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娘子跑不掉 終曲

書名︰我家娘子跑不掉|作者︰夏喬恩|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離開那棟房子之後,喬明珠和蔚超恆再度踏入風雪之中,然而眼前陌生的邁闊雪原和白茫茫的風雪,卻讓她迷失方向搞不清楚東南西北。

不過即使她知道方向,她也不確定是不是該繼續往北方前進。

之前他是假扮藍恆陪著她往北走,如今他恢復蔚超恆身份,為了追她走了那麼遠,她怎麼敢任性的繼續往北方跑,可若不往北方跑,她也沒臉主動問他接下來該怎麼辦,畢竟當初是她自個兒開口說了不想嫁給他,還說要他休了她……

她愛上了他,卻再也沒資格當他的妻子。

她甚至不敢想像該怎麼面對爹爹、叔伯們和他爹。她讓他們所有人蒙羞,她再也沒臉回到京城和揚州。

停下腳步,她落然佇立在寒冷的風雪之中,白雪在風中交織,模糊了風景也模糊了她的心,天大地大她竟然不知道究競該往哪里去,在這片冰夭雪地中,唯一能讓她感覺到溫暖的,卻是那被她傷害過的男人。

「怎麼停下來了?」見她停下腳步,蔚超恆也跟著停下。

「我……」她張口欲言,卻是欲言又止。

仿佛看出她的心情,他指著前方,微微一笑。

「北方應該是這個方向,如果運氣好,走個一、兩個時辰就會看到村莊,那麼今晚我們就可以在那里過夜。」

「我……們?」她眨眨眼,不確定他是真的說了我們,還是她太過渴望所以听錯了。他打算繼續陪著她,陪著她到北方?

「九年前我曾經答應過你,將來一定會帶你四處游山玩水,如今你想去北方我便帶你去。」他溫柔地看著她,伸出溫暖的掌心摩竿她冰冷的小臉,試圖將一點溫度分給她。「即使你忘了,我也會實現這份承諾,也許到了北方,你就會想起那些遺忘的記憶。」

遺忘的記憶?

沒錯,她確實遺失了一些記憶,但是她從來沒想過,那些記憶中可能包含了她和他的過去!咬著下唇,她看著他含笑的臉龐,競忽然想起夢中那片金色無垠的麥田,以及那平空出現的模糊男人身影,當對那男人的手臂上纏著布,似乎是受傷了……

心弦一震,她急忙揪著他的衣袖問︰「九年前你的手臂是不是受了傷?當時你是不是到過北方麥田?」

大掌停下,他露出震詫的神情。「你想起來了?」

她迅速搖頭,不確定的看著他。「我曾作過一錫夢,夢里的男人含笑叫著我的名字,仿佛認得我,可我卻不認得他,然後他說了--」

「我等你長大,四年後待你十八歲對,我一定去找你。」他心有靈犀,競月兌口而出當年的承諾,一字不漏,一句不差,溫柔的嗓音與夢中的男人竟是如出一撤。

「你……」瞳眸驟縮,她睜大眼,腦中冬時一片轟然。

「當年我遭人追殺,在麥田邊過到你,你為了保護我還受了傷,和我一同躲到了樹林里,我對你一見投緣,喜愛你可愛的性子,所以仃下婚事承諾呀年後娶你,但是當我依約到北方提親時,你卻消失得無影無蹤,怎麼也找不到。」原來她還是有印象的,原來她並非全然忘了他,在她記憶的最深處還是記得他的。

黑眸泛過驚喜的光芒,他激動地撫上她左臉頗上的傷疤,低啞的為她訴說過往。

而她沒漏掉他的每一句話,她怔愣地看著他深邃的眼,感受他溫柔的撫觸,心中又是一股濃濃的似曾相識。

她記得在破廟生病的那一晚,她也作了夢,她夢見在好多年前,有個男人伸手為她擦拭臉上的血痕,那溫柔的才道讓她無法設防,情不自禁想要靠近他--

原來……原來那些夢境都是真的,那不是夢,而是她的回億。

夢里的那個男人也不是幻影,而是真實存在,因為那就是他!

淚水迅速沖上眼眶,瞬間模糊了她的視線,卻模糊不了他深深洛在她心魂中的身影。「你……你到北方找過我?你……你真的等了我四年?」

「因為我和你約定好的,騙人的是小狽。」他微微一笑,突然牽起她的手,學她當年那般,與她再次打了個手印。

她搖了搖頭,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卻又比誰都明白他說得都是真的。

他不只等了四年,還足足找了她五年的時間,好不容易終于找到她,她卻早已將他忘得一干二淨,甚至不負責任的逃婚,她--她--她竟然傷他如此深!

「可是我卻把你忘了,甚至還跑了,我……我……」她揪緊衣擺,突然用才甩開他的手往後退去一大步,羞愧得再也無法面對他,他眼捷手快的捉住她。

「我沒有怪你,我知道你不是故意忘了我,也知道是婚禮嚇壞了你,你才會逃跑。」他一字一句說著,目光盈滿了溫柔,緊緊握住她的手,不許她再逃離他的懷抱。「不過幸好最後我還是追到了你,你依然是我的娘子,從今天起我們可以一起游山玩水,走遙大江南北。」他始終記得行走江湖、游山玩水是她的夢想。

「可是……可是我讓你顏面盡失,我……我根本就不配……」她便咽地說著,淚水一顆接著一顆滾下眼眶,沽濕了她的臉。

因為地逃婚,他成了京城百姓的笑柄,就算他不怪她,可蔚家的面子和八方鏢局的威嚴又要怎麼修補?她對公公蔚傲鷹又該怎麼解釋?

「誰說你不配?」他立刻為她拭去眼淚,永遠舍不得她難過。「除了我爹,放眼當今江湖你是唯一撂倒我的人,爹不知對你有多贊賞,從來就設怪過你,他甚至還特地嚇囑你若真不想嫁我,我千萬不能勉強你。」

「但是……」

「爹不是世俗之人,我也不是,八方鏢局在江湖上的威譽不可能因為區區一樁小事就動搖,至于百姓的閑言閑語大可不必理會,往後我們一塊兒出外鉀鏢,快則半個月,慢則三、四個月,一趟來回,誰還記得當對的事。」他溫柔的安慰她,知道她心里顧忌著什麼。

就因為深深體會過人言可畏,所以她才更害怕讓他們也深受其害,而當時她也是真的被逼急了才會逃婚,而不是存心想傷害誰。

看著他誠摯的眼神,听著他溫柔的安慰,她知道他不是在說謊騙他,心中這才好過一些,可淚水怎麼也緩不了,滴摘答答的不停落下,不完全是因為自貴,而是感動他的等待與執著,寬容與諒解。

他為地付出了這麼多,她卻直到現在才了解。

「可……可我傷了你是事實,背極爹和叔伯們也是事實,我……我怎麼可以再……」

「誰說你傷害我了?」他點住她的小嘴,不願讓她再自責。「我若覺得受傷就不會追你追到這兒,你是我的妻子,你若願意愛我便是對我最好的回報,你若願意成為我名正言順的妻子,待回到南方後,岳父和客位叔伯高興都來不及了,誰還敢對你生氣?」

「成為你……你名正言順的妻子?」她眨眨眼,淚水依舊如雨,因此沒听出他話里的深意。

「母憑子貴,只要你懷上孩子就是我名正言順的妻子、蔚家名正言順的媳婦,有了孩子就是你最大,誰也不能凶你罵你,當然更不能怪你。」他泰然自若地說出解決的辦法,眼神卻深濃充滿,大掌更是不著痕跡地圈上她的細腰,煽情的來回撫觸,因為她淚眼朦朧的凝視,體內深處的也伴隨著憐惜蠢蠢欲動。

因為等了太多年,壓抑得太痛苦,所以更加無法忍耐,如今瀕臨極限,他再也不想扮演彬彬有禮的君子,他要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她!

「你……」縱然再遲鈍,她還是敏銳察覺到他眼底的,啊,他的意思該不會是……是……

仿佛像是為了印證她的想法,他竟陡地將她攔腰抱起,不顧她的輕呼,施展輕功往北方奔去。

風聲揚炭,自她的耳邊呼嘯而過,然而他織熱的胸懷卻給了她滿滿的溫暖,讓她一點也不覺得冷,尤其想起他接下來的目的,她更是覺得全身發燙,羞得想找個地州將自己埋起來,哪里還記得流淚。

「別、別跑了,快停下來!」她滿臉通紅的大喊,忍不住想制止他的腳步,為的就是阻止他接下來想做的事。

「我們必須洞房,拜堂之後都要洞房的。」他置若固聞,反倒故意速度更快了。

見他如此「意志堅決」,她幾次張嘴,可最後仍是臉紅紅的合上紅唇,明白不管自己怎麼喊,他都不會停下腳步,而且倘若她夠誠實,就該老實承認她也想要佔有他,方才當她听見他要和其他女人成親時,她氣得差點就想把屋頂給掀了。

他是蔚超恆,也是藍恆,她早已愛上他,又怎麼能眼睜睜的失去他?

不是為了名正言順,而是因為她愛他。

她愛他,所以渴望屬于他,更渴盼一輩子都能在他身邊,天大地大,無論天南地北,無論春夏秋冬,只要能與他互相依偎,就是她最渴盼的幸福。

紅著臉,她終于不再杭拒,而是乖順地依偎在他的懷抱里,任由他抱著她奔向他們的未來。

靶覺到她的順從,即使抱著她在雪地中疾遠奔弛,卻始終臉不紅氣不喘的蔚超恆,終于揚起嘴角,知道自已終于得到了她的人,也得到了她的心。

她這顆明珠終于心甘情願投入他的懷抱,任他擁抱佔有,做專屬于他的掌上明珠。

這一切全多虧師父和師娘的大才協助,這份恩情,他永遠不會忘!--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