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莫霖>愛你千遍不厭倦

愛你千遍不厭倦 尾聲

書名︰愛你千遍不厭倦|作者︰莫霖|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老爸,我有件事情想問你。」

「說。」

「你覺得,我跟靜之到底能不能在一起?」

「喲?小子終于開竅了喔?不錯、不錯,老爸本來還擔心你這個嚴肅的臭脾氣,一輩子都交不到女朋友咧……」

「老爸……拜托,請回答我的問題。」

「……你喜歡靜之嗎?」

「……」

「小馬,是男人就大方承認喔!」

「喜歡……」

「既然喜歡,那為什麼不能在一起?」

「唉……」

「小馬,喜歡一個人是很簡單、很純粹的事,只看你是不是已經下定了決心……」

「我就算下定了決心,我跟靜之之間問題也是很多啊!」

「怎麼說?」

「……比如說,靜之有這樣一個父親……」

「那並不是她願意的,更不是她能夠選擇的。」

「我知道,這我知道。」

「你有沒有想過,靜之其實是我們這群人中最可憐的那個人。」

「最可憐?」

「是啊!最可憐,你想想,你跟我面臨的是理智與情感的掙扎,我的兒子喜歡靜之,可是我卻在調查靜之的父親,我的掙扎其實很好選擇,因為我一定選擇繼續調查,將靜之的父親繩之以法,相信將來有一天,你真的當上了執法人員,你一定也是一樣。」

「……」

「可是靜之呢?靜之就沒有這麼輕松了,一個是她喜歡的男生、一個是她的父親,兩種感情拉扯著她,兩種情感的掙扎讓她難以選擇,你想想看,那會有多痛苦?」

「好像是這樣……」

「所以……小馬,如果真的打算跟靜之在一起,這輩子已經非她不可的話,多體諒她一點吧……」

☆☆☆言情小說獨家制作☆☆☆http://www.yqxs.com

www.yqxs.com☆☆☆

清香裊裊升起,鮮花素果備上,墳墓前,女子緩緩跪在地上,拿著香祭拜,插上了香之後,她跪地磕頭。

接著她站起身,看了四周,戴著手套,清掃墳墓的四周,將雜草、垃圾、枯枝統統清除,還給墳塋一片干淨。

太陽高照,她滿頭大汗,輕喘了一口氣,眼楮不禁看向藍天,眼里有著一絲輕松,像是了結了什麼大事一般。

結束了清掃工作,她看著墓碑上的照片,再度輕輕跪在地上,凝視著照片,千言萬語在胸臆,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餅了許久,她才緩緩開口,「……馬叔,我來看您了,對不起,早該來了,卻拖到現在……」

照片上的男人依舊停留在將近十年前的模樣,一臉爽朗的笑容卻已經永遠消失在他們身邊,只能活在記憶中。

劉靜之凝望著,腦海里像是在回憶這麼多年來走過的路,重新品嘗各種酸甜苦辣的滋味,眼眶也在不知不覺間紅了。

輕輕擦掉即將流出的眼淚,她說過不再哭的——走出監獄後,她一定不能再哭了,她要重新走自己的路,現在她需要的是勇氣,而不是眼淚。

她輕輕對著墓碑磕頭,「馬叔,我是靜之,我出獄了……在牢里的時候,就一直想著要來給您上香,今天終于來了。」

三年刑期她只服了兩年,就因為表現良好,獲準假釋出獄。

到現在,她還記得出獄那天的沖動,她想她永遠不會忘記,出獄那天天空的顏色、空氣的味道,以及她走向前時腳步的顫抖。

她不回頭,絕對不讓自己再到這里來、再失去自由,她自己的路已經在等她了,她要走向前去。

這兩年來,傲辰曾經寫信給她,鼓舞她,她卻很少回信,因為她怕一提筆就會失去信心,失去繼續撐下去的勇氣。

出獄那天,沒有人來接她,或者說,她也不知道傲辰有沒有來找她,因為她一走出監獄,就迅速離開了,沒有停留。

現在,她該不該再去找他……老實說,她自己也不知道。但現在她決定先不去煩惱這件事,因為她要展開她的新人生,她有好多事要做……

她得找個棲身之所,找個工作養活自己,什麼都得重來,雖然感覺很累,可是……她覺得好興奮、好期待。

就在她重新適應新人生的這段期間,她想起了馬叔,想起了這天就是馬叔的忌日,她決定做一件她這麼多年來一直想做,卻始終沒機會的事情,就是親自祭拜馬叔。

于是她一個人騎著腳踏車,上到這片專門埋葬殉職員警的公墓,終于了卻了這麼多年來的心願。「馬叔,請您安息,我跟父親都很抱歉,更對不起您,我們都已經受到報應了……」尤其是父親……

案親必須在牢里關一輩子,以他的年齡,恐怕有生之年再難走出監獄。她雖然心痛,卻知道這已是最仁慈的處罰。

出獄後,她去見過父親,父親卻不太希望看到她,總催促著要她在外面趕快安定下來,不要常常跑去牢里看他。

「馬叔,傲辰……很成功,他是個很好的檢察官,您一定會以他為榮。」劉靜之含淚說著。

再度擦起淚水,看著馬叔,真的是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只能一再地磕頭,像是謝罪,又像是感恩。「馬叔,以後每年我都會上來看您,靜之說到做到。」

她又待了一會兒,對著墓碑上的照片說了一些話,待了一會兒,她時而看看天空、時而又看著墓碑,眼眶的淚水始終沒停過。

就在此時,一旁傳來熟悉的說話聲音,劉靜之一驚,她听出來是誰了,可她還沒重新見他的勇氣。

因此她站起來,躲到一旁的樹叢里,看著這里的狀況……

「到底人找到了沒有?」

趙廷漢帶著沈明慧坐在後座,看著坐在駕駛座開著車的馬傲辰,只見馬傲辰嘆息,說不出話來。

他們說的就是在兩個月前假釋出獄的靜之,那天他接到消息,稱靜之的假釋案已經核準了,他一時間太高興,正想沖去接靜之時,一個強盜犯急著要羈押,他必須留下來,因此他被公事耽誤了。

等到他想起來,沖到監獄外面時,早就不見人影了。

這段時間,他一直在尋找靜之,找遍了許多過去靜之曾經見過的人,也去問過過去在問忠幫工作的佣人,詢問靜之有沒有去找過他們?

靜之,你到底去哪里了?為什麼不來找我?

不是說好了,你要走的路一定有我,我會在這里等你嗎?

開著車,來到公墓的停車場,今天是父親的忌日,每年的這一天,馬傲辰還有趙廷漢都會來到這里,祭拜他們心目中最重要的馬叔。

因此,馬傲辰只得暫時放下尋找靜之的事,上山來略盡人子的孝道。

轉眼間,父親也過世好多年了,事實上,當初殺害父親的問忠幫也早已煙消雲散,消失在人們的記憶中。

真不知他是不孝還是怎樣,竟然慢慢將父親遇害的痛苦與憤恨都忘了,現在他記得的只有父親生前對他的照顧、對他的教誨、對他的養育之恩。

趙廷漢看他一句話都不說,就知道他很煩,因為找不到靜之,不知道靜之跑到哪里去而感到很煩。「別擔心,說不定她是先去散散心了……」

「等一下。」

馬傲辰、趙廷漢與沈明慧站定在墳前,馬傲辰定楮看著,心里先是不解——老爸的墓為什麼好像有一點不一樣。

突然,馬傲辰看見那還沒燒完的清香,看見那插上的鮮花,他突然靈光一閃,「有人來過!」

「誰?」趙廷漢也發現,香還沒燒完,人應該還沒走遠,只是是誰啊?

沈明慧看著,突然一笑,「會不會是靜之?」

馬傲辰一听到名字,立刻四處找人。趙廷漢跟沈明慧也幫忙,只是他們找了十多分鐘,卻始終沒有發現。

馬傲辰好失望,趙廷漢拍拍他的肩,「老馬,先來給馬叔上香吧!其他的等一下再說。」

眾人只得先行跪拜,先將這意外的插曲忘卻腦後。就在他們跪地祭拜時,遠方樹叢里,那雙眼楮始終看著……

經過了一個小時,馬傲辰他們準備下山,相繼離去,墳前不再有人;劉靜之才走了出來,看見傲辰,卻親眼看著他離開,心里的失望可想而知。

她竟然連走出去與他相認的勇氣都沒有了,唉!還說什麼展開新生活,她真是個傻瓜……

走出公墓,停車場內什麼車都沒有,看來傲辰他們應該已經下山了,劉靜之笑了,看著藍天白雲,她努力一笑。

不要灰心也不要失望,要鼓起勇氣,下山吧!下山以後還要繼續找工作,要繼續她的新生活。

劉靜之臉上帶著笑容,用力的踩著腳踏車,準備下山。她告訴自己,可以再見到他就已經很幸運了……

「停!」

突然有個人沖到她車子前頭把她攔下來,劉靜之一開始覺得莫名其妙,但是仔細一看,竟然是……「傲辰?」

馬傲辰就知道果然是她,而且她果然還沒走,凝視著她,臉上帶著笑容,他終于找到她了。

他就是因為不死心,所以把車鑰匙交給阿漢,要阿漢先開車載他老婆下山,然後自己等在這里,在山路上漫步。「下來!」

「啊?」

劉靜之還听不懂,不過馬傲辰竟然抓著她的手,將她從腳踏車上拎了下來,然後他自己跨上去,坐在坐墊上。

他回頭對著劉靜之說︰「上來,我們下山了。」

劉靜之一愣,趕緊坐上車,抓住他的襯衫;馬傲辰用力一踩,腳踏車就這樣向前進了。

劉靜之突然想起來了——這不就是當年在學校里的畫面嘛!他每次在路上遇到她時,總會要她下車,然後由他載著她。

她的眼眶微濕,雙手輕輕攀著他的腰;可是馬傲辰不滿意,空出一只手拉住她的雙手,讓她緊緊抱住他。「抱緊一點,不然會摔倒。」

她緊緊抱住他,任由淚水滑落,就這樣沾濕了他的襯衫,但是她死命抱著,緊緊不放。

「你為什麼不來找我?」

「哪有……我只是最近很忙啊!」

「忙什麼?」

「要找住的地方,還要找個工作……」她又哭又笑,「我說過我要重新開始我的人生。」

「那我呢?」

「……我不知道。」

用力踩著腳踏車,「沒關系,那你想去哪里?」

「……」

「不管你想去哪里,我都跟。」馬傲辰笑著,陽光灑在他臉上,映照出他的堅定,「我也說過,你想走的路上一定有我。」

緊緊抱著他的腰,淚水卻不斷掉落,她听出了他語氣里的堅定與不悔,她靠在他的背上,不語卻不斷流淚。

「抓緊了,速度要加快了。」

她笑,淚水卻交加,突然她想起馬叔墓碑上那張照片,想起了馬叔的笑容,同時她也想起父親含淚的叮囑。

讓自己幸福,就是最好的孝順……

「傲辰,我好喜歡你喔……我還可以繼續喜歡你嗎?」

「傻瓜,我也喜歡你……我愛你……」

馬叔、爸,我跟傲辰會努力幸福的……雖然曾經很痛,但是我們會努力的。

忘掉過去,從此只向前走,努力追尋兩人的幸福。歷經過傷痛的兩人,曾經錯開手的彼此,更珍惜此刻靠在一起的感受……

他們都是幸福的人……

【全書完】

注︰欲知趙廷漢與沈明慧的故事,請看《守著承諾守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