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湛露>鬼面皇後

鬼面皇後 番外 勁敵

書名︰鬼面皇後|作者︰湛露|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我叫沈錚,今年八歲。堂堂天府帝國的皇太子。從我出生之日起,我就被立為皇太子,在我六歲時,父皇把我抱在膝頭上,許諾我會在我十六歲時禪位給我。但我知道在我登基帝位的道路上還有一塊好大的絆腳石——叔父武王沈慕凌。

沈慕凌,是我平生最最討厭的人!六歲我初入學堂,太傅教我的第一篇文竟然是他六歲時寫的《立國志》。太傅搖頭晃腦地念著他的文,對我說︰「武王年少之時便有奇志雄心,現在才能成為國家的鎮國大將。所以有志不在年高,太子要以武王為榜樣。」

呸!我憑什麼以他為榜樣?我的榜樣是我的父皇!

八歲時,我到校場去學射箭,蕭遷將軍是我的老師,他把一把小弓放到我的手里,笑著對我說︰「這是武王當年用過的第一把弓,武王用它在七歲時射下過一只飛鷺。」我立刻把那弓摔在地上,還狠狠地踩上幾腳!我才不要用他用過的東西!

戰場之上他威風八面,朝堂之內他一言九鼎。父皇拉著我的手對我說︰「武王是你未來的左膀右臂,你一定要敬重他,信賴他!」

案皇!他是天府帝國最大的威脅!難道您沒有看出來嗎?

案皇想征伐六國,沈慕凌是首當其沖的大將。不到一年就滅了北燕。他班師回朝那天,滿朝文武搶著向他歌功頌德,那些嘴臉真令人惡心。但沈慕凌卻悄悄和父皇單獨進了御書房,我蹲在窗下假裝和宮女玩捉迷藏,其實是在偷听他們的對話。

案皇問沈慕凌該以何計再取五國?沈慕凌沉吟良久後卻說出一個人——北燕公主陳燕冰。

沈慕凌說︰「北燕若是曾善用她,不會如此輕易地被我們打敗。天府若不善用她,也許我們就會是日後的北燕。對于她,不能殺,只能用。因為她的智慧遠勝過她帶來的財富。」

案皇听了他的話,對陳燕冰很感興趣,我卻擔心這是沈慕凌的陰謀。敵國公主再有本事,怎麼可能為我重用?

後來沈慕凌要離京辦事,臨行之前,我見他親自囑咐宮內總管太監要善待來訪的陳燕冰,更見他親口囑咐負責京城防務的重臣,得盡全力保護陳燕冰的安全,不許朝內任何人動她一根頭發。

真奇怪,明明是生死相搏的仇敵,為何要這樣唆唆的叫人照顧她?沈慕凌是故意要向陳燕冰示好,以從她身上得到什麼好處嗎?

不過,後面發生的事情還是出乎我的意料,父皇竟然讓那個亡國的公主做我們天府的皇後?!我真不能理解!她那個丑八怪憑什麼做我的新母後?她最多也就是我姊姊的年紀!

好吧,父皇的心思我猜不出來,而且還沒等我猜出來,父皇竟然就病倒了。

案皇病倒這件事簡直打垮了我,不是因為父皇的病,而是因為他病後這天府就真的要改朝換代了。我嘛,自然當不了皇帝,我年紀還小,不可能即位。這是沈慕凌纂權奪位的最佳時機,我不相信他會放過。

丙然,他一回宮就開始頤指氣使地喝令所有人,那些平時就是奴顏媚骨的家伙們這一回更加不要臉地拍他的馬屁,逢迎他,敬畏他,恨不得將整個帝國都捧到他的手心里去。

在這個危機關頭,又一個意外降落在我面前——那個丑八怪一樣的傻公主,竟然把沈慕凌當成死敵,許諾要為我保住這片江山。

我年紀雖小,但在宮廷中最先學到的兩件事是自保和害人。

要自保,我就要先搬到她的飛燕宮,讓她對我降低防範之心。當然,一個才八歲的孩子,誰會防範我?我在她面前表示了一番對沈慕凌的恐懼和仇視,她立刻將我當作自己人,同意我和她住在一起。

沈慕凌立刻找她來要人,當時我心里害怕極了,生怕她擋不住沈慕凌的強勢。

可是沈慕凌竟然退卻了?為什麼?我這位王叔不是向來不可一世,將誰都不放在眼里的嗎?

我想除掉沈慕凌,但是朝中沒有一個人敢惹他,只有這敵國公主是個楞頭青,可是我不知道怎麼才能讓他們真的打起來?想來想去,只有一個笨辦法,拿我自己當誘餌。

我讓心腹太監去找了一些吃了像中毒的藥,然後我再演得逼真一些,抱著肚子翻來覆去地打滾,果然讓一眾太醫都以為我真的中了毒。可那個該死的沈慕凌,居然給太醫們下了要給我「以毒攻毒」的命令!他是成心想讓我死吧!

包可恨的是那個陳燕冰,居然沒有氣勢洶洶地去找沈慕凌算帳,公然指責或者懷疑他是下毒者,竟然還和他串通一氣要調查什麼下毒者!這個笨女人,肯定是個膽小鬼,根本不敢和沈慕凌對著干,之前說的話也都是大話罷了!

我找蕭遷來教我練劍,我必須盡快讓自己強大起來,在沈慕凌害死我之前練成絕世武功,讓他做我的手下敗將!可是,可是,這個家伙居然又來威脅我!他甚至還懷疑我之前中毒是為了陷害那個笨女人!

「殿內那個女人,你不要打她的主意,因為她的生死與你無關,可你若非要和她扯上關系,那你的生死我可就不能保證了。你若想活著看到自己登基親政的那一天,就給我乖乖地做好你的皇太子,八年之後,這江山自然就是你的。」

哼!騙子!大騙子!什麼八年之後江山是我的!他能讓我活過八年後才最奇怪呢!可更奇怪的是……他為什麼那麼把陳燕冰當個寶似的?還生怕我對她不利?

這個謎底我一直想不通,直到有一天,我又听到一個驚人的消息——陳燕冰的後位被廢了。下廢後詔的人就是沈慕凌!

什麼叫?!連廢皇後這件事他都敢做?他憑什麼有這個權利?那個倒霉的陳燕冰,被沈慕凌滅了國家不說,竟然連皇後之位都保不住了,我真是可憐她。這女人心眼兒不算壞,被沈慕凌廢後之後,只怕一輩子就要孤苦一生了。

但是,這世上之事有千萬種可能,任誰也想不到這故事的結局竟會是——沈慕凌娶了陳燕冰!

她從皇後之位搖身一變,變成了武王妃?!原來兜兜轉轉,沈慕凌那樣關照她、看重她,甚至廢了她的後位,都是為了要將她據為己有?!

可是這女人到底有什麼好的?她的腦子一定是少根筋。到底是皇後位高權重,還是武王妃厲害啊?

她做武王妃,沈慕凌都沒有給她舉辦正式的大婚儀式,朝野上下都議論紛紛,沒人敢笑武王荒唐,只笑這個女人失節。後來我再見到她入宮,宮內的嬪妃們對她的態度比起她是皇後時似乎更好了。

也對,當皇後她壓在這些人上頭,不當皇後了,她們就沒有利害沖突,而武王本就是大家要拍馬屁的對象,拍他老婆還可以事半功倍。

沈慕凌對陳燕冰的愛護超過我的想象。那晚宮中一位太妃過壽,陳燕冰自己來了,送了壽禮。這種場合,一般外臣不便參加,但是沈慕凌也來了,笑著說︰「王妃一定要我親自來向太妃賀壽。」那太妃受寵若驚,連連道謝,恨不得把自己的心窩子都掏出來送給沈慕凌。

我現在是跟著長德王妃過,夜宴之後要回到長德王府。臨出宮時,我看到沈慕凌和陳燕冰就站在瓊瑤殿外,兩個人不知在說著什麼話,說著說著,那陳燕冰跺了跺腳,撒嬌似的轉身要走,沈慕凌將她一把拉回來,夜幕之下就見他低下頭去,兩個人影迭在一起……

再後來,我又听說武王府開始大興土木,據說是沈慕凌要將其中的一半屋舍改建成北燕國的建築樣子。

簡直是敗家亡國!她又不是褒姒妲己,有必要為了她連家都重修一遍嗎?

半年後,陳燕冰傳出懷有身孕之事,有一天長德王妃帶著我去武王府看她,做為皇室女性中的長者,長德王妃很好心地給懷孕中的陳燕冰送去了補品。

我不解地問︰「公主殿下,武王這樣利用你,你不生氣嗎?」

她好笑地看著我,「太子殿下何出此言?」

「他向我父皇稱贊你好,是想利用你幫助天府滅了其他國家。他把你從皇後之位廢下來,讓你一女嫁二夫是陷害你對我父皇不貞不忠,讓全天下的人都笑話你。可是你為什麼還要給他生兒子?」

長德王妃听到我的問話大吃一驚,「你這孩子怎麼竟然說出這麼失禮的話?」

然後替我向她道歉。

陳燕冰笑道︰「太子殿下問的話有道理,殿下這麼小的年紀,心思縝密,思慮周全,我很為陛下驕傲。殿下的問題我可以回答。武王也許是利用了我,但我們既然身為皇家兒女,豈能將國家之事置身事外?若我嫁給他,反而可以幫助七國紛爭平息,免使更多百姓遭遇戰火,我情願做出犧牲。

「更何況,武王待我並無不好,若沒了他,我不是現在的陳燕冰,只是一個亡國公主而己,也許我早已死在陛下的刀劍之下。但他救我、護我、愛我,我為何不能給他一個兒子做為感謝?」

此時沈慕凌從外面回來。听到她的話,他似笑非笑地看著我,「太子殿下一天到晚思慮的事情過多,真不知道太傅是怎麼教的,我看要換個老師了。」

我急忙拒絕,「張太傅的課講得淺顯易懂,深入淺出,我最喜歡了,我不要換老師!」

陳燕冰瞥他一眼,嗔笑道︰「武王就會逗小孩子。太子殿下不用怕他,他不過是和你說笑罷了。太子老師是何等重要的人選,怎麼可能說換就換。」

我嘀咕一句,「皇後之位都可以說廢就廢,他有什麼不敢的?」

她秋波流轉,抿著嘴笑道︰「他也就換這一次,他若是再敢有換妻的念頭,看我怎麼對付他!」

沈慕凌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笑盈盈地說︰「你要怎樣對付我?」

她將臉一板,撫摸著自己的肚子,趾高氣揚地威脅,「我現在可不是一個人說了算。大不了我們母子倆一起回北燕就是了。」

長德王妃在旁邊掩口笑道︰「小兩口斗嘴可不能斗氣。這種話說說就得了,你若是真的做了,咱們武王一發威,這六國中還不知道誰要倒霉了呢。」

沈慕凌面露得意之色,「還是長德王妃了解我的脾氣。」

陳燕冰不禁噗哧一笑,「看你霸道的,難道這六國中,就沒有能治得了你的人了?」

他低聲在她耳畔說︰「我今生有了一個你將我握在掌心就夠了。」

看陳燕冰紅了臉,長德王妃拉著我要離開,我忍不住回頭去看那兩人,只見他們雙雙倚在一起,旁若無人地說著悄悄話,連和我們道別都忘了。

那一刻,我忽然好像明白了一件事︰原來這世上沒有絕對的愛與恨。誰恨誰,誰愛誰,都不是一句話能說得清的。

我以為他們兩個人本該以性命相搏,以仇恨相斗,可是到最後,這兩人情濃如火,以愛化仇。

長德王妃後來和我說︰「這是他們此生的緣,即使分隔在兩國,依然能相守此生。」

我卻覺得這是兩個人的孽緣,本不該在一起的人,為什麼一定要在一起?哼!

我這個可恨的叔叔,平生做什麼事都能心想事成,無論是情場還是戰場,都能春風得意。

我最最討厭他,他憑什麼處處強過我父皇?現在連和妻子的恩愛都比我父皇和那一群虛情假意的嬪妃要來得濃烈。

沈慕凌說我將來到了十六歲就可以親政。如果他沒有騙我,如果他真的不會半途殺了我,那我發誓,我一定會做天府帝國有史以來最好的君主!我一定會在文治武功上樣樣贏過沈慕凌!

對了!我還會娶一個比陳燕冰美,比陳燕冰有才學,比陳燕冰更尊貴的女子為妻。我會和那個女人一生一世相親相愛,我會把沈慕凌打敗到讓他心悅誠服地俯首稱臣!

我是沈錚,今年八歲。我是天府帝國的皇太子,未來的天府聖主。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