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香戀人 第10章(2)

書名︰尋香戀人|作者︰可樂|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所以……你跟阿草伯借鐵牛車?」

「不是,是用搶的。」

吉川羽子噗哧笑出聲,被他心急的模樣逗笑了。「阿草伯好可憐。」

杜春徹搖頭,被她的一顰一笑牽動,心狂跳著。「是找比較可憐吧?」

「喝,真的,你瘦了不少。」吉川羽子輕擰著眉,軟女敕的小手貼在他冒出短髭的臉龐模了模。

她才離開多久,他竟有辦法把自己搞成這副模樣?

「沒有你在,我吃不好,睡不好。」

「真夸張!」她沒好氣地勾了勾唇,生氣地擰了擰的挺鼻後,發出無奈的低嘆。「是我把你寵壞了嗎?」

真是的,他是存心把自己弄成這副模樣,惹她心疼嗎?

「你煮的飯比較好吃。」不等她回應,杜春徹一把將她帶進懷里,緊緊抱著。「羽子,我想你的茶泡飯,想你抱著我的感覺,想你……」

他還沒說完,嘴立即被她的小手捂住。

「你別說了啦!」

不捂住他的嘴,不知道他又會說出什麼未成年不宜的話。

「好啦!總之就是想你。」說著,杜春徹霸道的重新將她擁進懷里。

吉川羽子被他抱得好緊,他結實的胸膛把壓得她喘不過氣來,卻讓她心里充盈著說不出的幸福。

茉莉花季不是結束了嗎?為什麼他身上還有淡淡的花香?那味道讓她暈暈然,想直接醉倒在他懷里。

「我也想你……很想、很想……」

她的話讓他繃緊了身子,內心澎湃不已。

他心愛的女人終于回到他身邊了!

若不是在大庭廣眾之下,他一定馬上押著她回房,用行動表達他滿腔的相思。

「羽子,我們回家吧!」

「嗯」

她攤開小手握住他大大的手,讓彼此的十指緊緊交扣,手心密密相貼,坐上鐵牛車。

微風徐徐的午後,鐵牛車上,他們交換著彼此的近況。

應該在下一個茉莉花開的季節,空氣中彌漫者榮莉花馥郁清新的香氣時,他便要讓她披上嫁衣,嫁進杜家!

當這個想法掠過腦海,杜春徹突然道︰「有件事得讓你有心理準備。」

「什麼事?」

「女乃女乃她比較傳統,我們結婚,她絕對會辦流水席,請最有名的歌舞團來宴客。」

望著他倏然嚴肅的側臉,她好奇地問︰「那是什麼?」

「那是台灣鄉下地方在婚宴時最喜歡的形式,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她來自日本,杜春徹實在很難把流水席、歌舞團,與她清雅的形象搭在一塊。

「沒關系,女乃女乃喜歡就好。只要能和你在一起,什麼形式都無所謂。」摟著他的腰,吉川羽子將臉貼在他的背上,柔柔地說。

她善體人意的柔順讓他的身軀又管不住地緊繃。

「怎麼了?」察覺他的異樣,她忍不住問。

「為什麼鐵牛車的速度這麼慢?」

因為得不到紆解,杜春徹耐性全失,完全失去平時的穩重。

「它不是本來就這麼慢?有什麼問題嗎?」她一臉疑惑。

「有。」杜春徹勉強擠出話來。「我想要你、抱你、吻你……」

可惜周遭放眼望去是一片綠油油的稻田,四周沒有任何可以讓他們打野戰,互訴久別重逢相思之情的隱密之處。

吉川羽子紅著臉,啼笑皆非地嘆了口氣。「那也沒辦法啊!」她的男人真的很容易「激動」耶。

杜春徹咬牙低咒了一聲。

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她問道︰「阿徹,我一直想學一首歌,你教我好不好?」

「我不會唱歌。」心情不好,還唱什麼歌?不用看也知道,他的臉鐵定很臭。

知道他委屈又痛苦,她輕輕柔柔地哼著。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接下來怎麼唱?之前听阿文嬸哼過,很好听呢。」

抵擋不了她充滿濃濃撒嬌意味的詢問,杜春徹冷著嗓音念出歌詞。分芳美麗滿枝啞,又香又白人人夸。

「怎麼唱?教我。」

「那是兒歌。」

教一個大男人唱兒歌,恩……有點別扭。

重點是,他現在心里很不爽,沒心情、沒耐心教她唱歌。

「男人不能唱兒歌嗎?況且是你只是教,我來唱啊。」她說得自然,完全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妥之處。

听見她這麼說,杜春徹認命的撇了撇嘴,開口唱歌。

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

泵娘看來很熟悉

我在哪里見過你

我卻想不起

是否在夢里

泵娘家鄉在哪里

竟會如此地美麗

哎呀真的好可惜

懊早點就認識你

美麗有辦法夢中

來自遙遠的地方

它就是我這輩子尋找的家

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

從天上掉落到我的家

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

我愛上它

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

要感謝上天賜我這朵花

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

我愛上它

听他唱著全然不同調的歌曲,吉川羽子紅著臉愣了愣。「這是我想學的那首歌嗎?」

「不是,是某個歌手的歌。」

拌詞很簡單,但很像他們之間的愛情。

她是上天賜給他的茉莉花,專屬于他的。

「所以你這是對我唱情歌嗎?」吉川羽子笑得好甜,能听到心愛的男人對她唱情歌,她心里充滿說不出的喜悅。

「對,唱情歌。」

話一說完,杜春徹意猶未盡的繼續唱著,用歌聲表達他內心滿滿的情意。

听著心愛的男子用沉厚的嗓音訴情,她心窩充斥著濃得化不開的蜜意,跟著他哼唱了起來。

于是,兩人的歌聲中帶著笑聲,甜甜蜜蜜的回蕩在樸實的鄉間,久久不散……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