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煓梓>妙手回蠢

妙手回蠢 第七章(1)

書名︰妙手回蠢|作者︰煓梓|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季氏人丁興旺,光是召開一次宗族大會,就得用掉好幾間廳堂,方可容納前來開會的族人。季二爺、季三爺、季五爺,勉強可算是這次宗族大會的發起人,只見他們門里門外、前廳後院轉個不停,彷佛他們才是季氏的大當家,而非季玄棠。

當然過了今天以後,季玄棠再也不是季氏的掌權者,他們處心積慮召開這次宗族大會,為的就是拿掉他的繼承權,把他從高高在上的季氏嫡傳長孫這個位子上踢下來。

「五老太爺,歡迎歡迎,這邊請。」季二爺以季氏未來掌權人之姿,招待各位長老入座,從各地來京城參加宗族大會的族人,大約有五、六百人,其中有資格被稱為長老的只有十三位,他們位高權重,做出來的決定多能獲得族人的認同,所以季二爺才會想辦法說服宗族長老召開宗族大會,否則光靠他們這幾個兄弟,根本號召不了幾個族人,況且是將季玄棠從繼承人的名單中除名。

季氏位于京城的祠堂,不但佔地寬廣,並且建築豪華,處處顯示出它身為京城最大家族的氣派。五、六百位族人就這麼坐在椅子上,互相招呼。這五、六百位族人,只有極少數知道今兒個召開宗族大會的目的,大多數的族人只是收到通知,便風塵僕僕地趕到京城開會,全然不知開會的內容。

十三位長老全部到齊,顯示今日將要商議的事情重大,需要所有長老共同決定,缺一位都不行。

「咳咳!各位族人,謝謝大家前來參加宗族大會,小弟不才,出面主持這次大會,還望各位批評指教。」

季二爺公開主持會議,底下的族人頓時議論紛紛,現任的族長應該是季玄棠,哪有他造次的分?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安靜,听他說話。」十三位長老一齊敲動手中的拐杖,要大家冷靜下來,季四爺冷眼看這一切,從頭到尾不發一語,就看他二哥這出戲怎麼再唱下去。

「各位族人,大伙兒一定奇怪,為什麼這次的宗族大會是由小弟主持!」

「是啊,為什麼是由你主持,嫡房的當家呢?」有些年紀比季二爺輕,輩分比他高的族人很不服氣,他也不過是前兩任當家的次子,憑什麼主持宗族大會?

「這個——」

「安靜安靜!」季二爺還沒講上兩句話,底下的族人就站起來反對他,要不是有十三位長老壓陣,這會怕是開不成。

「大伙兒都別插話,讓他說。」十三位長老中,最具權威的當數五老太爺,他當年雖然不掌管季氏,但屬于自己的鋪子卻經營得有聲有色,贏得全族人的敬重。

「是這樣的,小弟今日召集各位族人來此召開宗族大會,是有一件要事向大伙兒宣布。」

季二爺先轉頭詢問十三位長老,經過他們點頭授意,再轉向底下的族人,朗聲說道

「經過十三位長老商議,他們一致決定取消季玄棠繼承人的位子,改由小弟掌管季氏。」

季二爺此話一出,底下的族人紛紛站起來,不客氣地反駁問季二爺!

「季玄棠少爺是嫡傳長孫,本當繼承大位,憑什麼剝奪他的繼承權?」

「再說自他一年前接掌當家的位子以後,鋪子的生意就大有起色,不知道要比你們四兄弟強上多少。」

「季玄棠少爺是大伙兒認可的繼承人,不可以剝奪他的繼承權!」打倒季玄棠沒有季二爺想象中容易,支持他的族人遠遠超出預期,季二爺有些招架不住。

「沒錯,論聰明才智,在座沒有一個人能贏得了他,但大伙兒別忘了,他可是整整痴傻了十二年,誰曉得哪一天他又會撞到頭,變回原先的呆子!」眼見爹親遭到圍攻,季二爺的兒子趕緊站起來為父親助陣,其它堂兄弟也一道幫腔。

「物己說得沒錯,季玄棠聰明是聰明,但是太不穩定,季家若想指望他,怕是會落空!」

「他雖然是嫡傳長子,但咱們不能將季氏的產業交給一個隨時都會變成傻子的人,咱們總得保護自個兒的利益!」

「一點兒都沒有錯,咱們得保護自個兒的利益!」

「對!對!」

出面幫襯的,全是季玄棠的堂兄弟,他們都恨不得殺了他,關鍵時刻,自然樂意倒推一把。

在這一面倒的聲浪之中,只有一個人按兵不動,那就是季四爺。他按住兒子的手背,不許他跟著起哄,凡事靜觀其變。

「安靜安靜!」眼看著情況快要變得不可收拾,五老太爺說話了。「我知道各位族人都很不滿意咱們的決定。」

五老太爺皺眉。「但是老二兒子的話也有道理,玄棠孫兒的身體狀況確實必須列入考慮,這也是萬不得已的做法。」

季玄棠畢竟是嫡傳長孫,這麼多孫子輩里頭,五老太爺也就只記得季玄棠的名字,其它老太爺們的情況也差不多。

「可是,就算要剝奪玄棠的繼承權,也得經過他本人同意,玄棠沒到場,這宗族大會還開得成嗎?」始終噤聲的季四爺這個時候開口,一發言就氣死其它三位兄弟。

「四弟!」

「四哥!」

「我只是說明情況,沒別的意思。」季四爺衡量眼下的狀況,表面上看好似季玄棠的繼承權被拿定了,但事實上恐怕沒有這麼容易。

「四爺說得有理,就算要剝奪玄棠少爺的繼承權,也得他本人在場,為什麼不見他的蹤影?」

被季四爺這麼一鬧,底下的族人紛紛站起來要求季二爺給個解釋,他們的族長為什麼在這麼重要的時刻不在場?「各位族人,請冷靜下來!」季二爺恨恨打量季四爺,猜不透他安什麼心。季四爺打開折扇呵呵笑,頗有在一旁看戲的味道,氣壞了其它三位兄弟。

「不然你說,玄棠少爺為什麼不來參加宗族大會?」底下的族人不放過季家三兄弟,定要他們給個理由。

「因為……」季二爺想破頭。「因為……」

「因為他以為我真的被他施展的調虎離山計弄昏頭,來不了此地。」

就在眾人齊聲質問季玄棠為什麼沒有出席宗族大會的當頭,祠堂門口突然響起一道聲音,季玄棠緊接著在一群手下的簇擁之下,走向季二爺。

「是玄棠少爺!」

不少人瞧見他現身松了一口氣,畢竟祖先長久以來傳下來的規矩,大位都是傳給嫡子嫡孫的,要他們莫名其妙破壞規矩,這責任怕誰也擔不起,況且季玄棠年輕有為,被不少家族年輕人視為模仿對象,大伙兒只要一想到季氏的當家是如此出色,都覺得與有榮焉。

「你、你怎麼會……」

「知道你們偷偷背著我召開宗族大會?」季玄棠笑呵呵,將季二爺的反應全看在眼底,覺得他愚蠢透頂,怎麼跟他斗?

「你是怎麼知道——」

「今天召開宗族大會?」他仍舊笑呵呵。「簡單,你派探子跟蹤我,我就派探子查你的底細,扯平。」

二叔自以為計劃得天衣無縫,看在他眼里卻漏洞百出,還反過來被他利用。

「這是怎麼回事兒?」老二明明跟他說玄棠的頭痛宿疾又發作,在一個隱密的地方靜養,他才勉強同意他不必出席,怎麼現在又跑出來?

「五老太爺。」射人先射馬,季玄棠先向五老太爺打躬作揖請安,博取他的好感。

「你不是正在休養?」五老太爺一頭霧水,搞不懂這些年輕人葫蘆里賣什麼藥。

「孫兒沒病,又何來休養之說?」季玄棠反將季二爺一軍。「孫兒之所以會前往小鎮靜養,完全是二叔的主意,因為他想藉此機會將孫兒調離京城,好說服諸位長老召開宗族大會,其心可議哪!」

隨著季玄棠的話落下,底下的族人紛紛發出怒吼,抗議季二爺的做法過于小人。

「冤枉啊,五老太爺,我也是為玄棠好啊!」季二爺眼看眾怒難平,急忙喊冤。「我怕他身子負荷不了繁重的族長工作,特地幫他找了一位好大夫讓他去休養檢查身子,我之所以這麼做,完全是一片好意。」

「說得好听。」季玄棠冷哼。「你根本是別有居心,否則你為什麼處心積慮說什麼也要召開這次的宗族大會?」

這也是所有人的疑問,季氏一族昌盛繁榮,大伙兒的日子都過得好好的,干嘛要召開宗族大會?

「因為咱們兄弟認為你不適任,家族應該推出更好的人選領導季氏。」既然目的被拆穿,季二爺索性豁出去了,直接挑明族長該換人做做看。

「這只是表面,其實你還有別的目的。」要玩明的大家一起來,他可是不會玩輸人。

「你這話什麼意思?」季二爺一向就覺得他這個佷子很可怕,心思深沈,手段凶狠,宛若一只禿鷹。

「你真正的目的是要謀取我的家產,好供你那些不長進的兒子花用,還有三叔跟五叔也都是共謀,你們都想霸佔我的家產,所以才會連手說服諸位長老召開宗族大會,剝奪我的繼承權!」這是陰謀也是陽謀,完全遭他識破。

「老二,事情真的是像玄棠孫兒說的那樣嗎?!」五老太爺听了季玄棠的話以後震怒,認為自己被利用了,要季二爺說個清楚。

「他說謊!」季二爺急的。「這不是事實,我沒有要謀取他的家產,供我的兒子花用?」

「對,他說謊!」季五爺也來哭天喊地。「我的兒子好得很,沒有不長進,一切都是他在胡說!」

「咱們的兒子是很優秀的!」

癩痢頭的兒子還是自個兒的好,即使他們的兒子再無才情,看在父親的眼里,仍然個個是狀元郎。

「是嗎?」季玄棠聞言冷笑。「我就讓你們知道自己的兒子有多優秀!」

季玄棠揚起右手,楊忠立刻把查到的證據交給他,季玄棠一邊注視季二爺冷笑,一邊將寫滿黑墨字的紙張攤開,將他的堂兄弟做過的骯髒事公諸于世。

「該從誰先念起才好呢?」他不懷好意地笑笑。「就從物己開始好了,他對外欠款最多,欠的大多是賭債。」

他接下來把季物己欠了哪幾家賭場多少銀兩,一一念出來,季物己除了大驚之外,亦心慌。「胡說,我沒有欠下賭債!」

「沒有嗎?」季玄棠挑眉。「要不要我把你親手畫押的借據拿出來讓大伙兒瞧瞧?」為了弄到這些借據,季玄棠花了不少工夫,耗費巨資才弄到手。

季物己一听說他手上有自己的借據,臉都白了,再也不敢囂張。

「還有五叔您那兩個乖兒子,背地里也干了不少壞事呢!」這些壞事包括深夜里殺死一名妓女、強殲一名新嫁娘,害人家上吊自殺,最後都是拿錢擺平。

季五爺越听臉色越蒼白,這些家丑,季玄棠都毫不客氣地掀出來,公開給族人知道,不留半點余地。

「三叔,恐怕您還不曉得清雲都背著您干了些什麼事兒,就讓佷兒說給您听吧!」

季三爺兒子的罪狀那可是洋洋灑灑,包娼包賭,為了賺錢,連自個兒的堂兄弟都可以設計陷害,有不少季氏子孫都栽在他和外人合資的賭場上,有些人還被詐賭。

「季清雲!」竟然連自己人都騙?

「沒這回事兒!」

「還錢來!」砰砰砰!于是一場宗族大會當場逛成武斗大會,所有吃虧上當的季家堂兄弟們一擁而上,對著季清雲拳打腳踢。

呵呵。

季玄棠把證據收起來,交給一旁待命的楊忠,十指交叉在背後和大伙兒一起欣賞這出好戲。

「真不象話!真不象話!」五老太爺看不下去,事情發展至此,實在荒唐。

「五老太爺……」季二爺急得滿頭大汗,五老太爺揚起手要他別再說了。

「玄棠孫兒,你說的話可都是真的?」五老太爺嚴肅地問季玄棠。

「一句也不假。」季玄棠朝五老太爺打躬作揖,頗有請他主持公道的味道。

「二叔、三叔、五叔三位叔叔,長久以來就覬覦我的家產,孫兒甚至懷疑……」說到這里,季玄棠故意停頓不敢再說下去,五老太爺當然不會坐視不管。

「說!」五老太爺命令道。「有什麼話,玄棠孫兒但說無妨。」

「是,五老太爺。」季玄棠連忙把握住機會,給他的叔叔們致命的一擊。「孫兒甚至懷疑,十二年前孫兒無端跌傷頭不是一場意外,而是三位叔叔連手設計的陰謀。」季玄棠這招夠狠,一箭三鷗,一口氣解決掉三個心頭大患。

「別听他胡說,咱們沒有連手——」

「原來這件事真的是你們干的,你們太教我失望了!」

季二爺剛要為自己辯解,自家兄弟第一個站出來斥責他,讓他大吃一驚。

「四弟!」

「四哥!」

季三爺、季五爺也同樣吃驚。

「五老太爺,他們雖然都是我的兄弟,但他們的所作所為,天地不容,還請五老太爺代玄棠主持公道,他的一生,差點教我這三位兄弟給毀了。」季四爺大義滅親,季家兄弟到現在才知道誰是真正的狠角色,他竟然借季玄棠的手,除掉自個兒的兄弟,接下來就是瓜分他們的財產了吧!

「可惡!」五老太爺大怒。「你們居然敢欺騙老夫及諸位長老,又做了陷害玄棠孫兒這種傷天害理的事,老夫絕不饒恕你們!」

季二爺萬萬沒有想到,他們原本是想奪取季玄棠的家產,最後演變成他們大部分的鋪子被族人決議收回,交由族長!也就是季玄棠發落,落得兩頭皆空。

「老四、季玄堂,你們不得好死,咱們一定會報復的!」季二爺一干人等在被拖出祠堂之前還發下毒咒,听得所有族人頻頻搖頭。

「四叔,難為您了。」季玄棠不得不說些場面話,從頭到尾他四叔都站在他這一邊也是事實,他若不致意未免太說不過去。

「你沒事就好。」季四爺拍拍季玄棠的肩膀,感慨道。「大哥就生你這麼一個寶貝兒子,你若是再出什麼差池,做弟弟的我,死後還當真無臉去見他哪!」

季四爺真情流露地提及季玄棠的父親,讓旁人听了也不免鼻酸,三位叔叔不長進,幸虧還有個四叔可以依靠,族人們紛紛擁上前,安慰季玄棠之余,不免稱贊季四爺做得好,這會兒功勞全攬到他身上。

季玄棠將這一切全看進眼里,心想他四叔果然才是最厲害的角色,心思深沈跟他有得拚。

也罷,就讓他去居功吧!

反正目的已達到,誰搶去風采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一口氣擺平了三只老狐狸,贏得大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