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王的福氣女 第11章(2)

書名︰酒王的福氣女|作者︰明星|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百年酒莊因為千世情緣這一招牌名酒,生意越做越大,如今東辰國大江南北,只要提到千世情緣,自然就會想到百年酒莊。而南宮桀也獲得酒王的美譽。

自從南宮桀恢復健康之後,前來登門拜訪的酒商絡繹不絕,這日,正當他忙著在書房里處理公務,就見蔡總管抱著一個幾個月大的嬰兒,一臉慌張的跑進來。

見狀,南宮桀忍不住蹙起眉頭,「蔡總管,你從哪里撿來的孩子?怎麼抱到我的房里?莫非是毅然在外面欠下的風流帳,你們蔡家的私生子?」只見小家伙身子軟軟、皮膚白白的,頂著一頭短發,小臉哭成了淚人兒。

他對小孩一向沒什麼好感,又怕極了那些小家伙震耳欲聾的哭聲,所以自幼便把小孩子視為危險品,能躲多遠就躲多遠。

蔡總管沒好氣地哼他一聲,「莊主,都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有心情開我玩笑,要說到私生子,我倒想問問莊主,你到底在外面欠下了什麼風流債?剛剛我才一出府,就看到門口放著一個籃子,里面裝著這個小寶寶,旁邊還寫了一張字條,上面清楚的寫著,這孩子就是莊主你在外面的私生子!」

「什麼?」原本還抱著開玩笑心態的南宮桀听到這里,臉色驟然一變,「我的私生子?這怎麼可能性?」他忙起身快步走到蔡總管面前,仔細瞧著他懷中哭成淚人兒的小東西。

近看,這眉眼五管果然與自己有幾分肖似,小東西身上穿著白色綢衣,兩條小女敕腿上穿著白色,兩腮肥女敕女敕的,嘴角還淌著口水,雖說哭相狼狽,模樣卻甚是可愛。

「莊主,這里沒有旁人,你就招了吧!這孩子到度是你同哪個女人留下的風流債?」

雖說小埃姑娘前些日子已經答應了少爺的提親,可現在出了這麼大的事情,若是給小埃姑娘知道了,後果恐怕不堪設想。

「什麼風流債?怎麼可能是我的風流債?」他一臉驚慌,「到底是誰想陷害我?是不是瞧咱們南宮家如今在釀酒界的地位越來越顯赫,才想出這麼卑鄙的招數陷害我?」

蔡總管想了想,忍不住點了點頭,「這有可能。可是這孩子……」仔細打量懷中的小人兒,細女敕的肌膚吹彈可破,說不出的嬌弱可愛,讓他這個老頭子越抱越愛不釋手。南宮桀卻冷哼一聲,雖然越瞧越發現那孩子與自己有八九分相似,可他真的從來都沒做過對不起小埃的事情啊!

「蔡總管,這件事千萬不可以讓小埃知道!你去帳房多領些銀子,在小埃看到他之前,趕緊把他送出府,把他送給好心人家養……」

還沒等他吩咐完,門外便傳來錢小埃的聲音,「咦?我怎麼听到小孩子的哭聲?清離,是從你房里傳出來的嗎?」

南宮桀臉色一白,想要阻止她進來,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錢小埃興匆匆從外面走了進來,當她看到蔡總管懷里的小男嬰時,不由得眼楮一亮,忙接過來抱在懷里,「好可愛的小寶寶,這是誰家的孩子啊?」

南宮桀急忙道︰「是蔡總管從外面撿來的棄嬰,我正打算讓他去帳房領些銀子,把小家伙送出府,交給外面的好心人撫養。」

「棄嬰?」錢小埃好奇的打量懷中的小家伙一眼,又細細注視著一臉驚慌的南宮桀,「我怎麼覺得這孩子倒是與你有幾分相像?」

「哪里像我了?」南宮桀立刻叫了起來,「就是你看錯了。」

「不會呀!」她模著小家伙的臉蛋,「你瞧,你們的眉毛很像,眼楮很像,嘴巴的開關也很像,無論怎麼看,他都像極了是你的兒子。」

南宮桀怕她誤會,忙指著那小不點,「他眼楮長得那麼細,嘴巴嘟得那麼高,兩頰肥得像小豬,而且一哭起來就丑得要命,哪里像我?我南宮桀怎麼可能會有這麼難看的兒子?」

一口氣說完,就見錢小埃沒好氣的瞪向他,「這麼說來,你是不肯承認他是你兒子了?」

蔡總管似乎從中看出了端倪,他總覺得小埃與這孩子的感覺很不一樣。

而南宮桀從頭到尾只擔心她會以為這小家伙是他在外面的私生子,怕她氣得拍拍一走了之,所以死命搖頭。

「他絕對絕對不可能是我的兒子!」

這下,錢小埃變了臉色,一把將懷中的小寶寶護緊,哄著已經漸漸不哭不鬧的孩子。

「小離,既然你爹不認你,那麼娘只能帶你離開這里了。都怪娘不好,居然還讓你背上私生子的罪名,你一定要記住你爹這張臉,等你長大成人之後,若走在路上見到他,別忘了啐他兩口知道嗎?」說著,她不理會南宮桀和蔡總管驚訝的表情,轉身就向外走。

氣死她了,這幾日費盡心思,才安排了這麼一個大大的驚喜給他,這可惡的家伙居然敢說她的寶貝兒子又丑又難看?

好容易回過神來的南宮桀,及時一把扯住她的手腕,「小……小埃,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個孩子……」

他很驚訝,他真的很驚訝!

小埃消失的這一年多,難道……難道……

他不敢妄自猜測那種可能性,因為他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可眼前這個被小埃抱在懷中,五官樣貌與自己相似的小家伙,真的是小埃為他生下的寶貝嗎?

「喏!」那個軟綿綿的小可愛,被錢小埃氣呼呼的丟進他懷里,並嗔怒的狠瞪他。

「南宮桀,當初為了生下這個小混蛋,我的小命險些丟了,你真的以為這一年來,我在外面走得很瀟灑嗎?才離開你不到一個月,我就發現自己懷了孩子,若不是有位好心的大娘將我留在她家中,恐怕我和孩子……」

說到這里,眼淚忍不住滑了下來,「就在我萬念俱灰,想要放棄這個孩子的時候,我听到了關于千世情緣的傳說,正因為這樣,才激起了我活下去的念頭,才讓我有勇氣將小離生下來。我每日都在想著,我們當年在那個小作坊里發生的每一件事。

我不相信我的清離真的那麼絕情,因為千世情緣里,承載了我們之間太多的誓言與約定,不管這個約定最終會不會實現,只要讓我知道,它還存在,那就足夠了。」

南宮桀听她聲淚俱下的講述著她這一年來的經歷和坎坷。忍不住也熱淚盈眶。

他萬萬想不到,他的小埃,居然會給他生下這麼一個可愛的寶貝。更是愧疚在他們母子性命垂危時,自己沒在他們身邊陪伴著。

一連串的驚喜和震撼令南宮桀喜不自勝,嬌兒、美妻,此刻如此真實的陪在他左右,今生今世他再無所求!他感動的一手抱著兒子,一手摟著嬌妻坐下。

目睹這一切的蔡總管見兩人在一起,細訴往日衷情,又見自家主子喜獲麟兒,一家三口聚在一起的畫面,真是說不出來的感人。

忍不住抹了抹眼角的老淚,悄悄離開刻意,看來莊主和未來夫人之間有太多的話要講,該將空間留給這對苦盡笆來的有情人。

他堅信,這次莊主定能順利的將小埃姑娘娶進門,一家團圓。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