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莫顏>大人怕怕

大人怕怕 第四章

書名︰大人怕怕|作者︰莫顏|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項少懷這輩子從沒受過這麼大的侮辱,也是他這輩子頭一回無法處理政事。整個上午,府里的下人們全都被下令封口,內院不準任何人進出,只除了溫師爺和劉總管,以及被找來的幾名大夫。

大夫們輪流為大人把脈,個個眉頭深鎖,仿佛頭一回見到這種奇怪的疑難雜癥,他們低聲互相討論如何解開大人身上奇怪的毒。

有人用針灸,有人試了各種解藥,請大人服下,卻都無效,忙了一上午,最後他們終于不得不承認失敗。

「大人。」年紀最長的吳大夫,深深向大人揖禮。

被人扶起來坐在床上的項少懷,臉上的字當然早就擦掉了,他以威冷的眼神看著吳大夫。

「如何?」

「回大人,這……」吳大夫戰戰兢兢,偷瞄了大人臉上威嚴懾人的表情後,忙又垂下眼,遲遲不敢說出口。

尚未說出口,但瞧吳大夫心虛愧疚之色,項少懷已心中有數。

「你們無法解我身上的毒,是不是?」

吳大夫一千大夫,全跪了下來。

「大人恕罪,小的們想盡了辦法,也試了各種方法,實在解不開大人身上的奇毒呀。」

找不到解決辦法嗎?難道非得抓到關明月,找她拿解藥才行?

他已暗中下令榮護衛去逮捕人犯,一個上午過去了,到現在仍無消無息,那女人必定是藏起來了,而他在找到她之前,都得像個廢人一樣癱在床上,動彈不得,事事都要人扶持。

「解不了,也不是你們的錯,退下吧,這事別傳出去,若有人說了出去,五十大板伺候。」

「是、是,老夫等人遵命,謝大人。」大夫們忙又叩首好幾回,才敢起身,誠惶誠恐的退了出去。

懊死的,她究竟給他下了什麼毒?居然讓所有大夫都束手無策?他發誓,關明月若是落入他手中,非將她押入大牢,好好整治不可!

一旁的溫師爺,也為了大人身上所中的奇毒,擔憂不已,臉上的笑容難得收起,擰著眉頭深思著。

溫師爺見大人面色陰沉,知道大人十分不開心,便開口勸慰︰「大人請放心,榮護衛必定不負所托,將犯人關明月帶回府里,拿到解藥。」

項少懷神情陰都,沉聲問︰「師爺怎知犯人是關明月?」

「下官是憑……」當接收到那危險的目光後,他立刻識相的改口。「下官亂猜的,根本不知道是誰,失言、失言。」

溫子韌不但識時務,也善于察言觀色,一發現苗頭不對,趕緊閉口,免得大人這把火燒過來,那可得不償失呀。

其實,當今日一早下人匆匆來報,說大人昨夜遇襲時,他連忙趕過來,同時也被大人臉上的宇給呆愕位,在震驚之余,當然啦,他還是先跑到門外偷笑了好久之後,然後才正經八百的回來。

大人除了四肢不能動之外,毫發未傷,來人未加害大人,卻只是在他臉上留了宇,表示意在警告,而當他瞧見宇的內容,加上最近所發生的事,稍加推敲,便察知其中玄機,猜出對方是誰。

原奉他只是稍加試探,在看見大人難看的臉色後,心中更加確定,這一切,竟是那個青樓花魁關明月搞的鬼?

項少懷下巴繃緊,顯現慍怒之色的面孔上,更加難看了幾分;他欣賞子韌的足智多謀,但有時候,他還真恨這家伙太過聰明,什麼事到了他眼里,只要沙盤推演,稍加推敲後,便知二一了。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這幾個宇,就是關明月昨夜留在他臉上的宇跡。

明月,當然指的是關明月。

青天,意指鐵面無私,被人喻為明鏡青天大人的他。

必明月分明是要藉這兩句詩詞來消遣他,擺明昭告世人,說她關明月來項府到此一游。

他堂堂巡撫大人的顏面,豈能容忍被人如此踐踏取笑!

見大人臉色越來越難看,在大人把怒火遷怒于他之前,溫子韌忙轉開話題。

「大人,下官在想,或許有一人可解大人之毒。」

這話,果然成功轉移大人的注意力。

項少懷沉聲命令。「說!」

溫子韌拾起臉,笑容可掏的稟告。「人稱冥王的江湖神醫,忘憂谷的閻無極。」

想抓她?門都沒有。

一大清早,項府籠罩著沉重緊張的氣氛,據說昨夜有人擅闖府里,這會兒官差到處搜查每一問房,想找出蛛絲馬跡,也怕這賊人還藏在府里。

諒項少懷想都沒想到,伺候他的安嬸,就是她關明月本人。

不過照官差這樣查下去,她也擔心會東窗事發,露出馬腳,而且盜狼警告過她,隔日就得離開。

當她經過回廊,听到幾個掃地的下人在竊竊私語。

—人說道︰「听柴房的老趙說,溫師爺他們想查清楚,刺客怎麼混進咱們府里來的。」

另一人問︰「有找到什麼嗎?」

「瞧他們還在到處搜著,八成是沒有。」

必明月當然明白,他們口中的剌客,就是指她。

不過她一點也不擔心,因為大人交代過總管和帳房,只要她去一趟帳房,向管事的領了銀子,假裝是要回娘家給年邁的老母買藥看大夫用的,就算門禁森嚴,她也可以不必特意通報,大搖大擺的走出項府,安全脫身啦。

大批的官差,分布在項府各處,沿路上沒人攔阻她,令她心中竊喜,心想只要出了大門就安全了。

想抓她?哼,任他們找遍全府,甚至全城,也找不著她關明月。

「安嬸、安嬸。」

尚未到達門口,後頭的人便急急喚住她,往後一瞧,朝她奔來的是府里的一名下人。

「幸好來得及,快跟我來。」下人抓住她的手臂,又把她拉著往回走。

「欽,別拉呀,你要帶我去哪兒?」

「總管找你。」

什麼時候不找,偏偏這時候找她,真可惡!

她雖不願意,但也沒辦法,畢竟她還是安嬸的身分。

下人拉著她.直往後院走去,繞過回廊,過了拱門,穿過花園,最後來到內院。

總管見她來了,忙上前。「安嬸,快跟我來。」

「總管找我有急事?」劉總管神色凝重,對她低聲道︰「昨晚來了刺客,你也听說了吧。」她忙點頭,故作關心問︰「大人沒事吧?」

「事實上,大人被人下了毒。」

她故作訝異。「天呀——」

「千萬不可聲張,也別說出去,懂嗎?」總管慎重的警告她。

「是,總管。」她表面戰戰兢兢的點頭,心下卻在偷笑。

「大人想要沐浴更衣,你快進去伺候大人。」她愣住,瞪大眼,指著自己。

「我?」「平常都是由你伺候大人起居,大人現在需要人服侍,當然是找你。」她心知不妙,忙道︰「可是我得回去照顧我娘呀,之前跟您請示過的。」

「你娘那邊,我會另外找人去照顧她,你先來服侍大人。」

「不能找別人嗎?」

「安嬸,你也知道,大人除了你,不習慣別人伺候,這麼多年來都是如此呀,大人很信任你,快進去吧。」

叫她伺候項少懷沐浴更農?不會吧?!

這下可好,本來計劃要溜的,卻臨時被抓回來,她開始覺得不好玩了。

男人的裸身她還沒見過呢,雖然徐貴娘給她瞧過那些畫冊,但要親眼所見,她也不禁緊張起來。

她腦子里努力的轉著辦法,還沒想出來,就被總管強迫進了項少懷的房。

「是安嬸嗎?」

她渾身一僵,站在花廳的她,回頭朝內房望去,禁不住吁了口氣,好吧,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她只好繼續假裝當安嬸。

「是的,大人。」她步入內房,見地上擱置了一桶水,而項少懷正躺臥在床。

項少懷見她來了,便命令道︰「你來得正好,快幫我把這身汗濕的農裳脫了,我要擦個澡。」

「是。」

這算不算自作孽?溜走不成,反而真的得像個僕婦一般服侍他。

這伺候人的差事,她沒做過,不過長期被丫鬟伺候,久了,多少記得一些,反正只要學袖兒的做法就行了。

不得已,她只好硬著頭皮做了,伸出手,笨拙的為他脫衣。

昨兒個夜里,畢竟光線昏暗,她只隱約感到他有—副好身材,今天證實了她的想法。

望著他赤裸的上半身,心頭怦然一跳。

她雖身在青樓,但賣藝不賣身,望著他結實的胸膛,腦海里禁不住想起貴娘曾經給她看的那些小書上,所畫的男女裸露圖。

一開始她有些不好意思,但最後好奇心勝過了羞澀。

她本就不同于一般女子,生性大膽又爽快,反正她現在是安嬸的身分,不看白不看,也就大剌剌的把他看個夠,順道臉紅心跳的驗證一下,男人「那個地方」是不是跟圖上畫的一樣?

她听別的僕人說過,安嬸從項少懷還幼小時,便一直伺候他到現在,這期間,項少懷並不像其他男人,多少會找個年輕貌美的丫鬟來伺候自己,可他沒有,始終只有安嬸來打理他的起居。

他一個人男人,難道對姑娘都沒興趣嗎?連個侍妾也沒有?

想起昨夜,她趴在他的胸膛上,只見他橫眉怒目地瞪著她,彷佛恨不得要把她大卸八塊。

在青樓,她見多了男人對她神魂顛倒的貪婪之色,如今瞧見一個例外的,令她對他另眼相看。

盜狼也是例外,對她的美色並不動心,但盜狼是土匪,女色見多了,不足為奇,很正常,但眼前這男人,不上青樓,沒有侍妾,也未娶妻,讓她不得不懷疑,這男人該不會是「那兒」有問題,才會坐懷不亂?

她對他,起了很大的好奇心。

雖說她從沒如此服侍過男人,貴娘也對她保護甚深,總認為她有一天會嫁人,所以堅持要她保持處子之身。

不過向來不管世間禮俗,也不在乎別人眼光的她,面對男人赤裸的身子沒有其他姑娘家那般驚惶害羞,不如趁此機會見識見識。

她擰了濕布巾,為他擦拭身子。

他雖是一介文人,但膚色並不像其他官吏那般白,反倒比一般文人黝黑。

而他的胸膛還挺結實的嘛,當她在幫他擦拭身子時,隔著布巾,也依然可以感到這副胸膛的寬闊有力。

卸下宮服的他,沒有鳥紗帽.沒有嚴肅的官袍,冷峻的五官多了份柔軟,而他一頭披散在寬闊肩膀上的漆黑長發,讓他看起來更俊逸斯文的同時,也充滿桀騖不馴的魅力……

咦?她想到哪兒去了?

這房里怎麼這麼悶?她覺得有些熱呢。

抬起的眼,不經意地對上那一雙深邃精銳的眼,胸口陡然一跳。

那雙眼,似乎已經看了她許久,她忙避開眼,猜測是自己的錯覺嗎?為什麼他看她的眼神,好像跟昨天不大一樣?

老天,他該不會瞧出什麼了吧?

「安嬸。」

「是,大人。」

「你兒子最近好嗎?」

她堆起笑,用著老婦的粗啞嗓音回答︰「老樣子,多謝大人關心。」

項少懷眼中閃過一抹詭光,唇上的笑意更深了。

「辛苦你了,本官四肢不便,只能讓你操勞了。」

「大人言重了,能夠服侍大人,是我的榮幸。」哼,算你運氣好,別人要她關明月服侍,一輩子還等不到這個機會呢。

但她沒注意到,自己笨拙的侍候已經露了餡,也沒注意到項少懷那雙眼底所透露的深沉。

幫他擦拭了全身,洗臉,洗腳,梳頭扎髻,穿上長袍後,讓他靠坐在床頭,可真花費了她一番功夫呢。

現在,她可以走了吧。

「大人,我——」她才正要開口請求告退,此時門外有人通報,她忙去應門。

來人是溫師爺和總管,溫師爺微笑有禮的招呼。

「安嬸好。」

必明月也福了福身子對兩位回禮,全府上下,她看得最順眼的,就數這個溫師爺了,不分貴賤,對人親切,難怪常听坊里的姐妹提起他,他在姑娘心目中可是很受歡迎呢。

「師爺請進。」

她領著師爺往內房走,心想溫子韌是項少懷的軍師,或許有什麼新消息,她不妨听听看再走也不遲。

溫子韌見著了大人,拱手參禮後,項少懷問道︰「事情辦得如何?」

「下官奉大人之命,派人去忘憂谷,但冥王閻無極不肯出谷。」

項少懷冷著臉。「他竟然違抗本官的命令?」

「大人息怒,此人性格怪異,醫人有條件,不管是誰求醫,他一概不出谷,所幸閻夫人心地善良,當她知道大人中的毒後,願意親自前來為大人醫治。」

一旁假裝在收拾的關明月,不由得一愣。

閻夫人?不就是淨雪嗎?

「她人呢?」

「正在外頭候著。」

「讓她進來。」

「下官遵命。」

必明月心口中訝異,淨雪來了?這可不好,給項少懷服下的藥,就是她從淨雪那兒要來的,淨雪當然有解藥,若是讓項少懷服下解藥,她的如意算盤就打不成了。

不一會兒,三人走進來,兩名男子是總管和師爺,站在中間的女子,生得眉清目秀,水靈慧黠,俏麗的臉蛋上,有著英姿颯爽的氣質。

她走進屋內,見著了項少懷,神色恭謹的行參見禮。

「民女向淨雪,拜見大人。」

項少懷打量了對方,問道︰「你是閻無極的妻子?」

「是的,大人。」

他不悅地問︰「閻無極為何不來?」

「請大人恕罪,我夫君雖醫術高明,卻曾發過重誓,隱居忘憂谷,遠離凡塵俗世,不再踏入江湖,這一點,還望大人海涵,外子絕非存心忤逆大人。」

項少懷冷哼一聲,似乎仍舊不悅,向淨雪忙繼續說道︰「因為如此,所以民女特地代夫出谷,為大人送解藥來。」

「你可會治本官所中的毒?」

「民女雖然不像我夫君那般醫術高明,但是在听了師爺敘述大人所中的怪毒後,夫君便為大人配制解藥,讓民女帶給大人,來為大人解毒。」

向淨雪這番話,故意說得中听,事實上,她丈夫那臭脾氣啊,可不是三言兩語能說動的,要向冥王求解藥,可得拿條件交換,但對方是巡撫大人哪,民不與官斗,她身為忘憂谷的女主人,也得為谷中的弟兄們著想,別吃飽撐著沒事找麻煩,更何況,這位巡撫大人是鏟奸除惡的好官,于情于理,都不該得罪。

這番話說得恭敬得體,果然讓項少懷臉上的不悅消失了。

「他還有這份心意,本官就不與他計較了,起來吧。」

「謝大人。」

向淨雪款款起身,伸手拉出掛在脖子上的紅線,紅線的尾端,系著一個小巧精致的玉瓶,她身上也戴了一些素雅漂亮的首飾,但唯獨這只小瓶子,讓她倍加珍惜,小心翼翼地握在手心里。

不管到任何地方,或是一日十二個時辰,這玉瓶絕不離身,因為這是她丈夫送給她的第一件禮物,帶著它,就好像夫君隨時陪在她身邊一樣。

隱藏在她眼中和唇邊所勾勒的一抹甜甜淡笑,她這心思別人並不曉得。

從玉瓶里倒出一顆藥丹,她將這顆藥丹呈獻給大人。

「這顆藥丹,應該可以解大人身上所中的毒。」

將藥丹交出去後,向淨雪便靜靜地等著。

一旁的婦人為大人倒水,伺候大人服下解藥後,轉身時忽然朝她投來一瞥,並對她眨眼楮,令向淨雪不由得一愣。

熬人朝她眨了眼楮後,便將茶盤擱回幾上,立在—旁守候,看似並無異樣。

向淨雪只覺得奇怪,那婦人為何要朝她眨眼靖?她確定自己並不認識對方呀!

項少懷吞下丹藥後,沒多久,果然立即感到身子起了反應。

他閉上眼,做了個深呼吸後,原本動彈不得的四肢,逐漸有了知覺,一刻鐘過去,項少懷的雙手已經能動了。

見大人逐漸恢復,向淨雪心中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測了。

當初大人派人來忘憂谷求醫時,听了來人的敘述,她立刻心中有數,這肯定跟明月有關,入城後,听到月華坊被封樓的消息,她就更加確定了。

因此她這一趟來,主要是為了明月,給大人解毒,也是怕明月鑄下大錯。

「照這情況看來,不出半個時辰,大人就能完全恢復行動了。」

項少懷點點頭,對兩手已能活動,感到很滿意。

「閻夫人為本官解了毒,本官心口中感激,劉總管。」

「屬下在。」

「請帳房撥銀兩付給閻夫人藥錢,該給多少,一分都不能少。」

「屬下遵命。」總管恭敬的對向淨雪說道︰「夫人,請跟我來。」

向淨雪向大人道了謝,在臨走時,忍不住又瞄那邵婦人一眼,發現她又對自己眨眨眼楮。

她一臉狐疑的離開,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隨總管退出房外。

真是奇怪的婦人,無緣無故的為何老對她眨眼楮呢?

不知怎麼著,她那眨眼靖的動作,給她一種似曾相識之感。

這一趟來,為大人解了毒,順利達成目的,她也可以避免夫君救一人,殺一人的規矩,觸怒了巡撫大人,要是和大人作對,絕對吃力不討好。

此外,她入城還有另一個目的,便是去找手帕交關明月。

她與關明月,都是豪氣颯爽,不拘小節之人,知道月華坊被封樓的消息後,她很掛心明月,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

猛地,她渾身一震,似是想起什麼而大吃—驚。

「啊!」她突然低呼出聲,讓前頭領路的劉總管也驚訝的回頭。

「閻夫人,怎麼了?」

「呃……沒什麼,我只是不小心絆了下,差點跌倒。」她強自鎮定,對總管報以歉然的笑。

「沒事就好,請夫人小心走好。」

總管不疑有他,繼續在前頭領路,他才轉過身,向淨雪立刻泄漏驚慌擔憂的表情,因為她終子想起來了,那眨眼楮的動作之所以似曾相識,正是關明月常對她所做的俏皮表情呀。

每回關明月有了鬼靈精怪的主意時,嫵媚嬌柔的容顏,總會趁著四下無人時,對她眨眨眼楮,暗示兩人才曉得的默契。

難道那位婦人和明月有關?

她心中忐忑不安著,希望這只是巧合。

「劉總管。」

前頭的人,停下腳步,對她禮貌問︰「閻夫人有何指教?」

「請問適才在房里的那位婦人是……」

「那是安嬸,負責打理大人起居,跟著大人很多年了,從大人還小的時候,就—直侍奉大人。」

「原來如此……」

既然跟了大人許多年,應該沒問題才是。

她搖搖頭,或許是自己想太多了,那個叫安嬸的婦人,不該跟明月有關呀,應該只是踫巧罷了。

但願,一切只是她的多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