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遇詐欺 尾聲

書名︰離婚遇詐欺|作者︰綠風箏|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時間剛過午夜十二點,萬籟俱寂,門把被輕輕轉動……

幾不可聞的喀嚓聲後,一縷如鬼魅般的神秘身影無聲無息的進入,不疾不徐的朝目標漸漸接近,可乍見目標的樣子,一瞬怔楞——

兩秒鐘後,笑意迅速涌上,在俊朗的面容上悄無聲息的抹開寵溺的弧度,牽動了胸口引起微微余震。

這下好了,他的床位被徹底佔據了,就連枕頭都被某人當作是絨毛玩具般的緊緊擁在懷里。

瞧,她睡得多甜,小臉嬌憨的蹭在他的枕頭上。

不忍驚擾,藍牧禮只好模模鼻子,乖乖的繞過大半張床,轉而來到原本該屬于梁萬晴的床位,躡手躡腳的爬上床。

才要躺下,原本熟睡的身子無預警地轉過身來,迷迷糊糊的撲進他懷里,小臉蹭著他的胸口咕噥著夢囈。

須臾,迷蒙的眼楮倏地睜開——

「牧禮?!」似是不敢相信,她像只小狗用力的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做最後的確認。

「Sorry,我原不想吵醒你的。」怕會打擾她的睡眠,他還不敢在主臥室的衛浴梳洗,特地在客房洗過澡才回房。

「……怎麼會突然回來?你不是應該還在美國的嗎?」

他的歸來像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梁萬晴欣喜得幾乎不敢相信,只能用緊得不能再緊的擁抱,確認他是真實存在。

自從回到藍氏集團工作後,藍牧禮益發忙碌,藍氏集團的事業體遍布全球,導致他三天兩頭就得搭著專機飛往國外,視察海外業務。

他是那麼舍不得跟她分開,一度想要求她辭掉廣告公司的工作,跟在自己身邊,然而想到梁萬晴是那麼熱愛自己的工作,藍牧禮實在不忍把她變成自己的附屬品,只好選擇忍耐那每個月總要報到好幾天的寂寞,忍耐和她的短暫分離。

「我想你了。」不只是想,而是太想太想了,想得他幾乎要夜不成眠,恨不得把工作一丟,立刻回台灣找她。

這任性的男人!「工作怎麼辦?」她嘟嘴問。

「該處理的我都處理了,剩下的事情Zoe和守仁會看著辦。」蔡守仁是藍牧禮特地派駐在美國分公司的代理人,專門替他掌管整個美東業務。

「齁,你又欺負Zoe了!」她略施薄懲的打了他一下。

「欸,這次你可誤會我了,我是讓她多點時間跟守仁獨處。」

「等等,你說什麼?Zoe跟蔡守仁?天啊,這是真的嗎?」

藍牧禮肯定的點點頭。

「哇,太棒了!」梁萬晴忍不住拍手鼓掌。

藍牧禮悻悻然地躺上床,不忘順勢撈過老婆大人,「一點都不好!每天在辦公室看他們兩個眉來眼去的,你都不知道我有多麼孤單、寂寞又脆弱。」

看著別人如膠似漆的甜蜜著,藍牧禮思念老婆的情緒也就越發的濃烈,只好趕緊搞定手邊的工作,日夜兼程的趕回台灣,打死都不願意留在美國當部屬的電燈泡。

「乖,明天給你做好吃的咖哩飯。」她柔聲說。

「只有這樣不夠。」藍牧禮搖搖頭。

梁萬晴嬌嗔不依的白了老公一眼,索性雙手捧住他俊帥的臉龐,主動奉上一記甜蜜的親吻,唇彎著笑弧問︰「這樣還不夠嗎?」

藍牧禮眸光轉暗,拉過梁萬晴,不由分說就是一陣熱情狂吻,雙手也跟著不安分的在老婆大人身上游移撫模,卻猶嫌不足,索性扯開了幾枚睡衣上的扣子,直接滑入衣內,盡情的感受她綿軟柔滑的女性軀體,感受她這些日子以來的身體變化。

大掌順勢而下,暖暖的貼覆在她已然隆起的肚子上——

「我不在的這幾天一切都還好嗎?這小不點可有乖乖的?早上還是吐得厲害嗎?」

若說之前的分開是寂寞,那麼現在的分開則多了更多的牽掛和不放心,深怕她一個人有任何閃失,他卻遠在國外不能及時守護住她。

他話語里濃得化不開的擔憂,讓梁萬晴好心疼,抬手模模他的臉龐,揉掉他眉宇間的折痕,柔聲說︰「小不點很乖喔,知道爸爸不在家,特別的乖巧,這幾天不只沒怎麼吐,我胃口還很好喔!你別擔心,瞧,眉毛都打死結了,放心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自己,好好照顧我們的小不點的。」

「工作要不要先休息一陣子?我怕你負荷不了。」

「有你這個大魔王罩著,還有陸大總經理跟前跟後的盯著,誰敢讓我負荷不了?我都快成陸翔廣告的皇太後了,就是王艾咪打電話來都客氣得讓我別扭呢!」

「不行不行,放你一個人在家我不放心,我覺得還是請兩個幫佣阿姨來照顧你比較妥當,至少我不在台灣的時候,家里有人陪著你,我比較放心。」

「不如這樣好了,我們干脆搬回爸媽家好了,你覺得如何?」梁萬晴突然說。

「……你、你是說,要搬回去跟爸媽一起住嗎?」

「對啊!那麼大一個家,只有爸爸媽媽兩個人住,牧璇在美國最快也還得兩年才能畢業,若是我們搬回去,家里不是比較熱鬧嗎?再者,你不在台灣的時候,有爸爸媽媽跟幾個幫佣阿姨照顧我,你也能安心工作,這樣不是很好嗎?」

「我只是擔心你會有壓力。」

他當然也想全家人生活在一起,可若是為了滿足他自己的想望,讓老婆覺得有壓力,那他寧可維持現狀,保留彼此的一點空間和彈性,然後周末勤快點,回家探望爸媽。

「呵,我能有什麼壓力?爸媽現在可寵我了,尤其是媽,三天兩頭就送好吃的到公司給我補身體,小小一鍋湯,媽就得花好幾個小時守著,還要千里迢迢送到公司來給我,我真怕她累壞自己。如果我住家里,媽就不用這樣為了一鍋湯舟車勞頓的,而且將來小不點出生,有爺爺女乃女乃陪著,多幸福呀!」

「晴晴,你總是願意主動接納我的家人。」能夠擁有這樣可心的老婆,真是上天給他最棒的禮物。

梁萬晴仰著下顎,手指戳向某人,「欸,大老板,你什麼意思?什麼叫做你的家人,那也是我的家人欸,你可別想獨佔。」

「是是是,不許獨佔,我爸媽就是你爸媽,誰讓我們注定要當一輩子的夫妻。」

原本,他還想給她一場盛大的婚禮,好彌補兩年前沒能讓她披上婚紗的遺憾,沒想到被她徹底打槍。

她說,她這一輩子就只嫁一個男人,只當一回新娘,而早在兩年前她就已經如願當了某人的新娘了,她才不需要什麼盛大的婚禮。

她呀,總是把他放在她之上,而他除了用唯一的真心來回報她之外,實在想不出來還能給她什麼。

「所以你是答應嘍?」

「但凡是你所想要的,我沒有不答應的,只要能讓你開心,就是天上的星星,我也努力想辦法摘下來給你。」

「哼,我才不希罕天上的星星呢,要了能當飯吃嗎?還不如你在我身邊珍貴哩,我呀,只要你永遠都在我身邊……就只要你……」

她撒嬌的攀緊他脖子,像個小女孩似的偎在他懷里,小嘴甜蜜蜜的親吻他,一口一口的吃掉他的理智。

像是有一把火在身體里燒著,令他渾身燥熱難耐……驀然,藍牧禮一把抓住她,將彼此拉出安全距離,不讓她繼續用這樣迷人的姿態親吻自己。

「時間不早了,你先睡……我、我去沖個冷水澡!」語氣生硬且沙啞,背脊更是僵硬得厲害,彷佛壯士斷腕般松開她後,轉身就想離開。

她卻一手扯住他睡衣的下擺,不讓走——

須臾,嬌甜的嗓音低低的自藍牧禮身後響起,「寶寶已經穩定了……醫生說,不要過分激烈的話……是可以的……」她羞澀的咬了咬下唇,「牧禮,你想要我嗎?」

听見甜美的邀約,他倏地回過頭,看見她滿臉羞澀仰視自己的模樣,藍牧禮理智當場斷裂,排山倒海而來,他饑渴難耐的撲上前去,熱烈的親吻他的妻子,需索著她的美麗,好一解這段時間對她的渴望。

兩人親密擁抱,感覺幸福正在蔓延……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