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煓梓>妙手回蠢

妙手回蠢 第三章(1)

書名︰妙手回蠢|作者︰煓梓|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距離京城八百里遠的羅新鎮,並非一座巨鎮,但是因為它的位置奇妙,恰巧處于京城和下一個重要大城中間,因此朝廷便在此處設了一座驛站,以便通郵和朝廷重要官員往來。既然有驛站,就會吸引人潮。

于是原本只有幾十戶人家的羅新鎮,在朝廷設了驛站以後逐漸變得熱鬧,不少外地人搬到羅新鎮定居,十幾年下來,原先是外地移來居住的人口,也變成地道的鎮民,如今的羅新鎮已經擁有兩百多戶人家,但對動輒數千人甚至數萬人居住的大城而言,它仍然是一座小鎮。

小鎮風光真美妙,小鎮上的人家也是。

季玄棠一直待在京城,就算去到外地,也多是杭州等大城,從來沒有來過這種小城鎮,一時之間,還覺得挺新鮮的。

他東張西望,表面上是對這個鎮好奇,實際上是在觀察地形。根據他的觀察,羅新鎮四面環山,鎮中央和山腰處各有一條溪流流過,並在鎮的邊緣交會,匯聚成一條更大的河流,流向下一個城鎮。整座羅新鎮的形狀就像一個聚寶盆,又像一張蜘蛛網,通往鎮上唯一一條路被一大片濃密的樹林擋住,不知情的人很容易過門不入,或是找不到鎮的入口,地理位置非常隱密,帶有一種與世隔絕的飄渺感。

揚起嘴角,季玄棠對于羅新鎮的整體地形滿意極了,多虧他那些壞心眼的親戚,幫他找到這麼一處適合進行秘密活動的好地方,條件這麼好的地點可是打著燈籠也找不到,他們竟然自動送上門。

也許是他的笑意太明顯,連在他身邊的花橙倩都感染到他的情緒,他看起來很高興,莫非又在算計什麼?

「有什麼好笑的?」她非常不喜歡他這種算計式的微笑,比較懷念他以前天真的笑容。

「我只是覺得這座鎮很有意思,適合用來藏身,風水格局也特別有趣,所有重大的事件,恐怕都和女性脫不了干系。」他笑呵呵地解釋,不但看到羅新鎮的外表,更看進羅新鎮的精髓,正確無誤的說法令花橙倩大驚。

確實就像他說的,羅新鎮基本上是由驛站帶起此地的繁榮,然而真正讓鎮民嘗到甜頭的,卻是鎮民最避諱談到的妓院——「天香樓」,有不少官員都是沖著天香樓的妓女們而來,甚至為此找盡借口路過羅新鎮,說羅新鎮店家的生意有一半是靠天香樓支撐也不為過,只是大家都隱諱不提。而另一半撐起羅新鎮經濟的,即是回春堂。雖說五代以來皆在羅新鎮行醫,對外也多有好評,然而真正令回春堂聲名大噪的卻是她們三姊妹。畢竟女大夫在大明國聞所未聞,即使有也是極少數,況且她們還收留病患住在醫館短期照料,這又是另一件稀罕事兒,就沒听說過有醫館肯收留病人十天半個月的。

她們的做法雖然招來不少同行批評,卻也間接帶動了小鎮的繁榮,畢竟會來此地住上十天半個月的病患多是外地人,絕大多數還是有錢人家,經常兩手空空,身上只帶著大把銀兩便住進醫館,接下來就是上街瘋狂采買,也因此小鎮還有票號供給這些有錢大爺和往來官員兌換銀兩。

總的來說,羅新鎮小雖小,卻是一座富裕的小鎮,況且先前還有艾家酒坊釀出聞名天下的「斜雨釀」,最後證明艾嵐也是女的,說起來,羅新鎮還當真跟女性結下不解之緣。

花橙倩再一次對他的博學多聞感到不可思議,他不過恢復聰明一年,卻幾乎什麼都懂,他哪來的時間消化這麼多東西?

「看妳的表情,就知道我說對了。」對于自個兒的眼力,他有絕對的把握,只是由她親自證實,感覺更痛快一些。花橙倩很想反駁季玄棠卻提不出來,羅新鎮的風水的確有些奇怪,好像所有男人才會從事的行業,比如行醫、釀酒、打鐵等等,都由女性擔綱,而且還干得不錯,所以羅新鎮才會如此出名。

「你有沒有想買的東西?」她看他也沒帶多少行李來,如果要在此地待上一個月,首先需要添購的恐怕是衣服。

「這就要問妳嘍!」他輕薄地回道。「妳應該比我還清楚該買什麼,畢竟妳接待過不少男人。」

花橙倩聞言倏地停下行走的腳步,生氣地望著他。

「請你說話自重,否則我趕你回去。」他把她說得像是風塵女子,就算她有多大的肚量,也不可能不生氣。

「要趕我回去?行呀!」他一點兒也不在意她的威脅,反過來恐嚇她。「等我先把回春堂的招牌拆下來,妳隨時可以趕我回去。」

天下最可惡的事莫過于如此,既要用話糟蹋人,還不容許人家反駁,她是得了失心瘋,才會執著于童年的相遇!

「喲,生氣啦?」他笑吟吟地看她的小臉脹紅,感覺前所未有的快樂,招惹她真是一件樂事。

「沒有,我哪敢生氣。」她僵硬地回嘴。「等一下你又要威脅拆我家的招牌。」

對,她不能動怒,一旦動怒就上了他的當,他根本是以捉弄她為樂。

季玄棠這下想不發笑也很難,雖說她是他的玩具,但她未免也過于配合,如此一來,他會很快厭煩,好像也不是很妥當。

「這鎮上有書肆嗎?」也罷,就依照她的要求做點兒正經的事,省得真的被趕走。

「你要買書?」花橙倩盡量不讓內心的喜悅流露出來,她其實最愛看書,只可惜回春堂的財務拮鋸,除了必備的醫書外,沒有多余的銀兩可買其它的書。

「逛逛而已,有的話就請帶路。」他比了一個邀請的手勢,這是自他們重逢以來,他第一次說出人話,花橙倩自是特別感動。

「有是有,不過規模不大,里頭也多是些舊書。」花橙倩丑話說在前頭,就怕他期望太高,壞了他的興致。

「無所謂,反正只是打發時間。」該觀察的他已經觀察得差不多了,該記下的也已經記下,之後就等楊忠,他相信他近日內就會趕到鎮上。「書肆就在下一條街的右側,我帶你去。」她已經好久沒去書肆了,因為阮囊羞澀,她不好意思光看不買,久而久之養成過門不入的習慣,其實她是很樂意去逛逛的。

「嗯,麻煩妳了。」盡管花橙倩隱藏得不算差,季玄棠仍舊感受得到她無意間流露出來的興奮,看來他們是同好,同樣喜歡讀書。

季玄棠的內心不由得對她升起好感。就他所知,京城那些富家千金,平日打扮得花枝招展,心里想的全是如何尋獲門當戶對的人家嫁了,即使手里拿著書本也是不知所雲,真正喜歡念書的女子不多,更何況熱中逛書肆。

苞在花橙倩身後,更加深入這座小鎮,越是容易發現它的迷人之處。

羅新鎮麻雀雖小,五髒俱全,舉凡一座城市最主要的店鋪它全部都有。羅新鎮不但有客棧、布莊、賣文房四寶的鋪子,甚至還有票號和專門訂做馬車、牛車的車店,另外,鎮上竟有專門養馬和賣馬的人家,這在一般大型城鎮都不見得有,可羅新鎮卻樣樣不缺。

既隱密又富裕,呵,天下竟然有這樣的小鎮。

「就是這家書肆。」抄近路走到下一條街口,他們在右側角落找到一家外表老舊不起眼的商家。

「藏經閣。」

季玄棠抬頭看書店外頭掛著的招牌,喃喃念出書店的名字。

「這是店家隨便亂取的,你不要當真。」書肆老板的雄心壯志,連同為鎮民的花橙倩都覺得汗顏,明明就是一家老舊書店,卻硬要取一個了不起的名字,外人會怎麼想?

外人會覺得有趣,至少季玄棠就覺得店老板挺妙的,竟然可以想出和店鋪外表這麼不搭軋的店名。

「是不是亂取,要親眼瞧過才算數,咱們進去吧!」他還是堅持凡事眼見為憑,他不尋常的人生教會他這個道理,做起事來也小心翼翼。

「好。」她原本以為他會取笑店家,畢竟他說話是那麼毫不留情,沒想到這次他竟然這麼客氣。

花橙倩跟在季玄棠身後,對于他的脾氣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是他天生嘴賤,還是只針對她?但他們明明未曾結仇呀!

「花大小姐,來看書呀?」店家先瞧見季玄棠,還在納悶哪來的陌生臉孔,長得可真俊俏,一回頭就瞧見花橙倩也跟著進來書肆,有可能是一起來的。

「是啊,孫大叔,好久不見您了。」花橙倩尷尬地同鄉親打招呼,從眼瞼下方偷瞄季玄棠,祈禱他沒听見孫大叔剛剛說的話。

「這陣子沒進什麼書,妳隨便看。」孫大叔熱情招呼,要花橙倩不必客氣自個兒來,花橙倩嘴里說謝謝,內心想他一定全听見了,說不定還暗自記下來,他曾說過,他的記憶力非常好。

「咦?花大小姐,這位是……?」招呼了半天,孫大叔總算逮到機會同她問季玄棠的身分,花橙倩連忙回道。

「是今兒個才剛住進醫館的季公子,打從京城來的。」花橙倩雖為孫大叔引薦季玄棠,內心默默祈禱孫大叔別開口問他有什麼毛病,會很難解釋。

「原來如此。」孫大叔好眼力,曉得有些人是不能隨便開口亂問的,季玄棠顯然就是這種人。

「還請您多關照,店家。」季玄棠客氣的笑容,讓花橙倩不得不懷疑他是個雙面人,對她和對孫大叔的態度完全兩樣。

季玄棠明白她心里想什麼,很遺憾他不只是雙面人,還有各種不同的面貌,不久以後她便能慢慢體會,現在不急。

「那我就不打擾了,你們慢看。」

「謝謝孫大叔。」花橙倩對店家綻開一個柔美的笑容,季玄棠的腦中倏地閃過一個影像,彷佛他曾在何時看過類似的笑容。

「怎麼啦?」花橙倩不懂季玄棠的臉為何突然僵住,他的表情一向愜意不然就是可惡,不曾見過他發呆。

「……沒什麼。」邪門,真邪門。這瞬間他竟對她產生了一股熟悉感,但今天明明是他們第一次見面,除非她之前曾經到過京城。

「看書。」季玄棠不喜歡花太多時間在無謂的事情上,花橙倩對他不過是一個臨時玩具,用過即丟,沒有什麼好想的。

「嗯。」老實說,她也不想關心他太多。她對他並無好戚,只希望彼此能保持距離安然度過這個月,用不著費心去管他的情緒。

兩個人各懷心事,分別站在不同的書架前翻閱書本。就像店家自個兒說的,沒進什麼新書。因為羅新鎮雖然富裕,讀書的人口卻不多,願意把銀兩花在書本上的,更是少之又少,書肆老板相對只能擺些存貨,難以引進京城現在正熱門的書,比如章回小說之類的,賣的全是一些過時的書冊。

只是這些過時的書冊,看在季玄棠的眼里統統是寶,他一本都不能放過。

「店家,請將貴店所有書都送到回春堂,我全買了。」他作夢也想不到,這些京城搶破頭的珍貴刻本,竟然出現在這座偏遠小鎮,他若不趁此機會大撈一筆,可就太對不起自己了。

「這位爺,您說什麼?」孫大叔沒听清楚季玄棠的話,花橙倩也是。

「我說,您店里的書我全買了。」季玄棠笑呵呵。「不只是架上的書,還有您倉庫中的書,我一並買下。」

這可是筆天大的生意,可以一次出清存貨,還有多余的銀兩進貨。

「等等。」花橙倩這時才反應過來。「回春堂沒有地方擺放如此大量的書籍,這兒的書少說也有百來本……」

「反正別的廂房空著也是空著,不如暫時拿來藏書,才不會顯得浪費。」季玄棠早想好了解決方法,醫館準備用來收留病患的空房有三間,目前只有一間有人居住,另一間就拿來放書,至于最後一問嘛……他另有別的用途,呵呵。

「那是給病人使用的房間。」花橙倩覺得不妥,總覺得這麼做太便宜他了。

「要不然妳現在立刻變出兩個病人給我瞧瞧,變得出來,我就打消這個主意。」她到底是死腦筋還是心有不甘他不知道,反正他就是執意要買這些書,誰也別想斕他。

「但是……」她還是覺得不妥……

「況且我買這些書,對妳也有好處。」他斜睨她。

「對我有什麼好處?」她蹙眉。

「好處可大了。」他說。「妳可以順道一起讀這些書,依回春堂目前的財務狀況,不可能買得起這些書吧!」他就事論事的態度,刺激了花橙倩,讓她很不服氣。

「我沒說我想看。」莫要自作主張……

「妳嘴上沒說,但妳的眼神已經替妳說明。」季玄棠是明眼人,想騙過他可沒那麼簡單,更何況她對書本的渴望根本掩蓋不住。

花橙倩原本還想再說什麼,季玄棠卻早一步說話。

「妳又何必倔強呢?」根本沒必要。「喜歡讀書是件好事,再說,如果光是我一個人看書,就太寂寞了,我需要有個人陪我。」

他說這話時,臉上浮現出落寞。

花橙倩頓時心軟了,這一刻彷佛又看見那個寂寞的小男孩,熱切地問她以後可否時常陪他玩,當時她不得已必須離開,如今她有機會彌補當時的缺憾,她能再拒絕嗎?

「好吧!反正是你出的錢。」答案是不能,她對他恐怕還沒有真正死心,還試圖從他身上尋找當初的小男孩。

「就這麼說定,剩下的兩間廂房全歸我了。」他乘機和她談妥價碼,她听得一頭霧水。「我什麼時候說過要把其它的兩間廂房,都供給你使用?」她壓根兒從頭到尾都不贊同。

「就是現在呀!」季玄棠笑呵呵的收下她的美意,說完後轉身去跟孫大叔結帳,她連質問的機會也沒有,就莫名其妙失去兩間廂房。

經由這次交手,花橙倩再次確認,今日的季玄棠已非昔日的小男孩,她又被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