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何舞>眷戀的傀儡情人(續)

眷戀的傀儡情人(續) 番外

書名︰眷戀的傀儡情人(續)|作者︰何舞|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渥太華城的秋天綺麗無比,雖然清晨會使人感到一絲寒意,可當雲霧漸漸的散去時,天空就會慢慢晴朗起來,陽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彷佛生命的節奏都在這時候被放慢了。

一輛黑色加長型房車,緩緩駛進市中心的一輛高級住宅區時,會立即發現家家戶戶都鬧哄哄的,無論是男人、女人,還是老人、孩子都忙進忙出,各式的家用物品被堆放在自家的車庫門前。

「搞什麼東西?難道今天又是什麼鬼節日?」房車里的男子擺明了臉很臭,心情很不爽地問駕車的桃花眼帥哥。

中國人喜歡過節,傳統佳節過個遍不說,還把外國人的節日也弄來過過。

在這一點上,加拿大人毫不遜色,一年當中除了傳統節日,還想出一堆譬如牛仔競技大賽、龍蝦品嘗大會或是汽球節,真是有夠閑。

對于古赫泉這種一回到台灣,就被鋪天蓋地的工作包圍,整天日理萬機到連口氣都沒法子好好喘,連心愛的小妻子都沒法抱個過癮的大老板來說,心里實在是夠窩火。

而且,算上這一回,他們已經是第三次光臨這座城市了。

暗特助先生似乎依然沒有回台灣的打算,看樣子是想待到他那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飛了的前妻生產,然後……

再、做、打、算!

這四個字,就足以令古總裁發狂了。

歐璽心中嗤笑,漫不經心地開著車,懶得搭理坐在副駕駛座位上,暴躁的男人。

從古總裁上了專機,就一路發著脾氣,搞到一班空姊最後都用看炸藥包的眼神,驚魂未定地看著他們,歐璽雖然也不是好惹的,可是當踫到一個壓力大到失去理智的家伙時,他在深思熟慮後毅然決定……裝聾作啞。

「你說他到底要怎麼樣?公司難道是我一個人的嗎?他一聲不吭就溜了,非要我三請四請,還有沒有一點兄弟情分了?」

「董事會和公司里那幫老狐狸、小狐狸、狐狸精們,每天給我出難題,不就是不服我嘛!想趁著他不在,最好唬得我把公司賣掉,皆大歡喜對不對?」

「他那離了婚的老婆,不就是懷個孕嗎?又還沒有要生,非得緊張成這樣?難道回台灣不比在這里好嗎?」

快被逼瘋了的古赫泉嘮叨不休、抱怨不止。

歐璽瞟了他一眼,說一句︰「如果你老婆懷孕了,你會不會緊張?」

同樣愛妻如命的古總裁很想反駁,可是思索半天,找不著有力的措辭能說服對方,便一下子閉上了嘴巴。

歐璽不屑地「嘁」了一聲,將車停到路邊。

社區的道路兩旁都種植著楓樹、梧桐、桉樹等各種美洲樹,大片整齊低矮的綠色灌木叢,草坪上,這時已經擺放著不少各式各樣的物品,看上去琳瑯滿目、應有盡有,簡直教人眼花撩亂……

這里正在舉辦出售家庭舊貨的「假日市場」。

兩名高大英俊的男人穿過大型的桌椅家俱、精致的餐具杯碟、可愛的玩具布偶、花花綠綠的裝飾品,還不時尷尬地彎下腰,生怕踫壞了掛在枝頭的風鈴、氣球和一些亮晶晶的掛飾。

不少攤主都是孩子,一邊做著小生意,一邊打鬧玩耍,瘋狂跑著發出尖銳的笑叫聲。

「噢!」古赫泉再次發出哀號,他剛剛又被一個調皮的小男孩,火星撞地球般猛地撞向腹部。

歐璽還算靈活,一面閃躲,一面露出友好的笑容,顯然要比黑著臉的古總裁,受到小孩歡迎。

「喂,他們在那兒。」歐璽突然笑道︰「嘿,快看!」

迸赫泉隨著他的視線望過去……

天啊!

他那內涵城府頗深,善于藏匿野心,不動聲色在運籌帷幄中,決勝的得力助手,正在幫忙……

賣舊貨!

一個金發小男孩兒牽著胖乎乎的妹妹,手里拿著一對剛剛看中的毛絨絨的玩偶,似乎還在和賣家討價還價,豎起兩根手指頭,昂著小臉,滿是期盼地看向對方。

頤長的男人穿著休閑的灰色高領針織毛衣、黑色長褲,英俊的臉上薄唇微勾,搖搖頭,顯然沒有與客戶達成共識。

小男孩兒失望地垂下小臉,盯著手心里的兩枚錢幣,很不舍地將手中的玩偶遞還給男人。

男人笑著摸了摸那顆金色的「蘑菇頭」,接過其中一只玩偶,而另一只手則從小男孩兒攤開的手心里挑出一枚硬幣。

一反手卻遞向胖乎乎的小男孩,小男孩小臉呆凝,難以置信地看看他,又看看開心地將小兔子抱進懷里的妹妹,接著興奮地歡呼一聲。

迸總裁震驚了。

想要做生意,「古氏」有大把的錢,讓他隨便在股市或商場上折騰,不比在這里跟孩子玩家家酒似的要刺激的多得多嗎?

「賺了一塊錢哦。」傅珩回頭,抬眸,微笑著看向坐在旁邊的白色椅子上,盈地注視這一幕的年輕女人。

一直笑盈她穿著藍底印花連身裙及嫩黃色的純棉外套,露出的四肢依然縴細,除了小腹高高聳著,根本看不出來已經懷孕六個多月了。

長及肩後的秀發微卷,被碎花發圈在腦後清爽地綁成一束,露出一張白皙光滑的絕美臉蛋。

「謝謝,辛苦啦。」星辰巧笑嫣然地朝他伸出乎,要他將那一塊錢放到自己的手掌上,再看向跑遠的那對小兄妹,「好可愛,是不是?」

他笑著蹲在她面前,先將錢幣放進她潔白細膩的掌心中,然後大手包握住縴細柔荑,舉到唇邊吻了吻,「再過幾個月,我們也會有兩個了。」

她白淨的頰泛起淡淡的紅暈,嬌嬌地膩在他頸處,小聲地跟他說著話。

肚子里的可是一對健康的小功貝,而且大概是知道媽媽一次懷兩個很辛苦,都乖乖的,並沒有太折騰她。

大掌溫柔地揉上她的腰背處,緩緩地游移,細細地替她按摩,因懷孕負擔太重而酸軟的腰肢,俯耳傾听心愛女人的小小嘮叨。

「梅麗打電話來說,晚上公司聚會,問你要不要一塊兒去?」

「我可以去嗎?」他輕笑,班廷那家伙每次看他都橫眉豎眼的,這倒也能理解,誰會想到一直藏在暗處的情敵,竟然會是老同學?這口氣班廷就算伸長脖子也咽得困難啊。

「嗯,你陪我去好不好?」她也笑,輕輕柔柔地提出邀請。

「好,你想要我陪你去做什麼都可以……」他俯首,薄唇觸踫她嬌潤的紅唇,溫柔至極。

四瓣唇自然而然地貼合在一處,這個吻明明不狂野激烈,卻纏綿得叫人臉紅心跳。

無論是古赫泉,還是歐璽,他們都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傅珩。

他看似淡然溫和,其實那只是保護色,由內到外都充滿著防備,肩負的壓力和報仇的信念,讓他的心里充滿了冷酷和陰霾,這些恐怕他只讓那個古家小女兒看到過。

迸赫泉想起自己在古世昌和馬倫娜逃離台灣後,曾經踫到過一次古麗莎,她當時已經準備移民去美國找古宏超。

「泉叔,我們家已經完了,翻不了身了,好歹是親戚。」曾經風光一時的千金大小姐,已經落得憔悴不堪,她淒愴地問︰「你……得饒人處且饒人吧?」

迸赫泉對此嗤之以鼻,試問古世昌當年買凶對他下毒手的時候,怎麼沒想過「親戚」這回事呢?

他唯一好奇的是驕縱成性、擅長死纏爛打的古麗莎,怎麼會乖乖地對媒體澄清訂婚事件。

「他當著我的面打了一通電話給報社,然後問我,是他說還是我說……」

那時候,其實傅珩還對她撂下狠話,她還記得他對自己說︰「我這個人,是很不喜歡被別人自認為抓住了我什麼把柄,尤其是自作聰明以為可以威脅我,古小姐,我記得上次已經警告過你,不要去為難她,現在我再說一次,不要去為難她,甚至是接近她,無論是出于什麼理由。我和你父親一樣,都是商場上的人,爾虞我詐,勾心斗角,甚至是無惡不作,六親不認,只要我想,我做得出任何事情,再說……要毀掉一個女人,也不是多大的難事。」

他的眼神像老鷹一樣盯著她,「你想試試我的能耐嗎?」

被這樣的男人愛或者恨,應該都不是件多麼愉快的事情,她古麗莎不是笨蛋,當然知道該如何取舍。

迸赫泉暗笑。

暗珩的厲害在于深諳人心,面對不同的人,采取不同的方式,或隱忍不發,或強勢打壓,使對手猝不及防,一擊即潰。

而現在,精明的傅特助就像個情竇初開的少年,在看著古家那個小女兒時,眼底愛意洶涌,再沒有一絲陰冷。

暗珩在義大利跟古家小女兒結婚時,瞞過了所有人,唯獨沒有瞞過他。

他當時還猜測,原來為了報仇,那家伙竟連這麼陰險的招數都用上了!明里迷得古麗莎紳魂顛倒,暗里還操縱著一個傀儡老婆,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古世昌恐怕要因為自己的一對女兒都栽在同一個男人手里而氣到連吐三升血。

這樣的手段,實在教古赫泉嘆服。

誰知不是這樣!

他一往情深、死心塌地地愛著古世昌的小女兒,明知不能愛,卻偏偏要愛,這樣的感情,是每個人心中的魔鬼,是夏娃和亞當偷吃的那顆隻果。

還好,他最終收獲了幸福。

而現在,他像個情竇初開的少年,在看著古家那個小女兒時,眼底再沒有一絲陰霾。

他很幸福,他有了溫暖的家,有了心愛的女人,不久後還要為人父,他的心被裝得滿滿了,再也不會孤獨寂寞了……這樣的幸福來之不易,所以更顯珍貴,沒有人能忍心去破壞或打擾,就連向來沒天良的古總裁也不例外。

迸赫泉泄氣般地朝歐璽聳了下肩,倏忽轉身大步離開,抱著破罐子破摔的想法,悄悄算計。

實在沒辦法時,自己只好跑路了,看他有沒有良心回來拯救吧……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