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串老婆 尾聲

書名︰客串老婆|作者︰香奈兒|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爸爸……爸爸?」

王子梓正睡著,突然覺得有人在輕推自己,不甚清醒地想著大概是隔壁房的三歲兒子又作了惡夢,跑來尋求他安慰,他伸手想模模兒子的頭安撫,卻什麼也模不到。

「乖,不怕,爸爸在這里呢……」

他咕濃著坐起身,睜開眼皮,卻瞬間愣住,繼而一陣心酸,淚意涌上心頭。

「懷珍?」

他揉揉眼再看,懷珍就坐在床尾,正對他甜甜笑著,和他記憶里的可愛女兒一模一樣,依然是那麼討人喜歡的小女孩。

「爸爸,我回來了。」懷珍笑咪咪的,語調充滿喜悅。「這一次,我終于可以當爸爸和媽媽真正的女兒,我好開心呢!爸爸高不高興?」

「高興、當然高興!懷珍一直是爸爸的好女兒,爸爸一天都沒有忘記過你,你以後常常回來看爸爸好嗎?」

他根本不懂女兒在說什麼,只是開心附和她,緊盯著她,一秒都舍不得眨眼。

「呵呵,爸爸,你在說什麼?我不是說了嗎?我要回來做你和媽媽的女兒,以後天天都在你們身邊,再也不離開了。」

「真的嗎?」

「真的。」懷珍來到他面前,伸出手。「我跟你打勾勾。」

「好。」

王子梓顫抖著伸出手,勾住女兒小指頭的瞬間,眼淚像壞掉的水龍頭,再也關不住。

「爸爸不要哭,我真的再也不會離開了……」

「懷珍!」

王子梓驚醒。一樣的場景,床尾卻空無一人,剛剛還笑著和他勾指頭、許諾再也不會離開的女兒,完全不見蹤影。

「你夢見懷珍了?」

在丈夫驚醒的瞬間,淺眠的邵筱蓮也被驚醒,她看看鬧鐘,剛剛好凌晨三點整。

「嗯。」

原來是夢。王子梓一臉悵然,明明那麼真實,結果竟然只是一場夢而已……

「我也夢見了。」

「這麼剛好?她在你夢里說什麼?」

「懷珍說,要我吃好一點、睡好一點,要好好照顧身體,以後她才會長得漂漂亮亮。」她揉揉惺松睡眼傻笑。「沒頭沒尾、莫名其妙的,不過還是覺得很開心,好久沒夢見她了。」

一晃眼,懷珍過世已經四年多。

這之間,他們結了婚,頭一年便順利懷孕,生了個白白胖胖的兒子。

但沒生個女兒,她總覺得有些遺憾,尤其是被醫生宣告幾乎是終身不孕的劉尹茵居然生了個女兒,听見這消息的當下,她哭了好久,總覺得懷珍被人家搶先生走了,好不甘心,還因此被他笑話好久。

後來,她對努力拚個女兒的事就看淡了,一切隨緣,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沒避孕,這兒年肚子卻一點消息都沒有,現在想想也有點擔心。

「明天我還是再去你產科看看好了。」她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兒子都三歲了,也該再幫他生個弟弟或妹妹,沒有兄弟姊妹太可憐了--」

「就是這個!」王子梓忽然擊掌大喊。

「哪個?」瞧見丈夫突然激動地跳下床,開始翻找床頭櫃,她一臉納悶。「老公,你在找什麼?」

「驗孕棒。」

「驗孕棒?」邵筱蓮好笑地提醒他。「不是因為我MC不準,有陣子你看我一天到晚驗孕,勸我得失心別太重,孩子的事隨緣,之後就不準我買了?」

「對呢,我差點忘了。」他笑笑,關上床頭櫃,打開衣櫃。「我去超商買。」

「現在是凌晨三點耶!有必要那麼急嗎?」

「有。」他回她。「如別下床,巷口而已,我去去就回來。」

她才剛掀被,老公又幫她蓋上,眼神示意她听話,她只好點點頭,乖乖待著,目送老公離開房間。

「真奇怪……」她抱著棉被咕濃,不懂他在急什麼?「等明天天亮再買就行,干麼那麼急著確定我有沒有懷孕--」

「媽媽,你要吃好一點、睡好一點,要好好照顧身體,以後我才會長得漂漂亮亮。」

一個念頭掠過她腦海,她驚訝地捂嘴,一手按著肚子,再也不敢妄動。

當王子梓飛快返家,回房瞧見妻子按著自己肚子,動也不敢動的模樣,就知道她也正想著和自己一樣的可能。

「驗孕棒呢?」看見丈夫,她才急急下床。「快給我。」

「你小心點,別走太快。」他說他的,她早已一個箭步沖入浴室。

「筱蓮,結果怎麼樣?」

「你別催,沒有那麼快。」

王子梓在外頭耐心等,不敢再問,覺得時間已經過了一世紀,終于看見浴室門打開--

「結果--」

「有了。」

邵筱蓮完全不吊他胃口,卻視若無睹地走過老公身邊,小心翼翼地盯著自己肚子,像烏龜一樣慢吞吞地爬回床上坐好。

「告訴我,在你夢里,懷珍說了什麼?」

王子梓在她身邊坐下,一五一十說了,看她明明很想哭,又忍著不讓淚流下的模樣,十分不舍地抱抱她。

「想哭就哭,不會因為你哭一下,就把懷珍生成愛哭鬼,也不用這麼小心翼翼,沒事的。」

大妻多年,有些事不必說清楚,只要一個眼神動作,對方就能完全理解。

「我才不要哭。」她逞強,硬是不讓淚掉下。「懷珍回來我們身邊了,這麼開心的事為什麼要哭?我好高興、好想笑……」

看她抖著雙唇、露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原本想哭的王子梓反倒唉味笑出來。

「還是拜托你哭好了,我可不想以後孩子出世笑起來像你這樣難看,那我不知道要準備多少嫁妝才能把女兒嫁出去。」

「嗚……你嫌我難看!」

邵筱蓮終究還是忍不住,哭得嘩啦啦,還不忘低頭跟肚里的孩子告狀。

「女兒,你听見了沒有?你爸爸又在欺負我了,以後我們女生一國,把他欺負回去……」

「搞不好懷珍這輩子想當男孩子。」他好笑地扯她後腿。

「嗚……不管男生、女生都是我這國的……」

「是、是,全是你的,我投降,心甘情願成為女王的俘虜,這個家連我都是你這國的,好不好?」

「這樣還差不多……」

王子梓含笑哄著嬌妻,心里是滿滿的感動與感恩。

無論是夢境或真實,他們夫妻心里都認定懷珍真的回來了。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