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你的愛 尾聲

書名︰擁有你的愛|作者︰綺萱|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秋嬋啊?好久沒看到你了,果然是女大十八變,連伯母都認不出來了呢!」丘嵐端出一盤水果,眉開眼笑地看著坐在沙發上的古秋嬋。

「謝謝伯母,您也和十年前一樣美麗。」古秋嬋漾出甜美的笑容。

丘嵐一臉欣喜地將坐在一旁的墨齊家給擠了開,她還以為她兒子就要這麼孤家寡人地過一生了,沒想到會半路殺出一個古秋嬋,讓她心中的一顆大石總算放了下來。

「不過你這十年來經歷了那麼多事情,怎麼不來找伯母呢?」丘嵐心疼地看著古秋嬋。

「我怎麼好意思……」古秋嬋微擰著眉,有些感慨地苦笑著。

「有什麼好不好意思的?你沒忘記以前你和我們一家人熟得不得了,沒什麼話不能說的,這樣吧!以後如果齊家欺負你,你就跟伯母說,伯母讓你靠。」

「媽,你說得像是大哥會虐待秋嬋一樣!」墨治國忍不住替墨齊家出頭。

「閉上你的嘴!」好不容易多了個貼心的未來媳婦兒,她當然要好好的跟她增進感情!

看著和樂融融的墨家人,古秋嬋頓時有些疑惑,不久前不是听墨治國說墨修身極力反對他們兩個人在一起,所以才會引發家庭革命嗎?怎麼他們一回來,看到的全然不是這麼一回事?

將問號丟給同樣納悶的墨齊家,只見他眉頭深鎖,冷冷地覷著兀自在一旁笑得開懷的墨治國。感受到芒刺在背,墨治國縮了縮身子,戰戰兢兢地看著墨齊家。

「大哥……你那樣看著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這是怎麼一回事?」墨齊家問。

「啊……就老媽說想看秋嬋啊,我又怕你不合作,所以就……」墨治國緩緩起身,隨時準備逃離現場。

墨修身冷哼了聲。「所以才打著我的名號去招搖撞騙。」

一想到自己莫名其妙成了食古不化的老古板,他就一肚子火,想他墨修身一向悲天憫人,怎麼可能會為了這種小事去耽誤兒子的終生幸福?他又不是瘋了!

「我就想說老爸怎麼可能沒事會為這種事和老媽吵架,原來罪魁禍首就是你。」他恍然大悟。

「大哥,我這是為了完成任務啊!反正結局是皆大歡喜,你就別和我計較了。」他也是受害者啊!

「我是很不想和你計較,不過剛才秋嬋為了這件事擔心得要命,你知道的,我愛她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讓她忍受這種痛苦呢?」墨齊家笑得不懷好意,陰森森地站起身來。

「齊家,你別嚇治國了。」古秋嬋忍不住替他說話。

「是呀是呀!秋嬋,還是你最好了。」墨治國窩囊地躲到她身旁。

「那怎麼成?」丘嵐突地出了聲。「治國害秋嬋這麼擔驚受怕的,的確該罵。」

有了母親大人的特赦令,墨齊家用力扳著拳頭,那喀滋作響的聲音,令墨治國全身寒毛直立,別看墨齊家一副溫文儒雅的模樣,他打人可是快狠準出了名的。

「外頭解決去。」墨齊家使了個眼色。

「大哥,求求你,別這麼殘忍啊……」他可不想讓這張英俊的臉龐掛了彩。

「齊家,你別這樣了,治國也是無心的。」古秋嬋實在看不下去。

「不行,這筆帳我是一定要討的。」墨齊家說什麼也不退讓。

眼見情勢不利于他,墨治國三步並作兩步,正當他打開大門,想沖出去投奔自由時,卻硬生生撞上了一堵肉牆。

「Shit!是哪個不長眼的家伙?」一陣暴喝聲令眾人呆愣了會兒。

只見一名長相粗獷的男子,惡聲惡氣地直瞪著眼前他口中不長眼的家伙,驀地,墨治國全身的寒毛更是直立到足以媲美刺蝟,他吞了吞口水,俊臉上閃過一抹恐懼。

「墨治國,你是存心找死嗎?」一拳招呼過去,完全不用墨齊家出馬。

只見墨治國整個人被打趴在地,在地上拚命哀號著。

「天下!」丘嵐驚呼。

「天下?」古秋嬋詫異地睜大眼,看著那個塊頭頗大的粗獷男子。

「天下,你這一拳打得真好!」墨齊家忍不住贊賞。

「天下,你沒把你二哥打昏吧?」墨修身忍不住必心著兒子。

覷了眼倒臥在地哀號的墨治國,墨天下聳聳肩,表明了沒事,一手背著厚重的攝影器材,眼尾不經意地掃了古秋嬋一眼。

「哦,是秋嬋嗎?」

「你記得我?」她詫異地揚起眉。

「直覺。」墨天下扯出了笑容,而後頭也不回地上樓去了。

「天下是攝影師,他的觀察力一向很敏銳,會認出你一點也不奇怪。」墨齊家不知何時坐到她身旁。

「可是治國不要緊嗎?」剛才墨天下那一拳,可不是鬧著玩的。

「放心吧,死不了人的。」反正他們三兄弟從小打到大,也沒什麼好奇怪。

看著倒臥在地的墨治國,古秋嬋頓時替他默哀一分鐘。

「你看吧,我早說過我會說服我爸媽的,沒什麼好擔心的,對吧?」墨齊家握住迸秋嬋的手,莞爾笑道。

「你哪有說服什麼?」明明就是坐享其成。

「我說服你的心啊!」他乘機在她臉上偷了個香。

她猛然一驚,有長輩在場,他還這麼放四,就不怕被說話嗎?

迸秋嬋有些尷尬地環顧著四周,這才發現,墨氏夫婦連同躺在地上哀號的墨治國,早已不知去向了。

「咦?他們人呢?」也消失得太迅速了吧?

「還管什麼人?這里就只有我和你。」勾起她的下顎,他極度溫柔地吻住她的唇。

沉溺在他為她撒下的柔情中,她早已拋卻了理智,她只知道,此時此刻她有多麼的幸福,而她又有多麼深愛這個男人。

屋里濃情正熾,任何人再也無法干擾這對有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