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在身邊 第10章(2)

書名︰情人在身邊|作者︰綺萱|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方柳時,放我下來!」她爆出一聲尖叫。

「沒問題,等到了沖洗室,我再放你下來。」他刻意放大音量。

「你胡說八道什麼?快點放我下來啦!」她都快腦充血了。

「小聲點,你想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嗎?」他語調曖昧的說。

原本已經漲紅的面頰更是變本加厲,她用力拉著他的衣服,看著自己嚴然成了眾人的注目焦點,忍不住低吟,看來只要和他在一起,她想不出名都難。

「我不用嚷嚷全世界的人都會知道。」她哀怨的說。

「只要你答應嫁給我,我馬上放你下來。」他笑道。

「你想得美!」用這種手段脅迫她,門兒都沒有。

「那只好麻煩你委屈一下了。」他倒是樂意得很。

可惡!她幾時這麼丟人現眼了?

瞧他自得其樂的將她扛出教室,步伐穩健的往更衣間走去,看著旁人對她行注目禮,她索性閉上雙眼,最好是讓她腦充血不省人事,她也不用面對這些奇怪的眼光。

全是他害的啦!羅盼彤欲哭無淚的吸著鼻子,驀地,一只手拍上她的臀部,令她驚呼出聲。

「你干嘛?」

「別緊張,沖洗室到了,不過有男女之分,你想在哪里洗呢?」他笑問。

「你去男生那邊洗,我去女生這邊洗。」她鎮定的回答。

「可是我想跟你一起洗。」

「方柳時,這里可不是你家,我總不能讓你進來女沖洗室呀!」想被當成丟出去嗎?

「但我也不想扛你去男沖洗室洗……這樣吧!回我家洗。」他兀自做了決定。

等等,他的意思是,想這樣扛著她到他家去洗澡?

天啊!在這里扛著她四處晃已經夠丟人現眼了,他還想把她扛出去?那她干脆當場咬舌自盡算了。

「你這個大變態!放我下來,我不要去你家洗澡。」她雙腿狂踢。

「急什麼急?我們馬上回去。」他壓住她的腿,轉身往大門走去。

不不不!她死都不想這樣出去,這個男人是腦筋有問題嗎?非要成為話題焦點就是了,幸好她不是什麼知名人物,否則豈不是會登上明天的早報?

「算我怕你了,麻煩你放我下來好嗎?我快要腦充血了。」嗚嗚嗚,她幾時這麼窩囊了?

听著羅盼彤軟化的語調,他將她橫抱在手中,看著她異常紅潤的臉蛋,俊臉上有著一絲心疼。

唉!若不是她一直不點頭下嫁,他又何必使出這種手段?況且他若再繼續來上這折磨人的瑜伽課,下回掛掉的人就是他。

為了自己的未來著想,只能用這種方法威脅她,這一切全是為了她。

「那你願意嫁給我了嗎?」方柳時不死心的追問。

「你真的很執著。」就連這一段時間也不願意等,讓她一點成就感也沒有。

「當然,因為我愛你呀!」他深情款款的說。

听著他的愛語,羅盼彤輕笑出聲,縱使他說過不下百次,每次听到他含情脈脈的真情告白,還是令她感到臉紅心跳、欣喜若狂。

「反正如果我不答應,你用綁的也會把我綁上禮堂。」她悶聲說道。

「是啊,你真了解我。」他笑得一臉開懷。

「不過,你還是要來上瑜伽課。」她也有她的堅持。

「為什麼?」原本得意的笑容垮了下來。

看他瞬間變臉,她心里有一絲絲得意,沒道理總讓他佔盡上風,偶爾她也得扳回一城呀!

「你的筋骨太硬了,練瑜伽對身體有益,所以你還是要繼續上。」

「一定要嗎?」方柳時無辜的看著她。

「一定要!」她鏗鏘有力的說。

「如果我答應,你就要嫁給我?」他質疑的看著她。

「對。」反正她也躲不掉。

猶豫了好半晌,方柳時一咬牙,為了迎娶美嬌娘,他這一點點的犧牲壓根不算什麼。

「好,我答應你。」他表情古怪的說。

聞言,羅盼彤樂不可支的拉下他的頭,給了他一記纏綿悱惻的熱吻;沒料到她會主動,方柳時化被動為主動,侵入她的唇舌,汲取著她芳唇里的蜜汁。

「哇塞!罷才听別人說盼彤被一個帥哥扛出來,本來我還不相信;沒想到是真的。」張語芹錯愕的看著眼前打得火熱的兩人。

「跟這個猛男一比,何宇陶就遜掉了,難怪盼彤不會選擇他。」劉雨竹分析道。

「只是這個帥哥好像有那麼點眼熟……」在哪兒見過呢?

「我也這麼覺得。」劉雨竹擰眉。

驀地,兩人杏眼圓睜,極有默契的望著彼此。

張語芹拿起手中的財經雜志,動作迅速的翻到其中一頁,上頭四個帥哥中的其中一個不就是眼前的男人嗎?

「方……方柳時!」張語芹驚呼。

「單身公害之一嗎?」天啊!沒想到會見到本人。

「盼彤幾時交了個這麼優秀的男朋友?」而且還瞞著她們。

「我也不知道。」

「可惡!我非得要對她嚴刑拷打一番。」虧她天天在她耳邊嘮叨,有這種好康的也不會跟她說一下。

「呃,我看,還是改天吧。」劉雨竹尷尬的拉著她。

看那兩人吻得難分難舍,她們這兩個電燈泡還是自動消失比較實際一點。

***

羅盼彤穿著一件短袖白色T恤,搭上一件黑色短褲,甩著一頭俏麗的棕色短發,尖挺的鼻梁上還戴著一副深藍色墨鏡,她提著一袋輕便的行李,優閑的踏進「活力度假村」里。

她身後緊跟著一名高大俊挺的男子,身上也是穿著和她相同款式的衣服,肩上扛著一袋行李,氣定神閑的跟在她後頭。

「方先生、方太太,房間已經替您準備好了,請跟我來。」一名甜美女子客氣的招呼道。

「方太太?這稱謂我真不習慣。」羅盼彤擰眉。

「你都嫁給我半年了,還不習慣?」方柳時揚眉。

「這要我怎麼習慣?還是叫我羅小姐吧!」叫太太感覺像被叫老了。

去年底,兩人在眾多人的祝福下走向紅毯的那一端,就此告別了單身生活,而她的身分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瑜伽老師,變成方氏企業總經理夫人,更是方家的長媳,想到她就感到頭皮發麻。

幸好他父母對她是百般呵護,甚至是有了媳婦忘了兒子,有時她都忍不住要替丈夫叫屈,不過方柳時似乎是樂得輕松,最好是別來煩他更好。

這回舊地重游,羅盼彤才知道方柳時也是這家度假村的股東之一,而且還享有特權,這也難怪她會在這里遇見他,且服務人員對他必恭必敬的,看來這項特權比她的頭獎獎項更吸引人。

「老婆,你該習慣才行。」方柳時親匿的吻著她的臉頰。

「我想我這輩子都沒辦法習慣。」她嘆了口氣。

「嫁給我有這麼難受?」他無辜的問。

「不是難受,是不習慣。」

要她改掉二十九年來的習慣,真是太難為她了。

「好吧!我有足夠的時間等你習慣。」他笑道。

好不容易將她拐進禮堂,成了他名正言順的妻子,他有一輩子的時間等她適應。

看著眼前波光粼粼的湖光水色,想起她為了一頂帽子,奮不顧身的朝他飛身撲來,他莞爾一笑,捏捏她的俏鼻。

「很痛耶!」羅盼彤揮開他的手。

「記得你在這里為了一頂帽子撲在我身上的事嗎?」

聞言,她輕笑著,若不是那頂帽子,她說不定不會認識他,很可能兩人毗鄰而居,卻互不相識,更不可能相愛相守一輩子了。

「當然,那頂帽子我還留著。」

「你還留著?留著做什麼?」他臉色丕變。

「我說過,那頂帽子對我意義非凡,怎麼能隨便丟掉?」她理所當然的回道。

方柳時雙眼微眯,意義非凡?他就知道她對她那個前男友余情未了!

「羅盼彤,你還記得你是我老婆吧?」他笑得格外溫柔。

「是啊!怎麼了?」她納悶的看著他。

「那麼,你認為你留著前男友送的東西對嗎?」他再問。

听出他酸不溜丟的語氣,羅盼彤先是怔愣的看了他一眼,見他俊臉微寒,額上青筋直冒,她摟著他的手臂,唇邊漾著一抹笑靨。

「又吃醋?你真是可愛。」

「別跟我打馬虎眼,回去馬上把那頂帽子扔掉!」他火大的說。

「我不要。」她搖頭。

「你心里還愛著他是吧?」他沉下臉。

看他怒火攻心的模樣,她放聲大笑。

每回見他吃醋的表情,總會讓她心花怒放的,不過若再讓他這麼氣下去,到時候玩過頭就不好了。

「笨蛋,我愛的人是你,不然我干嘛嫁給你?」羅盼彤輕敲著他的頭。

她嬌柔的嗓音稍稍平息了方柳時的怒火,既然她愛他,又何必留著舊情人的東西?是想證明她曾經多專情嗎?

「那就扔了它。」他哼了聲。

「那頂帽子可是我和你相遇的關鍵物,你怎麼舍得扔掉它?」她笑著解釋。

「你是說,是因為我?」他詫異的看著她。

「當然!我早就說過,我前男友已經是一個孩子的爸了,你究竟在胡思亂想些什麼?」老是懷疑她。

原本的滿腔怒火瞬間被澆熄,他吐了一口氣,一臉歉疚的看著妻子。

不能怪他愛疑神疑鬼,實在是他太愛她、太在乎她,否則他何必管她要留著誰的東西?

「抱歉,我太沖動了點。」他道著歉。

「我是那麼小心眼的人嗎?」她一向有容乃大的。

他輕摟著她的腰,飛快的輕啄了下她的唇,羅盼彤羞紅了臉,匆忙的環顧四周,幸好沒人注意他們,否則豈不是羞死人了!

「這回我們就待個一個月再回去吧!」方柳時笑著提議。

「這個主意好!」她百分百贊成。

「上回才住沒幾天就被召回去,簡直是浪費我的假期。」他嘆著氣。

「我還不是一樣?要不是某人不告而別,我也不會郁郁寡歡,讓我一個好好的假期變成不堪回首的記憶。」她意味深長的說。

明白她擺明著在說他,方柳時摘下她的墨鏡,羅盼彤呆愣了一會兒,連忙伸手要搶他手中的墨鏡,只見他賊賊一笑,一手壓住她的後腦勺,吻住她嬌女敕的紅唇。

既然她對他還有怨言,那他就還她一個美好的假期,這回,他會如影隨形的隨侍在側,讓她有個充實又愉快的甜蜜假期。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