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愛氣象先生 第8章(1)

書名︰禁愛氣象先生|作者︰柚心|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俞皓琛先把弟弟安安穩穩送回客房睡覺,接著喝完湯後,回到房間關上門,伸手就將莫祈晴拉進懷里,開門見山地問︰「你到底怎麼了?」

他的提問讓她心中一凜。「啊?什、什麼?」

「你最近怪怪的。」她若有所思、時常發呆的模樣,讓他感到不安,覺得她似乎離自己好遠。

莫祈晴咬唇沉思,一時間竟不知該怎麼開口。

難道她要問他沈奇為什麼要對她說那些話?問那天他請假為何沒告訴她?問他心里是不是還想著冉陽?

扁想到這些,她就不由自主地嫌棄起自己,這讓她感覺自己就像個妒婦,不斷翻著舊帳,嫉妒的對象還是一個過世多年的人……

不!她不要在他心中留下那麼糟糕的形象。

她朝他扯出燦笑。「沒事呀!哪有怪?」

「是因為我陪你的時間太少,還是我們還沒去度蜜月?」他猜想著可能讓她心情低落的原因。

听他丟出一個個猜測,莫祈晴一雙小手抵著他精壯的胸膛,直接轉移話題。

「都沒有。你不要亂想,快去洗澡啦!」

俞皓琛一听就知道她在打發他,故意轉移話題。「今天沒問出個結果,我就不去洗澡。」

莫祈晴不可思議地瞪大眼楮。「你……你要臭死我嗎?」

夜晚雖有涼意,但這一路由電視台騎回家,身上還是免不了流汗。

他想了想,突然抱起她就往浴室走。

來不及反應的莫祈晴,驚訝地攀著他強壯的肩膀。「你要帶我去哪里?」

「洗澡,順便繼續剛剛的話題。」

莫祈晴沒想到他會這麼堅持,心虛地小聲說︰「人家已經洗過了……」

「可以再洗一次。」

她嗔了他一眼。「你不是說最近缺水,要愛惜水資源嗎?」彼此心知肚明,兩人一起進浴室,又不知會「洗」多久才能出來。

「只要接一桶水,你可以幫我擦澡,剩下的水可以沖馬桶。」瞧!多麼兩全其美的好方法。

她相信,不管她有多少說詞,他還是有辦法一一反駁,最後將她拎進浴室「嚴刑逼供」,順便「就地正法」。

這次她用瞪的,但語氣卻嬌軟幾分。「我跟媽他們說好了,要打電話報告一下承承的狀況,你別鬧。」

出國前她與長輩們已經說好,他們會開國際漫游,讓她隨時可以向他們報告承承的狀況。

听她搬出長輩,俞皓琛沒再為難她,只是連親了她好幾下才說︰「好,等我出來再繼續。」

看他終于肯進浴室,莫祈晴松口氣之余,卻又有些擔心,很怕他洗完澡真的會繼續向她追討答案。

看了看時間,她決定暫時別想那麼多,拿出手機,撥電話給婆婆,簡單聊了一下。

講完電話後,她把今天伍承昱又撿來送她的形狀特別的小樹枝,收進房間書櫃上的小鐵盒里。

等小樹枝收集到一定的數量,她打算帶領著承承,把這些大自然界特別的美好,融進他的捏塑作品當中。

沒想到才剛放好小鐵盒,她突然發現,書櫃里不僅收著俞皓琛睡前會看的書,在書櫃的最角落處,還夾著幾本以前沖洗相片時,相館會附贈的相冊。

之前放小鐵盒時她沒特別去留意,因為俞皓琛的書都太專門,就算是雜志,也不是她會感興趣的題材。

這個意外的發現,讓她這陣子莫名低落的情緒微微一振,不假思索便把塞在最角落的相冊拿了出來。

她第一次見到俞皓琛是在他大學時期,但在這之前的他,是她所陌生的,她好想知道國小時期、國中時期的俞皓琛是什麼模樣?

只是她萬萬沒想到,當她翻開相冊時,看見的卻是一對男女親密合影的照片——這不是俞皓琛兒時的相片,而是他與冉陽交往時期的照片。

照片中的他們陽光而青澀,眼中只有彼此,臉上洋溢著燦爛甜蜜的笑容,讓她積累在胸口的負面情緒,伴隨著酸意一涌而上。

這陣子她一直努力說服自己,不要去想沈奇說的話,不要去介意冉陽,畢竟她已經不在很久很久了。

她嫁給俞皓琛,成為他的妻子,就算他不愛她,她才是擁有他的人,她真的沒必要硬鑽進死胡同里,讓自己受罪。

但那感覺很微妙,眼前的相片像是刻意要提醒她,俞皓琛心中最愛的女人是冉陽……

俞皓琛果著上身走出浴室,發現莫祈晴杵在書櫃前不知在看什麼東西,便邁步上前,由後張臂將她圈進懷里。「在看什麼?」

話聲一落,相片中那已經離自己很遠很遠的人兒再次映入眼底,俞皓琛的身體微微一繃地松開圈住她的手。

驚覺他的摟抱與松手,她猛然回過神,合上相冊,慌忙收進書櫃里。「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看……」

她明白夫妻間再親密,都該保有一處隱私的道理,只是看到冉陽與俞皓琛的合照,她很難裝作沒看見,很難不繼續看下去……

她心虛慌亂的反應,讓俞皓琛很是愧疚地扳過她的身子,讓她面對自己。「沒事,只是很久沒去翻相冊,心里一時有些感觸,你別在意。」

听著他的話,莫祈晴突然覺得自己太貪心,居然會對一個已經過世那麼多年的的人吃醋。

但,真的只是這樣嗎?

莫祈晴盯著他的胸口,心緒翻騰不已地沖口問︰「琛……你心里還有她嗎?」

明知道這可能是禁忌,她還是忍不住問出這陣子萬般糾結著她的疑問。

除了冉陽過世那段期間他們曾經談過她,打從兩人重逢至今,便從沒再提起過冉陽;沒想到因為過去的相片,這個留在他過往回憶里的人,卻再度被提起。

他不解地蹙眉問︰「重要嗎?這會令你不安嗎?」

「重要。」她咬了咬唇,坦誠說出心中想法。「因為我想知道,自己……在不在你的心里,你是不是只是喜歡我的身體、是不是欲多過于愛……」

最近,她可以感覺到她與俞皓琛的夫妻關系,比她預期中所以為的發展還要好,他渴望著她,會用溫柔深情的眼神看她,讓她整個人像浸在蜜里,幸福得像身處在天堂。

但不知為什麼,她雖然感到幸福,卻又隱隱覺得不安,多怕這一切只是她的一場夢。

直到這一刻,俞皓琛才知道,在她極欲討好他的行為里,除了愛,還隱藏著不安。

這認知讓他心頭盈滿了對她的愧疚與憐惜,以及恍然大悟。「難道這一陣子你不開心,也是為了這件事?」

沒想到他會看出她刻意隱藏的低落,莫祈晴一臉驚訝地望著他,說不出話來。

從她的表情,俞皓琛已經得到了答案。

他無奈地深深嘆了口氣。「我是愛過冉陽,但她已經是過去的回憶了,為什麼每個人都還留在過往的既定印象里,認定我對她一直無法忘情呢?」

「難道……不是嗎?你不是還想著她,還會在每年她的忌日時去看她嗎?」想起他隱瞞她這件事,她的心不由得一酸。

他敏銳地擰起眉。「這是誰告訴你的?」

她咬著唇不說話,表情哀傷得讓他的心揪疼不已。

俞皓琛沒再追問是誰這麼多事,只是眼神真摯地深深望著她。「晴,我不能抹殺她曾經深烙在我心里的印記,也不能否認我深深愛過她,但,這都過去了,現在在我面前的是你,跟我共度未來的是你,你說,我心里有沒有你?」

略頓,他嘆了口氣繼續說︰「不過我不得不承認,是你解放了我的情/yu,讓我永遠都要不夠你,隨時都想和你親熱,我的確深深迷戀著你的身體,也深深愛著你,你這小傻瓜難道感覺不到嗎?」

他這一席直白的情話震入心口,莫祈晴窘紅了臉,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響應,但那困擾她許久的心結已經被解開了。

她抬起眼,看著他俊眉微蹙、一臉苦惱的樣子,真心道歉。「對不起,是我不應該。我真的好糟糕喔!」

看著祈晴滿是愧疚的秀雅容顏,他由衷地說︰「不用說對不起,你會介意很正常,會讓你不安也許代表著我做得不夠好,才會讓你胡思亂想;未來,我會努力做更多,讓你感受到我的愛。」

他所說的每一個字,驅散了遮住她心頭的陰影,讓她自慚形穢,同時心里也感受到濃濃的甜蜜,整個人輕飄飄的。

他是如此堅定並信守著對長輩的承諾,努力適應雙方共同的婚姻,激得她恨不得能做些什麼,好讓他明白她有多愛他。

「老公,我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