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要定你 第十章

書名︰就是要定你|作者︰綺萱|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思緒漸清,唐以珊眼睫輕顫,張眼望著雪白的天花板。她眨了眨眼,記得她剛才是在童罄磊的辦公室和唐以飛爭論著,而後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識,結果呢?唐以飛原諒父親了嗎?

她坐起身子,頭仍有些暈眩,最近身體的狀況似乎有點虛弱,時常沒什麼胃口,大概是血糖太低才會暈倒吧!

一陣細微的聲響自門邊傳來,她抬眸,一張和煦的俊顏映入她的眼簾,童罄磊手中提著一袋食物,不疾不徐的將東西放在桌子上。

「好點了嗎?」他輕柔問道。

「嗯。」她頷首。

「吃點東西吧?」他再問。

「嗯。」她再頷首。

他將一碗熱粥捧在手上,用湯匙舀了一匙,溫柔的吹涼著。

看著他貼心的舉動,唐以珊唇邊泛著笑意,眼前這個叱 商場的男人,幾時會這麼紆尊降貴的伺候她吃粥了?

「我哥他……」她欲言又止。

明白她想問什麼,童罄磊將粥送進她口中,而後再舀了一匙,重復著方才的動作,直到她吃了半碗粥,他才滿意的將粥放到桌子上,隨手抽了張面紙替她擦拭著唇邊的殘渣。

「等會兒他會來看你,和你父母一起。」

「這麼說來,他們和好了嗎?」她一臉憂心。

「這你得問他們了,我還沒那麼神通廣大,可以知道他們心里的真實想法。」他輕笑。

「我哥他手中握了百分之四十的唐氏股權,如果他隨意轉讓出去,不知道唐氏的未來會如何。」她輕嘆。

看她甫一醒來還惦記著唐以飛的事,眼前明明還有一件比這個更重要的事,偏偏這個小妮子還不知情。

他輕摟著她,讓她輕靠在他身上。

聞著他足以令人安心的氣味,她索性閉上雙眼,原本郁悶的心情竟也放松不少。

她知道,他是她的後盾,從他不惜花費鉅資收購唐氏股份來看,就足以證明他愛她的心。有他在身邊,她不用武裝自己,不用故作堅強,只要做她自己就好。

「以珊,我想,唐以飛和唐伯伯的事,他們自己會去解決,眼前有件事情比這事還重要。」他氣定神閑地開口。

「什麼事?」她難掩好奇的望著他。

「我說,我兒子一個多月了。」他戲譫的笑道。

兒子?!

她杏眼圓睜,一顆心猛地一抽,看他笑得一臉開懷,一副即將為人父的幸福神情,竟讓她看得格外刺眼,他幾時有個一個多月的兒子了?

莫非是他在外頭跟哪個野女人的風流帳?思及此,唐以珊柳眉一攏,隨即和他保持距離,這件事果然比超唐以飛的事情更教她感到震撼。

她深愛的男人居然光明正大的跟她說他背叛的事實,這教她情何以堪?而且還笑得這麼欠揍,她深吸了一口氣,一雙水眸泛著冷意。

「是嗎?真是恭喜。」她面無表情的道賀。

「謝謝,不過你應該要感到開心才對。」她面色鐵青的模樣教他忍不住揚唇笑道。

被自己的愛人背叛,她沒拿刀砍他就很了不起了,他居然還要求她要替他感到開心,這是哪門子的道理?若不是現在在醫院,她肯定會從廚房拿菜刀痛宰他一頓!

說他會跟那些名媛千金斷得一干二淨,說他只愛她一個人,結果全是鬼話連篇。就連要跟她分手邀襄——得如此從容愜意,真不愧是商場笑將。

「開心?敢問童先生,當你的女朋友跟你說她有個一個多月大的兒子了,你也會替她開心嗎?」她挑眉怒斥。

只見他眼眸微彎,薄唇上揚,似乎一點也不在意她的假設性言論。唐以珊為之氣結,只差沒一巴掌揮去他臉上令人懊惱的笑容了。

看她氣得全身發抖,開玩笑也該適可而止,若再讓她這麼氣下去,待會兒氣壞身子還得了,他可是會心疼的。

一把將她擁入懷中,她用力掙月兌著,都有了新歡又何必來招惹她?他想坐享齊人之福,也要看她願不願意屈就,沒道理讓他佔盡了便宜吧?

「你先別氣,我話還沒說完呢!」他輕笑。

「有什麼好說的?你去跟你兒子的媽說吧!」她沒好氣的睇了他一眼。

「以珊,你吃醋的樣子真可愛。」真是百看不厭。

「誰吃你的醋?」打死她也不願意承認。

「你就是這麼言不由衷,老實承認自己的心意並不可恥。」童罄磊輕吻著她的發。

承認自己的心意,然後再被他傷害嗎?唐以珊輕靠在他懷里,索性連掙扎都懶,縱使他這樣傷害她,偏偏她還是愛著他。

「你的打算呢?」她嚼聲問。

「當然是誠心誠意的跟我兒子的媽求婚。」他愉悅地說。

聞言,她眉頭微蹙,這代表他們要分手了嗎?他和那個女人雙宿雙飛,從此過著只羨鴛鴦不羨仙的生活,那她呢?他就這麼忍心丟下她一個人?這未免太過分了點!

「既然如此,那我們是不是就到此為止?」她沒好氣的說。

「這怎麼可能?我還想和你白頭偕老呢!」他朗聲大笑。

「那你兒子的媽怎麼辦?」她納悶問道。

只見他賊賊一笑,而後一把抱起她轉著圈。

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驚得大叫出聲,唐以珊緊摟著他的頸項,一顆心髒只差沒停止跳動了。

將她輕放在病床上?他輕啄著她的紅唇,俊臉上始終噙著一抹笑意。

「以珊,你真是個小笨蛋,我都說這麼明白了,難道你就不能發揮一下你在商場上精明的一面?」他促狹的看著她。

「什麼小笨蛋……」她嘟囔著。

「唉!我兒子的媽不就是你嗎?」這妮子,腦子就是這麼一直線,不懂得轉彎的。

她怔愕的瞪大眸子,看著他氣定神閑的神情,猛地倒抽一口氣。他說他兒子的媽是她,這代表說……視線往自己的月復部瞧去,她輕撫著平坦的小骯,腦海里頓時一片空白。

她懷孕了?

「很高興你終于搞清楚了,也用不著跟自己吃醋了吧?我兒子的媽。」他朝她眨了眨眼。

「我懷孕了?我真的懷孕了?」她冷不防地一把拉住他。

「是,醫生親口告訴我,你懷孕了。」他正經八百的凝視著她。

她月復中居然孕育著一個新生命,而且是屬于她和他的結晶?!心中的狂喜令她展露笑靨,原本陰霾的情緒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即將為人母的喜悅。

「那你剛剛還這樣騙我!」她蹙著眉。

「我幾時騙你來著?我說的可是事實。」他聳聳肩。

「你直接告訴我不就得了?干嘛兜了這麼一大圈?」害她吃了莫名的飛醋。

「我說話一向這麼溫吞,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一臉無辜。

他分明是故意的,看她出洋相很好玩吧?

「你說……寶寶一個多月了?」她撫著小骯,輕輕問著。

他伸手攬著她的身子,一只大掌覆住她撫著小骯的手,俊顏上有著溫柔的笑意。

「醫生說,這小家伙一個多月了,不過因為懷孕初期,孕婦情緒不宜太過激動,以免動到胎氣。」

所以她才會毫無預警的昏倒?原來是因為懷孕的緣故。這樣算來,她的月事也一個多月沒來了,若不是忙著這些瑣事,她絕對不會忽略這麼重要的事。

「你真的要娶我?」唐以珊突地開口。

「那當然,莫非你不肯?」童罄磊揚眉。

「不是因為這孩子?」她指指肚皮。

「就算沒有這小家伙,我也會娶你。」

他深邃的黑眸中有著淺淺笑意,就算她沒有懷他的孩子,他仍然會娶她,只是沒打算這麼早就是了。

無妨,他也三十歲了,俗話說三十而立」,娶個美嬌娘回家也不錯,更何況還是眼前這個他深愛的女人。

「你又知道我要嫁給你?」她斜睨著他。

「你不能不嫁。」他笑得態意。

「笑話!腳長在我身上,我若不願意,你又能耐我何?」唐以珊輕嗤了聲。

「如果你想被我綁進禮堂,倒是可以試看看。」他一點也不介意。

他絕對會說到做到!

不想挑戰他的底限,唐以珊緊抿著唇,縱使表面上在氣他,心里則是滿溢著幸福。

眼尾朝病房門一瞄,童罄磊了然一笑,在她唇上飛快的輕啄著。在她一臉茫然的凝望著他時,他淡然開口,「看來,你要等的人也到了。」

***bbs.***bbs.***bbs.***

唐振國看著面色蒼白的女兒,心里有著濃濃的不舍,若不是當年他一時鬼迷心竅,這一切也不會發生,以珊也不會受到這麼大的打擊。

王秀麗心疼的摟著女兒,清秀的臉上淨是擔憂。

看著父母著急的模樣,唐以珊扯出笑容,反過來安慰著他們,「爸,媽,我沒事的。」

「都是爸爸下好,連累你了。」唐振國內疚的說。

「哥哥呢?他原諒你了嗎?」朝他們身後看去,她沒見到唐以飛的人影。

「他……」他頓了頓,神色復雜的看著妻子。

兩人遲疑的表情令她有些不安,莫非唐以飛不願意原諒爸爸?

這樣的仇恨要他放下,或許是強人所難了點,她壓根沒資格去要求他,畢竟當初害得他家破人亡的人,就是她的父親啊!

她微斂眸,一張愁容令人不舍,童罄磊緊握著她的手,默默的給予她力量。

「以飛說他要去美國。」王秀麗柔聲地說。

「去美國?」她怔愕的開口。

「他說他沒辦法面對我,想去美國重新過生活,等他願意接納我了,他會再回來。」唐振國悠然說道。

這是否代表,他並沒有她想象中的恨父親?

心里緊繃的心弦頓時千松,唐以珊隨即像顆泄了氣的皮球輕倚在童罄磊身上,臉上有著安心的笑容。

童罄磊輕擁著她的肩,俊臉上有著寵溺的笑意。

唐振國和妻子對望了一眼,看來以珊還真是收服了這個商場笑將的心啊!

「罄磊,你說有事情要宣布,不知道是什麼事?」

「首先,我要向唐伯伯說明一下,我愛以珊。」他不疾不徐的聲明。

沒料到他會這麼直截了當,唐以珊羞紅了臉,羞怯的看著父母略微詫異的表情。雖然她曾經和父親提過他們兩人在交往的事實,不過這麼正大光明的當面說明,還是教她感到渾身不自在。

再者,若讓他們知道她肚子里還附贈了一個女圭女圭,肯定會更驚訝,她索性保持沉默,讓童罄磊去解決這件事。

畢竟他也是當事人之一,這事就交給他去處理了,反正他是萬能的嘛!不善加利用未免太過可惜。

「我明白。」他笑道。

「所以我要娶她,」童罄磊深情款款的將目光停駐在她身上。

迎向他那雙熱切的瞳眸,唐以珊深吸了一口氣,原本死白的臉頰染上了一抹暈紅。

「娶她?你們兩個不是才交往沒多久嗎?這麼快就論及婚嫁,是不是太急躁了些?」王秀麗攢眉問道。

雖然她很滿意童罄磊,可是要這麼快就把寶貝女兒嫁出去,她可是會舍不得的。

「罄磊,你可要想清楚,婚姻不是兒戲,再說以珊是我們的掌上明珠,如果你虧待她,我可不會饒過你。」唐振國沉下臉。

「事實上,這事可不能拖,若是日子久了,她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可能會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他若有所思的低喃。

聞言,兩人瞠目結舌的看著唐以珊,只見她一臉尷尬,雙手輕放在小骯上,王秀麗不穩的輕顛了下,一旁的唐振國忙不迭的攬住她。

「以珊,你……你懷孕了?」唐振國艱辛的開口。

「呃……醫生說的,應該不會錯吧!」她不自在的笑道。

「天啊!我的天啊!」王秀麗輕拍著頭,只差沒昏倒。

「秀麗,你撐著點……」唐振國一臉心驚的看著妻子。

沒想到她懷孕的消息這麼令人震驚,唐以珊懊惱的瞪著罪魁禍首,若不是他,她也不會面臨這樣的窘境!

童罄磊在她臉頰上落了個吻,俊臉上始終帶著溫柔的笑容。

「你是故意的吧?」她沒好氣的說。

「不然你認為我要怎麼說?」他莞爾。

「至少……用不著那麼直接。」隱瞞他們懷孕的事不就得了?

「懷孕是件喜事,沒什麼好隱瞞的。」

「問題是,你嚇到我爸媽了。」她擰著眉。

看著唐氏夫妻手忙腳亂的模樣,他索性拉著她往病房外走去,一旦他決定的事,任何人也勸服不了。

「我們要去哪?」唐以珊一臉納悶。

「我想,唐伯伯他們大概需要一間病房休息一下。」他回眸一笑。

「你胡說什麼?」

「以珊,你願意嫁給我嗎?」他停下腳步,好整以暇的看著她。

他這是在求婚嗎?

他俊容上帶著一抹溫柔的笑,那雙燦亮如星子的黑眸讓她的心房沒來由的一震,只要是正常的女人,很難不為他的風采所折服吧?更何況他還用那麼溫柔的眼神看著她。

唇角一揚,她和他的十指緊緊相扣,還以為他會有什麼出人意表的求婚舉動呢!沒想到只這麼一句話就想預訂她的下半輩子,這未免太隨便了吧?

「沒有鮮花,沒有浪漫的燭光晚餐,就這麼一句話想娶我?」唐以珊揚眉質問。

耙情她是在計較他不夠誠意?

行!要鮮花和燭光晚餐,這些他馬上可以替她實現,只見他拿出手機,朝電話那頭交代了一聲,而後朝她露齒一笑。

「走吧。」他牽著她的手。

「去哪?」她茫然的看著他。

童罄磊莞爾一笑,俊眸中閃過一抹精光。

「當然是……求婚羅!」

***bbs.***bbs.***bbs.***

她以為求婚的過程該是很浪漫的,不過為什麼他們周遭要圍著這麼多人?

唐以珊眉頭緊蹙,看著身旁圍繞著三名卓爾不凡的俊俏男人,俏臉上有著不自在;反倒是坐在她身前的男人,始終是一副氣定神閑的模樣。

閻謹手中拿了一大束紅玫瑰,隱忍著笑意,將花遞給童罄磊,等著看他如何向唐以珊求婚。

「以珊,鮮花有了,燭光晚餐有了,你願意嫁給我嗎?」他深情款款的低喃。

撇去旁邊三個電燈泡不談,此情此景是多麼浪漫、多麼富有情調!再者,她不過是故意要刁難他的,誰知道他真的願意為她搞一個浪漫的求婚,思及此,她的心頭泛起陣陣暖意。

「我……」她甫開口,一旁六只眼一瞬也不瞬的盯著她。

看著他們一臉期待的表情,唐以珊吞了吞口水,這就是所謂的「皇帝不急,急死太監」嗎?

燭光晚餐根本不該辦在「單身公害」里嘛!

童罄磊大概是抓住她丟不超臉的弱點,故意找了其他人來幫忙吧?唐以珊清了清喉嚨,順手接過那束鮮艷的紅玫瑰,她唇角微揚,粉頰上透著淡淡暈紅,看來格外甜美可人。

「你們三個人非得在這兒嗎?」她忍不住開口問道。

「這是當然,這麼重要的場合,我們當然是最佳的見證人。」莫熙煞有其事的說著。

「沒錯,好不容易等到這一天,我們當然不能錯過。」方柳時附和著。

「就等你點頭了。」閻謹莞爾。

三人正經八百的直盯著他們,童罄磊一雙黑眸微彎,唇畔帶著淡淡的笑意,看著她氣惱的神情,他笑意漸深。

原本他是請閻謹替他找間餐廳,頤便訂一束花,沒想到他居然會訂在這里,還附帶兩個電燈泡充當服務生。

他一向隨和,既然有人願意替他們免費服務,又未嘗不可?不過唐以珊似乎一點也不領情。

「我怎麼覺得,我從以前到現在,從來沒有贏過你?」她有些挫敗的低語。

聞言,童罄磊眉微挑,俊容上有著若有所思的神色,在一旁當電燈泡的三人自然沒有錯過童罄磊的表情。

商場笑將會栽在女人手里,這可是件大新聞哪!

「你並沒有輸。」他笑道。

「我沒有輸?你在說笑嗎?」她攢眉,就算他想討好她,也用下著這麼阿諛奉承吧?她有幾兩重自己會不知道嗎?

「你成功的擄獲我的心,往後我的人生就由你來支配,這樣你有輸嗎?

攫住她的視線,童罄磊輕笑。早在她進駐他的心房時,她就大獲全勝了廠在商場上的輸贏不算什麼,重點是她得到了他的心。

往後他的人生里將會有她的參與,還有他們未出世的孩子,一想到未來美好的藍圖,他笑得如沐春風。

被他的話搞得芳心大亂,唐以珊低垂螓首,看著手中鮮艷欲滴的火紅玫瑰,心中的狂喜早已淹沒了她,他的這番話比起鮮花和燭光晚餐,都來得令她感動。

「你也沒有輸。」她抬眸,圓潤水眸中透著光亮。

「喔?莫非……你也和我一樣?」他笑問。

「不只是我擄獲你的心,我的心也被你俘虜了,我們這樣算是雙贏羅?」她嬌媚一笑。

她俏皮的表情教他心房一震,他不會輸,這是鐵律,只是他也沒有贏罷了!不過這好強的女人還不忘替他找個台階下,當然他也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好啦好啦,你們兩個求個婚要求多久啊?我們等到花兒也謝了。」方柳時忍不住開口催促。

「不是結束了嗎?」莫熙打了個呵欠,佣懶的睇向他。

「咦?有嗎?以珊妹妹答應了嗎?」方柳時根本沒听到!

「唉,說到你懂,胡子都打結了,不打擾兩位,我先去補個眠。」再次打個呵欠,莫熙擺擺手,往外頭走去。

「哪里有?謹,你說。」他不甘心的問著另一個在場的人。

只見閻謹重重的點了下頭,而後一派優閑的走出包廂,留下方柳時和一對濃情蜜意的情侶。

奇怪,他真的沒听到,剛才他們兩個從頭到尾都在說什麼輸不輸的問題,哪里有談到「求婚」的字眼了?那結果咧?唐以珊答應了嗎?

「柳時,你還不走嗎?」童罄磊挑眉笑問。

「走什麼走?以珊,你答應嫁給這家伙了嗎?」他索性直接問起當事人來了。

唐以珊眨了眨眼,忍俊不住地輕笑出聲,她以為她剛才已經說得很明白了,至少莫熙和閻謹都听懂了,只有這個粗神經的听不懂,記得方氏企業總經理是個很精明干練的人,沒想到還是個少根筋的人。

童罄磊倏地趄身,一把搭上他的肩,將他推出包廂,語重心長的說︰「柳時,這種時候就別來殺風景了,回去好好想個一天,如果真的下懂再來問我。」

「你說什麼……」轉身抗議,一片門板不客氣的掩上,差點砸到他引以為傲的俊臉。

有沒有搞錯啊?有了情人就忘了朋友,簡直是重色輕友的家伙!

不悅地踹了門板一記,他輕哼了聲,老大不爽的離開,腦中還不停的回想,他剛才究竟錯過了什麼?

***bbs.***bbs.***bbs.***

童氏和唐氏聯姻的消息一傳出,眾家女眷再次心碎,單身公害轉眼間又少了一個。莫熙和方柳時的身價頓時水漲船高,身邊女人更是源源不絕,就怕半路又殺出了某個程咬金,將她們碩果僅存的兩個黃金單身漢給生吞入月復了。

唐以珊手中拿了份文件,臉上有著自信的豐采,她甫談成一筆生意,就看見童罄磊分秒不差的守在餐廳門口等她,那張俊臉上始終帶著抹令人安心的笑容。

童氏手中擁有唐氏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成了最大的股東,原本眾人以為童氏會一舉並吞掉唐氏,豈料童罄磊將手中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全數轉售給唐振國,此舉顯然跌破眾人眼鏡,這種毫無利益的行為,怎麼想也不是他會做的事。

不過當初他收購唐氏股份,原本就是怕唐以飛會反噬,既然他現在人在美國重整心情,他留著這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也沒意思,自然是將股份原封不動的轉回給他未來的岳父大人,也省得老爸成天在他耳邊叨絮。

他穿著一件棉質T恤,搭配卡其色的休閑褲,只是站在店門口,就引來不少女性的注目。唐以珊不動聲色的走上前,一把勾住他的手臂,眼神刻意掃了其他人一眼,紅唇輕印上他的臉頰。

只听見現場傳來下少細微的吸氣聲,她好不得意的笑著,這種為了情人爭風吃醋的情節,以前打死她都不相信會發生在她身上,偏偏還是發生了,全是為了她身旁的男人。

「幾時你也懂得要這種手段了?」童罄磊笑問。

「無奸不成商嘛!」她慧黠一笑。

商人理論還能用在這種事上,真不愧是唐以珊!他握著她的手,兩人並肩走在東區的街道上,看起來跟一般情侶無異。

「再過十天就要月兌離單身生活了,有什麼感覺?」他睇向她。

她眉頭微揚,能有什麼感覺?反正她這二十幾年來,人生的目標全是為了要爭一口氣,既然沒有再爭下去的必要,一切順其自然不也挺好?反正當個貴婦也不錯,何必要勞心勞力的?

嫁了個會賺錢的老公,她應該要學著過貴婦的生活,這種商場上的斗爭,就交給他去做好了。

「沒什麼感覺,倒是你,應該會很扼腕吧?」她美眸微眯。

「怎麼說?」他笑問。

「誰不知道你要結婚的消息一公開,害那些純情少女流了多少淚、傷了多少心,遺把我說成是個狐狸精,這事我可是一清二楚。」想來就不是滋味。

再怎麼說,她也是唐氏集團的總經理,也是有一定行情的,怎麼就沒人替她批評童罄磊?真是不公平!

明明招蜂引蝶的人是他,為什麼要她背負這種莫須有的罪名?至少也得等她去招蜂引蝶後再來說她也下遲。

「真酸的口吻,你明明知道我只要你一個。」童罄磊捏捏她的俏鼻。

「是嗎?可惜那些人看我的眼神,就像我搶了她們心愛的玩具一樣。」她轉頭瞪了一名看傻眼的少女。

「你怎麼不說,那男人看你的眼神,就像我搶了他們心愛的洋女圭女圭一樣?」他意有所指的看著另一旁的男子。

聞言,唐以珊順勢望去,只見一名年輕男子朝她靦腆一笑,感覺腰問一收,她被攬進一副寬闊的胸膛里,童罄磊俯子,在她的唇上落了個吻。

此舉不但粉碎了年輕男子的想望,更令一千少女錯愕,唐以珊怔忡的望著他的俊容出神,唇上遺留著他的余溫。

「大庭廣眾的,你也用不著當眾表演吧?」她沒好氣的輕斥。

「我要讓大家對我們不抱任何希望。」一勞永逸,多好!

「你少來!對了,不知道我們的婚禮哥哥會不會回來參加?」她幽幽地嘆了口氣,心里仍是惦記著唐以飛。

「等他想開了,自然會回來的。」他輕拍著她的肩。

「我就怕他想不開。」到時候不就再也見不到他了?

看她一臉郁悶,童罄磊唇角微揚,唐以飛那兒他早已安頓好了,縱使對唐振國仍是有些許疙瘩,但寶貝妹妹的婚禮,他當然會全程參與。

不過這件事還是先別讓她知道的好,就當作給她個驚喜吧!一份最難忘的結婚禮物。

「放心吧!別想太多,待會兒我帶你去陽明山。」

「陽明山?這時間去陽明山做什麼?」她一臉狐疑。

非假日時間,他這個企業總裁不但不務正業的出現在這里,還打算伙同她一塊翹班去路,來免太沒責任心了點。

他邪邪一笑,而後靠近她的耳畔低喃了句,只見她俏臉驀地漲紅,原本辯才無礙的好口才競支支吾吾說不出半句話來。

「走吧,咱們賞景去。」摟著她的細腰,他自顧自的往前走。

「賞你個大頭景。」她輕捶了他一記。

「怎麼?你不喜歡賞景?還是想直接……」他語調曖昧的笑問。

這男人還真是大言不慚,居然還敢跟她提議要去陽明山上賞景兼親熱,她雙手下意識的撫著平坦的小骯,他是忘了肚子里還有個女圭女圭就是了?

「你可別忘了我肚子里的這只。」

「我保證,我會很小心,不會弄痛它的。」他抬起她的下巴,低頭品嘗她的甜美。

不管大街上人來人往,唐以珊摟住他結實的腰桿,享受著他溫柔的親吻,她知道她這輩子再也放不開他,只因為她深深愛著他。

一輛黑色賓士車停靠在路旁,靜靜的欣賞眼前的親熱戲碼。

「那對情侶還真是旁若無人。」方柳時輕哼了聲。

「愛情的力量是很偉大的。」莫熙輕笑。

「話說回來,你的度假村不是也蓋得差不多了?」他挑眉問。

「再兩個月就完工了,怎麼?想去體驗一下嗎?」

「那當然。」好歹他也花了一億元去投資。

「這好辦!開幕當天,我馬上安排你住頭等小木屋,隨便你愛住多久都行。」他豪爽的說。

「成!就這麼辦‧」

最近可是累翻天了。被家里那兩尊逼婚逼到快瘋掉,他得去避避風頭才行,莫熙的度假村位于氣候炎熱的屏東,正是適合度假的好地方。

他還年輕,一點也不想被婚姻套牢,等他再玩個幾年再說吧!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