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房妻(上) 第十章 糖衣包裹的謊言(2)

書名︰私房妻(上)|作者︰千尋|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所以你並沒有要和她成為真正的夫妻?」

「二哥把我當成什麼人了?她又沒有雪芬表妹漂亮,也沒有我那兩個姨娘和通房溫柔,我與她不過是假鳳虛凰各自演戲罷了。」

本來就是城府極深的男人,在皇上面前說謊,他都能說得誠摯十足了,何況是在二哥面前。

「可我看她對你是真心實意的。」

「真心實意又怎樣?身分擺在那里,父母親是不可能讓我娶她進門的,皇上那里更過不了關,至于韓希帆自己,把她帶進鎮北王府,恐怕不到一個月就會被啃得連骨頭渣子都不剩,所以最好的方法是分道揚鑣,各走各的路。」

他一句句全是違心之論,明知道自己滿口謊言,可光是想到分道揚鑣這四個字,他的心就會冒出一陣陣的抽疼,他喜歡她,真的很喜歡!

「換句話說,這里的事情結束後,你會辦好皇差,接下賜婚聖旨,娶永華公主為妻,乖乖听母親的安排當上世子爺?」

「是不是我當上世子爺之後,二哥就會回家?」

想起繼母和祖父,申瑀然猶豫了一下後才回答,「是。」

「既然如此,二哥就別離開京城了,待在我們可以隨時聯系到的地方好嗎?」

「知道了。」拍拍弟弟的手背,申瑀然輕聲問︰「說說韓希帆,她是個怎樣的女人。」

「她聰明能干,有點潔癖,會照顧人,沒有心機,體貼善良,會替人著想……」說起希帆這個人,他都已經極力克制了,卻依然滔滔不絕。

「听起來,她的優點很多,你難道對她不心動?」

申瑀然開始同情希帆了,在整件事情當中,她是被無辜牽連的那個,想起她用六千兩銀子換三帖藥的豪氣,想起她听見璟然說話時的滿臉感激,她對璟然不是普通感情。

「當然,這種穿越女不是走到哪邊都能遇見的,你看見窗邊的搖椅和牆角的輪椅了嗎?能夠想出這種椅子的主意,大趙國上下除了她,沒有別人能做到。」

說謊話的技巧之一︰一篇謊話當中必須加上幾句真心話,才能讓人分辨不出真假。這段是真的,她的優點很多,他對她非常心動。

「既然如此,她有沒有可能不計較名分,願意屈居妾室?」

璟然搖頭,「不可能,她有感情潔癖,無法和別人分享愛情;她追求完美,不願意將就瑕疵男人……」

申瑀然听完後,忍不住嘆息一聲。

希帆飛快的奔跑,跑得兩側腹邊隱隱作痛,汗水濕透她的額、她的臉、她的背、她身上每一寸干爽,也刺痛她的眼。

她一口氣沖到河邊,淚流滿面,她不知道自己的心會這樣絞痛。

傷心、難過、痛苦、委屈,無數無數的情緒在胸口沖撞不已,她疼、她痛,她听到心髒碎裂的聲音,她感受到全身血液凝結成冰,她覺得自己無法動彈、無法呼吸、無法思考……

「她沒有雪芬表妹漂亮,也沒有我那兩個姨娘和通房溫柔,我與她,不過是假鳳虛凰各自演戲……」

他的話,把她的大腦攪和成一團亂麻,把她的知覺搗碎捶爛,恍惚間,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她仰頭望向灰蒙蒙的天空,重重的烏雲壓在天空上,沉重了眼睫也重了淚水。

曾經,她被很多男人騙過,他們因為她的能干聰明愛上她,又因為能干聰明而離開她,他們教會她愛情只是一段經歷,永恆只是小說家筆下的形容詞語,當經驗值不斷累積時,她對愛情失去信心。

于她而言,愛情過程並不完全幸福,失戀後伴隨而來的痛苦,曾經讓她反復自省,甚至她想放棄自己的驕傲與霸氣,直到她清醒,如果連自尊驕傲都沒有了,她身上還有什麼東西比別人強?

無法丟棄個性特質,她只能選擇在愛情的盛宴里缺席。

她以為可以慢慢訓練自己,直到對孤獨不再畏懼,到時她就可以頂天立地,活得坦然而自信。

她幾乎成功了,成功地讓忙碌的事業驅逐一個人的孤單,她慢慢學會品嘗寂寞的美味,她告訴自己︰那是沉澱,每個人都需要絕對安靜的時間和空間與自己對話。

沒想到在初戀男友的婚禮中,她撞見自己的脆弱,幾碗黃湯,她穿越了。

不再需要男人的自己,遇見男版海倫凱勒,她不確定這是上天對她的試煉還是懲罰,但不管是哪一種,她都坦然接收,她韓希帆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輸。

她還笑咪咪地自我解嘲︰這種不依靠我就活不下去的男人,總算跑不掉了吧!

她是個有責任感的女人,所以她付出、她盡心、她努力,這是基于負責。

然而她不確定在什麼時候、哪個時機,自己把心交出一點點、一點點、再多一點點。

因為這個男人樂意傾听,因為在某個時候,她總覺得能夠得到溫暖慰藉,因為有他在的空間里,寂寞失蹤、幸福感飽足,因為他滿了她的心,所以她為他用心、用情。

是不是很諷刺?到頭來,她的盡心用心只是一場偽裝戲!

是,她听見了,听見所有的秘密,皇上、王爺、尋寶、永華公主、姨娘、通房、世子爺……真是了不起啊,原主居然是舞毒娘子姜媛,她這種肢體不協調,連跑步都會拐到腳的女人,居然會對別人下毒,她要是真有本事,肯定要把那些愛劈腿的男人一個個毒死。

不,毒死不解氣,她要在他們身上下情蠱,只要起,情蠱就會開始吞噬內髒,讓他們痛到不舉。

呵呵呵……希帆笑得既淒涼又心酸。

怎麼能不心酸?她在二十一世紀被欺得不夠,還跑到古代來繼續被男人騙,她是皮太厚、心髒太強,還是腦袋太殘?所以嘍,真的是她的問題,只要有機會,天底下的男人都想從她身邊撤退?

他說他和她是假鳳虛凰各自演戲?她的真誠在他心里只是演戲?她的努力在他眼底是虛假?

想到自己竟然做了兩把搖椅,打算和他一起慢慢變老,想要和他一起回想過往的點點滴滴、幸福微笑,想要……想要種下多子的石榴,和他一起培育新生命。想到這一切的所有事她就覺得可笑,原來所有的事,只是她單方面的「想」。

想起他的身分,她終究還是沒有脫離穿越真理,男版海倫竟是身分高貴、地位權威,能娶公主、當世子爺的上流社會菁英分子。

誰說穿越沒有福利?穿越就是會踫到金字塔頂端的社會高層,偏偏她這個自信自尊自傲的笨蛋穿越女,還以為自己很屌,屌到以為對方一輩子都離不開自己,屌到驕傲地告訴他,自己有多強的掙錢能力。

被不夠白痴?遇見大老虎卻錯認對方是波斯貓,連鄰家嫂子都看得出他是富貴人家出身,只有她自己拿他當同是天涯淪落人。

以為他失聰,她肆無忌憚地對他發表演說,一句句訴說著前世,說自己不願意對男人示弱,說曾經往肚子里吞的委屈,她不斷講著,而他則安靜听著。

慢慢地,數不清的傾訴治療了她的心,曾經的傷痕累累被撫平,她愛上和他在一起的時光,她戀上他懷抱里的溫度。

無數次,她在夢里與他成為貨真價實的夫妻;無數次,天亮醒來看著他圓圓的嬰兒肥臉,心里想著如果非得嫁人,她願意嫁給海倫公子。

沒想到……

「虛偽、假象、謊言!韓希帆,你是個徹頭徹尾的大白痴!」她一拳捶向身旁的樹木,大樹屹立,而她痛進靈魂里,原來她的攻擊是如此的蒼白而無力。

對,她是腦殘,人家有帝王家的小鮑主在等待,她竟敢幻想與他一輩子?

他還說要各走各的路,原來他從來沒有想過要和她在一起,從頭到尾,他只是作戲而已。

他裝聾作啞,因為害怕舞毒娘子一不作二不休,把他的性命給結束,于是他閉上嘴巴,得到總統級的服侍和對待,不必交代自己的秘密就可以得到她的全部秘密。

瞧他,一個古代人卻可以跟他二哥把穿越說得輕而易舉,把網絡描述得如此傳神,還能夠得意洋洋地說自己像偶像明星,如果生在二十一世紀,肯定會紅透亞洲……

是她的口才太好,還是他的理解力太驚人?她該不該為自己的解說能力在古代開一門課就叫「未來世界走向」?

當業務的她,溝通能力不是普通的棒,對不?

他還把她的話全听進去了,知道她有感情潔癖,無法和別人分享愛情,不願意將就瑕疵男人……

知道她不要在口袋里收藏小三的男人,知道她寧可快刀斬亂麻,也不願意沒有結局的愛情糾纏人生,所有的事他都清楚得不得了,可是那麼清楚的他怎麼可以……怎麼可以把戲演得那麼真?

真誠到害她以為,他和她可以從現在到永遠,可以從黑發到白眉,做一對人人羨慕的夫妻。

虧她還認真盤算過他們的未來,認為窮一點沒關系,她不介意盜用別人的智慧財產權,反正良知無價,以後再慢慢培養就成。辛苦一點也無所謂,有個好男人陪著一起辛苦,她會覺得生活像摻了蜂蜜的苦瓜汁,嘴苦心甜、有益健康。

何況那樣的苦,苦不過孤獨。

可是……這全是假的!

如今大夢初醒,這才發現她的真情換來的是一場假戲,他讓她去典當玉佩,害她誤以為他也想認真規劃未來,沒想到那是強call救援小組的呼叫器,他真正想規劃的是如何盡快離開她。

怎麼會這樣?在她覺得穿越不是壞事的同時,事實讓人心碎。

怎麼會這樣?他那樣聰明、她那麼笨,她卻偏偏選擇他來交手?

怎麼會這樣?什麼話都不必說、什麼事都不必做,他就能把她唬得團團轉,現代女強人在古代人眼里成了個傻B.

她應該學習柳樹村的婦人,應該逃離他、逃得遠遠的,那麼現在她就不必選擇是該嘲笑自己還是嘲笑命運?

她總是被騙,被騙一次叫做呆,被騙無數次叫什麼?無可救藥?那麼從現代一路被騙到古代的韓希帆又該怎麼稱呼?腦殘智缺?

老覺得自己是個精明的女人,怎麼會在愛情這條路上不停的跌倒?倘若是膝蓋不好她認了,偏偏她年輕氣盛、凡事要強,她的背挺得比任何人都直,踩著三寸高跟鞋,還要求自己每個步伐都要跨得又重又穩,但……

淚水刷下,希帆不是自暴自棄,她是無能為力了,對自己,也對愛情。

書上說「命運掌握在自己手里,人定勝天」,錯!那是用來哄騙凡人拚命向上的勵志句子,事實根本不是如此,它告訴你再拚一點、再用力一點,就可以突破困境、找到一片新天空,哪里曉得當沖破瓶頸時,還會撞上瓶塞,沒有人可以改變命運,人類永遠勝不了作主命運的老天爺。

背靠在樹干上,希帆緩緩的坐下,河面照映出的自己顯得萬分狼狽。

她看不起縮頭烏龜的人,但這會兒她好想當只縮頭烏龜。她想,如果沒有突發奇想,想去陳家買一點酒?如果她不折轉回家拿瓶子,是不是她就不會听見那些亂七八糟的秘密?是不是她就可以繼續做著「和海倫公子共度一世」的美夢?

到時候有沒有可能,他突然覺得穿越女很可愛、很稀有,比公主更珍貴,願意為她放手一搏、為她對抗皇帝和長輩?

有沒有可能,他突然覺得愛情的世界,兩個人齊頭並行比多方角力來得輕松幸福?有沒有可能……

又犯傻了,不可能的,就算他有可能,自己也不可能了,他描述得真精闢,她有感情潔癖,對啊,她怎能夠將就?穿越一遭,絕對不是為了讓她學會在愛情里妥協。

雙淚垂,因為心碎的聲音一陣強過一陣,因為在無數的被騙之後,她已經無法學習諒解,因為她又膩又累、又厭又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