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唐浣紗>小寶貝愛作媒

小寶貝愛作媒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逐的青春 唐浣紗

書名︰小寶貝愛作媒|作者︰唐浣紗|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今年真是國片非常蓬勃發展的一年,除了史詩大片「塞德克。巴萊」之外,還有「翻滾吧!涪信」、「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等諸多好片,每一片紗紗都很喜歡,其中,「那些年」這部電影,讓我真是感觸良多。

我和姊妹淘一起去欣賞,出電影院後,每個人的眼神都有點恍惚,臉上也有淡淡的笑意。我知道——是勾動了心底最隱密,也是珍貴的角落,每個人記憶的匣子都被打開了!

很多人說這部片讓他們想到自己年輕時代的戀愛,曾經以為很遙遠的時光,卻隨著電影畫面一幕幕,無比清晰地跳入腦海中。電影院中的我完全沉醉在影片氛圍中,銀幕上的陳妍希笑容清甜,柯震東又酷又帥,熱血破表!而我的眼前仿佛也多出兩個身影,那是多年前仍穿著校服的我,還有已經是大學生的你。

和你在一起那幾年,真的是我人生中非常幸福的時光。曾經和好友聊起有關「前男友」的話題,一聊起過往戀情,她們有的人仍忿怒不平,指責那個男人是如何傷害她。其實,我和你之間當然也有爭吵、有誤會,但,不知為何,令我印象深刻的都是我們歡笑的畫面,那宛如青檸檬般的青澀笑容、那些溫馨、一頁頁的甜蜜……始終存于我腦海里的記憶匣,慎重收藏。

你對我真的很好,當時我們都還是學生,兩個學校之間有一大段距離,可你幾乎是風雨無阻,只要時間允許,都會親自來接我下課。然後去那間我們最喜歡的泡沫紅茶店,找個最安靜的角落坐下來,說著永遠都說不完的情話。

我們很珍惜可以相處的每一分時光,不管是喝紅茶或是吃盤水果冰,甚至就買包香雞排邊走邊吃,在我們口中都是山珍海味。

你會先把我送回家,晚上再匆匆趕去當數學家教,即使是寒冬或是大雨,學校門口永遠有你的身影。這份毅力連我的同學都萬分感動,紛紛告訴我︰「這種好男人真的快絕種啦!要好好把握喔!」還有人開玩笑地說如果我跟你分手,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她。

我不願看你這樣奔波,不止一次說︰「不要來接我了,我自己搭公交車回家就好,你這樣太累了。」但你都會露出慣有的爽朗笑容說︰「沒關系,只要一騎上車,就可以馬上見到最喜歡的人,怎麼會累?」

可,那時的我還是會莫名其妙地和你鬧著別扭,也許就如九把刀透過影片所傳達的——青春時期男孩的悲哀,就是同年齡女生的想法總是比男生成熟。其實你比我大一歲,相識時,你已經在念大學了,可你總說我的內心世界比你早熟,我真的有比你成熟嗎?我不知道……

我們愛得如火如荼,連你送我回家,都要在我家前面的小巷子「十八相送」,就是不願放我進家門。可,吵起來也是驚天動地,就像電影演的一樣,在滂沱大雨中爭吵,明明兩人都渾身濕透,硬是不肯找個地方躲雨,回家後還心灰意冷地發誓這輩子再也不要看到你。

但過沒幾天接起電話,听到你那沙啞的聲音,我都還沒開口,眼淚已經瘋狂流竄,不顧台風已經登陸,外面還狂風暴雨,兩個瘋子硬是發狂地想見對方,出門後一見面又是緊緊地抱在一起,已經分不清我的臉上是淚還是雨?

有一次大吵,隔天放學後我窩在教室不想出去,不願看到你。你在校門口「罰站」了好久,只好拜托我的同班同學又返回教室找我。對自己很節省的你,還買了好大一束白玫瑰想賠罪,事後我好心疼你為何要花那麼一大筆錢,因為我知道你存錢真的很辛苦。

那時你常說我跟你在一起,是害我受苦了。說真的,我一點都不覺得苦,如果你的身上只剩一百元,你總是會毫不猶豫把其中的九十塊拿去為我買晚餐或是點心,只留十塊錢給自己。被你那麼珍貴地守護著,我好感動。

當時究竟是為了什麼而爭吵?甚至吵到天翻地覆,吵到我們共同認識的朋友都紛紛來勸我不要再跟你冷戰了,接電話吧!他們說你已經把自己懲罰得很慘了……說真的,多年後的我竟已不確定爭端是什麼,可,卻特別清楚記得大吵後好幾個晚上,我總是躲在被窩里將雙眼哭得又紅又腫,隔天要上學之前不得不拿冰毛巾敷眼楮,才能勉強出門,但一到晚上又傷心欲絕地哭著……不到二十歲的我,夜里真是以淚洗面,以為自己會因「心痛而死」。

每一回大吵後,我們都會哭說要和好,再也不吵架,再也不斗氣。

可,下一次卻又莫名其妙地輪回……也許,當時我們都太年輕了,拚命想守護那最純淨真誠的愛,卻又不知該怎麼做?愛之適足以害之,再加上面對未來的茫然與不確定,導致後來發生種種的事……

與你分手,後悔嗎?

我想,並不是後悔或不後悔的問題,而是一種淡淡的惆悵。那份惆悵包含著不舍、無奈,與絲絲的甜。只要想到那一幕幕,我還是會從心底涌起一個溫暖的笑容。

發生了許多事情,我很明白再也不可能回到從前,可,總想把那份甜,仔細地、牢牢地、妥善地收藏在記憶中。

你可能不知道,我現在住的地方,與你當時念的大學只有兩條街之隔。多奇妙的人生安排,熱戀時,我們曾抱怨彼此住得太遠,總想說如果住得近一點那該有多好,我們就可以多聊一些,你可以多陪我一些,可以盡情地依偎,不用老是要擔心時間,要依依不舍地分別。

多年後,我竟搬到你當時居住的區域,但你早在畢業之後就搬走,到了另一個更大的城市工作,你我之間的距離更加遙遠……

有時,我會到你曾念書的大學散步,那所學校又興蓋起更多宏偉的建築,但你念書時所使用的實驗大樓一直還存在著,盡管已經看得出它久經歲月風霜,但校方依舊維持得很好,請工人定期地維修養護它,在心底,我也祈求它永遠不會有被拆除的一天。

我總是慢慢走過那棟實驗大樓,看著一個又一個的教室、一扇扇窗,心底涌起縷縷惆悵,你曾經帶我去參觀過你的實驗室,見了你最要好的同學、熬夜的戰友,站在大樓外,我知道三樓哪一扇窗戶,就是你曾經挑燈夜戰、埋頭苦讀的地方……

那扇窗戶給我很多溫柔的感受,我似乎可以看到那一年有個女孩,在寒風刺骨的夜里,披著厚外套,里著男友送給她的圍巾和手套,搭超過半小時的車,買來男友愛吃的宵夜進入偌大的校區,興沖沖跑到實驗大樓,拾著階梯一口氣奔到三樓,直奔到走廊底端推開一扇門,看到他無比驚喜的笑臉。那些年……是那麼美好,有著好多歡笑,那是顯青春的記憶,有爭執、有淚水、宿委屈、有10s涕為笑的喜悅,是那麼晦、那麼甜、那麼刻骨銘心。

你過得好嗎?衷心希望你一切都好,身邊也有一個很椿的人與你相知相守。如同當年我們仰望藍藍楮空的約定——要很幸福,很幸福!

我很慶幸自己曾經遇到你,和你認真地、瘋狂地憂過一場,回想起我們有過的種神回憶,不管是歡笑還是淚水,都是最殆蠱的寶藏。

謝謝你對我的好,那一年的燦爛陽光,永遠捻藏在我心中,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