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為妾(上) 第7章(2)

書名︰下堂為妾(上)|作者︰千尋|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第一件是公事,三百斤花茶短短一天己經搶購一空,這兩天掌櫃的把帳結算清楚,就會把你的紅利送過來。楊管事己經將制茶的人手送到別院安置,要做雨非茶的茶葉也己經挑選出來,如果你這里準備妥當,隨時可以做第二批茶。」

「好,明天我過去領人。」

「第二件是笑話。猜猜,為什麼朱老爺會突然發脾氣,想打人?」

「不猜,猜不到。」

「因為你說,如果二夫比前夫好個千百萬倍,別說己經被休棄的女人,就是正牌大夫人,半夜爬牆也要奮力爬出去,替自己尋個好依靠。」

「我這話哪里不對?」

「朱老爺的第一任妻子有一個青梅竹馬,偏偏前朱夫人的爹早己替她指腹為婚,將她許給朱老爺,婚後兩人感情不佳,後來朱夫人爬牆私會青梅竹馬,此事被朱老爺知曉後大怒將她休離,誰知朱夫人的青梅竹馬卻視若珍寶將她迎進門,兩人情愛甚篤,讓朱老爺氣憤難平,將此事視作奇恥大辱。」

所以……朱老爺對號入座,以為她冷嘲暗諷?「你怎麼會知道朱家的秘辛?」

這里沒有八卦周刊,他哪兒來的小道消息?

「我派人調查的,你無意間踩中朱家人的痛處,朱老爺才會及應過激,下回要修理人,得先弄清楚狀況,若不是青玉及應靈敏,白白挨上一掌豈不冤枉?同時我也查出來為什麼朱念祖敢杷你當成囊中物?」

「為什麼?」這是她最緊張的部分,沒弄明白,總覺得無法安心。

「尹大人覺得你被朱家休棄一事非常沒面子,一直沒將休書拿到府衙里過公文,所以你的身分仍然是朱夫人。昨兒個從閔家茶鋪離開,朱念祖就去拜訪你的父母親,他跪到尹大人踉前,痛改前非,大徹大悟,說要迎你回去,還說要再給你一筆聘金。」

「尹大人最近為庶女的嫁妝正煩惱,還有你弟弟也為著官職的事兒正四處疏通,朱家這陣及B寧雨,來得恰到好處。」

「自然,尹大人的另一層顧慮是尹家若是有個被休棄的女兒,名聲不好、有礙官譽,如今朱家願意把你娶回去,哪有不點頭同意的理兒,因此當場便把休書交還給朱念祖了。」天!她還不是棄婦,而是朱家夫人?頓時,尹霏整顆心往下沉,難怪朱念祖那般自信,他就是篤定自己會落入他手中!

不要,她不能讓自己的一輩子陷在朱家,她好不容易重新活過來了,走出一條坦途,她不允許任何人來破壞!

不要慌、不要急,快點想想辦法,只要不屈不撓,她一定能擺脫朱家陰影……

想辦法、想想辦法

她坐在椅子里,左手在大腿上放平,右手食指一下一下,從大拇指的指節、食指指節、中指、無名指、小指……

——點過,再從小拇指點回來,她一面點、一面及復告誡自己,別慌、別亂、別嚇唬自己,一定有辦法的,撥開眼前迷團,她一定能找到路,勇闖過關。

發現尹霏的動作,閔忻正的濃眉緊擰,親眯起,這個動作……

「就這樣辦!」尹霏一個彈指,把閔忻正的注意力拉回來,她離開位置,走到他踉前,仰頭道︰「閔大爺,我是信任你的。」

「我知道。」他把視線從她的手指間調回她臉龐,才短短的時間,她臉上的驚慌轉為堅毅,變化之速,教人贊嘆。

「我可不可以把所有的嫁妝、紅利通通委托于你?」

「你打算……」

「對,我就是不給他們半毛錢,他們想要制茶技術,別想!想要透過我和你搭上線,別想!只要他們得不到心心念念的,要不了多久,那張休書又會轉回到我手中。」

听到這里,他忍不住苦笑,事情哪有她想的那麼簡單,當朱念祖發現自己得不到想要的時,怎會不將怒氣發泄在她身上,她知道朱念祖那男人,己經玩殘、玩死許多女人,怎就不擔心自己的處境?她憑什麼樂觀認定,再落入朱念祖年中,她還能夠全身而退。

換作他,寧可把那些身外物送給朱念祖,也不願意她受到一絲一毫損傷。

「怎麼這樣看我?你不同意我的做法?」尹霏疑問。

他沉重點頭,回道︰「我有點失望。」

「失望什麼?」

「你說你信任我,結果呢,卻不肯依賴我。有沒有听過為朋友兩肋插71?」尹霏失笑。「如里每個人都必須為朋友兩肋插刀的話,我還好,你可慘了。」

「怎麼說?」

「你的朋友那麼多,個個都要插刀的話,你的肋骨上肯定傷痕累累。」

他被她惹笑了。「你弄錯了,能夠讓我想兩肋插刀的朋友,為數稀少。」

「那我豈不是太榮幸。」

「你不必深感榮幸,只要信任,打心底相信,我絕對不會讓你走到那步不堪田地。」

她不是不相信他,只是這件事並不是有錢就能解決的,因為接下來她要面對的不是朱念祖或朱家,而是婚約、律法、與論、民風,但他的目光那樣誠摯,讓她說不出潑冷水的話。

「還不點頭,你非要我失望再失望,失望到覺得自己很沒用?」

他的聲音醇厚,像發酵過的美酒,她一沾唇就醉了,明知道不可以,卻還是鬼使神差地點了頭。

「很好,繼續保特你的信任,不要猶豫、不要懷疑,只要相信,相信我,再艱難的困境,都有我在。」她微笑,將這事略過。「第四件事呢?還有更壞的消息嗎?」

「……我想問你,那話是當真的嗎,或只是賭氣、想塞住朱家人的嘴?」

「什麼話是不是當真?」

「你不迷信江湖術士的話,你認為人生到頭終須一死,嫁個有能耐、有本事的丈夫,就算話不長久,總比嫁個只會在女人堆里打滾的沒出息丈夫、成為花一輩子時間怨自己苦命的女人要強得多。這是真心話嗎?」

「迷信本就錯誤,無法掌控自己的人生,卻要靠那些虛無縹緲的鬼神來相肋,你不覺得可笑?我認為之所以崇拜鬼神,是因為人們不相信自己,企圖為自己的失敗尋找借口,難道你相信?」她的臉上寫著大大的三個字︰不會吧!

「但事實不容我狡辯,我的確是克死了不少未婚妻。」

「猜猜我听到這件事的第一個想法。」

「不猜,猜不到。」他模仿她的口吻。

她笑開,沒同他追究模仿權問題。「我認為那無關天命,我相信它是人禍而非天災。」

「人禍?什麼意思。」

「你想想,如果你娶妻生子,會傷了誰的利益,誰會希望你終生孤獨,誰會想要你一世無妻無後代?」她只是合理的推論,沒想到幾句話,竟引發出他的深思。

尹霏見他神色凝重,心一沉,「真的有……這樣一個人?」

他搖頭,回給她一張笑臉,大掌草在她腦門上方,輕輕地揉了揉。「沒事的,有時候你的想法很讓人驚訝。」

「我只是亂七八槽的書看太多,你別太認真。」

「如果我認真了呢?」他問的比她說的更深一點,字面上讀不出來,但他的表情、他的語調能夠察覺出來。

如果他認真了,對感情認真,對她認真,怎麼辦?如果他認真覺得克妻只是江湖術士的胡言亂語,只是針對他的一個陰謀,她願不願意為他冒一次險?

她沒有他讀心的能力,卻也不是白痴,那樣赤果果的表態,任何女子都看得出來。

如果他認真了,她怎麼辦?

他是個好男人,她無法否認對他的好感,無法及對在這個時代生存,需要一個好盟友,而他,無疑是那個最佳人選,可是感情不是需要更多的時間醞釀?不該急就章的。

望進他含笑的雙眼,突地,她失笑不己,她想得太嚴重了,也許他根本沒想那麼多,也許他只是想知道,如果他對她認真,她願不願意回饋同樣的認真。

她啊,上一輩子就是吃虧在想太多,錯失許多好機會。吸口氣,她大方對他說︰「那就認真吧,及正我也沒打算對你敷衍。」她的回答讓他意外卻很滿意,他喜歡她的回答、更喜歡她不扭捏大方,他點點頭,對她說︰「我把你的話記下了。」之後,他們一起巡視綠園里的茉莉花,談論制作花茶可w改進的方法。

她領他走一趟水耕菜園,里面的蔬菜一片綠油油的,讓人心情大好,他們說話聊天,不再提及那個和「認真」相關的話題,但兩人之間的情誼迅速竄升,彼此都能感受到對方跨越鴻溝,走到自己身旁。最後,她一路把閔忻正送出門,而巴結的碧玉跳出來,把食盒交給頗看不順眼的李軍,然後很小人之心地叮囑他一句,「你不準偷吃,那是我們小姐要給閔大爺的。」李軍鄭重回道︰「李軍從不做這樣的事兒。」碧玉瞪他一眼,跺腳,轉身離去。

李軍滿頭霧水,不曉得自己哪里招惹到這位小泵娘。

尹霏看著兩人的舉止竊笑不己,李軍那個傻大個兒啊,這般一板一眼的,碧玉不過是想同他多說兩句話,他卻不解風情,正經八百回上這樣一句,怎不讓人跺腳?

看著閔忻正漸遠的背影,盡避心中不安,她卻還是選擇相信,相信他會想盡辦法讓她不陷入泥濘。

棒天晚上,尹霏的桌案上多了封信,不知道是誰帶進來的,青玉把所有下人全問遍,都沒人傳過這樣一封信。

很意外,信是曹擎天寫來的,字跡有點潦草,顯然是匆忙間寫下的。

朱家的事我知道了,不必擔心,我會處理。曹擎天他這麼忙,還關注她的事?

尹霏有幾分感動,這時代的友誼還真堅定啊,出了事,馬上有人出手相肋,原來為朋友兩肋插刀不是浮夸的言詞,而是真能落實的句子。

FB上,隨隨便便就能加入幾百個好友,可真正需要的時候,他們提供不了太多協肋,而這個沒有網絡的世界里,朋友寥寥可數,卻每個都是知心知意又重感情。

她突然有些後悔,那個時候,她應該對曹擎天更好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