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萬福妻 終曲

書名︰暖床萬福妻|作者︰千尋|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後家又嫁女兒了!

這次嫁妝比上次更多,後家違了例制,足足通兩百五十六抬嫁妝,把賀家送的幾萬兩聘禮全擺進嫁妝,而且夸張的是,明明嫁的是隔壁鄰居,卻非要在臨州繞上一大圈。

有人一開始懷疑,不怕被搶嗎?後來看了迎親盛況方知,當然不怕!

有幾百名御前侍衛護著,還有太子爺在迎親隊伍里面,給兩家添面子,臨州的大小闢員全來參加這場親事,熱熱鬧鬧地,說是要席開百桌,誰敢來鬧。

而另一頭又有好事的百姓等著看熱鬧,後家女兒是否當真嫁得掉?這位賀會子八字是否夠重、命夠硬?

因此,從親事發布那天開始,百姓交頭接耳,人人都在談論這件事。

不久後有人設賭局,讓百姓下注,看這回後姑娘的花轎能不能平平安安抬進賀家大門。會不會繞街繞一半,又讓人給半途攔下,或者新郎這幾天,會不會,病不起,坐實了後予月克夫的名頭。

有人說︰「應該不至于吧,上回的嫁妝不是已經進了賀家大院,若是有事,早就傳出來,這回親事,應該會成。」

又有人說︰「若親事沒問題,上回花轎已經進賀家大門,听說連天地都拜下,為啥後姑娘還沒當成賀家新婦?」

還有人幫腔說︰「也許時辰不對吧,賀家做什麼,這種事兒肯定是小心謹慎。」

然後,不知從哪里有一個小道消息傳出,後姑娘有陰陽眼,身邊經常伴著冤死鬼魂,上回她才進了賀家大門,賀老太爺就接連生病三、五天,偏偏不孝子孫不信邪,非要把人給娶進門,從前兩日起,賀老太爺就病得下不了床,這婚事啊,怕是不成。

小道消息一出現,百姓紛紛下注,賭這回的親事「不能成」。

因此,今天賀家辦的明明是婚禮,又不是施粥放糧,可擠進賀家大院看熱鬧的百姓萬頭攢動,像成群結隊搬新家的螞蟻。

但這對賀家而言,倒也不算壞事,想進門看熱鬧?行,可多少得備點禮、包點紅包,于是這天,賀家禮金收到手軟。

像是刺探前方軍情似地,每隔一刻鐘,就有人飛馬快報︰報!花轎已經到了清水巷口。報!花轎已經到狗子胡同。報!花轎已經到……

花轎越是接近賀家大門,下注的百姓越是心情激烈,下注不多的還好,就當沾沾喜氣,下注多的,連汗水都狂飆出來了。

終于,花轎進門,大事底定。

但還有些個不死心的,期待在後姑娘拜堂之前,從天降下一道驚雷,劈壞這次的婚事兒。

誰知道,程序一道一道進行,不見半分阻礙,直到喜娘拉起喉嚨大喊,「送入洞房。」

這下,確定沒戲可瞧了,百姓紛紛散去,予恩看他們的失望表情,心底有著報了一劍之仇的快意。

說他們家予月克夫?說她會變成老姑娘?說她會帶衰夫家?好得很,就讓他們看看,他們家予月是怎麼好嫁,怎麼旺夫家!

他低聲問弟弟,「予廷,這回賺了多少銀子。」

「粗粗估計有十萬兩銀呢。」

好啊,看衰他們家予月的人這麼多,日後就讓他們嚇掉大牙,不是他們這些當哥哥的愛說囂張話,而是他們家予月,就是天底下最好命的女人。

「二哥,這事兒千萬別讓阿爹知道,否則肯定拿帚子打人。」予博接話。

「放心,把這銀子拿來蓋私塾,招窮人念書,阿爹知道咱們替予月出口氣,又做善事,鐵定高興到說不出話。」予恩賊笑著。

「予恩說的沒錯,行了,咱們去鬧鬧妹婿。妹婿這個詞兒我已經想很久了。」

予祥大掌一拍,落在予恩肩磅,幾個兄弟樂呵呵地往後堂尋他們的妹婿去。

賀家大宅另一邊,尹泰攔住一名粉衫女子,她長得很可愛,圓圓的眼晴骨碌碌轉不停,濃墨似的黑眉,襯得她滿臉英氣,她手里拿著一盆新摘下的茉莉花,全身帶著淡談的清香。

「太子爺,有事嗎?」她態度自然爽利,沒有小女子的嬌羞。

「你認得我?」

尹泰有趣地望住她,都知道他是太子爺,心底多少有幾分害怕吧,怎麼會是這副大方態度,好像他只是隔壁哥哥,沒啥大不了。這時候,他已經忘記自己把人家攔下來,是要做什麼。

「你成日在賀家進進出出,誰不認得?太子爺沒事的話,我還得忙呢。」她一笑,舉了舉手中的茉莉花。

堂哥擔心予月姊姊被那些香粉、薰香弄得頭昏腦脹,特地讓她去采茉莉花來放進新房呢,堂哥啊,真是把予月姊姊給疼入心坎里了。

她一笑,尹泰的心像被什麼給勾了似地,他傻傻地望著人家,第一次,答不出話。

見他發怔,她聳聳肩、轉身離去,只是,走不了三、五步,就讓人給喊下。

尹泰急急問︰「我是李尹泰,姑娘呀什麼名字?」

她落落大方地回了句,「賀思芹。」然後,頭也不回地走了。

看住她的背影,他想起一段話——

賀四叔和嬸坤,沒把思芹當女子教養,因此她不像一般閨閣女子軟弱好欺,她讀很多書,見識很廣,還有一副俠義心腸,果勇、聰明,不畏強權,雖然是身無武藝,可該做的事,即便知道危險,也要去做……

喜房里,紅燭燃盡,交纏的身子映出一室旖旎。

本該是好夢正酣,擎曦卻偏偏睡不著,夜里接連醒過好幾次,每次都夢見予月從自己身旁消失。

他不懂自己,為什麼會這般患得患失?難道是波折太多、幸福得來不易,自己才會如此擔心?

低下頭,他的小涼席蜷著身子、給在自己懷里,那樣密貼、那樣契合,他們本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幸好,波折過去、幸福來臨,他將守著這份幸福,直到天長地久。

親親她的額、親親她的唇,親親她濃密的睫羽,予月被擾醒了,看見擎曦,想起昨夜兩人的親密,她紅起雙頰,沒話找話問︰「天亮了?」

「還沒有,你昨晚不是說,想要看太陽升起。」

「嗯。」她喜歡看太陽初升的情景,新的一天、新的開始,有著嶄新的希望。

「那得起床嘍。」

身子雖然酸痛,予月還是下了床,略略梳洗、換上衣服,擎曦取來披風將她緊密裹起。

走出精誠居,他環抱起她的腰,縱身一提,把她抱上屋頂。

「冷嗎?」

「不冷。」在他懷里,她只會覺得溫暖。

擎曦在她耳邊喁喁私語,是情人問的甜蜜對話,他說得心歡、她听得意滿,這時,天空出現第一抹霓雲。

太陽在雲間染出金黃橙橘,燦爛奪目的光芒,為天地帶來一片盎然生機。

她喜歡看太陽升起,喜歡又是新的一天,所有的哀傷皆留在過去。

予月滿足地伸伸懶腰,卻意外瞥見,天邊還有月亮的身影。

她急急指著月亮的方向,說道︰「瞧,月亮還沒落下。」

那嬌俏可愛的模樣,逗得擎曦發笑,他說︰「是啊,還沒落下,金烏追皎月,追過千百年,終是讓他給追上。」

他望向予月,笑得一臉甜蜜,頭輕輕俯下,他封上她的唇、她的心,完封了他與她的愛情。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