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男也動心 第10章(2)

書名︰惡男也動心|作者︰綺萱|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藍詩歌的話,引發眾人議論紛紛,不少記者還想繼續提問,卻被經紀公司打槍,並宣告記者會結束,只見藍詩歌在經紀公司的保護下離開,電視開始播報另一則新聞。

沒想到藍詩歌會月兌序演出,讓安哲永眉頭深鎖,看著梁雪晴沉思的表情,他不免有些憂心忡忡。好不容易得到她的諒解,他不希望再節外生枝。

「什麼跟什麼,那個藍詩歌是什麼東西,居然敢這樣中傷雪晴,安哲永,你如果沒去招惹人家,她怎麼會纏上你?」梁父老大不高興的說。

原本他對安哲永的印象還算不錯,再加上安哲永文質彬彬,一表人才,帶出門多有面子啊!誰知道安哲永居然會和別的女人搞七捻三,還被人偷拍,教他面子往哪擱?

得知藍詩歌突然召開記者會,他才匆忙的趕回來,結果誤會是澄清了,但是藍詩歌最後卻拋出震撼彈,更讓人听了刺耳。

「爸,她說的也沒錯,是我不夠信任他,雖然在那種情況下很難保持理智,可是我應該要冷靜的給他解釋的機會,只是真的好難。」梁雪晴一臉歉疚的望著安哲永。

听到梁雪晴的話,安哲永這才松了一口氣,他握住她的手。

這個意外的插曲,讓他們發現對方在自己心中有多重要,嚴格說來,他還得感謝藍詩歌。

「雪晴,謝謝你,我真害怕你會離開我。」他從沒有像此刻如此擔心,就怕她會不接受他的解釋,幸好他的雪晴冰雪聰明,沒有被謊言蒙蔽了雙眼,判了他死刑。

「我是想過要離開你,可是一想到有這麼多女人覬覦你,我就不想讓你這麼好過,像你這種惡男,當然只能由我來收服你,否則豈不是太便宜你了?」

梁雪晴朝他眨了眨眼,笑容可掏的說。

她俏皮的表情,看起來嬌媚動人,惹得他欲火高張,如果不是地點不對,他肯定不會輕易放過她。

安哲永薄唇輕揚,俊容上有著一抹莫測高深的神情。

「所以你是不是應該要把我緊緊拴牢,不讓我出去迫害良家婦女?」安哲永拋出誘餌,等著梁雪晴主動上鉤。

「你這話听起來像求婚。」梁雪晴柳眉微挑,可沒蠢到讓他給拐去。

「有嗎?我只是給你把我套牢的機會,如果真的要求婚,絕對不會這麼隨便。」他知道女人都對婚姻有所憧憬,對心愛的女人,他自然不會含糊。

不過在那之前,他得先得到她的承諾,確定她的心是在他身上的,他才能安心的進行下一步。

眼見情況不對,梁父和梁母互看了一眼。雖然安哲永的表現還算馬馬虎虎,但憑這樣就想拐走他們家閨女,想都別想!

「我說安總裁,雖然你貴為總裁,不過我們家閨女也不是這麼隨便就能被你拐跑的,往後先看你的表現如何,其它的事就先暫緩。」梁父清了清喉嚨,決定將他留校察看。

看出梁家父母對他已經不再反感,安哲永莞爾輕笑。要討好兩位長輩並不困難,不過他真心希望梁雪晴是心甘情願的嫁給他,沒有半分勉強。

「一切任憑兩位安排。」安哲永笑意漸深,和梁雪晴相視而笑。

幸福的光輝籠罩在安哲永和梁雪晴兩人身上,讓其它人也能感受到他們堅定的愛情。

有個這麼稱頭的女婿,他們似乎也跟著沾光不少啊!梁父梁母開心的想著。

「嘖嘖嘖!不愧是安哲永,連談個戀愛也要驚天動地的,還不惜動用你所有的資源,看來這個梁雪晴還真不是省油的燈哪!」韓克韋忍不住調侃著好友。

藍詩歌因為這件事搞得聲名狼藉,雖然在梁雪晴的懇求下,安哲永沒有對她趕盡殺絕,撤銷了她的封殺令,不過因為多數電視台和廠商還有所顧忌,遲遲不敢發她通告。

昔日的光環不再,令她無法忍受,便毅然決然退出演藝圈,出國進修去。

至于將安哲永和藍詩歌擁吻的照片賣給媒體的人,是他公司里的總機小姐。那天她跟在梁雪晴身後,要向他通報,剛好目睹這一切,拿起手機偷拍後,就將照片以高價賣給媒體,現在不但被革職,甚至還被他提告,得不償失。

安哲永俊眉微挑。一個藍詩歌就可以把他的生活搞得天翻地覆,也算是她的本事,不過面對好友的調侃,他選擇一笑置之,反正梁雪晴願意相信他就好,其它的都不重要。

為了取得梁家父母的認同,從梁雪晴口中得知他們喜歡旅游,也喜歡廣交好友,于是每逢假日,他就帶他們四處游玩,尤其梁雪晴還告訴他一個足以讓他一夕翻身的絕招——

「我爸很喜歡宋彩真,這次她在台灣開演唱會,如果你可以弄到門票,我保證他一定會對你改觀。」

宋彩真是韓國知名的藝人,長得漂亮不說,歌聲空靈又飄渺,教人沉浸其中,無法自拔,梁父一听到她的歌聲,就想起他的初戀情人,因此特別喜歡她。

不過宋彩真的演唱會門票一開賣就銷售一空,有錢也未必買得到,這讓梁父扼腕不已,失落的神情連梁雪晴都看得出來。

當然,這件事梁母毫不知情,否則肯定要引起家庭革命了。巧合的是,宋彩真還是永業娛樂旗下的藝人,別說拿到演唱會的門票,安排和梁父一起共進晚餐也行。

「你別五十步笑百步,當初你也是因為穎之,而傷了采寧的心,我充其量也只能算是受害者。」安哲永涼涼的說。

韓克韋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這家伙哪壺不開提哪壺,還提起他的傷心事,那時他還被範采寧罰去山上種田咧!

「喂,你們兩個大男人窩在這里做什麼?還不快來烤番薯!」

範采寧和梁雪晴相偕前來,今天他們難得一起出游,少了梁氏夫妻,安哲永才能和他親愛的女友曬恩愛。

如果韓克韋這個大電燈泡沒跟來就好了。

「喂!叫你。」韓克韋挖了挖耳朵,對烤番薯這件事沒什麼太大的興趣。

雖然窯烤番薯很香,但是既然都來到這個五星級度假山莊,自然是要來放松的,沒事把自己弄得髒兮兮的做啥?

「我是叫你們兩個人。」範采寧沒好氣的說。

「我們?采寧,你想吃烤番薯,叫服務生來烤就好,干嘛把自己搞髒?」

「叫服務生來烤,跟自己烤的感覺不一樣。廢話那麼多,你到底要不要烤?」範采寧老大不高興的說。

「既然他不想去,就不要勉強,我跟你們一起去吧!」安哲永迅速起身。

反正他一點也不在意衣服弄髒,只要梁雪晴開心就好,再說辦公室坐久了,偶爾勞動一下筋骨,享受童趣也是一件不錯的選擇。

看安哲永一口應允,和梁雪晴兩人一副恩愛的模樣,範采寧忍不住一把擰著韓克韋的耳朵。這家伙大概是太久沒被修理,看她怎麼教訓他!

听見韓克韋的哀號慘叫,安哲永和梁雪晴面面相覷,隨即有默契的放聲大笑。

「你不怕把自己弄髒嗎?」梁雪晴笑覷著安哲永。和韓克韋相較之下,安哲永感覺還比較像個高高在上的貴公子。

「我像是怕髒的人嗎?」他挑眉笑問,不認為自己看起來有潔癖。

「是挺像的,誰想得到安聯保全的總裁,會來這里幫我烤地瓜?」她俏皮的揶揄著他。

他索性一把摟著她的腰。像這樣和她一起,心中只有對方的身影,他竟感到萬分滿足。

「別說烤地瓜,就算上山下海都在所不辭。」他溫柔的吻著她的臉頰。

他的甜言蜜語,听得她心頭甜蜜蜜的,雖然甜言蜜語不可信,但不可否認,這句話比什麼都來得中听。

「好啦,我知道你可以為了我做任何事,不過我爸媽那邊,你想到什麼好方法沒有?」這件事她比較在意。

基本上只要能得到她父親的支持,母親那里,自然不是問題,最近安哲永的表現可圈可點,她知道父母已經漸漸的接受他,只差那臨門一腳,就不知道他有沒有辦法可以弄到宋彩真的門票。

「喏,VIP座位的門票,保證可以近距離觀看表演,演唱會結束,還可以一起參加宋彩真的慶功宴。」他從口袋里拿出兩張門票,悠哉的說。

聞言,她不禁瞪大雙眼,一把搶過他手中的門票。

他是怎麼弄到手的?

「你該不會花了不少錢,才拿到這兩張票的吧?」她可不希望他讓黃牛佔便宜。

「就算花錢,也買不到和宋彩真一起開慶功宴吧?」他笑得一臉論譎,語帶保留的說。

「這倒是,宋彩真是永業娛樂旗下的藝人,上回藍詩歌也是因為永業娛樂出面,才遭受封殺,莫非你和永業娛樂的老板交情很好,他才這麼幫你?」這麼一想就說得通了。

「其實有件事情,我一直沒有告訴你。」事到如今,他也不打算再隱瞞她。

一听到他有秘密沒有告訴她,她提心吊膽的看著他。先前她擔心的事情就要發生了嗎?會不會是他的父母不認同她,所以希望他們分手?

「是你父母不接受我,希望我們分手嗎?」她面露郁色,一臉慌張。

安哲永不曉得她居然會如此在意這件事,事實上,他的父母從來不會干預他的交友狀況,因為他們相信他的選擇,也知道他會為自己的決定負責,所以她的擔心都是多余的。

「傻瓜,我父母是很明理的人,他們信任我,既然是我所選擇的女人,他們肯定也會喜歡,你想太多了。」他輕捏她的俏鼻,心疼地說。

「可是你不是說有秘密要告訴我嗎?我以為……」她這才松了一口氣,有些苦惱的望著他。

「秘密就一定是這件事嗎?難道你從來沒有懷疑過,永業娛樂的老板就算和我交情再好,也不可能會挺我到這種程度?畢竟一個弄不好,他們也有可能栽了跟頭,半點好處也撈不到。」他給了她一個方向。

梁雪晴眨了眨眼。她是懷疑過,但安哲永人脈極廣,像韓克韋這種換帖兄弟應該也不少,很難保證不會有人如此挺他,不過既然他這麼說,難不成……

「你是永業娛樂的股東?」她提出心中的疑惑。

「可以這麼說,畢竟掛名老板不是我。」嚴格來說,永業娛樂是他以個人名義所成立的公司,不過為了避免不必要的困擾,掛名老板是用他得力屬下的名字。

「天哪!所以門票你才能這麼容易拿到手,還可以和宋彩真一起參加慶功宴,沒想到你居然是永業娛樂的大老板!」她忍不住驚呼,完全沒料到她的男朋友居然大有來頭。

瞧她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安哲永笑意漸深,捧起她的臉蛋,萬般柔情的凝視著她。

「不管我是大老板還是小員工,你只要知道我愛你就好。」語畢,他旋即低頭吻住她的唇。

和風徐徐,圍繞著兩個熱吻中的有情人,所有俗世中的紛紛擾擾早已被拋到九霄雲外,此時他們眼中只有彼此,那顆為對方跳動的心,持續燃燒。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