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米樂>賢妻罷工中

賢妻罷工中 第2章(2)

書名︰賢妻罷工中|作者︰米樂|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兩人來到了總裁辦公室,卻看見高秘書正慌張的打電話叫救護車。

「高秘書,發生什麼事了?」何思晴緊張的問。

「剛剛來找總裁的小姐好像昏倒了,總裁現在要送她去醫院。」二十四歲的高亮瑜留看妹妹頭,長相可愛,擔任總裁秘書快兩年了。

何思晴才要走進總裁室,就見卓皓然抱著一個女人走出來,一臉緊張樣,她擔心的問︰「總裁,這是怎麼回事?」

「思晴,你來得正好,我現在要送朋友去醫院,公司有什麼事再打電話給我,浚騰,關于香港投資的事,我們改天再討論。」

「好,沒問題。」歐浚騰看了眼卓皓然所抱的女人,她好像是……

「總裁,要不要我也一起去醫院?」何思晴問著。

「不用了,高秘書已經叫了救護車,有事再打電話給我。」說完,卓皓然抱著李雨媛走進電梯,高秘書幫忙按電梯,跟著一起下樓。

電梯門關上後,歐浚騰一臉困惑。「怪了,她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總經理,你認識那位小姐?」皓然一向很沉穩,她從沒有見過他如此緊張擔心的模樣,他懷里的女人又是誰?

「如果沒有著錯的話,應該是李雨媛。」

「李雨媛?她是誰?是總裁的朋友嗎?」和皓然交往這麼多年,她從來沒有听過這個名字,又或者該說,他的異性朋友並不多。

「這個……」歐浚騰不知道該不該說出來。

「總經理,請你告訴我她是誰。」何思晴一臉認真。

「好吧,反正你問皓然,他也會跟你說的,李雨媛是皓然的初戀女友。」

「初戀女友?」何思晴很訝異,她沒有問過皓然過去的戀情,畢竟那都是以前的事,那個叫李雨媛的,是皓然的初戀女發?

「女人听到男友的初戀女友好像都會很緊張,但你放心,他們分手後就沒有連絡了,而且李雨媛也在很多年前嫁給了建設公司的小開,不過听說前陣子離婚了,不知道她現在來找皓然做什麼就是了。」

並不是他想要知道李雨媛的事,而是李雨媛的前夫是個大玩咖,常去夜店的人都知道她前夫這號人物,身邊摟的都是十幾、二十歲的妹,幾個月前,她前夫在夜店嚷嚷說自己已經離婚了,以後不用再看到黃臉婆,所以他才知道這件事。

當然關于李雨媛的事,他不曾跟皓然提過任何一個字,畢竟他們已經沒有關系了,不過他不知道為何她今天會出現在公司。

他看何思晴沒有說話,忍不住問︰「思晴妹妹,你不是真的在緊張吧?」

她在緊張嗎?應該沒有,她只是沒有見過皓然那麼緊張的樣子……

不過就如她跟海莉說的,她信任他,因此她敞開笑容。「總經理你放心,我沒有緊張,我完全信任總裁,我想李小姐可能是有什麼事才會來找他。」

「對,要信任你的男人。」歐浚騰雖然也相信好友不會偷吃,但剛剛看到皓然緊張的抱著李雨媛的樣子,還真覺得有幾分詭異。

皓然當年和李雨媛分手後,買醉過一陣子,他不確定皓然是否將以前的事全忘了,只希望他不會犯不該犯的錯,畢竟他身邊已經有個里里外外都幫他打點得很好的賢內助。

一直到下班,卓皓然都沒有回公司,因此何思晴打了電話給他,他回說還在醫院,請她將公文包整理好拿去給他,還有李雨媛放在他辦公室的行李箱,因為他晚上要留在醫院。

何思晴開車來到醫院,停了車後,提著公文包和李雨媛的行李箱前往皓然告知的病房。

罷剛皓然在電話里說,醫生說李雨媛是因為營養不良導致貧血才會昏倒,但她現在身邊沒有人可以照顧她,所以他會留在醫院陪她。

她從總經理那里知道了皓然和李雨媛的過去。

當年皓然退伍進入一家飯店工作,而李雨媛是飯店千金,兩人交往時,李雨媛還是個大四學生,他們的戀情在被女方家長知道後,皓然被開除,沒多久李雨媛大學畢業,她家人馬上將她送去美國的親戚家,兩人只能分手,那之後,皓然到成衣廠工作,激起了他經營網絡成衣商店的念頭,最後成立了梵亞。

這是她第一次听到皓然和前女友的事,難免有些詫異,但她決定以平常心去面對,畢竟她和皓然已經交往那麼多年,感情一直很穩定,再說,皓然的朋友也就是她的朋友,她希望李小姐早日康復。

當何思晴進入李雨媛住的個人病房時,就見卓皓然正拿著一杯白開水喂給半坐在病床上的李雨媛喝,李雨媛長得相當縴細漂亮,眼楮微紅,好像剛剛哭過,加上臉色有些蒼白,看起來楚楚可憐。

「思晴,你來了。」卓皓然將杯子放在旁邊的桌上。

她走上前。「嗯,你的公文包。」

他接過公文包,將它放在椅子上。「思晴,我跟你介紹一下,她是李雨媛,是我一個久違的朋友,雨媛,她是何思晴,是我公司營銷部經理,還有,她也是我目前的交往對象。」

「李小姐,很高興認識你,你的身體還好吧?」她關心的問。

「嗯。」李雨媛閉上眼楮,沒有多看她一眼,嬌弱的說︰「皓然,我有點累了,想休息。」

何思晴覺得有些奇怪,剛剛李雨媛好像刻意不想理她……可能是自己想太多了,對方也許是因為身體真的不適,想休息。

「好,醫生也要你多休息。」卓皓然調降病床讓她躺好。

「皓然,有沒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何思晴貼心的問。

「沒事了,你先回去休息。」

「那你吃晚餐了嗎?要不要我去幫你買晚餐?」

「不用了,我跟雨媛剛剛已經吃過晚餐了。」

「是嗎?」看起來好像沒有她幫得上忙的地方,而且病人都說要休息了,因此何思晴只好先離開。她步出病房,走了沒幾步,卓皓然就跟著出來叫住她。

「思晴。」

「嗯?」她停下腳步。

「自己開車小心一點,還有,晚上我不在家,你早一點睡,有什麼事就打電話給我,知道嗎?」他摸著她的頭叮囑。

「好,我知道了。」何思晴笑開了臉,她只要他的一點關心就滿足了。「對了,李小姐都住院了,為什麼沒看見她的家人呢?」

卓皓然想了下。「我想讓你知道,我跟雨媛曾經交往過,後來她嫁了人,不過半年前離婚了,娘家的爸媽都已經去世,她的哥哥嫂嫂們沒有人在意她,因此她獨自租屋,可能是不曾自己一個人生活,不太會照顧自己,才會搞到營養不良,她來找我,是因為她積欠房東房租,被房東趕出來,因此她想跟我借一點錢。」

「沒想到李小姐的遭遇這麼可憐。」

「我之所以跟你說這些,只是希望你不要胡思亂想,我會留下來照顧她,是基于朋友的情分。」

「我不會胡思亂想,也沒有那麼小氣,她是你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我希望李小姐可以早點康復。」

何思晴本來就沒有胡思亂想,再說,皓然對她如此坦白,沒有隱瞞,讓她對他更加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