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莫顏>大人怕怕

大人怕怕 第一章

書名︰大人怕怕|作者︰莫顏|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近來,巡撫大人有個眼中釘。

這個眼中釘,不是山寨土匪,也不是江洋大盜,更不是貪官污吏。

他的眼中釘,是月華坊的花魁——關明月。

這前因後果,要從一群娘子軍集結成群的來到巡撫衙門告狀說起——

「大人——請您給咱們做主啊——」

議事廳上的匾額,寫著公正嚴明四個大字,左右兩邊的牌子,也分別寫著肅靜、威武。

廳堂中間的地板上,跪著一群官家夫人,人手一條絹帕,一路從巡撫衙門外,哭到廳堂上,爭相要見巡撫大人。

當巡撫大人項少懷出現時,這群娘子軍便雙腿一跪,又是哭又是拜的要巡撫大人為她們做主,一把鼻涕三把眼淚的爭相哭訴。

「大人,您再不管管不行哪——」

「狐狸精作亂當道,天要塌啦——」

鮑堂之上,項少懷一向正襟危坐,面容威武,不管是听冤審案,斟酌思量,那威凝沈穩的面容,少有動容。

可面對這群官家夫人組成的告狀團,那飛揚入鬢的劍眉,隨著一陣一陣的哭天喊地,逐漸擰向眉心,最後甚至一手撐腮,眉頭的結打得越來越緊。

「那些狐狸精,把我家老爺迷得死去活來,我已經好幾個夜里沒見到他了。」

「我家那死鬼還不是一樣,自從迷上那個狐狸精,半個月見不到一次面。」

「還有我家那口子,夜夜笙歌,流連青樓,全都是那些狐狸精害的。」

「請大人一定要主持公道啊——」

這些娘子軍,左罵右罵,罵來罵去,總歸一句話,便是青樓歌妓搶了她們的丈夫。

項少懷只覺得太陽穴隱隱作痛。

近日來太平無事,日子平淡,在他治理之下,百姓守法,官員愛民,作奸犯科的少,喊冤告狀的案件不多,現在連攔轎告狀也幾乎沒有了。

但這幾日他仍舊不得閑,因為天天有官夫人上門纏著他告狀,說自己的丈夫如何流連青樓徹夜不歸,如何冷落她們。

何時開始,他這個巡撫大人也得去管地方官吏的家務事了?

這群娘子軍,上自縣令大人的夫人,下至小官的妻妾,她們聚在一塊,團結力量大,一齊來到巡撫衙門,向家里那口子的最高長官——也就是他,一哭二鬧三上吊的告狀。

版誰的狀?丈夫再可惡,終歸是自己人,要告,當然是告最紅顏禍水的那一個代表。

「依我看,那個月華坊的關明月最可恨!」

「對對對!她最可恨!」

說到關明月三個字,把這些女人的同仇敵愾推到最高點。

「沒錯,她是最可惡的狐狸精!」

一想到自己的丈夫,跑去月華坊送禮討好,買的珠寶首飾不是來送她們這些妻妾,而是送給那個狐狸精,她們就有氣。

大伙七嘴八舌的數落她的罪狀,罵人就要罵得痛快,其中免不了加油添醋,越夸張越好,直把關明月說成了妖魔鬼怪轉世,專吸男人的陽氣,與古代的紅顏禍水褒姒相較,有過之而無不及。

說是告狀,听起來倒像是一群女人在報怨泄憤,哭訴她們無盡的委屈。

「大人~~」

頭很疼。

「大人哪~~」

耳也很疼。

「大人啊——您一定要為咱們這些可憐的女子做主啊——」

哭聲雷動,有如送喪出殯的隊伍,只差沒披麻帶孝而已,這些女人拚命呼天搶地的朝他叩首跪拜,彷佛他才是那個要被送殯的死人,令他頭疼得額角有些抽筋。

他瞄瞄左邊的榮護衛,始終威武挺直的站著,剛硬正直如一尊屹立不搖的石像,可那眉宇間也難得打了個結,看來榮應也被這群娘子軍的哭聲給吵得太陽穴犯疼,卻又不得不維持武人的穩重如山。

深黑銳澈的目光再掃向右邊的溫師爺,瞧見那儒雅俊逸的臉上,笑容絲毫未減一分,令他不由得奇怪,這家伙的定力竟比他堂堂巡撫大人還好?

是因為剛娶了美嬌娘,正值新婚燕爾,所以心情很好是嗎?

他煩躁的用指尖不耐煩地敲著桌案,越看那笑容越不是滋味,很想找些什麼事來讓那張笑臉哭一下。

等等,那是什麼?

項少懷雙眸閃著銳芒,直盯著溫師爺的耳朵,霎時恍然大悟。

這奸詐的家伙,原來耳朵塞了東西,難怪可以如此悠哉,一臉太平無事的閑適模樣,整天看他拿著羽扇不停地搧著,心想改天把它拿過來,當成雞毛撢子撢灰塵用。

「知道了,本官有空會勸勸妳們夫君。」再不結束這場哭鬧,他很懷疑這些官夫人會哭到海枯石爛為止。

勸?不不不,她們要的是大人懲治那個叫關明月的狐狸精,這樣才能消她們心頭之怒恨呀!

總之,千錯萬錯,都是那女人的錯,才會帶壞自己的夫君,她們的丈夫也是受害者,被勾了魂才會冷落她們。

「大人,您有所不知,那妖女迷惑我丈夫,害得我丈夫沒時間審閱堆積如山的公文。」縣令夫人道。

原本大傷腦筋的峻冷面孔,在听了她的話後,突地閃過精芒。

「妳說的可是真的?」

一旁的溫子韌不禁一愣,心下叫糟,忙對縣令夫人擠眉弄眼,示意她說話可得「留神」,但縣令夫人卻誤以為師爺是在鼓勵她,更加夸張的點頭。

「我若有一句假話,甘願受罰!」

見大人總算露出重視的神情了,其它官夫人也趕緊效法,爭先恐後的開口。

「我丈夫也受那妖女所惑,好幾日因為喝醉了,都無法當差呀。」

「喔?有這回事。」黑眸更加銳利。

其它妻妾也群起仿效,爭先說那些青樓歌妓是如何害她們丈夫「玩忽職守」、「徹夜不歸」,又是如何「偷雞摸狗」、「打混摸魚」。

總之,說得越嚴重越好,加油添醋不夠,再來個畫蛇添足,就是要大人管管她們的家務事,治治那個關明月就對了。

完了!

溫師爺嘆了口氣,尤其在瞧見巡撫大人越顯森冷不悅的臉色時,便明白大勢已去了。

一聲拍案巨響,讓原本吵鬧不休的廳堂上,霎時安靜下來。

闢夫人們一個個睜大眼噤聲不語,畏懼的望著巡撫大人冷沈的臉色。

項少懷掃了眾人一眼,才冷冷開口︰「這事,本官會立刻查辦。」

听到大人的口頭承諾後,眾夫人們總算破涕為笑,目的達成,又是一陣叩謝跪拜,卻不知道,她們的無知,反倒讓自己的丈夫大難臨頭了!

原本男人逛青樓,乃不足為奇之平常事,但為了上青樓而荒廢公務之事,可就觸怒了他,他絕不會坐視不管,當下決定下令徹查。

「師爺。」

「是,大人。」

「你可有听說,最近有人玩忽職守?」

「下官不知。」

黑眸精銳的掃來。「你會不知?」

誰都曉得,溫師爺四通人和,人脈廣闊,他就不信那些官吏去青樓而荒廢了政務,子韌會沒听說?

「下官知罪,下官知罪。」溫子韌忙卑躬屈膝的請罪。

「你若不知,何罪之有?」

嗅這語氣中的危險味兒,就知道這是大人發怒前的征兆,他的身子彎得更低了。「下官失職,求大人開恩。」

項少懷冷哼。「這件事,本官要好好徹查一番,倘若屬實,將一一法辦,連同那些花街柳巷,我也一並封了它。」

溫子韌不由得一愣。「大人要封了青樓?」

「怎麼?你有意見?」

「不敢,只是……大人,青樓女子賣唱獻藝,也只是圖口飯吃。」

「哼,別以為本官不知,那煙花柳巷的樓坊,近日又增加了數間,本官若不加以遏止,豈不越開越多?依我看,他們越來越無法無天了。」

「這……」

「為了端正風氣,讓他們知所節制,本官定要嚴辦。」放在案上的大掌,怒斥拍桌。

溫子韌知道大人心意已決,多說也是枉然,便不再多言,心下嘆了口氣。

縣令大人他們那些人呀,這回要倒大楣嘍!

午後的一場雨,讓月華坊的後花園,增添一分清爽。

穿過花園拱門,可見一座雅致的樓閣,紗幔隨風輕舞,窗門雕花精細,這是當家花魁關明月專屬的院落——明月樓。

二樓窗台,琴聲悠揚,紗幔里隱約可見一抹曼妙迷人的身影,清靈悅耳的琴聲,出自佳人之手,直到一陣急促的喊叫,終止了琴聲。

「小姐、小姐!」

丫鬟袖兒從前院奔向明月樓,三步並作兩步的上了種植花草的台階,直往二樓。

迸琴前的妙齡女子听到叫喚聲後,娉婷起身,她身上穿著最新裁剪的春衣,將那婀娜縴細的身段襯托得更為縴合度,一擺手一轉身,有如彩蝶輕點花蕊那般,嬌美動人。

「小、小姐——」袖兒掀開紗簾,臉兒因為興奮,紅撲撲的熱著。

「什麼事?大呼小叫的。」

「小姐,柳公子派人送了兩大箱子的禮物來呢。」

「喔?」關明月僅是秀眉微挑,朱唇淡笑,並不像袖兒那般興高采烈。「瞧妳興奮的,活似媒人上門提親,等著出嫁的姑娘。」

袖兒也不怕小姐笑。「不只袖兒,其它姑娘也跟我一樣,像要出嫁一般的興奮,想看看柳公子送了什麼貴重的禮給小姐,大伙都等著小姐打開呀。」

「好吧,我倒要瞧瞧,他到底是搶了金銀,還是打劫了財寶,太多花不完,所以送來我這兒。」

必明月提起裙襬,下了閣樓,來到一樓的花廳,就見護院們分別將一大一小兩個黑色大木箱搬進門,那些聞風而至的姑娘們,也從前院一路好奇的跟來。

丙然每位姑娘都像是有人來提親似的,個個雀躍難耐,驚呼連連的討論著,好奇箱子里裝的是什麼寶物?

送禮,是青樓姑娘們的最愛,恩客送來的禮,都比她們自個兒賺的多,所以有哪位姑娘得到公子大爺的禮,不但臉上有面子,這貴重的禮還可以讓她們存足老本呢。

一般青樓女子,能得到一、兩樣貴重的禮物,就算不錯了,唯獨花魁明月有這本事,可以讓男人送兩箱的大禮過來,這已不知是第幾回了。

明月嘴上帶著嫵媚嬌艷的微笑,縴縴站起身,來到圓桌旁,對一旁的護院命令。

「把蓋子打開。」

有了明月的指示,護院們七手八腳將笨重的大箱子打開,看看里頭放的是什麼珍寶。

隨著蓋子的掀開,大伙的眼珠子也瞪得越來越大,驚嘆聲此起彼落。

原來這個大箱子里,裝滿了珠寶首飾,項鏈、玉環、簪花、翡翠、白玉等等,一看即知價值不菲,讓人眼花撩亂。

「我的老天爺呀﹗」

「瞧這色澤,好漂亮呀﹗」

姊妹們驚呼連連,像挖到寶似的爭先目睹。

明月僅瞧了一眼,眉開眼笑地說︰「既然大家喜歡,一人挑一件。」

眾人一听,又驚又喜地問︰「明月姊,妳是說真的嗎?」

明月甜甜一笑。「相信的,就拿吧,不信的,不拿也可以呀。」

不拿?別開玩笑了!

有了明月的親口應允,姑娘們一窩蜂開始搶珍珠首飾,太客氣可是自找苦吃,不管抓到什麼,拚命往自個兒的身上戴。

有人手上掛了玉環鏈子,有人頭發上插了翡翠簪花,看到喜歡的,先搶先贏,適不適合再說。

必明月繼續叫護院打開另一個小箱子,里頭放了十錠元寶,她將其中一錠元寶拿出來,對月華坊的紀管事說道。

「紀叔,把這錠元寶換成銀子,給每位大哥小弟均分了。」

紀叔負責管理月華坊的護院,听了小姐的吩咐,立即應答,其它護院听了,也都心花怒放的向小姐連連稱謝。

分配完畢後,明月轉身交代老鴇徐貴娘。

「將剩下的珠寶首飾拿去變換成銀子,跟元寶一起存到大寶錢莊去,做為以後大伙婚喪喜慶、建屋蓋房的老本。」

徐貴娘听了,欣喜點頭應答。

把所有事項交代完後,關明月蓮步輕移,步出樓閣,走下雨花石打造的石階,往花園的池塘而去。

由于午後剛下過一場雨,空氣清涼,消褪了不少暑氣,她走到池塘邊,伺候她的丫鬟袖兒知道小姐的習性,立刻端了些窩窩頭來。

明月接過袖兒端來的窩窩頭,美眸晶亮的看著池中的魚兒,一只只張大嘴聚在池畔邊,等著她的窩窩頭呢。

瞧牠們可愛的樣子,讓關明月笑開了,她將窩窩頭撕成一小塊丟入池中,喂食這些色彩豐富的錦鯉。

好不容易忙完,徐貴娘尋著明月的身影,果不其然在池塘邊尋到人,她來到明月身邊,搖頭道︰「我說明月呀,柳公子送來的珠寶首飾,妳不喜歡?」

明月含笑道︰「怎麼不?我當然愛呀。」

「既然喜歡,為何不留一件給自己?」

「柳公子先前送我的不只這些,我放在屋里寶盒中的首飾也夠多了,所以不缺嘛,多留一件浪費,不如不留。」

徐貴娘知道,明月雖然嘴上這麼說,可在她眼中,那些金銀珠寶首飾恐怕還比不上池中那些錦鯉呢。

瞧瞧屋里那些姑娘家,個個為了首飾玉環爭得面紅耳赤的,她卻反倒跑來關心鯉魚的肚子餓不餓?

以她的傾國之姿,早就讓一票公子爺拜倒石榴裙下,但明月賣藝不賣身,到現在還是個清倌。

徐貴娘自認這麼多年來,看過各種在這青樓的女子,要說長袖善舞、舞文弄墨的,比明月厲害的大有人在,但是明月的魅力,卻是獨一無二。

就拿柳公子送禮這件事來說吧,青樓中,通常不愛金銀珠寶的女子身上,有著蓮花出淤泥而不染的清高氣質,要不就是自有一股不可褻玩的傲氣。

明月卻相反,收到珠寶金銀,該表現出高興時,她也會樂此不疲,給男人十足的面子,一轉身,便將一部分的珠寶賜給坊里的姊妹,剩下的全部變賣換成銀子,存到大寶錢莊里。

明月不但對大家十分照顧,就連她也托明月的福,得到不少好處。

對明月,她不但疼愛有加,更是言听計從,因為明月不但是她已故好姊妹的女兒,明月的聰穎伶俐更令她衷心臣服。

在外人眼中,只當明月是個會撫琴唱曲兒或詩詞書畫的花魁,事實上,明月不是個空有花容月貌的青樓歌妓,她是月華坊所有姊妹僕人的領袖。

明月告訴她,青樓這門生意不能做一輩子,女人總是會老的,長江後浪推前浪,要懂得為日後做打算。

一般青樓女子頂多為自己存老本,好度過晚年,但明月不是,她不但為所有姊妹存老本,還教導大伙要為未來鋪路。

這幾年來,每位賓客大爺送來的貴重禮物,明月都交代她要好好存起來,因為這些銀兩,除了要建蓋屋子,也跟日後轉行做生意的計劃有關。

這麼聰明的女子,若是生為男人,肯定不得了,但……明月終究是女子,既然她視明月如親,自然也為她的終身大事著想。

「明月呀,那柳公子送禮來,他的心意,妳該明白的。」

「什麼呀?」關明月裝傻,一徑兒愉悅的喂魚。

「柳公子一直想娶妳過門,說來,他可是難得的好對象呢。」

「張公子也很好呀。」

徐貴娘眼兒一亮。「妳對張公子印象很好?」

「是呀。」

徐貴娘點點頭。「那張公子一表人才,又是江南才子,寫得好詩,又尚未娶妻……」

「李公子也不輸給他呀。」

「對對對,李公子也不輸他,而且李公子家財萬貫,這三人各有千秋,妳比較喜歡哪一個?」

「都喜歡。」

「啊?」徐貴娘一愣。「三個都喜歡?」

明月眨著秋波,天真無邪中帶著嫵媚的嬌笑。「我喜歡柳公子的大方,張公子的才華,李公子的風度翩翩,如果可以同時嫁給他們三人有多好。」

徐貴娘低呼。「那可不行。」

「說的是,當然不行,真傷腦筋,我喜歡他們三個,他們三個也都想娶我,為了不得罪任何一方,只好都放棄了。」

徐貴娘張著嘴,一時啞口無言。這話听起來似乎有理,但再仔細一想,便知道哪兒不對了。

說了老半天,她是故意繞一大圈,擺明就是不想嫁人罷了,當听的人恍然大悟時,明月已經嘻笑的拉著袖兒,往橋的另一頭翩然而去了。

「唉,明月,等等呀,妳終歸得嫁人,趁年輕貌美時,找個可以依靠的男人,不要像我一樣,在青樓待一輩子,虛度光陰哪。」

徐貴娘雖然也見錢眼開,看遍人情冷暖,但明月在她心目中,是個很特別的女子,看似無情卻有情,看似有情卻又無情。一般落入青樓的女子,都是不得已的,總希望有機會可以釣個好夫婿,為自己贖身,姿色好的,幸運的成為最受歡迎的清倌,唯一的出路,就是等著被公子大爺娶回家。

明月何其幸運,三位公子都想娶她,而且是明媒正娶當夫人,並非當妾,她卻不要,寧可留在青樓。

「機會難得,妳要好好把握呀。」徐貴娘不死心地喊著。

「我想呀,除非可以同時嫁他們三人,我就嫁啊。」

意思就是不嫁,說了等于沒說。

這就是明月,既鬼靈精又嫵媚動人,令人拿她沒轍。

她唯一的樂趣,似乎就是待在青樓,把人家送來的大筆禮金,分送給大家。

她並不是自命清高的人,應該說,她很享受這種日子。

「貴娘——貴娘——不好了!」

聲音由遠而近,一抹身影從前院急急忙忙的往明月樓這兒奔跑過來,不用瞧見人,一听就知道是平日最愛大呼小叫的青青。

徐貴娘手執絲繡圓扇,慢條斯理的搧著。「青青,什麼事這麼急?瞧妳喘的。」

「不好了貴娘,前頭來了好多官差呀。」

徐貴娘畢竟是見過世面的人,听到官差,眉頭都沒皺一下,因為她們的客人里,也有不少人在衙役當差的啊。

「他們來就來,怕什麼?」

「不是啊貴娘,他們——他們——」

「別他們了半天,妳倒是說呀。」

青青好不容易吸上了氣,吞了吞口水才道︰「他們說奉了命,要來封咱們的月華坊。」

「妳說什麼?」

徐貴娘驚愣住,就連在一旁喂魚的明月,也停下手,回頭望著她們。

「封了咱們的樓?妳有沒有听錯?」

「是真的,貴娘,明月姊,那領頭的差爺,的確是這麼說的,所以我才急急來跟妳們通報呀。」

徐貴娘臉色一變,撩起裙襬。「我這就去看看,他們到底在搞什麼名堂。」

斌娘一走,明月也對袖兒道︰「咱們也去瞧瞧。」

「是,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