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獸的初戀 第9章(2)

書名︰野獸的初戀|作者︰花襲|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上回聯誼你不是說有個女生跟你互留MSN,後來呢?你有約她出去嗎?」成雨春一邊吃東西,一邊佯裝聊天般的打探看,其實她的心里對那件事可是非常介懷的。

「沒有。」他跟對方的交集,從來就不是異性相吸。

她听了暗自竊喜。

「不過,她有約過我……」

什麼?!她心一驚,可惡!她忘記現在的女孩子都相當主動了!

「但我沒答應。」

呼,一顆心又落下,成雨春下意識的拍了拍胸騙,松了口氣。

真是的,自從發現對他的感覺後,她的情緒就很容易隨他起舞,不過卻是種甜蜜的困擾就是了。

「為什麼?」她很好奇。

「沒為什麼,就是不想出去。」當時正好是她跟他坦白,考慮是否跟Rick交往之際,他的心情已經夠差了,實在不想出門陪吃大餐。

看來他對那個女孩子沒有興趣,還好還好,一切都還來得及,成雨春在心里偷偷感謝老天爺。

「清霆,我們認識也一段時間了,如果說之前你因為個性害羞的緣故而始終沒有心儀的女孩子,但後來我也把你訓練得還不錯,至少跟女孩子面對面交談時可以很自在了,難道你現在還是跟以前一樣,仍沒有任何女孩能讓你動心?」

成雨春邊說邊將身子挪近歐陽清霆身旁,今天的她刻意穿了件剪裁相當合身的白襯衫,完全將她的好身材展露無遺。

成雨夏的提議很好,但「撲上去」實在顯得太猴急,所以她決定慢慢勾引他,循序漸進的進行捕獲他的計劃。

效果看來似乎還不錯,因為她越是貼近,他越顯不安,眼光有意無意瞄到她的胸部時還會趕緊轉走,但不一會兒又忍不住飄過來……

歐陽清霆有些坐立難安,耳根子附近敏感的察覺到有熱氣拂來,雨春怎麼會越坐越近呢?甚至整個身子都要貼到他身上了……

他們原本坐在同一張長沙發上吃宵夜,彼此的距離至少有半個身子左右,但隨看聊天話題的變化,不知不覺中兩個人就靠近了……不,應該說是雨春就靠近他了,而且今晚她的穿著相當的……呱,很端莊。

人家可是穿著上班時的白襯衫,鈕鉗也完整的扣到最頂端,只是那件襯衫也太合身了,再加上她的身材好到沒話說……呃,完了,他的視線已經克制不住飄過去兩三次了。

真是糟糕,喜歡的女孩子就貼在他身旁,他實在無法再忍住了。

「真的都沒有嗎?」她又問了一次。

他無奈的承認了。「有,有一位。」

成雨春雙眸乍亮。「真的嗎?是誰?」

歐陽清霆猛搖頭,那個人是誰他打死都不能說啊。

「這麼神秘,連我都不能說嗎?」

「雨春,乖乖吃宵夜,別再逼我了。」他逸出苦笑。

啊一好不容易讓他承認心里有喜歡的人,但他怎麼樣就是不肯說出答案,氣死人了!成雨春忍不住在心中尖叫。

怎麼辦?難道今晚就這麼不了了之嗎?

不行,看來她非下猛藥不可了。他堅持不說?行!那就由她先來暗示,然後逼他說!

「這樣好了,既然這是你的秘密,那麼,我也用我的秘密來跟你交換,你覺得如何?」

「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說的。」這秘密他會堅持守著。

「不管,我先說我的秘密。」她在他面前可是很任性的。「我最近發現……我好像又喜歡上一個人了。」邊說,她邊注意他的反應。

歐陽清霆的身子輕震一下,手停在半空中第三次中箭了,他覺得自己再這樣下去,恐怕會心碎而亡。

可這一次他不想再問,也不想再當她的愛情顧問,就讓他當一回駝鳥吧,好好的舌忝著傷口療傷……

但成雨春根本沒發現他受傷的眼神,逕自講下去。

「他很特別,跟以往我會喜歡的男人完全不同,他一點都會雅痞樣都沒有,更不是女乃油小生,相反的,他很高壯,像頭熊似的,而且講話有些笨拙,不怎麼能言……善道,個性非常誠懇老實,也非常的……容易害羞。」

歐陽清霆強迫自己繼續听下去。

「重點是,他很了解我,在他面前我無須偽裝,他也從不要求我注意形象,更不認為女人就該體貼又溫順……」

「恭喜你,看來這回這個男人是真的很愛你,而且希望你就是你,不要求你為愛改變。」知道有個男人跟他一樣欣賞她的好,他很歡喜,強自吞下心頭的沉痛與苦澀,努力送上祝福。

什麼?他的反應竟是恭喜她?!成雨春欲哭無淚,是她形容得不好嗎?怎麼他一點感覺都沒有?她說的明明就是他啊!

「清霆,你難道沒有一丁點熟悉感嗎?關于我所敘述的那個人。」

歐陽清霆困惑的皺眉,她這麼說,莫非那個人是他們彼此熟識的人?他努力回想周遭有哪些朋友是如同她所形容的,不是女乃油小生,也不是都會雅痞,很高壯像頭熊……呱,這到底是誰呢?若說像頭熊的話,外型應該跟他差不多。

男外,講話笨拙,不怎麼能言善道笨拙這點,也跟他挺類似的。

蚌性非常誠懇老實,也很容易害羞……他是不好意思說自己誠懇又老實,但容易害羞這好像也在說他。

然而思索了許久,最後他還是困惑的抬眸望向她。

「怎麼?有沒有很熟悉的感覺?」她期待的說。

「是有一點。」

「才一點?」她真想拿沒吃完的宵夜全往他頭上砸,她都已經說得那麼明顯了,根本不是暗示而是明示了,他卻還沒猜出來?!「我到底是該罵你豬頭還是笨蛋、白痴……可是好像怎麼罵都不對,罵你就等于罵我自己,因為我竟喜歡上一個豬頭、笨蛋或白痴……」

成雨春大大的嘆一口氣。

等等、等等他是不是听錯了?!喔,讓他腦袋哲停一下,好好回想剛剛她所說的意思--

她說,罵他等干是在罵自己,因為她竟然會喜歡上一個豬頭、笨蛋或白痴……

啊、啊、啊……

歐陽清霆用顫抖的食指比向自己,膛目結舌不敢置信的問︰「你是在說我嗎?」

「對。」成雨春猛翻白眼。「你的反應可真慢。」

「啊啊啊,可是……」由于太過于震驚,他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成雨春氣炸了。「什麼可是不可是!我問你,你到底要不要我?」最後,她索性撒起潑,耍賴了。

「要要要,當然要。」歐陽清霆一口氣說了好幾個「要」,舌頭都快被自己咬到。

他咧大嘴,傻傻的笑了。

成雨春好氣又好笑,完了,他現在這模樣更像個呆瓜了……可是她好愛喔,呵--

她用雙手捧住他兩側的臉頰。「你這個大呆瓜,要不是阿肯將你受傷的真相告訴我,難道你打算一直暗戀下去,不跟我表白嗎?」

原來他是被阿肯給掀底了,難怪「所以你喜歡我是因為同情我?」可憐他暗戀的悲哀?

「笨!」她賞他了記栗爆,外送一對自眼。「我是真的真的喜歡你啦,什麼同情可憐?我才不會拿自己的感情開玩笑,我只是比較遲鈍,不曉得珍惜一直守在我身旁的人。」

「呵呵。」他听懂了,終于笑開懷。「對不起……」

「算了,我原諒你。」她很快的說。兩情相悅的人,是無法跟對方生氣的。

「那你現在要不要吻我?」

當然要!歐陽清霆立刻捧起她的粉頰,給了她一個纏綿到連腳指頭都會忍不住卷起來的熱吻,一直到兩人都無法呼吸才分開。

成雨春被吻得雙眸迷茫,紅唇眷戀的輕啟,還用舌尖輕舌忝了一下唇。

歐陽清霆見狀不禁低喘一聲,她那勾魂的眼神跟小動作簡直要了他的命。

「我可以……」他小心翼翼的詢問。

但成雨春早發現他黑眸里滿滿的,不待他問完就整個人跳上他的身子,雙腿勾住他,任他捧住自己的翹臀。

「當然可以。」她說。

歐陽清霆笑咧嘴,兩人一路從客廳舌吻,互扒對方的衣物……「砰」一聲地!臥房門被打開又隨即被踢上,瞬間掩蓋里頭傳來的喘息聲……噓,非禮勿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