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人是野狼 尾聲

書名︰獵人是野狼|作者︰慕子琪|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這是爹地的老婆,叫干媽。」雷亞諾輕而易舉的一手抱著一個天使一般的孩子,為這對雙胞胎姊弟鄭重的介紹藺艾柔。

「她不是在美國的伴姊姊嗎?」雷卡蘿記得她。

「爹地,我長大後要娶她耶!」雷凱爾「志向遠大」。

原來他已經有一個這麼小的情敵喔!

她還真是受歡迎,老少通吃,就連伯父都已經在催促他早點帶她回去,還想和她切磋象棋。

「凱爾,身為一個可以保護老婆的男人,首先要抱得動自己的老婆,你現在可以嗎?」雷亞諾放下兩個小孩,向他下戰書。

雷凱爾搖搖頭。

雷亞諾輕而易舉的抱起藺艾柔,嚇得她輕呼一聲,緊緊的摟住他的脖子。

「所以她是我老婆,以後看到人要叫干媽,知道嗎?」他居高臨下,完全是勝利者佔有的姿態,就算是小孩,他也不會手下留情,對于心愛的小女人,他只有志在必得。

簡單幾句話,就擊退情敵。

「你不會覺得很丟臉嗎?大人欺負小孩。」藺艾柔看到小男孩露出明顯的失望表情,不要說他抱起她,她抱他可能性還高一點。

「誰都不準和我搶你,你只能是我的。」雷亞諾十足霸道,誰教這個小女人素行不良,只想將他往外推,他不自力救濟怎麼行?只好多灌輸她是他的所有物的觀念,任何人都不準搶。

他一點也不認為以大欺小有什麼好丟臉,只要扯到藺艾柔,絕對沒有任何談判的余地,就連自己最疼的小佷子也是一樣,和他搶女人,一律視為情敵。

「我們還沒結婚,你不可以……」

「謝謝你一直提醒我,明天就去辦登記,爺爺早就答應了。」每次她都拿這個當借口,床都上了,人都吃干抹淨了,還沒結婚不可以這個、不可以那個,結完婚後,他就什麼都可以了。

「你不可以……」

「我可以。」

「你怎麼可以自己就作決定?你不可以……」

「柔柔,你再說一次‘不可以’,信不信我在小孩的面前吻你?」

這個威脅很快就收到效果,看來威脅真好用,她嘟著小嘴,一臉委屈。

唉!露出這樣想讓人欺負的表情,他更想吻她了。

「怎麼老是欺負我?」

「我只是想蹂躪你,誰教你的名字就令人忍不住想這麼做?」他在她的耳邊輕笑低語。

「我哪有?」她才不相信。

「外國人都把名字放前面,姓氏放後面,不信的話,你自己念念看。」第一次念她的名字,他就發現了。

「艾柔……藺……」她小聲的念一遍,然後氣得嘴嘟得更高。「亞諾,你不可以再……」

她的話最後都落入雷亞諾的口中。

不是剛剛才提醒過她,只要再說「不可以」三個字就吻她?

真是的,這麼想要他的吻,只要她開口,他隨時都樂意提供服務。

欺負她?!其實是疼愛她、寵愛她,天底下再也找不到比他更愛這個小女人的人了。

至于結婚,明天戶政事務所一開門,他就帶她去辦手續。

番外篇︰酒後亂性

藺艾柔開始不勝酒力,身體呈現發熱狀態。

如果把她一個女孩子丟在店門口也是可以,或者就丟到大馬路上,不過他沒有這麼做,雖然她長得不起眼,但再怎麼說也是女人,若有人心懷不軌,吃虧的還是她。

最後他善心大發,只好先將她帶回家過一夜再說。

他雷亞諾風采迷人,對女人挑剔得很,不會饑不擇食,對半陌生的女性出手。

車子抵達地下室,他叫醒一路上始終半昏睡的藺艾柔。

「藺艾柔,你可以自己走嗎?」她的名字還真有趣,如果以外國人的念法,會有諧音,呵呵……

「我的腳好痛,高跟鞋好討厭。」她的聲音呈現撒嬌可愛的女圭女圭音。

他听了,下巴差點掉下來,這種聲音會讓男人全身酥軟。

她現在到底知不知道他是誰?

「水沁,人家走不動啦!」她半眯著惺忪的雙眼,踢掉高跟鞋,放肆的撒嬌。

如果不趕快把她帶上樓,恐怕她的聲音大到會引起街坊鄰居的注意,到時他好人當不成,反倒被當成登徒子。

沒辦法,雷亞諾蹲在她面前,還是背她比較快,跟酒醉的人講道理是講不通的。

「水沁,是我的腳變小了嗎?還是你的背變寬了?」

他萬萬沒想到,沒背到人,反而被藺艾柔一腳踩在背上,傳來一串開懷的笑聲。

她現在是把他的背當成量腳板嗎?他一點也不想知道她穿幾號鞋,好嗎?

彼不得什麼紳士風度,雷亞諾決定將她直接扛下車,幸好她瘦得沒幾兩肉,總算是將她帶回屋子里。

他拿了一條濕毛巾給癱在沙發上的她,她抹抹臉,一並將臉上的妝卸了一大半,露出一張絕色容貌,讓他暗暗吃了一驚。

一個女人真的可以在化妝前和化妝後判若兩人,但是……她也差太多了吧!

「水沁,我好熱喔!」藺艾柔嬌聲抱怨,同時褪去條紋襯衫,露出粉藍色內衣,也將豐滿的上圍顯露出來。

他更加驚艷,因為包裹在不起眼且過時衣服下的是會令男人血脈僨張的好身材……她居然騙過所有的人?

在公司,她一直是很不起眼的小小行政人員,若不是正在酒醉當中,他還真無緣見到這麼有看頭的美貌與身材。

「水沁,我好想睡覺喔!」她打了個大呵欠,又閉上眼楮。

這房子本來就是租給單身男子,所以只有一張床,加上他沒打算在這個地方停留長時間,所以並沒有費心額外添購任何其他家具。

看著一動也不動的藺小姐,他決定好人做到底,床就讓給她睡,于是扶她進他的房間,放在床上。

「我口好渴,想喝牛女乃。」

如果不是他突然善心大發帶她回來,還真以為她有預謀要霸佔他的床,而且知道他今天買了牛女乃。

「等一下。」他轉身離開。

餅了一會兒,他回到房間,手上拿著一只杯子,遞到她的面前。

她接過杯子,才喝了一口,牛女乃就灑了一身,連帶的潑到他身上。

「是我要喝牛女乃,衣服不要喝啦!」她動手月兌下濕掉的內衣和下著。

雷亞諾知道自己這個時候最好還是離開,雖然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但他是清醒的,不想趁人之危佔她便宜。

「我解不開,幫我。」

他只好回到她身邊,才發現原來是內衣勾子勾到蕾絲,于是迅速幫她解決問題。

他真的一點都不想看,但是什麼都看到了,幸好光溜溜的她倒到床上就睡著。

就當作是他做好事的報酬吧!

只是雙眼受到嚴重的刺激,害得他的下半身開始起反應,他是男人,不是聖人。

「我可不是聖人,別這樣誘惑我。」他喃喃自語,搖搖頭。

替她蓋上薄被,他覺得自己還是去沖個冷水澡比較實在,天知道他已經多久沒有踫觸女人,又是這麼合他胃口的佳肴在面前。

他們沒有任何關系……好吧!嚴格來說,頂多是說不上幾句話的同事,再說,她應該是好人家的女孩,他沒有理由對她做出非禮的事。

洗好澡,理智也恢復,雷亞諾光著身子就走出浴室,反正床上的人兒正熟睡,就在他準備拿衣服時,床上突然又有動靜,當他靠過去,想听清楚她在說什麼時,毫無防備的便被她偷襲。

以為她的力氣小,卻出乎意料的大,另一方面是因為他沒有料到自己會被偷襲,不小心和她一起倒回床上。

「水沁,你知道我很喜歡你,謝謝你一直這麼照顧我,就像我姊姊一樣,我好幸福喔!」藺艾柔說著,開始親吻他的唇,親吻他的臉。

啊……他被非禮了嗎?

「你變胖了嗎?怎麼變得這麼大只?不過模起來好舒服,味道也很好聞,呵呵……」她傻傻的笑著,一臉幸福的霸佔他精壯的身體。

雷亞諾一點也不幸福,想要退開。

她卻死命抱著他不肯放,把他當成汪洋中救命的繩索,攀著他的身子。

當然,他也可以很用力的將她甩開,不過不敢太用力,免得傷害她,但是不用力,她又緊抱不放,他們持續在拉鋸戰。

藺艾柔小姐,你不知道我也被折騰得很累嗎?

他現在最想做的就是好好的睡一覺,不想再和她玩拔河,也不想和魔鬼身材的女人睡在一塊,太折磨他了。

重申一次,他只是平凡的男人,不是聖人。

「謝謝你陪著我,我不會孤單的……」

是她眼角微微的淚光讓他停止了動作,因為她看起來就像亟欲被保護的小女人,讓人不忍心棄她于不顧。

他雷亞諾不是一個容易心軟的男人,而是一個非常有原則的男人,唉!為什麼對她的兩顆眼淚心軟,因為她的可憐樣子而放松原則?

被她這麼一鬧,他也累了,算算時間,應該已經半夜兩點多了。

第一次被喝醉酒的女人逼迫睡在一起,希望明早她起來的時候最好自己認賬,是她欺負了他,這筆帳,他會討回來的。

因為他真的累了,睡吧!一切等明天再說了──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