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煓梓>妙手回蠢

妙手回蠢 第五章(1)

書名︰妙手回蠢|作者︰煓梓|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急馳的馬車,朝後山的方向奔去。山明水秀的羅新鎮,不僅僅只有看得到的地方風景優美,藏在深山內的景色亦是別有風情。尤其是後山那座湖,湖水清澈、風光明媚,還有一澗泉水與其相輝映。如此絕景,只要看過的人莫不印象深刻,流連忘返,說是秘境也不為過。

馬車急駛,感覺上像要駛向湖邊,其實不然。

「喝!」季玄棠手持韁繩,在花橙倩的指引下,將馬車駛進一條隱密的山路,馬車瞬間掩沒在比人還高的草叢之中,再也不復蹤影。

「前面就是艾家酒坊。」花橙倩僵硬說出斜雨釀的所在地,總覺得自己背叛艾嵐,引狼入室。

「是嗎?」季玄棠懷疑地看著前方的小屋,簡陋破舊的小屋明顯已遭廢棄,頗有人去樓空的味道。

「我沒有騙你。」她懊惱地辯解,恨死他多疑的性格。

「我沒說妳騙我。」他斜瞄她一眼,口氣像平日一樣輕佻,但是心情明顯已經好很多。花橙倩對他這種陰晴不定的脾氣實在沒轍,懷疑他是如何養成這種性格?就連貓也沒有他來得善變。

馬車在艾家酒坊前停下,季玄棠首先跳下車,花橙倩本來也要如法泡制的,卻遭季玄棠阻止,並在她開始動作前伸手扶她下馬車,體貼有禮的舉動教人迷惑。

「好像廢棄了嘛!」他牽著她的手走進酒坊,里面空無一人,只有釀酒設備和封閉的房間,顯示艾嵐好久沒回到酒坊。

「沒有廢棄。」她想甩掉他的手,又怕他發脾氣,只能被這麼緊緊握著。「嵐兒還是會定期回來釀酒,只是這次間隔的時間比較久,等她從京城回來,就會好好打掃一番。」

「真有趣。」季玄棠環看四周,總覺得這個地方的氣氛特別不一樣,難怪能釀出聞名天下的美酒。

「我猜她應該都把酒放在地下窖藏,出窖的時間快則一年,慢則兩年,超過這段時間,酒就不會好喝。」他還沒看到艾嵐藏酒的地方,就先說出重點,花橙倩听了大表驚奇。「艾家酒坊確實有個地窖——」

「地窖長年冷熱大致相同,不會忽冷忽熱。」他甚至連艾家酒窖的特點都說得出來,準確程度直追算命師。「你怎麼曉得?」她也是听艾嵐說的,當初听的時候還嘖嘖稱奇。

「因為這兒的氣氛。」

「氣氛?」

「很難解釋。」他一踏進這塊區域,就發現連空氣聞起來都不一樣,可能是因為地形的關系,這個地方潛藏著一股氣,極適合釀酒。

花橙倩聳肩,他不想說她不勉強,最要緊的是趕快放開她,手一直被他牽著,感覺上太親密,他們並沒有熟到這程度。

「地窖的入口呢?」問題是他無意放開她,反而越牽越緊。

「听橙蕾說在一堆雜物的後面,我也不是很清楚。」她沒到過地窖,只來過酒坊,只好委屈他自己找。

「雜物?」季玄棠快速瞄了一下周遭,沒看到什麼雜物,倒是看見一道很像雜物堆的門。

「在那兒,藏得可真好。」季玄棠拉著花橙倩走到酒窖入口,放開花橙倩,雙手用力將門打開,酒香瞬間撲鼻而來。

「好濃的香味。」不愧是天下第一釀酒師的老巢,里面一定放了相當多美酒。

「我、我可以在這里等嗎?」她忍住不揚手揮掉撲鼻的酒味,怪惡心的。「我不是很想下去……」

他懂了,原來花大小姐不會喝酒,恐怕連聞酒香都會醉。

「不行,妳也得一起下酒窖,妳必須為我帶路。」他不趁這個機會好好欺負她還能稱得上是男人嗎?覺悟吧!她注定今天失身。

「我沒下過酒窖,無法為你帶路。」她終于承認她根本帶不了路,可惜為時已晚,他橫豎都要她。

「沒去過更要下去瞧瞧,妳不好奇嗎?」他引誘她。

「我……」她猶豫。「我對如何藏酒,不是很有興趣……」話雖如此,她連幾只信鴿都會好奇想看了,況且是一整座地窖的酒?只是她著實害怕酒味,只要稍稍聞到,就會昏眩,失去思考能力。

「胡說,妳明明就感興趣。」他不管她如何辯解,抓住她的柔萸硬是將她帶下酒窖,逼迫她聞她最怕的酒味。

酒這玩意兒就是這樣,好此道的會說它香,不好此道的人會對它產生害怕或是厭惡,花橙倩顯然是後者。酒窖的樓梯長又長,他們連下了好幾十階階梯,才到達儲酒的地方。如果說剛開窖門時的酒味會讓她惡心想吐,現在直沁腦門的酒味,則是讓她頭暈目眩,難過得可以。

「怎麼啦?」他故意問候她,真個是壞得很。

「沒什麼。」但她就是不想在他的面前示弱,給他更多取笑她的機會。

「沒什麼就過來,這些酒又不會吃掉妳。」他笑吟吟地握緊她的手,帶她走近成排堆放的酒缸,好多酒缸都已經空掉,看樣子艾家酒坊的產量越來越少,可以準備關門大吉了。

花橙倩強忍著不適,跟著他走向酒缸,他明顯是在找斜雨釀,可惜她也不知道艾嵐擺在哪里,不然就可以盡早脫離苦海了。

「你在找斜雨釀嗎?」她忍不住問。

「當然,這還用說嗎?」他呵呵地反問她,看得出來心情很好。

花橙倩就不懂,為什麼男人只要一踫到酒,心情就會轉變,在她看來,酒根本是穿腸毒藥,踫都不該踫。

她不明白的是,季玄棠之所以心情好轉,不是因為酒,而是因為她,他總算找到可以壓制她的弱點,怎能教他不高興呢?花橙倩跟在季玄棠的後面看他一缸一缸找,不相信他真的能夠從一堆相似的酒缸中找出斜雨釀,難度太高了。

呵,找到了。

就算他沒喝過斜雨釀,也可以從缸身的顏色分辨出來,這麼特殊的酒,一定會用不同顏色的酒缸和其它酒缸做區別。

「這就是斜雨釀。」整座酒窖就只有這兩缸酒最特別。

「真的給你找到了。」她原本還期望他找不到酒,他們才可以提早離開,沒想到他一眼就看出斜雨釀放在什麼地方。

坦白說,他對酒並不內行,變回聰明的這一年當中,有太多東西需要學習,酒不過是他用來拉攏屬下的工具,況且他摔壞腦子的時候,不過是十歲大的孩童,並沒有多少機會接觸酒,說他有多愛喝酒那是騙人的,不過今天例外,因為他踫見了傳說中的好酒,又有佳人陪在身邊,多少助長了他的酒興。

「這應該是嵐兒在兩年前釀的,艾老爹釀的酒早就喝光了。」若要追究為什麼喝光,橙蕾脫不了責任,一年半以前她帶周繼倫來此地,把艾老爹唯一剩下的斜雨釀喝光,害嵐兒哭得半死。

「兩年?」季玄棠聞言挑眉,「那不是應該出窖了?」

「我也不清楚,應該是。」

花橙倩完全不懂酒,她們三姊妹之中最懂得利用酒入藥的是橙藜,最愛喝酒的人是橙蕾,她個人則是完全不踫酒,甚至一聞到酒味就怕。

「可惜,我來幫她開封好了。」既然喝不到天下第一釀酒師親手釀的酒,只好屈就他女兒釀的,他相信手藝必定不差。

「咱們沒經過嵐兒同意就亂動她的酒,我怕她會生氣。」花家三姊妹跟艾嵐都熟,但花橙倩因為生性比較拘謹,考慮的也比兩位妹妹多。

「頂多我將這兩甕酒買下來就是。」季玄棠從來就不認為這有什麼問題,花橙情只想告訴他,天底下不是所有東西都有價碼,比如真心就是無價的。

但她懷疑他不懂,一輩子都不可能懂,因為他已經被季氏的家產綁死了,想來這也是生在豪門的可悲。

雖說季玄棠有心幫艾嵐開封斜雨釀,但首先得先撬掉封泥,這就需要工具。

他四下尋找可以用來撬掉封泥的工具,花橙倩卻是拚命祈禱他不要找到,她不想對不起艾嵐。

問題是季玄棠是找東西的高手,他既然能找到酒窖入口,就能找到開酒的工具,不一會兒,就瞧見他手里拿著一根鐵撬,她的希望再度落空。他二話不說,用鐵撬敲掉封泥,存封了兩年的佳釀終于重見天日。一股濃郁的酒香頃刻撲鼻而來,教人未嘗先醉,好一個天下極品。

他拿起旁邊的勺子舀了一勺,放入口里淺嘗,有如鮮蜜甘醇的佳釀瞬間滑過喉頭,是為瓊漿玉液。

即使如季玄棠這般不好酒的人,都會被這不可思議的味道吸引,忍不住一嘗再嘗,可見艾家祖傳的秘酒,威力有多驚人。

「妳也想來一口嗎?」只可惜有人就是不懂得品嘗人間美味,一心想逃避。

「我?」不期然被點到名,花橙倩連忙推托。「不必了,我不想喝酒。」

「是不想喝還是不會喝,說清楚。」說清楚了他才知道怎麼對她。

「我……」有一剎那的時間她考慮說謊。「我不會喝。」最後她決定誠實為上策,坦白承認她壓根兒就不會喝酒。

「這真是太可惜了。」呵呵,他猜對了,她不會喝酒,這對他來說可是一項大利多哪!

花橙倩聳肩,不覺得有什麼可惜,不會喝酒又稱不上是缺憾。

「來,喝喝看,我保證妳會喜歡這個味道。」他又舀起一勺斜雨釀,這回他不舀給自己喝,要給她喝。花橙倩搖搖頭,說不喝就不喝,打死不願踫酒。季玄棠從眼瞼下方瞄了她一眼,勾起一個算計的微笑,把酒勺拿到嘴邊自個兒喝了。

花橙倩原本以為他會勉強她喝酒,沒想到他竟然輕易放過她,因此而大大松了一口氣。

但是她錯了,他壓根兒沒打算放棄逼她喝酒,只是以別的方式!

只見他嘴里含著斜雨釀,右手摟住她的腰,將她拉進懷里,低頭用嘴喂她喝酒。

花橙倩因為太驚訝了,嘴自然而然地張開,卻因此中了他的計,濃醇的酒液瞬間滑過她的喉嚨朝胃部襲去,花橙倩感覺整個胃都要燒起來。

「你干什麼?咳咳!」她被灼傷的不只有胃,還有喉嚨,強烈的酒氣嗆得她不停咳嗽。

「可憐的橙倩,妳沒事吧?」他將她擁進懷里,任她靠在他胸膛咳個不停,感覺上好像擁有全世界。

「怎麼可能沒事?咳咳!」她的小臉因為咳嗽而脹紅,看在季玄棠的眼里美麗無比,怎麼他才沒喝幾口酒就醉了?她連咳了幾下總算止住咳嗽,正想出口抗議他怎麼可以強灌她酒的時候,他的嘴唇這時又覆了上來。和上回一樣,這次他直接攻入她的芳腔,逗弄她的舌頭。花橙倩剛開始很生氣,他怎能一而再、再而三地戲弄她?可不曉得是不是她方才喝的酒發揮作用,她的感覺好像變得遲鈍,怒氣也跟著煙消雲散。

季玄棠也感受到她情緒產生變化,連忙把握住機會,更加深入她的芳腔,並且大膽挑逗她的舌,要她一起共舞。

花橙倩遲疑了一下,即使理智叫她不可以,但她的身體卻要她大膽嘗試,而她選擇听從身體的話。

于是她開始舞動她的芳舌,和季玄棠一起跳情欲之舞,每交纏一次,她的體溫就往上升高一次,體內似乎有什麼東西蠢蠢欲動。

「呼呼!」蠢動的,是欲望,是對男女情事的好奇。

花橙倩的好奇心一旦被勾起,就有如東流的江水止也止不住,吻到最後,她的表情似乎比季玄棠還要享受。

季玄棠沒想到她的反應會如此強烈,應該是酒力催化了她的欲望,但這要她本身夠熱情才行。她熱烈的反應等于宣告他可以為所欲為,季玄棠也毫不客氣地吸吮她的唇、她的頸側,在她身上留下屬于他的印記。他熱烈的吻如野火般很快在她身上蔓延開來,從嘴唇、頸側、鎖骨,一路吻到她的酥胸。花橙倩根本還沒意識到發生什麼事,身上的外袍連同中衣一起被季玄棠拉開,玉ru裸露在外……

最後,他很溫柔地幫她洗掉下身的髒污,兩個人穿好衣服,又擁吻了好一陣子才回到回春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