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機男小茉莉(上) 第十章

書名︰心機男小茉莉(上)|作者︰千尋|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蔣擎和小今回到家時,所有人都聚在客廳,一見到小今,蔣馬上跳起來沖到門邊,抓住她的肩膀問︰「發生什麼事?」

他的過度關心讓蔣擎很不痛快,他冷冷別開眼,假裝沒看見。

芬蒂也走過來,勾住蔣擎的手臂,憂心問︰「怎麼了,你和小今……」

他一點也不想回答,只是望了姊姊一眼。

這一眼讓他更加確定,為了姊姊,就算要他對不起天底下的人,他都義無反顧。

蔣欣走到弟弟身邊,輕言,「我有重要的話想跟你談,可不可以?」

不談,他清楚姊姊和賀巧眉一樣善良,他可以利用賀巧眉的善良,卻不準姊姊的善良被利用,所以他不談,不要被姊姊說服,讓賀巧眉和賀惜今走入這個家庭。

于是他低頭對身邊的芬蒂說︰「我送你回去。」

「可是……」芬蒂想知道究竟,第六感通知她,蔣擎和小今之間不尋常。

他從不把女人放在心底,即使是未婚妻也一樣,她不認為自己有本領影響他的感覺,而這個賀惜今卻輕易地挑動他的情緒,讓她嗅到危險性。

「阿擎,這幾天你借故留在辦公室不肯回家,有很多重要事情都不知道——」蔣欣還不死心。

「阿欣,先讓阿擎送芬蒂回家,有什麼話等他回來再說。」大家長喬宣開口,蔣欣只好退兩步,讓他們離開。

蔣擎率先走出家門,當他從小今身邊走過時,手臂踫上她的,她明顯地瑟縮了下。

她低頭低眉、低了肩膀,恨不得把自己縮進沒人看見的空間。

因為她自卑。

阿擎和芬蒂是多麼旗鼓相當的男女,才能、學歷,全是她望塵莫及。

幸福需要條件,這是個現實社會,光愛戀制造不出美滿婚姻,更何況,她憑什麼論定蔣擎和億萬美女之間缺乏愛情?

一相情願呵,要不得的習慣,隨意一個誤解,便造就出不實幻覺。

心在扭曲絞痛,頭將裂開,小今從沒有這麼痛過,仿佛有什麼東西要將她的身體撕開,奮力從里面鑽出來。

她冒冷汗,衣服濕透,呼吸急促、心髒漏拍,她全身抖得厲害,咳嗽不止。

蔣發覺她不對,握住她的手腕,把她帶到沙發邊。

「你還好嗎?」他遞給她一杯溫茶水。

「我很好。」她點頭,擠出來的笑容很丑。

「小今,對不起,阿擎他……」蔣欣連忙坐到小今身邊,還沒弄清楚發生什麼事就先想著道歉。

「他什麼都沒做,只是訝異會在這里見到我。」

緩和著呼吸,小今平抑狂狷的心跳。她不會弄擰任何事的,因為她說過,要他放心。

「你們認識?」喬宣問。

「是,他在我家里住餅兩個月。」她據實以告。

「他住在你家?!」

喬宣拉高音調。這就是阿擎失蹤兩個月時的下落?他早就找到巧眉,卻遲遲不肯和他聯絡?

「嗯,媽媽很喜歡他,外公外婆也喜歡他,說實話,我也沒想過會在這里見到他,看見老朋友……讓我很愉快。」

她急忙替阿擎撇清,絕對不制造困擾。

「你和阿擎——」蔣不甚確定的問。

她截下他的話。「我們幾乎變成好朋友了,如果他不急著回美國的話。」

現在,他們連朋友都當不成……怎能勉強啊,人與人之間本來就勉強不得,爸爸和媽媽不就是過度勉強之下的產物?

她早說過,他不珍惜的她不給,他不珍惜她的感情,她憑什麼要把自己的心,送上門?

「你們之間……還好?」

「沒什麼不好。」小今輕描淡寫。

「你們談些什麼?」

「久別重逢能說什麼?」她避重就輕。

「如果阿擎說了不該說的話,你千萬別放在心底,我會跟他講清楚……」蔣欣握住她的手。

奇怪,蔣欣怎麼一天到晚跟她說對不起,她從不曾對不起她什麼啊。

小今搖頭,認真說︰「下午我很累,始終沒把話說清楚,我想,我應該講得更明白一點,你才不會心存芥蒂。以後別再道歉了,爸媽之間的事,你不知情也無能為力,知道之後,你做得夠多了,誰都沒有立場去責怪你。

「我不恨爸爸也不恨你,我肚子里的確有氣,但我生氣的對象是老天,因為它對媽媽很不公平,可事情已經發生,而它不在你我的控制範圍內,我沒道理對你遷怒。」

罷剛在海邊時她就弄明白了,所有的錯全出自于她,真要恨,對象只有一個。

「這是你的真心話?你不恨我?」喬宣握住輪椅的手顫抖,憂郁的臉龐滿是感動。

「媽媽愛你啊,她從沒恨過你。」媽媽始終相信爸爸吧,不然怎麼在蔣擎之後,仍然無法口出惡言?

「所以你肯留下來,讓我當個適任父親?」喬宣的眼底浮起期盼。

小今搖頭。「我不喜歡美國,我要回家,那里是我長大的地方,我的根在那里。」

「不試試看,你怎麼知道不會喜歡這里?」蔣欣試著說服。

小今苦笑。繼續待在這里,她只會好傷心。

億萬美女讓她自慚形穢,蔣擎對她的恐懼讓她自厭,她不想為難任何人,只想要一個人,埋藏暗戀。

嘆氣,她說︰「我不會留下的,但是,現在先不談好下好?我好累。」

「好,我陪你上樓。」蔣欣連忙起身。

「我自己上去,你們……別再為難蔣擎,他的出發點沒錯,只是立場不同。」臨去前,她還沒忘記替他說話。

蔣看著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他不相信小今,尤其是和蔣擎相關的部份,相處多日,他看得出她在演戲,她很愛演那種讓人安心的戲碼,可,她騙不了他。

***bbs.***bbs.***bbs.***

「阿擎,這不是你的做事風格,我不懂為什麼你……」喬宣嘆氣,再也說不下去。這孩子是他一手栽培出來的,他們的感情濃厚,比父子兄弟更親。

書房里,蔣欣、蔣和喬宣像審問犯人一樣,把蔣擎團團圍住。

蔣擎冷著臉,雙手橫胸,半句話不說。

要怪他?隨便,反正他的目的已經達到。

「我知道你冷酷,對人不講情面,但我一直以為你是面冷心熱的家伙,多少還有點同情心,看到路邊野狗,就算不去喂它兩口面包,也不會沒事跑過去踢它兩腳,但是你對小今……我該不該對你重新評估?」

蔣也學他,兩手在胸前交叉,口氣非常差。

他需要蔣來評估?省省吧,他從來不想和他們那群人有交集。有共同的爸爸又怎樣?同姓蔣又如何?他不把他們看在眼底。

「阿擎,姊知道你心底很矛盾,我絕對相信你也覺得對不起小今和巧眉姊,即便是為了維護我……」

她哽咽,交握的兩手不知擺在哪里才適切。阿擎真的做壞了,他讓她覺得自己是始作俑者。

蔣擎還是不語。

錯誤,他樂意一肩擔,就算要他離開公司也沒關系,他只堅持自己堅持的——一個家,絕不能有兩個女主人。

蔣環住蔣欣的肩膀,輕言安慰,接著又轉頭對蔣擎說︰「我也維護姊姊啊,不過我維護的方式,是不讓姊姊變成罪人,不讓她帶著罪惡感過日子,我要她理直氣壯面對小今,無愧于人。」

蔣擎瞪了他一眼。

誰是他的姊姊?誰跟他有關系?他的熱臉未免貼得太緊。

「听說你住在小今家兩個月,受人恩惠應該銘記在心,怎麼可以恩將仇報?無論如何,你都不應該在小今失去親人之後還落井下石。」掀掀眉毛,蔣擎是他見過心腸最硬的人。

失去親人?失去什麼親人?是外公還是外婆發生意外嗎?臉色陡變,蔣擎箭步一跨,大步跨到蔣眼前,冷酷的眼神看得他猛打寒顫。

「把話說清楚,什麼叫做小今失去親人?」

小今竟然沒對他提及那場地震?那麼他們出去三個鐘頭,究竟在談什麼?

「說話,小今失去什麼親人?」蔣擎失去耐心,沉穩退去,一把揪住異母弟弟的前襟怒問。

「你不知道她的外公外婆和母親都死了?」

死了?!怎麼可能,不到一個月之前他們還好好的!

他離開那天,外公還送他到門口,外婆直揮手,一直邀他有空再來……怎麼會死了?!

「怎麼發生的?」他冷聲問。

「你真的不知道?見鬼,就算小今沒告訴你,你都不看新聞的嗎?」

對啦,也許這個新聞不夠大,畢竟是老遠的小島國發生地震,美國的新聞跑個一兩回就沒了。

「你一定要說廢話才可以嗎?我再問一次,事情是怎麼發生的?」他的手加上力道,扭得他差點窒息。

「地震。我幫姊夫去找小今那天發生的事,當天路斷了、房舍倒塌,到處都是哀號求救的聲音,我找到小今的時候,她正用雙手扒開土石,想要救出家人,兩只手都鮮血淋灕的,她卻渾然不覺。

「難道你沒注意小今的手還裹著紗布?你沒注意她的體溫高高低低不穩定?從地震發生到現在,她都是用意志力在強撐自己。」蔣連珠炮似的說了一堆,一面觀察眼前人陰晴不定的臉色。

他還以為小今會對蔣擎大聲撻伐,因為他害她父母親失去團圓的機會,若是情況重來,蔣擎完成姊夫的托付,說不定她的家人就會逃過一劫。

蔣擎忽然笑了,笑得自厭又苦澀。

為什麼她絕口不提,為什麼她不反駁他的指控?

罪惡感像奔騰狂濤般,幾乎將他淹沒。

她怎不跟他解釋,說天災奪走她的家人,她已孑然一身,不得不投靠父親?

她有權指責他自私,有權恨他害她的父母親陰陽兩隔,有權破口大罵,把滿肚子積恨對他發作,她不必安靜委屈,任他污蔑。

懊死!他的確沒有人性,他看不見她的傷口,忽略她的疲憊,不在意她的茫然與恍惚,甚至說服自己,她的劇烈咳嗽只是想要博取同情。

他擰眉怒目、青筋暴漲,恨透自己。

姊夫是她唯一可以投靠的人,他居然趕她走?

他逼她放手、不準她搞破壞、什麼都不知道就指控她有意圖……天,她唯一的意圖是找片安全的屋頂,支持她岌岌可危的心靈啊!

他的臉色鐵青,于是蔣明白,事情絕對不是小今說的那樣簡單,難怪她急著撇清姊姊和姊夫的罪惡感,急著表明自己回台灣的決心。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但我不認為小今會對誰產生威脅,她到美國,只是想要找到答案,想知道為什麼姊夫不試著找她們,得到答案之後,就打算回台灣了。

「整個下午姊姊和姊夫都極力挽留她,我看得出來她的口氣松動了,可是到了晚上,她的態度又變得堅定,我想,大概沒有人能留得住她了吧。說,這是你的問題嗎?」蔣直視他。

她不想留下?她只想要答案?那他的多此一舉有多可笑啊……

「阿擎,你趕她是不是?你真的不必這麼做,小今是個很好的女孩子,我喜歡她,有絕對的信心可以和她相處得很好。」蔣欣急忙拉住弟弟。

他沒接話,猛地起身離開書房,來到小今的臥房。

他在房門外徘徊很久,無法想象才不見多久的人就這樣沒了。

外婆的蚵仔面線余香還在嘴邊……他低下頭,外公的寬褲子好像還穿在他的腿上,賀巧眉的輕愁和恬適的笑容深深地、深深映在他腦袋中央。

他做了什麼?他的私心毀了什麼?三條人命嗎?

「阿擎,要不要試試我熬的麥芽糖,味道跟外面的不一樣哦。」外婆用筷子挖了一大坨給他,熱呼呼的麥芽香在他鼻間散播。

「等一下、等一下,那個要夾餅干才好吃啦!」外公抱著一桶牛女乃餅干追在外婆後面跑來。

小今嘟嘴,踢他的小腿,滿臉不高興,他回頭看她一眼,弄不懂她在不爽什麼。

她瞄他,眉毛一挑一挑。「外婆剛熬好的麥芽糖都是我吃第一枝,你來,我就失寵了。」

「哎呀,愛計較,你有那麼多人疼,我多寵阿擎一點有什麼關系。」

寵?他沒有被寵愛的經驗,他是男孩子,男生要做的是負責任而不是被寵愛。

他凝視外婆滿是皺紋的臉龐,她的愛沒有說出口,卻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刻在每道皺紋里面。

這份寵愛,他要。

于是,他接下麥芽糖,嘴巴一含,也不管燙不燙,直對外婆點頭說好吃。

和人爭寵,這個經驗,他喜歡。

「不行,外婆的愛通通是我的!」

小今噘嘴不依,逗得外公笑彎腰,拉著她說︰「乖小今,外公再給你弄一枝麥芽糖,比阿擎那枝更大,好不好?」

看著小今耍賴撒嬌,他心底清楚,這個家庭需要一個笨孫女來證明這些年長者的重要性。

有愛吃的小今,外婆才會打起精神張羅一堆費工夫的零食;有不會賺錢、光會玩樂的猴子孫女,外公才要努力打理田園;有事事依賴的女兒,當媽媽的才不能失志,她必須開朗光明,用最快樂的心和女兒一起等待丈夫回來。

這家人,是既奇特又可愛的組合。

怎麼會消失了?

他才離開二十幾天呀……

如果他還在,他一定有力氣抱著外公外婆躲開災難,不會讓小今一個人扒開泥上救人,更不會讓她裹著紗布,靠意志力支撐。

「總有一天,你會踫到專屬于你的愛情,那時候你就會了解,愛情會讓人們多麼身不由己。」賀巧眉說。

那天晚上,他試著說服賀巧眉,姊夫不是她的幸福。

「如果喬宣是正確的男人,為什麼你的愛情維持不到一年?」他的問題殘忍到近乎過份,可是,他必須麻木不仁。

「天長地久才能證明愛情的正確性嗎?」她緩緩搖頭。

「難道曾經擁有就能夠證明?」他反問。

「我不知道,可是對我來說,喬宣不是我的曾經擁有,他一直在我心里,看見沒,他埋在這里,陪我走過每個困難時期。」她指指自己的胸口。

在賀巧眉身上,他見識了柔弱女子的堅韌,也相信小今一定有相同的特質。

可是她就這樣死了?

她的堅強、強韌與固執呢?她怎麼可以輕易放棄生命?

壞人阻撓她的愛情,她更應該抬頭挺胸、排除萬難,走到愛情面前啊!

狠狠地,他用拳頭捶自己,小今不肯在他身上發泄的恨,由他來代替。

他在小今房門外來回走著,深鎖的愁眉、焦躁的眼角,他一看再看,看著同一扇閉闔的木門。

不,他等不到天亮,就算她再累,他也要把她挖起來,把話說清楚。

他不要她走了,他要跟她說對不起,告訴她,他有多抱歉。

她愛當小氣財神,他會用一輩子賺很多很多錢,把她口袋里面的存款簿變得很嚇人;她愛吃情人果,他就為她種下滿滿一整園的芒果樹;她愛爬樹、愛當小猴子,他就給她無數棵爬不完的老樹……

他有很多話要對她說,他保證會說得她回心轉意,讓她願意留在這里。

他用力握住門把,旋轉,大步跨進屋里,可是小今……已然失去蹤影。

上集完

*小茉莉賀惜今何時才會等到幸福?請看花園系列1060王牌小女人之一《心機男小菜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