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家政婦 終曲

書名︰秘密家政婦|作者︰喜格格|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兩年後,巴黎時裝秀——

「董先生來了,快去通知向陽小姐。」

展場外,一個眼尖的助手一看見董令皇的身影出現,立刻通知里頭的人注意。

時裝秀的後台,一堆人忙得手忙腳亂,向陽剛上台致謝,一下台,法籍助理立刻塞了一罐還溫著的牛女乃到她手里。

向陽摘掉頭頂上的帽子,趕緊接過牛女乃喝下一大口,還故意把鮮白的牛女乃漬留一點在上唇處。

「他來啦?」她問。

助理對她使了個「你要自己小心」的眼色,貼在她耳邊說︰「听說臉色不太好。」

會好才有鬼!

向陽在心里偷偷吐了一下舌頭,知道該來的躲不掉,不過,她不怕,現在最大的王牌在她微微隆起的肚子里。

她輕輕笑開,仰頭喝下第二口牛女乃時,他出現了。

董令皇簡直不敢相信,這麼大的事情,她居然整整瞞了三個月才通知他?一想到他就忍不住大為光火。

「老公,你來啦。」向陽放下手中的牛女乃,甜甜地叫喚。

身旁所有人紛紛走避,眼楮卻都緊緊盯著他們。

「我還不是你的老公。」董令皇板著一張黑臉,一只手霸道地護在她腰部,強行將她帶離這里。

「我的牛女乃還沒喝完。」她趕緊強調。

借故回頭時,向陽眼楮沒看向擱在桌上的牛女乃瓶,反而朝助理使了個眼色,請她幫忙收拾殘局。

「安分點,」他貼在她耳邊低聲警告。「我幫你準備了吃的放在車上。」

「喔。」她乖乖地點點頭。

匆匆上了車,董令皇立刻吩咐司機直奔機場。

「去哪?」

「拉斯維加斯。」他冷冷回應。

突然像想起什麼,董令皇不看她,卻從身邊的小癟子里拿出一杯溫牛女乃、一小兵還冒著熱氣的排骨炖蘿卜蓮藕,還有海鮮香菇熱妙、清蒸桂魚、蔬菜做牛肉,最後搭配一碗糙米飯。

成堆佳肴,頓時把加長型禮車里的小桌子佔得滿滿。

「干麼?」接過他遞過來的筷子,她也不多間,張嘴就吃。

「給你肚子里的小寶寶簽一個法定父親。」他回答。

向陽一听,沒說什麼,只淡淡應了一句,「喔。」

看著她乖乖進食,董令皇胸口原本差點爆炸的怒氣,仿佛被她一張一合的嘴一口接一口吃掉了。

「我現在非常生氣。」但他還是這麼說。

「我看得出來。」她對他笑,嘴巴還有點鼓鼓的。

董令皇冷眼看著她嘴角沾了一滴亮晶晶的汁液,沒轍地輕聲嘆口氣,從懷里拿出絲質手帕,親自替她抹掉。

「沾到了?」她睜著困惑的水眸。

「早知道懷孕能讓你乖乖吃飯,我會更賣力。」他不回答她的問題,反而喃喃自語起來。

聞言,她開心地笑出來,「你已經夠賣力了。」邊說邊吃,她一雙筷子沒停下過。

「吃慢點。」他擔憂地皺起眉。

「我才不要,要多吃點,我的寶寶才有足夠的營養。」向陽幸福的嘴角向上彎起。

話一說完,就看見他頓時沉下面孔,她立刻知道自己已經一腳踩中他的地雷。

「你的寶寶?」他冷冷地問。

「你也提供了另一半,所以也是你的寶寶。」她把碗端到面前,遮住自己憋不住上揚的嘴角。

萬一被他看見自己笑得這麼開心,他一定會氣到爆炸!

「真虧你還記得這點,可如果你記得在前幾個月就通知我,我會更感激。」他沒好氣地抱怨。

接到她傳過來的簡訊時,他正站在倫敦奧運主會館的工地前發飆。

原本以為自己設計的大門被做成四不像已經夠荒謬,沒想到她更荒唐,居然把這麼重要的事瞞了他三個月之久。

整整三個月!

他應該寸步不離,緊緊守在她身邊的,可惡。

「如果讓你知道,你一定會馬上飛來巴黎監視我。」她的眼神很無辜。

「是照顧。」他冷著臉糾正。

她不管,繼續接著說︰「……然後不管我做什麼,你一定會在我身邊礙手礙腳的,什麼都不讓我做。」

他危險地挑挑眉,「是你自己欺瞞在先,現在居然敢嫌我礙手礙腳?」

糟糕,又踩到地雷。

「我也不算百分之百欺騙,你每個星期飛來巴黎找我時,我都穿很寬松的衣服。」那個應該勉強可以算是晴示吧?

「你本來就偏愛純棉的寬大衣服。」他會猜得出來才有鬼。

「我還故意吃很多。」她又舉證。

「你說那是因為在展場都沒時間吃東西……等等……」他黑眸一眯,突然冷冷地看向她。

「嗯?」她艱難地咽了咽口水。

「你該不會因為忙著工作,連飯都隨便吃吧?」他問得咬牙切齒。

「才不會呢,你剛剛沒看見嗎?我可是抓緊每一分鐘,不斷補充營養的食物。」向陽連忙抬出他剛剛親眼目睹的證據。

董令皇哼了哼,沒有完全相信她。

痹乖吃完一碗飯,捧起熱湯時,她試探性地問︰「你還在生氣嗎?」

「你做了什麼足以讓我消氣的事嗎?」他依舊板著臉。

「我做了喔。」她神秘兮兮地瞅他一眼。「只是還沒跟你說而已。」

「那還不快說來听听。」他催促。

其實他哪能真的硬下心腸生她的氣,如果真生她的氣,怎可能會為她準備這些了還親自到這里逮人?

「遵命,老公。」她笑得一臉幸福。「我剛剛跟時裝界告了假,正式宣布要專心生孩子了。」

「真的?」董令皇有些誼異地挑眉。

「就在你臭著臉走進來的前一分鐘。」向陽取笑。

他深深嘆口氣,小心地將她輕輕攬入懷里擁著,「我沒想過你的事業心會這麼重。」重到知道他一定會插手管她這次的發表會,居然干脆把心一橫,瞞他瞞個徹底。

「我只是想把事情做到最好。」

「我知道,滿腦子都是責任的女人。」他擁著她,暗自由慶幸她就在自己懷里。

向陽喝光最後一口湯,狐疑地看向他,「你剛說我們要去哪?」

「拉斯維加斯。」他又嘆口氣。

為了這件事,他已經提過八百多遍了,無奈她總說不急,如果不是她懷孕,他還真想不出更強而有力的理由成功說服她。

現在的女人都像她這樣嗎?

把孩子看得比丈夫重要……想到這里,他又忍不住嘆氣。

「我以為自己會馬上被你綁回倫敦住家,沒想到你居然要帶我去玩?」這一點她本人倒是有點意外。

「誰說我要帶你去玩?」他懶洋洋的覷她一眼。

「不然呢?」她不解地問。

「我們也該結婚了吧。」這種事居然也要他來提醒?突然,他又有了想嘆氣的沖動。

「原來是為了抓我去結婚,我還以為是要帶我去度蜜月。」向陽笑咪咪地抱怨,笑眯的眸子里閃耀幸福光芒。

「你乖乖結婚後,我們就去度蜜月。」他承諾。想度蜜月有什麼難的?

「真的?」她眸底的笑意更濃。

「真的,不過得等你安全生下小寶寶之後。」董令皇訂下日期。

他不想她發生任何意外,她要的蜜月,他會給,時間多長都沒問題,但他必須以她的安全為最優先考量。

「可是我好想趁著懷孕時,來一趟悠悠閑閑的假期……」她輕咬著下唇,眼神期待地望向他。

于是,兩個星期後,有人在世界著名的度假勝地,看見世界首席建築大師摟著時裝界的東方之後,在雪白的沙灘上悠閑散步,兩人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笑容。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