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忘了離婚 第13章(2)

書名︰只是,忘了離婚|作者︰千尋|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語萱正在和趙育磊、趙初蕾說話,看得出來三兄妹感情相當好。

「你去看過爸之後,爸病情好很多,昨天沒有抽腹水,連看護都很驚訝。」趙育磊說。

「待會兒忙完,我帶葳葳去醫院看爸。」葳葳也該見見外公了。

「你願意?太好了,我跟你一起去。」趙初蕾勾住語萱的手臂,笑咪咪說道。

陸氏夫妻互視一眼,兄妹之間這麼融洽?相當令人意外,不過這對語萱而言又更加分了。

帶著微笑,程馥珈走到語萱跟前,道︰「可以談談嗎?」

語萱落落大方說︰「可以的,到五樓咖啡廳?」

她知道會有這場談話,知道事情都在閔鈞的掌控中,她今天只要做到一點——唱高調、擺姿態。

其余的,閔鈞會搞定。

幾分鐘後,語萱和陸氏夫婦面對面坐著,各點了咖啡,語萱等待對方發球。

「剛才我們看過服裝秀了,你比我想象的更能干,短短六年居然能有這樣的發展,不簡單。」陸董先開口,講了場面話。

「我的運氣好,踫到不少貴人。」她客氣道。

「也得你有足夠的實力,我看到你的比賽獎杯,那些比賽不小。」

「那是華人想在美國設計圈爭取知名度的最快捷徑。」

「一個外來華人可以跟西方人競爭,你確實有兩把刷子。」

「謝謝夸獎,不知道陸董、陸夫人想要和我談什麼事?」客套話講完,應該進入正題了,語萱想。

「我們希望你回到閔鈞身邊。」程馥珈開門見山。

語萱照閔鈞說的,先是低頭沉默三秒鐘,緊接著輕嘆,再然後,幽幽開口說道︰「陸夫人忘記了嗎?我和陸總已經沒有婚姻關系。」

「重辦一場婚禮,你們就有婚姻關系了,陸家必須把你介紹給商界人士和親朋好友。」

陸董說。

這麼決絕的口氣?天下都要听他的?

語萱不懂,有錢人想事情都這麼簡單?也許對他們來講,有錢就會讓任何事情變得簡單,但對她……行不通的。

「謝謝陸董事長的看重,我和陸總經理之間的事已經過去,我們現在是很好的合作伙伴,我會繼續為億新百貨盡力的。」

「你們已經有葳葳,難道你要她當一個沒有父親的孩子。」程馥珈用母親的角度說服她。

「如果我願意,幫葳葳找一個父親並非難事。」

「意思是,你寧可幫她找新父親,也不願意讓她回到親生父親身邊?」陸董咄咄逼人,他習慣用氣勢壓迫人。

程馥珈在桌子底下拉拉丈夫的手。

莊語萱當然不會願意,閔鈞是Gay啊,當年她窮,為了錢可以拉段,現在她事業有成,背後又有父親兄長當靠山,哪里需要做這種事?

「很抱歉,如果是為了談這個,我必須先離開,我和哥哥姊姊約好等一下要帶葳葳去醫院探望父親。」語萱依舊笑著,依舊客氣地保持風度。

「如果你堅持不肯嫁給閔鈞,我們會找律師打官司讓葳葳認祖歸宗。」陸董手段強硬。

語萱吸氣,試著讓口吻和緩些。「陸董事長,過去六年,陸總經理並沒有盡到任何做父親的責任,就算打官司我未必會輸。陸董、陸夫人,我很尊敬你們,可不可以請你們別在這件事情上頭為難我。」

「你到底為什麼不願意?」陸董直指問題核心。他決定把話敞開說,只要她提及閔鈞的性向,他會立刻開出更優厚的條件說服她同意。

語萱欲言又止,片刻後才回答,「我與陸總經理那段過去是個錯誤,當時我們兩個都年紀太輕不懂事,才會犯下錯誤造成大家的困擾,現在……我會祝福陸總經理遇見更合適的對象。抱歉,我先離開。」像在躲避什麼似地,語萱走得飛快。

夫妻倆望著她的背影,瞬間,語萱的形象高貴起來。

「都已經把她逼成這樣,她也沒有透露半點口風。」程馥珈對丈夫說。

「當初,是我們看錯人了。」他要是早點弄清楚來龍去脈就好。

「現在怎麼辦,我們又不能押著她嫁給閔鈞。」

「閔鈞手段多,他說過,為維護億新的正面形象,會想盡辦法讓莊語萱嫁進陸家的,我們就相信他一次。」

陸董想過半晌後回答。

程馥珈嘆氣,現在也只能相信兒子了,他能夠跟Jerry的同性戀緋聞圓滿落幕,不至于,對莊語萱束手無策。

最重要的是,除了形象之外,陸家不能無後,這麼龐大的資產絕不能落入外人手里,這是他們幾十年來兢兢業業打下的江山啊!

幾天後,遲遲不見動靜,陸董心急了,他把閔鈞找進辦公室里,追問他到底要用什麼方法讓語萱答應結婚。

閔鈞回答的簡單而粗暴——

他說︰「再一次弄大她的肚子!」

方法相當下流,但身為父母親都看見兒子為家族「犧牲」的決心。

只見閔鈞咬牙切齒,額間青筋曝露,從他緊握的拳頭可以看出和一個女人結婚,對他而言有多麼痛苦。

兒子的表現讓他們預言了日後語萱必須獨守空閨的辛酸,兩位長輩良心受到微微譴責,只能暗自立誓,將來一定要好好對待兒媳婦。

趙常山坐在輪椅上,驕傲地看著走在紅毯上的女兒,她是多麼美麗啊,多麼像她的母親。

茵華在雙十年華走進他的生命,那是他人生中的第一場戀愛。

她固執得很可愛,她想做的事一定要做到底,她想愛他,于是就一路愛到底了。

她不理會父母親的反對,一心一意待在他身邊,那時候的他覺得自己多麼幸運可以踫到這樣一個好女人。

他是真的想要和她共度一輩子,他給不起名分,但他可以給她愛情、給她金錢,給她一個心靈、生活都富足的人生,但最終,他還是傷害她了,她走得絕然,連一點念想都不肯留。

那天語萱終于肯來見自己,他激動得涕泗縱橫,他不記得自己說了多少次對不起,他深深懺悔,把多年深藏在心底的感情對著女兒傾訴。

他說︰「朋友都認為我的決定是正確的,我沒有毀掉自己的家庭,我讓妻兒免于風雨,但我毀掉自己了,我無法快樂、無法幸福,無法不在深夜里輾轉思念,工作之余我經常酗酒,因為我無法面對自己。」

他在等待語萱說出刻薄話,但她沒有。

她說︰「爸爸,你沒有對不起我,你對不起的是媽媽,哪天等你們有機會再聚首,請你好好對待她、補償她,把你對她的愛親口對她說,媽媽會感到安慰的。」

語萱是個多善良的孩子啊,她沒有恨他,她甚至願意喊自己一聲爸爸。

當天晚上,他夢見茵華,夢見自己向她道歉,告訴她自己有多愛她、多思念她。

夢中的茵華,臉上不再充滿哀傷。她看起來那麼年輕,就像剛來到自己身邊時那樣。

她笑得像個天使,對他說︰「我要你保重身體,我要你當我的眼楮,我要你看著語萱結婚,看著她幸福,在她跌倒的時候扶她一把,在她傷心的時候把她攬在懷里,你要把虧欠她的父愛通通還給她,好嗎?」

第二天醒來,他覺得自己的病好了一半。

他積極接受治療,積極運動,積極地讓自己痊愈。所有人都說他是奇跡,但他很清楚,是茵華和語萱為他創造了奇跡。

自己什麼時候會死?趙常山並不確定,但答應茵華的事他一定會做到。

閔鈞和語萱交換戒指,一陣如雷掌聲響起,閔鈞親吻著語萱的嘴唇,浪漫的氣氛讓在場的人動容不已。

葳葳和另一個小花童害羞地搗起眼楮,可愛的模樣讓來賓們大笑。

禮成,閔鈞牽著語萱的手緩緩走到趙常山跟前。

閔鈞滿懷誠摯地對他說︰「爸爸,我會好好對待語萱,會給她最幸福美滿的日子,再也不讓她流淚。」

「我相信你,也謝謝你。」趙常山握住女兒和女婿的手,開心笑了。

音樂響起,歡快的樂聲挑逗了人們的幸福神經,一雙雙、一對對的男女滑入舞池。

新郎帶著新娘開舞,葳葳也和小男童牽手共舞,笑聲、樂聲,幸福樂章拉開這一幕。

閔鈞輕輕摟著語萱,下巴貼著她的額頭,一點點的體溫相觸就觸得他們幸福無限。

語萱在心里默道︰媽媽,你看見了嗎?我把日子過得很好,雖然有過崎嶇,但我沒有停止過腳步,我一步一步走向你期盼的成功大道。

閔鈞嗅聞著她身上的燻衣草香,他很篤定,這是專屬他的幸福味道。

「開心嗎?」他問。

「嗯。」

「我要你一輩子都這麼開心。」他摟住她的腰,把她環在自己架築的世界里,他要她一世無風也無雨。

「說到要做到哦。」

「我爸媽對你好嗎?」閔鈞問。

他的問題讓她忍不住噗哧笑開,美麗的她、美得耀眼,閔鈞看呆了。

語萱說︰「我覺得你是個糟糕透頂的兒子。」

鮑婆現在對她何止是好,簡直是精彩透了。

「無所謂,只要他們覺得你是冠軍媳婦就好。」

「我已經不當冠軍很久了,桂冠不好戴。」

「不管戴不戴,你都是我心目中的冠軍。」

「嘴巴越來越甜,是進化版的機器人嗎?」

「對,還會一路增加配備、繼續升級,提供主人最大的滿足。」

一曲既終,閔鈞不想放開語萱,但是緊張的現任婆婆快步上前,她急急拍開閔鈞的手,怪道︰「怎麼不讓語萱休息,她肚子里還懷著一個呢。」

語萱微微一哂,說道︰「媽,我沒關系的。」

她懷孕三個月了,婆婆比她更緊張。

程馥珈嘆氣,她是一肚子有苦難說出,兒子雖然強忍惡心為家族血脈奮斗,可誰曉得這一胎會不會是兒子?

如果又是女兒,兒子肯不肯再為家族犧牲一次?

老天保佑,這胎千萬得是個健健康康的兒子。

「不行,先坐一下,瑪莉雅有準備東西,吃一點、喝一點,免得餓過頭了,乖、听話!」程馥珈強勢地把語萱帶走。

閔鈞攤攤手,只好轉到Bill身邊。

Bill正在顯擺,他定居在國外的「老婆」懷了三胞胎,比土豆大不了多少的東西,他已經窺知天命確定是兩男一女,三個活蹦亂跳的調皮小孩。

這件事最快樂的當然是鐘爸、鐘媽,他們今天也來了。

鐘媽對語萱說︰「就算我有自己的孫子、孫女,葳葳也還是我孫女,而你,是我永遠的女兒。」

語萱很感激鐘家長輩的接納,很多時候只要願意多付出一點,就會被回饋包多的愛。

閔鈞的手肘靠在「情人」Jerry肩膀上,笑問︰「擔不擔心,以後要半夜起床幫孩子喂女乃?」

「有什麼好擔心的,幾個月後你不也要半夜起床喂女乃。」Jerry頂他一句。

「不一樣,兒子是我的,至于那三個……」他刻意欺負Jerry。

「誰敢說那三粒小土豆不是我的,我就打得他長土豆。」他的口氣充滿威脅。

閔鈞親熱地勾住Jerry的脖子,故意做給向自己投來視線的父親看,低聲說︰「這就是真愛啊。」

Jerry點頭如搗蒜,重復他的話。「這就是真愛啊。」

兩個人勾肩搭背、和樂融融的模樣,看在陸董和程馥珈眼里,心糾結在一塊兒了。听說Jerry就住在閔鈞家對面,把外室弄得這麼近,正宮會不會太委屈?

想到這里,兩人更是下定決心要對媳婦更好、再好!

陸閔泱朝趙初蕾走近,他們是今天的男女儐相。

看見陸閔泱,趙初蕾飛快轉身想要避開,但心里有個聲音要她大方些,不要把公主演成丑小鴨。

于是她背對著陸閔泱深深吞吐幾口氣後,轉身笑著跟對方打招呼。「咳,陸閔泱,今天看起來很帥哦。」

她刻意笑得更自然些,假裝他們是一般的……嘴炮朋友。

「你看起來也不錯。」

相較于趙初蕾的大方,陸閔泱反而顯得扭捏。

對,他尷尬了,明明就覺得她粘人,覺得她最好離得遠遠,但她真的遠離了、消失了,他反而覺得缺少什麼似的。

「怎麼不毒舌了?我還以為你要問我踩了高蹺,上面的空氣有沒有比較新鮮。」她指指腳底下的高跟鞋,為了不和語萱身高相差太多,她特地挑了雙有著驚人高度的鞋子。

「想听毒舌?OK啊,請問你的嘴邊肉一斤多少錢,最近好像賣掉好幾斤。」

她瘦了,讓她的眼楮看起來不成比例的放大,緊身禮服穿在她身上,美不美麗是其次,最明顯的是兩根鎖骨在頸子下方過度招搖,礙眼!

「有市場嘛,不趕快出貨難道要等滯銷。」她笑得沒心沒肺,視線移向遠方,突然指著一個穿燕尾服的男生,問︰「你認識他嗎?」

陸閔泱順著她的手看過去。「認得,我哥的大學同學賀驥,怎樣?」

「介紹一下吧,他看起來挺可口的,家里是做什麼的?有沒有工作能力,還是個只會開跑車的二世祖?」

「干麼問?」

「陸先生,我妹妹都嫁了,我不加把勁行嗎?何況我已經二十八,等跨過三十門檻,身價會狠狠掉兩成耶。」

「有這麼急嗎?」他橫她一眼。

「也不是急啦,看我妹和閔鈞多幸福啊,我也亂想幸福一把的。不管了,機會稍縱即逝,先卡位再說。」

講完,她拋下陸閔泱,朝賀驥走去。

趙初蕾講的話每句都很正確也很正常,很符合肉食女的形象。

可是今天的陸閔泱不對勁,被她幾句話激得……像幾千只蠱蟲在毛細孔里鑽來鑽去,心頭一陣緊縮,他快跑兩步,拉住趙初蕾細細的手臂。

她被扯住了,轉頭問︰「陸閔泱,你做什麼?」

「你不是亂想幸福一把的嗎?我帶你去啊!」

他強拉著她轉往另一個方向,五分鐘後,趙初蕾真的覺得亂幸福一把的。

因為,閔泱吻了她……

沉醉在幸福中的趙初蕾,腦袋里冒出一句話——男人這種生物,真難懂。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