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夏喬恩>因你而閃耀

因你而閃耀 第6章(2)

書名︰因你而閃耀|作者︰夏喬恩|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因為遺囑都是以條列式逐行寫下,讓人能一目了然,因此當四人一看到遺囑內容時,全都不敢置信。

「靠!這怎麼可能?!那個死老頭竟然把所有的錢都捐給了這間養老院,連房子都了?!」

「這一定不是真的!」

「這當然是真的,這份遺囑可是經過公證的。」江律師依舊一邊憨笑,一邊擦汗。

「騙人!」長子當場供跳如雷,接著用力撕毀遺囑。

「啊!」梁媛湘搗嘴驚呼,想伸手救回遺囑卻為時已晚。

「唉,你們怎麼這麼不小心呢。」江律師依舊笑得憨厚,又從公事包里拿出一份一模一樣的遺囑。「還好嚴經理為人睿智,頗有先見之明,剛剛那份只是其中之一。」

「什麼?!」四人瞬間臉色大變。

江律師繼續道︰「依照民法規定,湮滅被繼承人關于繼承之遺囑者,遂喪失繼承權,不過基于嚴經理生前已將遺產盡數捐出,因此此法對你來說不具任何效用,再次恭喜你。」

只見江律師說得頭頭是道,讓人辨不出真假。

呃……說好的忠厚老實呢,這位江律師根本……就是個大腹黑吧?梁媛湘頓時無言。

「你、你少胡說八道,這遺囑一定不是真的,你快把真的遺囑交出來!」四人的臉色愈來愈難看。

「不,剛剛那份遺囑是真的。」只是正本他收得好好的。江律師依舊笑得一臉憨厚。

梁媛湘再次無言。看來這位江律師不只是個腹黑,還不是個省油的燈!

「媽的!你們根本就是仗著人多勢眾欺負我們,反正你們今天不把錢交出來就一個都別想走!」長子惱羞成怒,使了個眼色,竟唆使其他三人擺出干架的姿勢。

「帶著嚴經理先走!」許銳見苗頭不對,立刻命令員工們先推著擔架離開。後者不敢耽擱,腳底抹油推著擔架落跑。

「站住!」

「各位有話好說。」許銳毫不畏懼,巧妙的用自身高大的身體擋住四人。他一掃之前沉穩內斂的態度,擺出冷厲嚴酷的驚人態勢,將四人震懾得呆立在原地。「別再把事情鬧大。」

「放……放……放你的狗屁,你都搬一堆法律條文出來了,我們還有什麼好怕的,有種你現在就立刻報警,誰怕誰!」死者幼子大聲挑釁。

「也好,媛湘報警。」許銳從善如流地道。

梁媛湘噗哺一聲,忍不住笑場,配合的掏出手機。「好的。」

「臭婊子你敢報警試試看,小心我揍你!」死者幼子見她真的拿出手機,不免驚恐地一把搶過,用力將手機砸到地上,凶神惡煞的對著梁緩湘掄起拳頭。

梁媛湘狠狠倒抽一口氣,嚇得後退半步。

「媛湘!」許銳臉色微變。「離她遠一點!」說著就想上前護衛心上人。

死者次子看出他的弱點,早他一步沖上前,用臂彎緊緊勒住毫無防備的梁媛湘,乘機要脅——

「不要過來,我絕不相信那個死老頭沒留下任何遺產,既然那個死老頭囑托你們辦後事,一定有留下一筆錢,把那筆錢交出來我就放了這個女人!」

梁媛湘幾乎嚇壞了,完全沒想到對方竟會這麼大膽,為了不讓許銳擔憂,她盡力佯裝若無其事的樣子,只是死者次子顯然受到太大的刺激,一時間竟控制不住力道,將她勒得近乎窒息。

許銳面色鐵青,心疼得幾欲發狂,全身上下散發一種風雨欲來的懾人氣勢,彷佛下一秒就會暴起傷人,把四人嚇得脊背發涼。

許銳深吸一口氣,用一種看似平靜實則卻更加駭人的語調道︰「監于嚴經理是敝公司的創業元老-資深員工,敝公司基于人情義理,自願免費替嚴經理操辦人生最後的畢業典禮,因此並沒有你所說的那筆錢。」

「不可能!」死者次子大喊。

「信不信由你。」許銳面沉如水。

「不可能!」死者次子絕望得近乎瘋狂,想起自己在外頭欠下的賭債,想起地下錢莊暴力的討債,想起以後注定的貧困生活,忍不住開始顫抖。

「放開她。」許銳大步向前。

「別過來,你要是敢過來我就把她——」

「你敢!」許銳目訾欲裂,全身肌肉終于克制不住的賁起,就像是一頭蓄勢待發的猛獸。

「操,你看我們敢不敢!」死者幼子仗著有人質在手,有恃無恐地沖上前向許銳揮拳。

許銳面無懼色,偏偏梁媛湘被死者二子勒得發出一聲痛呼,讓他全身一僵,乍然停下動作。

砰!

下一秒,充滿煞氣的拳頭打中許銳及時舉起防衛的手臂。

「許銳!」梁媛湘大驚失色,心口疼得就像被打的人是自己。

雖然是一瞬間的事,但她卻看得非常清楚,許銳是因為她發出了痛呼,才會讓自己屈居下風。

「哈!有本事你再狂再傲再屌啊!」死者幼子見梁媛湘這個擋箭牌竟然這麼好用,得意洋洋的再次揮出第二記、第三記、第四記拳頭……

而一旁原本還有些忌憚的老大見狀,竟也乘勢加入戰局。

「別再打了!」梁媛湘心魂欲裂。

老天,都怪她不小心被人挾持,才會讓許銳被人圍毆,都怪她!

她絕不能眼睜睜看著許銳繼續挨打,她一定要做些什麼……她一定能為許銳做點什麼!

「啊浮浮!」一串淒厲的叫聲忽然自死者次子口中迸出,眾人被那可怕的哀嚎聲嚇得寒毛直豎,紛紛轉頭,只看到他捂著血淋淋的手臂踉蹌後退。

終于掙開桎梏的梁媛湘顧不得滿口血腥,迅速轉身抬腳快狠準的踹向對方腿間。

「啊浮浮浮浮浮!」

這一次的哀嚎聲更加慘絕人寰,可怕到讓死者長子和幼子忍不住頭皮發麻,用力夾緊腿根,就怕下一個遭殃的會是自己。

「他……他……他挾持我還亂摸我胸部!我只是……只是正當防衛!」就在眾人不敢置信的注視下,梁媛湘臉色蒼白,勇敢挺起胸膛,大聲控訴。

其他三人頓時無言,這根本就是做賊的喊捉賊!

許銳雖然一臉鎮定,但心中卻是大大佩服她的勇氣。

「沒錯!根據刑法第二十三條,這位小姐剛剛的行為確實屬于正當防衛。」正當現場陷入,片死寂,一旁樹叢中忽然竄出一抹黑影,眾人定楮,看,赫然是頭上頂著一片姑婆芋葉的江律師。

「我是證人可以作證,我剛剛已經將各位恐嚇、威脅的行為通通用手機錄下,也報了警,警方很快就會抵達現場,請四位好自為之。」還好他早在沖突發生的第一時間就眼明手快的躲到這片矮樹叢自保兼搜證,果然是寶刀未老啊!

怎麼會這樣?!

死者的四個兒女見大勢已去,終于面露驚慌,哪里還敢再叫囂,紛紛掉頭就跑。

「許銳你有沒有事?」梁媛湘奔到許銳面前。「對不起,都是因為我,你才會被……」

「我沒事。」許銳連忙按住她想替他檢查傷口的小手,輕輕抬起她的下巴,心疼地檢視她脖子上的勒痕。

雪白頸脖上的痕跡怵目驚心,讓他心疼得緊緊皺眉,心中已在思考該怎麼把那四個人給告死。

「我們去醫院。」二話不說,他立刻牽著她就往停車場走,決定以最快的速度帶她去醫院療傷、驗傷。

「好。」梁媛湘點頭答應,同樣也非常心疼他身上那大大小小的傷口,比起她,他傷得重多了。「你剛剛怎麼那麼傻,被人揍了也不知道還手,要是顧慮我你就跑啊,跑走了他們就打不到你了。」

「我怎麼可能拋下你不管。」他用力握住她的手。「不管以後遇到什麼事,我都不可能拋下你。」

他曾向她的父親承諾過會好好保護她,他說到做到。

聞言,梁媛湘眼眶泛紅,整顆心就像是被某只無形大手狠狠捏了下般疼痛,但更多的是悸動和感動。

她不禁想起剛剛他為了她被人狼狽圍毆的模樣,想起他因為怕死者次子傷害她而死命壓抑怒氣的模樣,想起他連自己身上的傷都不顧卻只顧著檢視她脖子上瘀傷的模樣——

這個男人是真的愛她。

除了父母,她從未這樣刻骨銘心、清清楚楚感覺到一個人對她的愛。

「你到底……到底喜歡我哪里?」她哽咽了聲,終于忍不住問出心中的疑惑。

她明明這麼笨這麼傻,浪費整整二十七年的時間愛著一個錯的人,連什麼時候被人背叛也不知道,甚至還讓自己的父母為她擔心,像她這麼笨的女人到底哪里好?

許銳一愣,像是沒料到她會突然這麼問,但還是誠實道︰「很多,但你對陸久照多年痴心卻是主因,如果我是陸久照,一定會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

聞言,梁媛湘努力仰起頭,不讓幾欲奪眶而出的淚水流下,她再也不願為了陸久照哭哭啼啼。

「你很好,可惜陸久照沒有好好把握。」

許銳在最後突然來了記回馬槍,讓她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淚終于潰堤,卻也同時讓她得到了救贖——

曾經她以為痴傻的、錯誤的、可笑的感情,全在這一刻因為他短短的兩句話而徹底改變,她終于明白自己並不是真的痴傻愚昧,她的一腔痴心更不是一番笑話。因為他說了,她很好……很好……

「別哭……」許銳有些手忙腳亂地掏出手帕想替她擦淚。

在他踫上她的臉頰前,她自己先抹干了淚水,露出彷佛浴火重生般的微笑,美麗得令人屏息。

「謝謝你。」

許銳頓時看呆了。

「以後我再也不會為了阿照傷心了。」她遙望遠方的夕陽,心中豁然開朗。雖然她曾被陸久照傷透了心,但驀然回首,才發現身邊竟然還有更好的男人在等著她,比起嚴經理孤寂終老、有兒女不如沒有,她簡直是幸福到不能再幸福。

何況世界這麼大,人生那麼長,為什麼她要把時間浪費在一個不值得的人身上?

既然已是過去,那就不必再留戀!

「許銳,我以後一定要很孝順很孝順我爸媽,再也不讓他們為我擔心。」梁媛湘看著遼闊的天際,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心境改變的關系,她忽然覺得眼前每天都能看到的夕陽竟是美得無與倫比。

許銳勉強將自己的神智從她美麗的笑容中拉回。「伯父伯母一定會很高興的。」

「嗯!」她含著淚光,笑得絢爛。「我們一起幫嚴經理辦一場非常溫馨的畢業典禮,希望他下輩子可以更幸福,再也不要孤獨終老。」

許銳笑了,很高興她有這份心意。「當然好。」

「最後,」她頓了頓,雖然有點難以啟齒,但仍舊勇敢的把心里的話說出口。「我覺得我好像有點喜歡上你了。」

許銳睜大眼,幾乎當場傻住,但很快就恢復鎮定,只是嘴角的笑意卻怎麼也掩不住。「這真是個大好消息。」

「你願意再等我一會兒嗎?我會試著追上你的。」她有些忐忑的看著他。

「當然沒問題。」他毫不猶豫地道。

她松了一口氣,燦笑如花。「謝謝!」

看著前方的兩人手牽手,被人完全遺忘在後頭的江律師不禁有些心酸的撇撇嘴,只覺得自己好可憐,想了想,忍不住從口袋里掏出手機。

「喂,老婆你在干麼?」沒關系,他們有彼此,但他有老婆!「沒有啊,就是突然好想你,老婆,我好愛你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