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黑潔明>饕餮戀(下)

饕餮戀(下) 後記

書名︰饕餮戀(下)|作者︰黑潔明|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饕餮戀,說的是巴狼(耿克剛)和阿絲藍(方秋水)的故事。

看完的人,當然就知道我在說啥,呵。

因為寫小說,我在查資料中,常常會不知不覺的學到許多奇怪的知識,寫古代小說,讓我了解到,以前的人怎麼吃、怎麼住、怎麼睡,當然在這本里面,學到最多的,就是如何鑄造銅器了。

必于古時的刀劍,究竟是從何而起的,其實滿眾說紛紜的。

不過在書里前世的年代,是還沒有鐵的時代。

一直到後來的春秋戰國時期,鐵劍都還不盛行;事實上,戰國時期的銅劍,品質還比鐵劍優良。

大家所知鑄劍名家,干將、莫邪夫妻,鑄造的應該也是以銅為主的合金劍。

目前所知的「越王勾踐劍」,沒錯,就是那個臥薪嘗膽的勾踐,這位勾踐大王用的劍,也是以銅為主、錫為附的銅合金劍。

據說這把「越王勾踐劍」,當初在湖北的墓中被發現時,完全沒有銹蝕,而且不只光可鑒人,還利到劃傷了人,無論韌度和硬度,都是十分驚人的。

同一墓葬出土的銅制兵器,依然鋒利得能劃破一整疊的紙。

在稍微後來一點的時期,馬王堆出土的陪葬品中,還出現至今無法復制的素紗禪衣,其輕薄的程度,至今的科技依然無法復制;以前我曾寫過的《炎女》封面,陳淑芬老師就曾畫過,炎兒穿罩在外面那件透明的白紗,就是素紗禪衣。(沒錯,就是《炎女》,有書的人快去看封面,哈哈。)

以上這一大段,只是要告訴大家,在那麼久遠之前的年代,的確是存在那樣高明的東西,並不像我們所想的那麼落後。

絲織品、麻布,甚至是棉制品,在幾千年前就有了,並非像我們所想的那樣,好像大家在幾千年前都穿著樹葉到處跑,哈哈。

不過,巴狼和阿絲藍並不是春秋戰國時期的人,事實上,他們所處的時代還要更早,他們也不住在所謂的中原,但這是題外話了。

回到書上,相較于前面兩對,其實我更疼惜身為普通人的阿絲藍和巴狼,從一開始,他們就並非主要的角色,而是一個在旁邊的,被時代的巨輪牽連、拖著往前走的人。

在《相思修羅》的下集開始,所說的那段話,是巴狼刻在青銅畫上,最下面的一排銘文。

一個被犧牲,一個被疼愛,一個注定要背叛——

這串話,講的是那三個主要的女孩,但這個系列並非只有三本,或者該說三套?(干笑中)

總之,那句話只是一切的開頭而已。

老實說,因為這套系列寫起來真的又累又麻煩,當我發現有人以為只有三本時,我一度想偷懶,把澪的寫一寫就算結束,不過如果真的這樣做,我自己這邊就會先過不去,既然遲早都得面對,只好乖乖繼續寫下去了。

幸好我寫了。

在寫巴狼和阿絲藍的時候,我真的這麼想著。

寫著寫著,常常就哭了起來。

中途,甚至一度干脆停下來嚎啕大哭。

那段時間,真的是每天寫每天哭,一邊哭,再繼續一邊寫。

衛生紙和垃圾桶,更是我那幾天工作時的必備品。

所以如果有人在看書時,被騙了幾滴淚,請不要太怨怪我,因為你哭的那段,一定也是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哭著寫出來的。

這一對,真是超無敵可憐,是我寫過最悲涼無奈的一對。

巴狼和阿絲藍真的就是普通人。對巴狼來說,他有他的心結,有他必須要做的事;對阿絲藍來說,她明知事情不對,卻無法抵抗周遭的一切,只能看著事情發生。

說來說去,都是那個被寵壞又好戰的豬頭大王的錯,活該他在無間被罰。

再說一次,饕餮戀,說的是巴狼(耿克剛)和阿絲藍(方秋水)的故事。

這兩個人,若是在一般書里,可能就只是個跑龍套的配角,沒有高貴的身分、特殊的能力,也不是妖怪,就只是一般認真生活的人。

所以,才更無奈。

當初打算要寫「魔影魅靈」這系列的時候,一開始排定要寫這一對,是因為想從另一個角度去看這整件事,這樣才能看到更多的東西,把我所看到的,感覺到的,表達的更完整。

戰爭,是位高權重者發起的,不過倒楣的,可不只是在上位者。

我們的歷史,常常只紀錄重要的人,通常平民小老百姓所遇到的,都淡淡幾句帶過,那幾句卻代表著千萬的人所遭遇的。

真的是,豈只一個「慘」字了得。

所以,如果可能的話,我希望戰爭不要再發生了。

哇,一下子嚴肅了起來。

拉回到巴狼和阿絲藍身上,因為他們的前世太悲傷了,所以今生當然一定要彌補一下,給一個好的結局,我是「快樂的結局」的奉行者,哈。

說我天真也好,不切實際也好,反正我是不會把我的男女主角寫成悲劇的,就算要磨個幾世,也要磨到他們有好結局。(握拳中)

寫今生的克剛和秋水,可真是好多了。

我一邊寫就一邊努力的幫他們祈禱︰在一起吧,快點甜蜜的在一起吧。

這一對,恐怕是我書寫至今,最心疼不舍的一對。

再來,解釋一下書名。

書名剛出現時,有人在網路上問我,我才曉得原來這個詞,不是我以為的那麼常見。

饕餮,是一種傳說中的神獸,常被刻鑄在銅鼎上。

饕餮,貪食愛吃,所以後來愛吃的人都被稱做老饕。

取這個書名,一方面是因為巴狼愛吃,另一方面是因為人心的欲望,有時就像饕餮的食欲一樣無窮無盡,巴狼如果懂得珍惜身邊的阿絲藍,也不會搞成後面那樣了。(嘆)

當然,真的要說起來,其實這套《饕餮戀》上集所發生的時間,是「魔影魅靈」系列里,所有故事的最前面,所以這次就沒有我唆半天的序了,呵呵。

如果是第一次看「魔影魅靈」的,請往前尋找《相思修羅》和《彼岸花》。

《饕餮戀》的上集,只交代了這些人前世的某一個部分,從阿絲藍和巴狼這邊,所發生、所看到的事情,至于澪個人的遭遇,當然要等到她那本時再說。

欲知詳情,請待下回分解。(狂笑中)

這句真是有夠討人厭。(嘆)

話說回來,「魔影魅靈」系列我真的無法動作很快的把它給完結掉,本來以為拖這麼慢,會沒人看,結果去年出《彼岸花》時,不到一個月,前一本《相思修羅》竟然緊跟著銷售一空,賣到絕版了,秦哥果然厲害啊。(撒小花中)

《相思修羅》剛絕版時,我還真的有些冒汗,每次有人寫信來問我,黑姑娘我都只能干笑以對,請大家節哀,幸好後來出版社決定再刷。(感謝禾馬出版社的眾家美女)。

所以《相思修羅》現在已經買得到了喔,還沒買到的人,快到禾馬的網站上訂購吧。(繼續歡樂的撒小花中)

雖然大王很討厭,但天放是很可愛的,俗話說的好,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啊,呵呵呵呵。

還有,饕餮的饕,音同掏取的掏,餮為鐵的四聲,還是不會念的人,快去查字典吧。

因為這套書里,有許多接近上古的用具,我有空時,會陸續在網站上,附上相關圖文的資料,有興趣的人可以上網來看看。

對了,我還忘了一件事。

這一套「魔影魅靈」系列,放在書衣小海報和簽名板上的詩,是我寫的沒錯。

因為我記憶力很差,有許多事本來要在後記中說的,結果真的寫後記時,反而都會忙忘了,有人寫信來問我,我才想到原來我只在電子報里說過。

必于放在《相思修羅》、《彼岸花》前後的那些詩,的確是我寫的。

《相思修羅》中,「蝶淚」說的是蝶舞之前的心情,「相見」是寫蝶舞之後的感受。

《彼岸花》里,「尋」說的是無明在尋找綺麗的心境,「願」是綺麗(雲夢)的願望。

《饕餮戀》這邊,「悔」是巴狼的悔恨,「暗香」是秋水的心疼。

因為,我只是寫著他們的故事時,一時有感所寫下的字句,所以不是很知道怎麼分類,這種長短句,算是新詩……吧?(干笑)

這一套「魔影魅靈」都會有這類的詩詞出現,親愛的編輯美女,除了把它們放在書衣小海報上之外,也有放在每一本書的最開頭,就是黑白圖下面那邊。

大家想把它拿來當簽名檔或是貼在部落格上都可以,只要是非商業營利的都沒問題,但是請記得注明作者名字,作者就是小黑我啦,哈哈。

好了,上面這就是一個簡單的授權。

接下來,我要來和大家談談一個比較嚴肅的問題。

二○○七年九月,我出了一本書《溫柔大甜心》。

年底時,一位朋友來告訴我,她在網路上看到了一位妹妹,將《溫柔大甜心》拍成了二十分鐘的影片當作業。

雖然那位妹妹有在影片上注明,原著是黑潔明,也沒有營利行為。

但是,因為這位讀者妹妹未事先通知我,征求我和出版社的同意權,已經侵犯了我們的權利。

看到有人那麼喜歡小黑我寫的作品,甚至願意花工夫拍成影片,我當然是很高興的,不過沒有事先知會原著,真的是讓人很遺憾的一件事。

在經過信件來往後,讀者妹妹已經來信,為她的疏忽做了正式道歉。

我很高興,她很快的以正面且積極的態度,來面對這件事。

但于此同時,我也發現了這個關于「作業」的問題。

在這邊,我要很正式的告訴大家,征求原著的同意,是對原著的一種尊重,就算是沒有營利行為,也有打上原著,但是要將黑姑娘我的小說拍成影片,還是需要經過我和出版社的同意的喔。

如果有人想將我的小說拍成影片,或改編成其他形式的東西,請一定要記得,要事先征求我和出版社的同意及授權,以免違法喔。

來信請記得寄到︰

105台北市南京東路五段234號11樓之3

禾馬出版社黑潔明收

或是寫電子信給我也行。

黑姑娘我的e-mail︰mailto:eida@ms21.hinet.net

eida@ms21.hinet.net

可以知道有人那麼欣賞、喜歡我寫的東西,我會很高興的,所以請大家千萬不要再造成另一個遺憾。

當然到了最後,還是謝謝大家這麼捧場,我才能繼續把故事寫下去。

靶激不盡。(跪地拜謝)

當然,最後的最後,我廢話真的很多。

最後的最後的最後,還是要祝大家新年快樂,十二生肖又要重新開始新的一輪了,希望大家鼠年賺大錢,每天都能數鈔票,不過健康還是要顧一下的喔。

咱們,下回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