紅,完全不敢想像他形容的那種恐怖畫面,只是之前她才損失了兩萬元的紅包錢,如今竟然又要破財……賠了愛情又折錢,她到底是做錯了什麼,老天爺為什麼要這麼對她!

從小到大她的興趣就是算錢,嗜好就是摸錢,夢想就是賺很多錢,如今一破財就是兩萬一,幸好他沒向她索償精神損失,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快吃藥。」他無視她乍白乍紅的臉色,再次把藥遞給她。

「等等,」梁媛湘沒有接過藥,反倒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臉色大變。「我、我我我問你,我吐的時候應該沒有被任何人看到吧?」

他挑眉。「你吐得那麼驚天動地,怎麼可能沒被人看到。」

「驚天動地?!」她的表情簡直就像看見世界末日。「很多人都看到了?連阿照也看到了?」

誰來告訴她一切都不是真的!這麼多年來,她為阿照苦心經營的優雅形象就這麼毀了……

「又是陸久照。」他冷哼一聲。「自你醒來後,這已經是你第二次提起陸久照,面對一個才剛成為別人丈夫的男人,你還這麼在意,難道是打算當小三?」

除了陸久照,難道她的腦袋就再也想不到其他人了?

「什麼?」她一愣,瞬間氣紅臉。「我哪有!你別胡說八道!」

「我胡說八道?」他勾唇,覺得她簡直是夠了!「如果你的腦袋真的有問題,那麼我不介意再次提醒你,陸久照如今已經是別人的丈夫,也許再過幾個月就是別人的父親,我相信不會有哪個女人希望另一個女人過度惦記自己的丈夫。人貴自知,你最好適可而止。」

「你……你……」

氣到通紅的臉蛋逐漸轉為蒼白,許銳殘忍地繼續在她傷口上撒鹽——

「與其過度在意陸久照,我建議你最好多關心你的父母。你為失戀哭得再傷心欲絕,也無法改變任何事,只會讓你的父母更加擔心!」

梁媛湘這輩子從來沒有被人罵得這麼狗血淋頭過,雖然很想開口反駁,但幾次張嘴,卻發現自己無話可說,他說的一字一句都是那麼真實犀利,針針見血,戳得她幾乎面目全非。

其實早在接到喜帖的那天起,她就知道自己早已失去了阿照,只是她不甘心也不想承認罷了,直到這一刻被揭開瘡疤,她才發現自己多麼可悲又可笑。

房內頓時一陣沉默。

梁媛湘頹喪地呆坐在床上,許銳則是一臉不敢置信的捏捏眉心,實在不敢相信自己會那麼失控,縱然他答應梁母會好好開導這個蠢蛋,但這麼情緒化的言語卻並非他本意。

原本他只想簡單的開導幾句,沒想到……

懊死,先是像管家公似的繞著她打轉,現在又莫名其妙的和她交淺言深,今天他到底是吃錯了什麼藥?

無論如何,現在還是先解決她的身體狀況要緊。「你先吃藥。」

這次梁媛湘不再拒絕,默默接過藥服下。「謝謝。」

「不客氣。」

沉默再次蔓延,許銳不禁有些坐立不安地看向床頭櫃上那幾幅她和阿照的合照,照片中青梅竹馬的可愛笑容,清楚記錄著他們從小到大的點滴情誼,也記錄著她歷久彌堅的愛情,可惜如今已經物是人非……

心中的焦躁和悔意似乎更盛,他終于不再淡定的站起身。

「我想褲子應該烘好了,你繼續休息,再見。」

「再見。」她沒有開口挽留,有氣無力的朝他揮揮手。

縱然明白他說的都是對的,也明白自己不該再繼續執迷不悟,然而堅持這麼多年的愛情早已成為習慣,又怎麼可能說抹煞就抹煞?

整整二十七年,她將所有的青春歲月都給了阿照,從今以後她又該何去何從?

如果說婚禮當天,梁媛湘還抱著一線希望渴望見到陸久照一面,並弄清楚一切都是假的,但在婚禮結束一個月後的現在,她卻只想捂著她那不再劇痛,但仍皮開

肉綻的傷口靜靜療傷。

只是,命運總是特別愛惡作劇……

「媛湘?你怎麼會在這里?沒想到會這麼巧在百貨公司踫到你。好久不見,最近你還好嗎?」

陸久照一臉驚訝的攙著妻子,臉上如春陽般和煦的笑容是那樣自然,那親和的語氣又是那樣恰如其分,彷佛就像許久不見的朋友偶然在路上遇見。

他怎麼能如此自然的和她打招呼,彷佛他不曾故意和她避不見面?

曾經她以為獨一無二的溫柔,原來全是她的一廂情願,她和他之間根本就不曾存在過愛情——

這些事實諷刺得讓她笑不出來。

但面對眼前露出甜蜜微笑的新嫁娘,縱然再難過,她也只能努力裝作若無其事。

「我最近挺好的。」才怪!「就是周末有點無聊所以出來逛逛,你們呢?也來逛街?」

「是啊,雖然距離孩子出生還有幾個月,可阿照就是覺得應該早點來看嬰兒

床,也不知道他在猴急什麼……」接話的不是陸久照,而是一旁捂著肚子笑得一臉幸福的新嫁娘紀楷嵐。面對陸久照對梁媛湘熟稔的口吻,她並沒有開口追問梁媛湘的身分,彷佛早已知道她是丈夫的青梅竹馬。

阿照?她一直以為從小到大只有她這麼叫陸久照,沒想到……梁媛湘語氣有些干澀。「那很好啊,畢竟嬰兒用品不便宜,事先貨比三家比較不吃虧。」

「其實我覺得價錢不是問題,給孩子用的東西本來就該選最好的,阿照你說對不對?」紀揩嵐突然搖搖陸久照的手臂撒嬌。

「當然,我家小功貝就該用最好的,待會兒你盡管買,我通通買單。」陸久照拍著胸脯,一副好丈夫、好爸爸的模樣。

「你說的喔。」紀楷嵐俏皮地用指尖戳了戳他。

「當然!」陸久照包住她不規矩的小手,表情充滿寵溺。

梁媛湘覺得自己的傷口似乎又要流血了。「那個……我突然想起來還有其他事,我先走了,再——」

「等等,你吃飯了沒?我和楷嵐正打算去吃午餐,不如你也一起?」陸久照忽然向梁媛湘熱情邀約。

「不用了。」梁媛湘連忙婉拒。

「難道你吃過了?」陸久照問。

「還沒,但……」

「那就一起來啊。」紀楷嵐也跟著熱情邀請。「只有我和阿照吃飯好無聊,相逢即是有緣,就讓我們請你吧,不過之前你好像在我們的婚禮上吐了,是不是生病了?現在已經好了嗎?」

吐了吐了吐了吐了吐了……

忽然一陣天旋地轉,梁媛湘只覺自己苦心經營二十七年的完美形象全在這一刻瓦解,碎了一地……

「抱歉,她和我已經有約了。」

一抹低沉嗓音介入,意外解決梁媛湘尷尬的窘境。

梁媛湘和陸久照夫妻倆幾乎同時循聲看向突然出現的許銳。

「阿銳?!」陸久照一臉驚訝。「你怎麼也在這里?沒想到我們大家今天竟然這麼有緣。話說回來,你和媛湘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好了?以前明明就沒看你們說過幾次話。」

許銳點頭向所有人打招呼。「最近我和她比較有話聊。」

什麼鬼?!梁媛湘立刻露出一臉踩到狗大便的樣子。

「比較有話聊?」陸久照表情更意外,實在無法想像以許銳那種生人勿近的個性會和人熱絡聊天。「你們都聊些什麼?」

「一些事。」許銳輕描淡寫地帶過,直到發現紀楷嵐若有所思的觀察目光,才又補充道︰「包括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