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春野櫻>娶個丫鬟不簡單

娶個丫鬟不簡單 第10章(2)

書名︰娶個丫鬟不簡單|作者︰春野櫻|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一個月後,判決定讞,蕭緹殺害羅雨懷雖是死罪,但以招供買凶之人為條件交換免死,因此改判終身監禁。

南宮遠及南宮翔發配邊關,各服十五年及十年勞役,拔去官職,削其可享之南宮家權利及俸給,包括宅邸及財產。

南宮亮奉命帶著妻子、母親及兒子前往京城,在天子腳下受其監控,形同軟禁。

南宮縱洗清不白之冤,那些曾經關于他的種種傳聞也不攻自破。

餅往總是低調而神秘的他,變成一個親民的城主。雖說南宮家治城本就有方,但在邊靜的建議及協助下,他對城務進行更多的改革,造福百姓,受到百姓的愛戴及尊敬。

一日,邊靜醒來,此時天未亮,一旁的南宮縱還沉沉的睡著。

她看著他的臉,平靜又安心,他臉上的線條越來越柔和,他給人的感覺也越來越溫暖。

大家都說這是她的功勞,是她的出現改變了南宮縱,也改變了這個家的氛圍及命運,可她從不這麼覺得。

澳變對方並沒有特別的了不起,真正了不起的是願意為對方做出改變的人,而南宮縱改變了。

「嗯?」他幽幽醒來,見她坐在一旁,疑惑地問︰「怎麼了?」說著,他把手橫了過來,攬住她的腰,態度無限寵溺。

「我作了一個夢……」

「喔?」他看著她,「夢見什麼了?」

「我夢見秀熙姊。」

聞言,南宮縱神情變得嚴肅,「什麼樣的夢?惡夢嗎?」

她曾經因為連續幾日夢見袁秀熙而大病一場,因此當她說又夢見袁秀熙時,他不禁有點緊張。

邊靜淡淡一笑,「不是什麼可怕的夢,我夢見她帶著一朵紅花朝我走來,說要再續前緣。」

他微愣,「再續前緣?」

「嗯,」她點頭,「這究竟是什麼意思呢?她是否還活著……」

南宮縱起身將她抱在懷中,「別胡思亂想……」

邊靜將頭靠在他胸口,沉默不語,眼眶微微濕潤。其實打從知道南宮縱早已放秀熙姊自由,秀熙姊卻始終沒回到袁家後,她心里就一直有著不祥的念頭,秀熙姊是那麼渴望回到哥哥身邊,甚至連孩子都可以拋下,沒理由卻不回到秀水縣跟哥哥相守。

她到底在哪里?就算是不在人世,她也希望能知道她的下落呀。

稍晚,南宮縱跟秋嬤嬤說了邊靜的夢,秋嬤嬤卻是相當興奮——

「哎呀,這是好夢呀。」

「好夢?」邊靜疑惑。

「沒錯。」秋嬤嬤難掩欣喜,「侯爺,夫人,人家說白花代表兒子,紅花代表的是女兒,也就是說這其實是個孕夢。」

聞言,邊靜一楞,「孕夢?」

「沒錯沒錯。」秋嬤嬤看著邊靜的肚子,「許是快有好消息了。」

南宮縱一听,開心全寫在臉上,「女兒好,我正想要一個女兒。」

邊靜嗔瞪他一記,「你還當真了呢。」

「夫人可別不信,孕夢通常很準的。」秋嬤嬤雀躍不已,「看來我得開始準備女娃娃的東西了。」

邊靜忍不住笑出聲來,「瞧你們,我都還沒懷上孩子呢!說得像是我就要生了似的。」

「侯爺,侯爺!」這時,張蔚從外頭急急忙忙的趕來,「薛子倫回來了。」

薛子倫是南宮縱派去追查袁秀熙下落的人,此時回來,必然是帶回了什麼消息。

「快讓他進來。」

「是。」張蔚答應一聲,立刻出去將薛子倫領了進來。

薛子倫一見到南宮縱,立刻恭謹一揖,「屬下參見侯爺。」

「免禮。」南宮縱神情凝肅地,「有消息了?」

薛子倫微微皺眉,「是的,不過……」他下意識的看了看一旁滿臉期待的邊靜。

「說吧。」南宮縱平靜地道。

「是。」薛子倫說著,將手中的一個小布包呈上,「侯爺,夫人,這是秀熙夫人的物品。」

南宮縱接過,打開一看,里面有著南宮毅幼時穿的小肚兜,是袁秀熙親手縫制的,另外一件物品則是南宮毅的一束頭發。

「這到底是……」

「侯爺,秀熙夫人已經不在了。」薛子倫說。

聞言,邊靜一個暈眩,整個人倒在南宮縱的懷里,悲傷的淚水潸然落下,雖然早料到是這個結果,但真正確定了,卻還是感到震驚及悵憾。

南宮縱摟著她的肩,輕聲安慰著,「靜兒,總算是找到她了,雖不是最好的結果,但心里至少踏實了……」

她點點頭,問著薛子倫,「她是怎麼過世的?如今又在何處?」

「秀熙夫人是在返鄉的路上生了急病,客死一個名叫鄭村的小村落。」薛子倫續道︰「村民將她下葬,但因為不知道她的身分,所以便留著她的物品,希望有一天會有人去找她。」

「原來如此。」邊靜幽幽一嘆,「她入夢來,就是要告訴我,我們找到她了吧?」

「許是這樣的。」南宮縱溫柔的揩去她臉上的淚,「別哭。」

邊靜抬起淚濕的眸子望著他,「我們……去把秀熙姊接回來吧!」

他微笑點頭。

翌日,南宮縱便帶著邊靜及南宮毅啟程前往鄭村。

他們在當地村民的領路下,找到了袁秀熙的墳,祭拜之後便將她的遺骨帶回慕天城安葬。

在那之後,邊靜發現自己真的懷孕了,幾個月後,她果真生下一名女嬰,一如秋嬤嬤所說,那是個會懷上女兒的孕夢,孩子取名念熙,以示紀念。

這日,她正在房中哺乳,外面傳來南宮縱的聲音——

「孩子的娘,我跟毅兒回來了。」

「再等我一下。」她讓念熙喝飽了奶,稍微整理一下,再讓他們父子倆入內。

南宮毅跟著南宮縱走了進來,見邊靜悉心照顧著妹妹,臉上的表情有點怪。

邊靜抬眼看著他,「回來了?今天在幼塾還好嗎?」

「嗯。」他點頭。

「有發生什麼有趣的事嗎?」

他搖頭,「沒有。」

邊靜跟南宮縱對了一眼,南宮縱聳肩,一臉「我不清楚」的表情。

邊靜沉吟須臾,將念熙交給南宮縱,「孩子的爹,你抱一下念熙。」

南宮縱一听,立刻一臉開心,「好呀。」

念熙出生之前,邊靜就不斷的提醒他,不管何時只要他自外面回來,第一個抱的、問候的、關心的一定得是毅兒。

她不希望毅兒覺得念熙的存在剝奪了他曾經獨享的寵愛,進而感到受傷,甚至敵視念熙。

也因此即使懷了身孕,她還是每天陪著毅兒去幼塾,並持續她先前在幼塾所進行的一些課程,直到生產前一個月才停止。

至于那段時間,她要南宮縱每天親自接送毅兒上下課,給予他一如過往的關心、關愛及關懷。

「毅兒,你過來。」邊靜跟他招招手。

南宮毅走到床邊坐下,邊靜攬著他的肩,「怎麼悶悶不樂的?今天在幼塾里跟人吵架了?」

南宮毅偷偷的瞄了一眼抱著念熙,笑意滿滿的南宮縱,抿著小嘴不說話,邊靜立刻察覺到他的心事,攬著他的手更加用力。

「毅兒,有什麼心事都跟娘說,好嗎?」

南宮毅抬起小臉望著她,一臉愁悶,「娘,朱文鼎說我不是娘的孩子,娘現在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不會喜歡我了,還有,他說當爹爹的都疼女兒,所以也不會再疼我了,我……」朱文鼎是幼塾的同窗。

听到這兒,邊靜忍不住獲眉,而听到他這麼說的南宮縱也將停留在念熙身上的目光移了過來。

邊靜低下頭,在他的額頭上親了一下,「毅兒,你跟念熙都是娘的孩子,沒有分別。」

「是啊,毅兒,爹還是疼你的。」南宮縱走了過來,抱著念熙在毅兒的另一側坐下。

「毅兒,你覺得朱文鼎說的是真的嗎?」邊靜問。

南宮毅想了一下,「可是爹跟娘現在總是哄著念熙……」

「那是因為念熙還小浮。」南宮縱解釋,「她不像你能跑能跳,肚子餓了能說,困了能說,她現在就需要別人照顧她、理解她,而你已經是個小哥哥了,不是嗎?」

邊靜看了南宮縱一眼,淡淡一笑。

「毅兒,」邊靜輕輕的、溫柔的揉著他的肩頭,「確實,你不是從娘的肚子里出來的,但生你的娘親是娘的姊姊,她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娘從第一眼看見你時,就很喜歡你,那時我便決定要保護你、養育你、疼愛你,你是娘的孩子。」

「真的?」南宮毅抬起有點濕潤的眼眸,「娘不會不喜歡我吧?」

「當然不會。」邊靜溫柔注視著他,「娘很感激你親娘將你生下來,因為娘在你身上看見了她的影子,你是她生命的延續。」她將他抱進懷里,仿佛他是什麼不能被搶走的稀世珍寶。

南宮毅在她懷中安心的笑了,一旁的南宮縱騰出一只手,環住他們母子二人,與邊靜深深的相望。

看著心愛的女人跟兒女,他感到幸福又滿足,這是過往的他從來不敢奢望的。

是的,毅兒是袁秀熙生命的延續,同時也是牽系起他們這段緣分的人,若不是為了袁秀熙,邊靜不會來到慕天城,不會與他相遇,不會跟他經歷這些風風雨雨。

他想,這一切是袁秀熙的安排吧?當初她留下孩子,不是因為她不愛,而是因為她相信他會愛著她的兒子。

她走了,然後引領著邊靜來到他的身邊,邊靜改變了他,將他從黑暗中拉了出來,讓他相信愛,也看見愛。

那些他從前不奢求的、不期待的、不渴盼的,如今都在他的手心里。

他深情的注視著邊靜,非常非常小聲地說︰「謝謝你。」

邊靜听見了,回報他一記溫柔的笑。「不客氣,我愛你。」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