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風光>寵奴不嫁狼

寵奴不嫁狼 尾聲

書名︰寵奴不嫁狼|作者︰風光|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在平峻宇的帶領下,只花了五年的時間,平家族地就蓋成了一座固若金湯的城池,不僅外牆堅固,還可阻檔任何攻城的武器如攀雲梯、投石機等,更不用說要撞破平家城的城門,就算拿再強的沖撞車也沒辦法。

且平家還有比一般城池更深更廣的護城河,這還是平峻宇刻意叫人挖深的,水底還有各式各樣的防御工事,還有種叫魚雷的東西甚至會射出水面,任再長再堅固的壕橋都沒用。

而立在城牆上那幾十座黑黝黝的大炮更是嚇人,一炮可以將幾十里外的樹林夷為平地,要是瞄準了人,那肯定是尸橫遍野。

另外,平峻宇當真研發出了小型的飛行傘,每日會不定時有幾波飛行傘在空中巡視,而那些跳傘的人都受過專門訓練,一見到有異狀就開槍,在天空上用火槍那簡直是無往不利,神來殺神,佛來滅佛。

曾經黑狼族不信邪,族長因耶律峰之死遷怒平峻宇,要滅了他平家,結果黑狼軍才到平家城百里外,十萬大軍就被火炮轟得只剩五萬,沿途還有飛行傘上的火炮兵襲擊,剩下的好不容易來到平家城外幾十里,槍炮齊飛之下,根本是全軍覆沒,連人家城門長什麼樣都沒看到。

從今以後,平家城再無人敢惹。

至于城里那更不用說了,因為平家城的興起,有許多非平姓的人也想遷入,平峻宇采取技術移民與資金移民兩種方法,資格一年比一年嚴格,同時落實了戶籍制度,城里飛進來一只蒼蠅都逃不過他的耳目。

同時平家鑄冶鍛造的技術也成了當代首屈一指的指標,每個地方都想向平家城買武器機械,甚至還有不遠千里從海外而來的客人。

利用這些現代化的方式,平峻宇終于建立了他心目中的強國,不過目前還沒有要擴大城池的計劃,因為……他得先搞定他親愛的老婆及孩子。

要說這平家城里有誰不怕平峻宇的,那肯定只有族長夫人雁丹,以及他們所生的龍鳳胎姐弟平璦及平邰了。

雁丹恢復了武藝之後,又變回那個意氣風發的奇女子,打遍了平家武師團,還嫌人家不夠厲害,不過在她的教導下,武師團的武藝確實上升了一個檔次,既然是這種結果,平峻宇也由著地去凌虐……呃,激厲那些武師。

而在平璦與平邰四歲之後,活潑好動的兩個孩子簡直成了雁丹的最佳跟班,成天娘前娘後的,把父親平峻宇交代的功課扔到了天邊去,還學著雁丹打拳舞劍,學得有模有樣,那可愛的模樣教人看了不由得失笑。

平峻宇在忙完公事後,來到了花園里,看到的就是這樣的畫面。

「邰兒,你的拳軟趴趴的太沒力氣了,連蚱蜢都能將你打倒。」雁丹得意揚揚的在教導著兒子使拳的姿勢。

平璦也跟著打出一拳,但這一拳同樣讓雁丹搖搖頭。

「小邰,不是姿勢漂亮就行,基本功不穩,以後怎麼學劍呢?」

學劍?兩個孩子眼楮都亮了,平邰先急匆匆地拉著母親的袖子問道︰「娘,邰兒也要學劍。」

平璦也抓著母親另一只手。「小璦是姐姐,要先學!」

雁丹向兩個小鬼挑了挑眉,嬌笑道︰「就憑你們,還早呢!娘當年學劍,可是學了十年才像個樣子。」

「真的嗎?要十年?」平邰皺起小臉,相當認真地扳起手指來,「十來以後邰兒幾歲呢……」

平璦則是撿起了一根樹枝,不服輸地亂揮。「劍術還不簡單?就是這樣、這樣就好了……」

雁丹好氣又好笑地看著一靜一動的兩個心肝寶貝,自得地道︰「有你們說的簡單?讓娘舞一套劍式給你們看,你們就知道難了……」

平峻宇看著這溫馨的一慕,動容地笑了起來,但听到雁丹得意揚揚地朝著兩個孩子獻寶,不禁搖搖頭。她就算當了娘還是一樣孩子氣啊!

雁丹叫兩個孩兒站遠一些,自個兒站到花園廣場上,軟劍一抽,便飛揚似的舞起劍來。

一時間紅衣飄飄,輕盈躍動,美絕人寰,宛如仙女,不僅兩個孩子,連平峻宇都看得痴了。

她在嫁作人婦後,一年比一年嬌媚,他對她的愛也有增無減,如今久違她舞劍,氣韻動人,姿態如仙,這是多麼美好的畫面,看得他不由得心里一動。

「平信,備筆墨!我要將夫人舞劍的一幕畫下來。」

「是!」平信急忙跑離,一下子便準備好了文房四寶,攤在花園的石桌上。

平峻宇運筆如風,眼中看的、心里想的都是心愛的女人,一下子便將雁丹舞劍的神韻氣質全畫在了紙上,那筆下的風華無一不美妙,一旁觀賞的平信都忍不住贊嘆。

「這真是族長有史以來畫得最好的一幅畫!」

雁丹最後一招使盡,平峻宇也落下最後一筆,他心滿意足地拿起畫觀賞,但定楮一看,忍不住大為震驚。

這、這幅畫……

在現代時,他迷上了畫里的人兒,不遠千里飛到英國去,花了鉅款將畫買了下來,還在回程的飛機上遇到空難,才會穿越到這個幾百年前的世界。

原來,這幅畫出自他自己之手?

難怪他總覺得這幅畫的畫工似曾相識,他與畫里的女子,也有一種說不出的緣分,甚至一向心如老僧入定的他,也為了一個畫中女子瘋狂,難道這一切都注定好的?

在他仍傻在當場、不能自已的時候,雁丹與兩個孩子看到他了,一想到父親交代的功課還沒做好、夫君交代別讓孩子一天到晚玩,三個人皆是一驚,什麼軟劍拳套等東西都急急忙忙收了起來,心虛乖巧地快步走向他。

「夫君,我……我可沒在學習時間讓孩子們打拳,我是帶他們來這里……呃,讀書,花園里風景秀麗,這樣效果比較好。」雁丹睜眼說著瞎話。

「父親,我……你叫我背的千字文,我有背了……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張……呃、呃,接下來是……」平璦遇到瓶頸,連忙用小手拉了拉站在身後的弟弟的衣袖。

平邰原就個性老實,被姐姐一拉,也緊張地接著背下去,「呃,那個……兼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笨啊!那是詩經啦!」平璦忍不住敲了下弟弟的頭。

平邰只能無辜地摸摸頭,大眼可憐兮兮地盯著父親。

平峻宇被這三個活寶這麼一搞,震驚頓時煙消雲散,一股溫馨的笑意襲上了心頭,不由得放下手上的畫,一手抱起一個孩子。

「你們兩個小鬼頭,真當我這爹這麼好騙?讀書時間不讀書,跑來玩耍,還把千字文背成了詩經?你們兩個今天晚上都給我重念-遍!」

平璦與平邰可愛的小臉同時皺成了苦瓜臉,求助的目光望向母親,但此時可惡的母親竟左顧右盼,一副不干她的事的樣子。

此時,平璦不意瞄到桌上那幅畫,不由得雙眼放光。「爹!這是你畫的?上頭畫的是娘吧?」

平邰也看了過去。「真的是娘啊!爹畫得好像。」

雁丹不解地望向平峻宇,只見後者放下孩子,慢條斯理地將畫拿起,幽幽地吟道︰「兼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那低沉又帶著磁性的嗓音,一字一句都敲擊在雁丹的心上,就像他在跟她訴情衷似的,即使成親多年還生了兩個孩子,她仍忍不住為之意動。

「我听不懂……那是什麼意思?」她雙頰酡紅地問道。

平璦這人小鬼大的孩子,不解風情地一旁插嘴道︰「我知道我知道,兼葭蒼蒼就是……」

平峻宇此時伸手堵住了女兒的嘴,深深盯著媚態橫生的雁丹,語帶深意地道︰「今天晚上,我會仔仔細細地向你娘解釋的……雁丹,我們好一陣子沒進行‘現代化的相愛’了……」

雁丹听得心里直跳,不著痕跡地飛過去一記媚眼,由她這等級的美女使出這一招,直教平峻宇大感吃不消。

「爹,那你一起教我和姐姐吧?」平邰直率地想,今天晚上,爹不是叫他和姐姐一起去找他重念一遍千字文嗎?干脆連詩經一並學了。

「不行!今天你們兩個不準來打擾我和你爹!」雁丹這時候就知道要拿出母親的威勢了。現代化的相愛多好玩啊,這兩個小鬼可別擾了她的好事。

「娘!你不喜歡邰兒了……」

「爹!你不行偏心啦!小璦也要听……」

「不行!不然娘听完再來教你們……」

「不要!娘都亂說!上回解釋三字經,說什麼人剛生出來,每個都姓善的,結果害我被平信叔叔和掛號叔叔笑得半死……」

母子三人又吵成了一團,平峻宇笑看著這一幕,眼中充滿了愛意。

這些都是他的家人,也是他最愛的人,他的人生重新走了這一趟,即使吵吵鬧鬧,也算圓滿了。

至于手上這張圖……等會兒,他就叫人仔仔細細的將畫裱褙收藏好,因為這很可能是百年之後,他回來找尋幸福的契機啊!

——完——

欲知還有哪些穿越古代、歡樂成家的精彩故事,請看——

*香彌新月甜檸檬系列738我在古代有個家Parll之《王妃不圓房》

*佟芯新月甜檸檬系列739我在古代有個家Parll之《罪妻不下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