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賜良緣(下) 第四十一章 皇家辦喜事(2)

書名︰雞賜良緣(下)|作者︰蒔蘿|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兩年後。

「子霏、子霏。」

迷蒙中似乎有人在叫她,王子霏停下腳步回過頭,四處張望了下沒見到人,正打算再繼續往前走去。

「子霏、子霏!」

那聲音又出現了,王子霏又停下腳步,看著眼前那一片迷蒙白霧,「是誰在叫我?」

「子霏,是我啊!」

這下王子霏听清楚叫喚她的聲音了,驚喜的對著空曠的四周大喊著,「阿燕、阿燕,你在哪里?!」

「我在這里,子霏。」

迷霧中緩緩出現一個熟悉的白色身影,王子霏驚喜的睜大眼楮,看著朝她快步走來的姜燕,一把撲上去抱住她。

「阿燕,我好想你啊,你好不好?」王子霏顧不得震驚,連忙問著。

「子霏,我很好,我今天是來告訴你,我要去投胎了!」姜燕拉著她的手興奮的說著。

「投胎?我們不是說好來世一起做好姊妹的嗎?我當姊姊照顧你。」王子霏忍不住傷心落淚。

「子霏,你別哭,我們很快就會再見面的,土地公特地通融我來跟你打聲招呼的。」姜燕開心的說著,「子霏,你還記得你以前說過要帶我去關外,要是我當妹妹,你會好好疼我寵我對不對?」

王子霏眼淚一直掉,不忘點頭,「嗯,我還會給你買好多漂亮新衣服、弄好吃東西給你吃,不會再讓你餓著冷著。」

「子霏,我時間不多了,七爺、八爺已經來帶我去投胎了,你一定要記住你對我說過的話唷。」姜燕說得飛快,就怕來不及交代。

「我一定記得,但是阿燕,你要投胎去哪里,我怎麼會知道?那戶人家會不會對你好?」

「子霏你放心,那戶人家會對我很好的,你記住,只要看到一個身上有花形胎記的小孩,那個人就是我,記住是花形胎記,還有不要再叫我阿燕……」姜燕還沒說完,便被七爺八爺帶走了。

「阿燕、阿燕,不要走,阿燕……」睡夢中,王子霏不斷哭喊著。

「子霏,醒醒、醒醒!」睡在她身旁的岳涯焦急地搖著她,將身陷在惡夢之中的她搖醒。

「阿燕!」王子霏猛然睜開眼楮,淚眼蒙的望著眼前一臉擔憂的岳涯。

「作惡夢了嗎?」岳涯卷著袖子,心疼的為她拭去眼淚。

「岳涯、岳涯……」她伸手圈住岳涯的頸子,抱著他哭得淚漣漣的。「我夢到……我夢到阿燕了……」

「不急,慢慢說,你夢到什麼了?」岳涯將她抱進懷中,柔聲哄著她。

「阿燕來找我了,她說她要去投胎了……所以來看我,說我們今生還會見面的……說要是我有看到一個身上有花形胎記的小孩,那就是她……」王子霏傷心泣訴著看到的夢境。「你說,我要去哪里找一個身上有胎記的小孩啊……」

「有可能是你對阿燕太過掛心了,或者是最近太累了才會胡亂作夢,明早讓大夫來給你瞧瞧吧。」子霏最近一副病懨懨的,讓他憂心不已,偏偏她說什麼也不肯看大夫,只說自己累才嗜睡。

「這夢很真實,一點都不像是我亂夢的。」

「明天讓御醫來為你把脈,確定身子無恙,為夫陪你到廟里去再為姜燕舉行一場超度法會,讓她可以投胎到好人家家里好嗎?」雖然他是不太相信夢境的,但只要能夠讓子霏安心,這法會還是有必要進行的。

「嗯。」阿燕的事情她怎麼也插不上手,也只能這麼做了。

「君無戲言,別忘了這句話,如果你曾經允諾過的事情可以不作數,那我也可以不作數,皇上!」岳涯火氣沖天的對著皇帝大吼。

「你、你、你,我這不是為你好嗎,你都成親多久了,兩年了,到現在還沒有喜訊傳出,你這樣怎麼對得起你母妃的在天之靈!」皇帝被岳涯又一句皇上給氣得七竅生煙,這混蛋兒子怎麼愈來愈不省心,一不如他的意就叫他皇上,連父皇都不稱呼了,更直接以草民稱呼自己,真是氣死他!

「這也才兩年急什麼?子霏正芳華正盛的年紀,這麼急著生孩子做什麼?我身為丈夫的都不急了,草民真不知道皇上在急什麼!」

「你也不想想你太子兄,你們是同一時間成親的,他都是兩個孩子的父親了,你到現在是一個孩兒也沒有的,你妻子的肚皮是一點動靜也沒有,朕能不急?讓你按著習俗先納個小妾,讓小妾肚皮有動靜,這正妻的肚皮就有影了,朕這麼提議還有錯嗎?」

「錯,皇上正當壯年,既然這麼喜歡小孩,就應該自己為皇室血脈多多著想,親力親為,後宮的娘娘也是不少,相信她們都能為皇上您孕育子嗣,請皇上就不要再把腦筋動到草民頭上來!」岳涯丟下這一大串話後便抱拳,「草民府里還有事,先告退了。」

皇帝食指直指著他已經大步流星離去的背影,氣呼呼的,這個混蛋兒子就不怕把他這個父皇氣得病倒,三天兩頭的就跟他叫板,天底下有這種兒子的嗎?

依他看,就唯獨他這個大齊皇帝,才會出這種專門忤逆他的兒子!

「皇上,您就別跟三皇子生氣了,他這不是擔心您隨便塞個女人給他,破壞了他跟三皇子妃的感情。」德順公公端著剛泡好的茶上來,讓皇帝降降火氣。

「那也不能老是為了媳婦跟我這個父皇叫囂啊,有了媳婦沒有父皇!」皇帝氣呼呼地著咆哮著。

德順公公看著火氣不小的皇帝,頗為無奈的搖頭,皇上會這麼生氣,其實說穿了還不是一句話,就是吃醋,吃他媳婦的醋,吃兒子對媳婦比對他這父皇好的醋。唉,這讓他也不知該怎麼勸皇上。

他扯著笑,告知皇帝一些不為人知的小道秘密,「皇上,這事您是急了些,這兩年三皇子妃還沒有動靜,是三皇子刻意不想那麼早讓三皇子妃懷上身孕!」

「什麼?!他難道不知道朕急著抱他的孩子嗎?」

「皇上也知道,三皇子妃小時候生活困苦,生活可以說是三個苦字疊一起都沒法說出的,也因此身子骨特別差,御醫特別交代三皇子過,三皇子妃要好好的調養身子,不能急于懷胎,否則生產時會有危險,因此三皇子才不急著讓三皇子妃為他誕下子嗣。」德順公公小聲說著。

「那、那得等到何時朕才能抱得上孫子?」皇帝急得拍案。

「皇上,不急,奴才前些日子听負責為三皇子妃診脈的章御醫說了,三皇子妃的身子已經調養得差不多了,這老奴猜想,三皇子也不會再繼續刻意避著,相信不久便能傳出好消息。」

听到德順公公這麼說,皇帝的心情就好多了,舒口氣。「這事他怎麼就不跟朕這個父皇提一下,他提了朕會做這安排嗎?」

「皇上,這是他們小倆口私密的事情,怎麼好拿這種事情同皇上說啊。」

「說得也是。」皇帝龍袖一揮,「算了,朕現在不管這小倆口的事情了,只要趕緊讓朕抱上孫子便成。」

岳涯回到飛雲山莊時,章御醫正好為王子霏診脈完,打算回宮覆命,一見到岳涯行色匆匆朝他前來,連忙放下手中的醫箱,向前抱拳恭喜。

「恭喜三皇子,賀喜三皇子。」

「章御醫,我何喜之有?」

「三皇子妃有喜了。」

「你說什麼,子霏有喜了?!」岳涯震驚的瞠大眼,有些難以相信的問。

「是的,三皇子妃已有一個月身孕,由于三皇子妃體質較弱,這段期間須多臥床休息,不宜過度勞累。」

「打賞,打賞!羅管事,快快打賞章御醫一錠金元寶,章御醫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勞煩您交代羅管事!」岳涯驚喜得說不出話來,有些語無倫次的,拍了拍章御醫的肩膀後,頭也不回的直往赤霞院去。

喜出望外趕回赤霞院的岳涯一進入內廳,便見到躺在床榻上的王子霏對著他不停淺笑,嘴角那掩飾不住喜悅的笑痕,讓他心窩頓時一片溫暖。

岳涯在屋子里時一向不喜歡有丫鬟在一旁服侍,因此久了這些丫鬟們也都清楚他的性子,只要他一進屋,沒有什麼重要事情,一律退出屋外,今日也不例外,他一進屋服侍,丫鬟欠了欠身後便識相的離開內廳。

「岳涯……」

「太好了、太好了,子霏,謝謝你……」岳涯激動地走向前,坐在床沿一把激動地圈抱著她,用力吮吻著她,激動得全身顫抖。

子霏的身子早年傷得嚴重,章御醫開始為她診脈調養時便已經私下告知過他,這身子即使調養好,子嗣方面也不可過度強求,他本也早已經做好這一輩子沒有子嗣的打算。

沒想到老天爺竟然這麼快便給他來這麼一個驚喜,讓他感動得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表達他即將為人父的激動亢奮的心情,只能緊緊圈抱著她表達著感動。

「那我……是不是也該要好好感謝你這麼賣力廢寢忘食的耕耘?」她撫模著他激動起伏的胸膛。

「又淘氣了,已是要當娘的人了,不可再這麼口無遮攔了。」岳涯咧到海角天邊的嘴角從一進門就沒有收起來過,寵溺的擰著她的俏鼻提醒她。

「八字都還沒一撇呢。」

「不管是一撇還是半撇,從現在起都不能不注意,一切以孩子為重,知道嗎?」

「這孩子都沒有個影呢,充其量連只小蝌蚪都不是,你這麼快就拋棄我這個舊愛了!」她酸溜溜地說著。

他圈著王子霏,有些感嘆的說著,「子霏,為夫知道你感到委屈,如果為夫還是飛雲山莊莊主,不管你有沒有為為夫誕下子嗣,為夫都不在乎,真的,可如今為夫這身分,讓為夫不得不委屈你,不管如何,暫時一切以腹里的胎兒為重好嗎?」

她拍拍他的背,「我知道你的壓力,別說尋常人家重視子嗣,這皇家更是重視,我是跟你說笑的,別放心上。」

「這下皇上就不會再逼著為夫納妾了……」岳涯打從心底松了口氣。

從他如釋重負的嘆息中,王子霏體會得到岳涯為她所承受的壓力,不得不冷著臉同皇帝拍桌叫板,心里也很不好受吧,這下終于可以放下心來了……

來年秋天,九九重陽節才剛過完,王子霏肚子就傳來陣陣疼痛。

整夜燈火通明的赤霞院壟罩在一片緊張不安的氣氛中,眾人一夜難眠。

岳涯跟所有心腹,甚至連德順公公也站在外頭,一整夜不敢回宮,誰也不敢閉眼,一個大氣或是一聲大話也不敢出,就怕會惹惱到已經陷入抓狂邊緣的岳涯。

昨天夜里,王子霏的羊水已經破了,但不管御醫是如何催生,產婆如何引領產婦用力,用盡了各種催生方式,腹里的胎兒就是遲遲不肯離開母體。

一整晚,產婆跟御醫焦急地進進出出的,屋里不時傳來產婦痛苦的哀號聲音。

這聲音听得岳涯心驚膽顫、手心發涼,子霏懷孕後期,御醫已經先提醒過他,子霏體質不是很好生產,有可能會造成難產,要他隨時有心頭準備。

在御醫允許子霏可以下床運動行走開始,他便每天陪著她在山莊里散步,做一些適當的運動增強體力,藥補方面更是沒停過,就是希望能夠助子霏挺過生產這關,沒想到還是徒勞無功,一整晚了,早該誕下的胎兒至今未有動靜。

眼看就要天亮了,孩子卻還沒出生,這讓他是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

就在清晨第一道霞光穿透迷蒙的薄霧,燦爛金黃色光芒在天邊探首之時,一記聲嘶力竭的淒厲哀號聲自屋里傳出,岳涯再也按耐不住,顧不得男人禁止進入產房的禁忌,正抬腳要沖進屋里的剎那,就听一記充滿元氣的哭啼傳來,響徹整個赤霞院。

听見這哭啼聲音,岳涯有一瞬間幾乎以為自己听錯,無法置信地看著身旁沖上來要阻止他的黃超跟馬瀚。就在他們三人互看著對方之時,屋里匆匆走出來一名產婆,「生了、生了!」

「子霏呢,她情形如何?!」岳涯顧不得詢問孩子,抓著產婆趕緊問妻子狀況。

「三皇子請放心,三皇子妃跟小郡主一切均安。」

產婆這一聲均安,讓整個聚集在赤霞院里的人懸掛在半空中的心穩穩的放下,不約而同地拍了拍胸口,安撫一下紊亂心魂後,才向岳涯道喜。

岳涯拔腿就要進入產房,馬上又被產婆給攔下。

「不行,三皇子,現在還在清理,男人不能進入。」

這都什麼時候了,不親眼看看子霏是否真如產婆所說的一切平安,他哪里能放心得了?推開產婆,他疾步走進產房里。

他進入時,其他產婆跟丫鬟已經收拾得差不多,他坐到床沿邊上,心疼的望著臉色慘白的王子霏,手指輕撫著她額上汗濕的發絲。

靶覺到他的踫觸,王子霏勉強撐開眼,氣息不穩,「涯……」

「噓,別說話,你身子虛,為夫知道你要問什麼。」他食指抵在她的唇畔上,「孩子產婆在處理著,一會兒就讓她抱過來,至于是男的還是女……」方才那位產婆說什麼來著,男的還女的?當時他一門心思全在子霏身上,根本沒有注意听。

「三皇子、三皇子妃,小郡主已經打點好了,要讓女乃娘帶下去照顧了嗎?」產婆抱著剛出生的孩子上前問著。

「先抱過來讓皇子妃瞧瞧。」

產婆小心將孩子放到王子霏懷中。「三皇子妃,小郡主剛出生脆弱著,得小心抱著。」

當女兒一抱到懷中,王子霏身上所有的疲憊、疼痛全部消失得無影無蹤,她心頭有說不出的感動,鼻頭甚至有些微酸。

「嗨,寶貝,歡迎你……」王子霏一邊親密的呼喚著剛出生的女兒,一邊檢查著她的四肢狀況,當她略略掀開襁褓檢查這粉女敕小身子時,整個人頓時驚愣住了。

她捂著唇,不敢置信的看著女兒肩背上那像是花朵一樣的粉紅色胎記,熱淚在眼眶里打轉。

「阿燕……」

岳涯見狀,趕緊吻去她眼眶里的熱淚,「產婦不能哭的,子霏,快將眼淚收起。」

她點著頭,用力的吸著鼻子將淚水給逼回去,指著女兒身上的粉紅色胎記。「岳涯,是阿燕,難怪阿燕說我們很快會再見面的,原來……原來她來當我們的女兒了。」

四年後。

「父王、母妃,您們快看啊,是不是那里啊,那里有好多馬在跑啊……」

三歲的齊掬心自馬車邊的窗戶探出頭,興奮的指著在草原上奔馳的那幾匹野馬。

「爺,太危險了,趕緊把寶兒抱好。」瞧著女兒整個小身子都探到外頭去了,懷里抱著剛滿周歲小兒子的王子霏趕緊讓岳涯將女兒抱回來。

「寶兒,危險,快把頭伸進來,再一會兒就到了,不急。」岳涯哄著女兒的同時,將她小身板給抱進懷里,免得她不安分。

齊掬心手里抱著穿著閃亮褙子,頸子還戴著一個金色飾品的寶貝公雞玩偶,興奮地問著,「爹爹,您說太上皇爺爺知道我們要在關外生活,會不會氣得跳腳!」

「他要跳腳就自己追來吧!」岳涯慈愛的看著小名寶兒的齊掬心。

掬心的意思取自于掬在手心里的寶貝的意思,這是妻子堅持的名字,說是要讓阿燕感到有人疼愛她,將她當成寶貝一樣疼愛。而姓氏則是國姓「齊」,他自己保留「岳」這個姓氏,感念岳家對他的養育之恩。

其實一向不太相信鬼神的他,看著女兒也不得不相信,女兒小時候有一陣子不管怎麼哄、怎麼騙,在半夜總是會哭啼,哭得十分悲戚可憐。

子霏一次無意間將一個丫鬟縫的公雞玩偶放在寶兒身邊,那晚寶兒竟然不再哭鬧了,等寶兒再大些,竟然會自己拿著母親的首飾給公雞玩偶戴在脖子上,拿自己的衣服披掛在公雞玩偶身上。

一切不可思議的巧合讓子霏更加相信女兒是姜燕轉世。

為了完成自己對姜燕的承諾,在他將飛雲山莊莊主之位轉讓給已經可以獨當一面的岳宇後,他們便舉家遷移到關外,打算在這邊住上幾年,過上清閑日子再回關內,這也算是完成對姜燕的承諾。

這才剛在岳涯懷中安分不到一盞茶時間的齊掬心,又趴到窗邊,指著前方不遠處一座嶄新的別院。

「父王,那里就是您說的新家嗎?」齊掬心睜著閃亮大眼楮,直盯著那座別院看。

「哇,新家到了、新家到了,母妃,我們以後就要在這里一起快樂生活了。」

微笑看著女兒的王子霏,突然感覺像是姜燕在跟她說話,她揚起一抹微笑說︰「是的,我們以後就要在這里一起快樂生活了……」阿燕。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