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夙雲>小秘書大老婆

小秘書大老婆 第9章

書名︰小秘書大老婆|作者︰夙雲|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因為時間有限,孟獅換上西裝後,趕緊帶著詩嫻去名牌店置裝,換上紫色的小洋裝,接著帶她去美發店,請設計師整理發型。

一切弄好後,詩嫻上了車,連忙拿起鏡子化妝。

簡單的紫色小洋裝將她襯托得極為神秘高貴、氣質非凡。

「你好美!」他開著車,忍不住贊美著。

听見他的贊美,她不禁臉紅了。

「你也很帥。」她崇拜地看著他。

他是極有魅力的男人,站在人群中,很自然地就會吸引眾人的目光。

不過,一想到等等就要見他的家人,她不禁緊張了起來,拚命做深呼吸。「我好緊張!」

「別怕,有我陪你。」

雖然他們的家世背景確實有著天壤之別,但是他知道母親不是那種狗眼看人低的人,注重的不是對方的家世背景,而是才能和品行,因為她當年也是白手起家的,所習她要的媳婦是有真材實料的,而非空有美貌的花瓶。

不一會兒,車子抵達飯店。

孟獅將車鑰匙交給服務生泊車後,直接搭電梯,前往總統套房。

為了不被打擾及保有隱私,今天的會面選擇在房里用餐。

一進入房里,詩嫻立即膛大眼,目不轉楮地瞧著。

這間總統套房大約百來坪,有三個大房間,室內裝滿得富麗堂皇。

飯廳里,蔡桂花和三個女兒美如、美玉、美珍己經就座,一旁有五個服務生伺侯著,而飯店的米其林三星級廚師則親自為他們掌廚。

「孟獅,你來了!」蔡桂花一看到兒子,心情激動不己。

餅去十年,這個兒子只有在中國農歷年時才會回美國跟她們一起度假。

兒子跟她並不親,蔡桂花總是歸咎于自己顧著打拚事業,忽略了和兒子建立良好的親子關系,才會導致兒子比較自我,沒有中國人孝順父母的家庭觀念。

前幾年,她要他找對象結婚,百般勸說,他卻不把她的話當一回事。

「媽,你怎麼突然來了,我真不敢相信你們就這麼突然地出現在我面前。」孟獅仍是覺得很驚訝。

蔡桂花投說話,只是莫測高深地微笑著。

她之所以能夠在事業上闖出一番名號,除了歸功于她的努力不懈外,還有一大助力,即是算命。

在丈夫意外死亡後,她曾經怨自己的命不好,竟然年紀輕輕就成為寡婦,並因此而沉溺于中國命理好一陣子。現在的她精通各種算命,批流年、八字、紫微斗數都頗為厲害,也因為精通命理,對她事業上的助益良多,知道何時運勢好,可以放手沖刺,何時運勢低迷,她就放緩腳步,先做準備,等待良機出手。

這是她能夠在業界叱 風雲的原因之一。

很多人不相信算命,但是,她深信不疑。

這回她會突然前來找寶貝兒子,就是因為算到孟獅今年紅彎星動,尤其是這個月,他的桃花特別旺,很有機會找到真命天女,所以她才特別撥空,順道跟女兒們來台灣四處走走、玩玩。

「媽媽想你,當然就來啦!」二姊美玉接口。

「媽、姊,這是我的女朋友詩嫻。」孟獅——為雙方介紹︰「詩嫻,這是我媽媽,這是我的大姊美如,二姊美玉你見過面的,還有三姊美珍。」在孟家,大家一律還是用中文名字。

詩嫻發現大姊看起來比較穩重,二姊看起來比較機伶,三姊看起來則比較市儈。

眼前這四個母女,個個長得如花似玉,歲月不曾在她們身上留下痕跡,美得像嬌艷的玫瑰花,加上有名牌服飾的襯托,媽媽像太後,姊姊們則像公主般,看起來高不可攀。

眼前這一幕仿佛是歷史重演,當初孟獅被哥哥們品頭論足,這會兒則換成了她。

不知道她有沒有及格呢?她有點兒緊張。

「伯母,你好。」蔡桂花有如太後般莊嚴,讓她心生畏懼。

緊接著,她有條不紊地繼續問候︰「大姊、二姊、三姊好。」

「詩嫻,你好。」蔡桂花微笑地說︰「坐吧!」他們兩人坐在另外一邊。

詩嫻緊張不已,心髒跳得好快。

蔡桂花盯著詩嫻看,她就像一張白紙,因為是白紙,所以才純真、才純潔。

兒子在台灣這麼多年,她不是沒有派人偷偷調查過他在台灣的狀況,而且每年難得的新年團聚中,她也從孟獅嘴里得知範詩嫻是他的貼身秘書,跟在他身旁最久。

「你們肚子餓了吧?我們先吃飯,邊吃邊聊。」蔡桂花偏頭對服務生交代︰「可以上菜了。」

「是的。」服務生立即依序上菜。

他們今天吃的是西餐,主菜是頂級牛排。

美玉之前己經跟她們「報馬仔」過了,根據美玉看到的情形,她們都覺得孟獅和詩嫻己經發展到快要結婚的地步,幾個姊姊正想趁這機會好好試探一下未來的弟媳婦。

「孟獅喜歡你,我想你一定是有什麼長處。」大姊道。

「我弟弟喜歡你,我想你一定很優。」二姊也說道。

詩嫻緊張得手心直冒汗,她覺得要面對眼前的人,比應付工作上的問題還困難百倍。

是因為在乎孟獅嗎?

她不希望自己表現失態,丟他的臉。

「我沒有什麼長處,我只是老板的秘書。」

「就因為是老板的秘書,你正好可明丘水樓台先得月,這招真的很聰明。」三姊不以為然,話中有話地說。

詩嫻愣住了,不解地問︰「什麼意思?」

「少來了,難道你不知道孟獅是——」三姊說話較刻薄。

「不是這樣的……三姊,詩嫻根本就不知道我的身分。」孟獅打岔,護著詩嫻。「她一直以為我只是台灣分公司的老板。」

「是嗎?」三個姊姊們一臉不信的表情。

蔡桂花也挑挑眉,覺得不太可能。

驀地,電話鈴聲響了,服務生接起後,把電話遞給蔡桂花。

「蔡總裁,您的緊急越洋電話。」

「好!」

蔡桂花接起電話後,先用英文講話,听到對方用德語後,也用流利的德語對談。

總裁?

孟獅的媽媽是做什麼大事業的啊?

而且她會多國語言,好厲害喔,詩嫻覺得很佩服。

結束通話後,蔡桂花不期然地看見詩嫻一臉崇拜的表情。

「伯母,你好像精通多國語言,好厲害喔!」蔡桂花會心一笑。「你是孟獅的秘書,一定也很能干,所以才能夠待在孟獅身邊十年,我想你一定能夠讓我們孟家的企業更上一層樓,成為永續經營、永續發展的企業。」她滿足地看著兒子。「孟獅是我唯一的兒子,以後我的公司會交棒給他。」

「你的公司?」詩嫻一頭霧水。

「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三姊狐疑地問。

「知道什麼?」詩嫻覺得自己好像霧里看花。

三姊嗤之以鼻地說︰「真好笑,你男友的媽媽不是什麼單純的家庭主婦,她是‘迪霍國際快遞’的總裁蔡桂花。」

「什麼?」她極為錯愕。

孟獅的媽媽是「迪霍國際快遞」總公司的總裁?

「我根本不知道孟獅是蔡總裁的兒子,我只知道他是‘迪霍」台灣分公司的老板……」她從來不知道原來孟獅的背景竟然這麼顯赫。她有口難言,責怪地看著孟獅。「你為什麼不早點說?原來你來頭這麼大,你明明可以有很多女人、很多選擇的,我……」她更自卑了,覺得自己配不上高高在上的孟獅。

「伯母、姊姊們,我從來沒有想要貪圖你們家的財產,雖然我沒有多好的家世背景,我們家很普通,但是家世清白,我很愛我的家人,我家人的重要性遠比世界上所有財富來得大。如果……如果孟獅要找別的女人也沒關系,我……我配不上他……」說完後,她難過地站起來,想離開了,誰知孟獅又拉著她坐下。

「媽媽、姊姊,詩嫻是個不可多得的好女孩,我卻一直沒能好好地把握她,害得她想從我身邊逃開。」孟獅語氣認真地拜托道︰「你們幫幫我,替我留住詩嫻!」看來,孟獅真的很在意詩嫻。

「我看得出來,詩嫻是個好女孩。」蔡桂花一開口,現場立刻鴉雀無聲。

詩嫻品行端正,溫柔婉約,會是一個賢內助。

雖然沒有顯赫的背景,但是娶妻娶德,她蔡桂花己經很富有了,不需要靠跟其他企業聯姻來賺錢,她只要兒子能過得幸福快樂。

「媽……」孟獅感動地看著她。

「只要我的兒子喜歡,這樣就夠了。」

媽媽擺明了是站在兒子這邊的。

媽媽最大,她的決定立刻影響了三個女兒的態度。

「詩嫻。」三姊的態度變得比較收斂了,和氣地說︰「我說話向來直爽、不好听,但我沒什麼惡意。媽媽認同你,我們這個家就認同你。」

二姊高興地拍手,接著,大家都拍手歡迎她的加入。

孟家人接受範詩嫻了。

但是,詩嫻一時間還無法接受這夾如其來的消息。

孟獅是蔡桂花的兒子,未來的總裁「我和你姊姊們要待在台灣三天,你要不要帶我們四處走走?」媽媽難得開口要求兒子。

「當然好,工作比不上媽媽和姊姊重要。」孟獅爽快地答應,並立刻擬好計劃。「我們去南台灣好了,一天去墾丁,一天去台南逛文化古城,另外一天嘛……」

「做什麼?」姊姊們好奇地問。

「我們和詩嫻的家人吃頓飯,順道拍婚紗照及全家福照片吧!」孟獅說道︰「詩嫻的家人都是好人,你們一定會喜歡的。」

「什麼?」桌下,詩嫻用力捏了下他的手心,臉上表情寫著︰你在開玩笑嗎?

孟獅依然故我地道︰「詩嫻的嫂子們早替她準備好婚紗禮服了,可是我們工作忙,一直沒時間回去,趁這時侯,我和詩嫻拍婚紗照,大家也一起來拍全家福吧!」他打算順水推舟,弄個盛大的儀式,對詩嫻表白和求婚,要是真能來場婚禮也不錯!

「好、好!」蔡桂花發現兒子比較顧及家人了,不像過去那般自我,這一定是詩嫻的功勞。「我是應該拜訪詩嫻的家人,那就這麼說定了!」看眾人這麼興致勃勃的,詩嫻一時間也無法說出拒絕的話。

詩嫻一直忍到跟蔡桂花及姊姊們說再見,坐上車子後,才開始發飆。

她氣呼呼地道︰「老板,你為什麼沒告訴我,蔡桂花是你媽媽,‘迪霍’以後是你的?」

孟獅一臉無辜地說︰「我家家財萬貫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難道要我逢人就說我是總裁的兒子,我以後要繼承‘迪霍’的一切嗎?」

「我不要打電話回家。」她直截了當地拒絕。「我家人不可能跟你家人吃飯認識的。」他家是大財團,她家只是小戶人家,他們兩家有如雲泥之別啊!

「沒關系,你不打我打。」他聳聳肩。「反正我有你家的電話,我打去,阿嬤會高興得要命。」

詩嫻命令自己冷靜下來,實際地說︰「老板,你知道你這樣做會讓自己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嗎?婚紗拍了,然後呢?真要舉行婚禮嗎?你的家人跟我的家人見面了,然後你真的要娶我嗎?我們兩家的家世背景差很多啊!」

「詩嫻,我們己經是男女朋友了,如果有什麼困難,一定要一起克服,況且當初我有始有終地扮演你的男朋友,現在,希望你也要有始有終,好好陪我媽媽和姊姊,直到她們離開台灣。」

「好吧。」她不得不點頭。

孟獅滿意地看著她,心里其實有其他的計劃。

晚上,他特別打電話給詩嫻的大哥細說原委,接著認錯,待大哥諒解他的行為後,孟獅便告知他的計劃,請大哥全力配合。

接著,他去找媽媽,將一切娓娓道來,媽媽也支持孟獅的決定……詩嫻和孟獅一家人快樂的出游,這三天是詩嫻最快樂的日子。

戀愛像鑽石糖衣,閃閃惹人愛,她陷入情網,可以理所當然地享受愛人的關懷和疼愛,就像即將步入禮堂的未婚夫妻,幸福甜蜜。

第一天,他們照計劃游墾丁,第二天,他們到了滿城陽光的台南古城,第三天,他們來到了高雄。

此刻高雄下著蒙蒙細雨,在詩嫻的連絡下,兩家人特別約在一家知名海鮮餐廳吃中飯,下午的行程則是拍婚紗照及全家福照片。

孟獅豪氣的包下餐廳內最寬敞的包廂,這是他的家人和詩嫻家人第一次見面,千萬不能失禮!。

在餐廳門口,詩嫻的家人準時出現了。

阿嬤開完刀不久,身體還在調養。

「阿嬤,」孟獅比詩嫻更快地跑上前問候。「我好想你。」

「你的家人從美國來,我好歡喜。」阿嬤笑咪咪地說。

詩嫻也過去抱住涪嬤,一行人一起走入餐廳,進入包廂就座。

詩嫻忐忑不安,深怕自己表現不好。

「孟太太,你好。」慈祥的阿嬤跟精明的蔡桂花握手。「孟獅真的是好男人,阿嫻遇到他很幸運。」

「阿嫻是個好女孩,我很喜歡她。」這是蔡桂花的真心話,她打從心底覺得自己應該好好感謝詩嫻,因為詩嫻,孟獅變得可愛多了,願意跟家人親近,也願意多陪陪她這個媽媽。

包廂里,他們坐在一起相當熱鬧,氣氛也相當熱絡。

蔡桂花身為跨國企業的大總裁,卻不驕傲,很尊敬阿嬤,處處以阿嬤為重。而孟獅的姊姊們在此刻也收起嬌氣,顯然蔡桂花教養有方。

阿嬤說︰「孟太太,我一直想要送你什麼,想了老半天,決定送你我親自釀的醬料,我們六龜客家人的桔子醬和辣椒醬很有名。」

「這是我們的一點心意,請收下。」範爸爸相當客氣,現在家人都知道孟獅的身分很了不起,但他無意因此討好什麼,重要的是對方和女兒真心相愛,未來女兒幸福就好。

蔡桂花看中一罐辣椒醬,她愛吃辣,當場叫服務生打開,放在小碟子上配海鮮吃。

蔡桂花才吃一口,直嚷︰「好吃,好吃!這種醬料是獨門配方,在美國鐵定吃不到。」

她這麼一說,孟獅的姊姊們也搶著試試。

「真的好好吃,有如人間美昧。」

她們異口同聲地贊美。

原來,他們這一家子都喜歡吃辣,阿嬤輕易用醬料征服了四位女士的胃。

孟獅笑她們。「多虧了阿嬤,你們才能吃到那麼美味的辣椒醬。」

「以後要吃多少有多少!」阿嬤保證。「告訴我一聲,我親自多釀一些送給你們。」

「對!就算你們在美國,我也會用迪霍快遞給你們送到,保證二十四小時內取貨!」孟獅揶揄。

大家听了笑哈哈,這一餐互動其樂融融,氣氛洋溢著歡欣和喜氣。

雨停了,陽光普照,一家人浩浩蕩蕩到照相館拍婚紗照和全家福照。

孟獅早就安排好一切,價錢不是問題,重點是難得全家人一起拍照。

詩嫻換上了嫂嫂為她帶來的手工婚紗禮服,由專業的設計師為她上妝、做頭發,孟獅則挑了一套燕尾服,其他家人也乘機打扮自己,三個姊姊各自挑選一套自己喜歡的禮服,詩嫻的嫂嫂和哥哥們因為原本就穿著正式,只稍微梳頭、化妝過後,就呈現出隆重感。

當詩嫻穿著高貴典雅的純白婚紗禮服走出更衣室時,眾人不禁為之驚艷,和一身正式燕尾服的新郎站在一起,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蔡桂花和阿嬤坐在攝影棚旁的沙發上,她跟女兒使了個眼色,于是攝影師先被請出攝影棚,其他家人全員到齊,詩嫻不明所以,只覺得大家都含笑看著她,好像有什麼事要發生了……蔡桂花一臉嚴肅地吩咐道︰「詩嫻,孟獅,過來這里。」

孟獅牽著新娘的手走到沙發前。

「我知道場面不太適合,但是因為我不住在台灣,難得今天雙方家人都在場,所以我有一些事想交代你們。」

當著眾人面前,蔡桂花取出一個紅色絲絨盒,打開,只見里面有一對戒指,戒指上瓖著廉價的玻璃碎鑽。

蔡桂花神情柔和地述說對戒的來由。「這是當年你爸爸跟我結婚時,我們戴的婚戒,那時我們很窮,只買得起玻璃碎鑽,這對戒指相當具有紀念價值,是我們孟家最貴重的禮物,今天我要把它送給你們,就當作你們的婚戒吧!詩嫻,以後你就是我們範家的媳婦了。」

詩嫻溫柔體貼、善良聰慧,這些天來孟家每個人都感受到了,蔡桂花很滿意這個媳婦。

「謝謝媽媽。」

孟獅慎重地接過婚戒,希望在大家面前當場替詩嫻戴上,誰知道一轉頭卻發現詩嫻淚流滿面。

她不知道孟媽媽安排了這件事,她很感動,也很高興孟媽媽接受了她和她的家人,但是她心里很難過,因為孟獅並沒有給她任何承諾,他們只是在演戲而己……

「小嫻,你怎麼了?」孟獅緊張地問。

「我……」詩嫻淚水當場饋堤。「我不能再說謊下去了,大家都對我太好了,可是我對不起大家。」

「小嫻……」孟獅面色凝重,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

「伯母,我錯了,阿嬤、爸爸、哥哥、嫂嫂,我錯了……」她硬咽道出一切。「其實我跟孟獅只是在演戲,對不起騙了大家……一開始是因為阿嬤病重,老板同情我,答應扮演我的男朋友,讓我家人安心……後來我們回台北,真的開始交往,但是感情還沒有穩固,這時孟獅的媽媽來台灣看他,孟獅希望讓母親安心,所以要求我跟他家人見面,假裝我們己經論及婚嫁,近期就要結婚,其實一切都只是在演戲……我對不起大家,對不起……」

「我們沒有要結婚,伯母,你的戒指我不能收……」詩嫻哭得稀里嘩啦,她要把戒指拔下來,不想傷害大家。

眾人一片靜默,目瞪口呆、互看彼此,下一秒,突然轟然大笑。

詩嫻莫名其妙。

「你在亂說什麼,詩嫻……難道你不相信我愛你嗎?」孟獅大吐一口氣,還以為她要說她愛的不是他咧!

詩嫻頓時停止哭泣。

他當著大家的面,上前抱住她。

「大家都知道我們做了什麼好事,因為我早已經跟大家說了實話,沒人怪我們,也沒人介意,他們唯一介意的是我到底是不是真的愛你。」

「什麼?」詩嫻一頭霧水,還搞不清楚狀況。

「我要在所有人的面前,宣示我愛你。」他凝視著她,斬釘截鐵地告白。

「什麼……」她傻眼。

他吻上她哭花了的臉。「嫁給我,不然,我永遠不會停止吻你……」大家響起一陣歡呼。

「原來,這是你玩的把戲?」她驚呼,終于領悟了。

「是的。就為了讓你乖乖的為我穿上婚紗,乖乖的做我的新娘子,乖乖愛上我。」他賊賊的笑著。

「傻瓜,我早就愛你、愛你、愛你了……」她氣憤地捶打他。

他抓住她的手,真摯地告白「我也是,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新娘子破涕為笑,眾人心滿意足地看著眼前的戀人,這是幸福的一刻,願時光永遠停駐。

「嫁給我——」孟獅跪下來求婚。

「我願意。」詩嫻毫不猶豫地高喊。

現場響起歡呼聲,每個人都笑得合不攏嘴,一致拍手叫好。

迪霍國際快遞公司的公告欄上貼著老板孟獅的喜帖,喜帖上有主角兩人的婚紗照。

未來的老板娘竟然就是曾經被大家取笑的丑小鴨秘書,丑小鴨這下真的成了天鵝了。

老板要結婚了,三、五個美眉在公司的五星級廁所里哀聲嘆氣。

「範秘書其實是個美人,只是我們沒發現,真正的美是內外兼具的,總會有白馬王子慧眼識明珠。」小府感嘆地說。

「所以,我們要好好充實自己,不能太虛榮,被膚淺的外貌給迷惑了。」小美也分享自己的體會。」

「沒錯,我決定回學校再進修,增加自己的工作能力,希望也能成為一個出色的秘書,說不定,我就是下一個範詩嫻,哪一天也有可能小秘書變大老婆!」小玉不再臭屁自己是戀愛高手,這次她很認命要發憤圖強,充實自己,美女是要有內涵的。

除了這幾個美眉之外,當然陳冠德也是失戀陣線聯盟的一員,不過他轉心轉念,全心祝福自己愛不到的心上人,孟獅和詩嫻的婚禮,他是一定要去的啦!天涯何處無芳草,他相信自己也會很快找到另一個春天。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