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米樂>賢妻罷工中

賢妻罷工中 第3章(2)

書名︰賢妻罷工中|作者︰米樂|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皓然曾經向李雨媛求婚?藝何思晴震愕不己,感覺到自己的心髒跳得飛快,小手不由握緊了筷子。這是真的嗎?

「對了,你跟皓然交往那麼久,他向你求婚了嗎?」看到何思晴答不出來,李雨媛內心竊笑,就知道她無法回答。

這陣子她多次到梵亞附近的餐廳用餐,本想跟皓然來個不期而遇,卻始終沒能遇上他,倒是遇上了何思晴和她的女性發人去用餐,財經雜志上常刊登皓然和女友的照片,她一眼就認出她了,當然也听見她和朋友之間的談話,看來她是那種凡事以男友為重、男友快樂她就快樂的那種乖乖牌女朋友,比起她前夫那些像潑婦般的外遇對象,何思晴來得單純多了。

其實當年被送去美國前她已經決定要跟皓然分手,因為父母斷絕了她的零用錢,讓她不能逛街不能買新衣服,盡管他對她很好,她也喜歡他,但沒有錢的日子真的很痛苦,因此她假裝不想當不孝女,哭看分手然後飛去美國。

兩年後她回台灣,在一場派對上認識前夫,知名建設公司小開的他,天天又是鮮花又是昂貴禮物的追求她,兩人認識不到三個月就結婚了,住在公公送的上億元豪宅里,但幸福的婚姻生活只維持了半年,之後她前夫不斷的外遇,最後甚至不回家,而她本身因為遲遲無法生下孩子,遭受公公婆婆的冷眼看待。

這幾年她為了維持貴婦生活,身邊能當的都當了,最後還跑去借錢,前夫願意幫她償還,再多給她十萬塊,條件是兩人簽字離婚。

瞻養費十萬?夫家的人根本就是刻意在侮辱她,但地下錢莊催討得緊,她也只好答應離婚,而她的兩個哥哥雖然同意她回娘家住,但她得去飯店工作賺錢養活自己,薪水比照新人兩萬多,那不是她要過的日子,然後她想起了卓皓然。

這些年來,他愈來愈發達,也愈來愈有錢,如果當年她不去美國,現在她就是梵亞的總裁夫人了,慶幸的是,他還沒有結婚,也沒有拒絕幫助她,似乎對她還有著情分,她仍然有機會成為總裁夫人,她絕對會緊緊的抓牢他!

何思晴覺得李雨媛是刻意跟她說這些話的,但,為什麼?

「何小姐,你不用這樣防備的看著我,我不是小三,我不會跟你搶皓然。」李雨媛扯唇輕笑,那笑卻讓何思晴莫名感到害怕。「不過呢,如果他對我還有感情,那就另當別論了。」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直說好了,我覺得皓然他還愛著我。」

 啷!當卓皓然端看煮好的面從廚房走出來時,剛好看見何思晴打翻了她面前的空碗,碗掉到了地上,摔成碎片。

「思晴,沒怎樣吧?」

「沒事,我去拿掃把過來清理。」她起身去拿清掃用具,卻忍不住回頭,看見卓皓然正將煮好的面端給李雨媛,一切看起來是那麼的和諧自然。

當卓皓然從浴室走出來,準備上床睡覺時,就見何思晴坐在化妝台前,手上拿著乳液發呆。

「思晴,你怎麼了?一整晚都怪怪的。」從她打破碗後,她就有點魂不守舍、心不在焉的樣子。

她看起來怪怪的嗎?何思晴看著鏡中的自己,好像真的有點怪。可是,她不知道自己怪在哪里,是心里頭覺得怪所以表現不自然嗎?

是因為听到李雨媛說皓然曾經向她求婚很驚訝,還是她最後說的那句話,說皓然還愛著她,所以她感到愕然?

交往五年來,盡管他不曾特別說出愛她或者其他甜蜜情話,可是地知道他是喜歡她的,兩人雖然偶爾會有小斗嘴,但卻不曾吵架過,就算他很生氣,就拿上次不跟他說一聲就邀請蘭姨參加慶祝酒會的事來說,他氣歸氣,但頂多假吼了幾聲便作罷。

其實當年他提出住在一起時,她有想過,為什麼不干脆向她求婚,然後結婚呢?只是她也明白,那個階段的他正為事業努力打拼,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待在他身邊,盡可能的幫他,不管公事還是私人生活。

之後蘭姨來找他,曉得了他和蘭姨及繼父之間的關系,她又想,也許他不想結婚,多少和小時候的成長環境有關,當然,還有他和蘭姨之間的心結

豈料,原以為不想結婚的男人,卻曾經向前女友求婚……

好怪,怪極了,怎麼會不怪呢?

但她討厭此刻內心那種悶悶的、不舒服的感覺,甚至無法不去想。如果他曾經向其他女人求婚,表示他有結婚的意願,那為什麼和她交往這麼多年,他卻堅定的說他沒有結婚的打算?

比起以前,現在的他更有結婚的條件不是嗎?為什麼以前會有想結婚的念頭,但現在卻沒有呢?一整晚,就算她不想把這件事掛在心頭,但腦海不斷的自動運轉播放著這件事,讓她很想開口問他,真的曾經向李雨媛求婚嗎?

可是問了以後,若答案是肯定的,他的確曾經向李雨後求婚,她又能做什麼呢?問他為何不向她求婚?然後再順便問他,是否真的對前女友余情末了?

何思晴覺得自己的思緒變得好混亂,有些無所適從。

還有那個什麼加蛋面,李雨媛在餐桌上吃得笑不攏嘴,猛說著好好吃、好懷念,感覺就像是故意說給她听的,為什麼她從來都不知道他會煮面?

「何思晴,你到底有什麼事?」一整晚都很怪,還打破碗,明明一臉有話想說的樣子,卻又什麼都不說。

何思晴透過鏡子,看見卓皓然躺上床。「我都不知道你會煮面……算了,沒事。」

卓皓然倚坐在床上,濃眉微檸。「把話說清楚。」

「我說了,沒事。」

「因為我幫雨媛煮面?你就為了這種小事而鬧脾氣,然後一整晚都陰陽怪氣的?別跟我說你在吃醋。」當年他是個窮小子,假日中午自己煮面吃,雨媛突然來找他,因此他多煮了些加蛋面請她吃,就只是這樣而已。如果可以,他不想再提起當年窮困的時候,真的沒什麼好說的。

「我不能吃醋嗎?」

「思晴,別做這種無聊又幼稚的事。」以為她發生什麼事,結果居然只是這種無聊透頂的事。「我最後再跟你說一次,雨媛她是朋友,現在過得不好,來找我幫忙,而我只是以朋友身分幫她,如此而己。」

是啊,他說過的,而她也說了要信任他的,不是嗎?何思晴不否認自己被李雨媛說的那些話影響了情緒。

既然提起李雨媛,卓皓然想起有件事要跟她說。

「我跟你說,晚上從醫院回來的路上,雨媛說她想到我們公司上班,我已經答應她了,我讓她明天到公司找你報到,你替她安排工作。」

李雨媛要到梵亞上班?何思晴很驚訝,這太不像皓然的作風了,他一向公私分明,也討厭別人靠關系說安插職務,是因為對象是李雨媛的關系嗎?「為什麼她會突然想要到我們公司上班?」她莫名的不太想要李雨媛到他們公司上班。

「她說想要學習獨立生活,我也覺得這樣很好。」忘了過去的事,重新開始新生活,這是雨媛目前最需要的。

「可是突然說要安排她到公司上班,很容易給其他職員不好的觀念。」這一兩年,皓然甚少管理人事問題,都是交給她全權負責。

「不需要看得那麼嚴重,不過是增加一名內部員工而已。」卓皓然直覺她是因為吃醋才會如此過度反應,真的太可笑了。

「但不管怎麼樣,你在答應李小姐之前,不是應該先跟我商量的嗎?」不管是讓李雨媛到公司上班也好,或者安排她住在對面,他都應該先跟她說一聲,他們是情人,而且住在一起不是嗎?

「沒什麼好商量的,我決定就行了。」

「可是……」

「我是總裁,這是命令,你明天就幫她安排工作。好了,這件事就談到這里結束,現在上床睡覺。」卓皓然板起臉孔說。真是的,非得要他搬出總裁身份她才會乖乖听話嗎?他一點都不想再浪費時間去討論這種無聊的小事。

盡管卓皓然是這樣想的,卻不知他此刻的命令讓何思晴感到很受傷,她怔了好一會兒,才有辦法開口。

「我知道了,就依總裁的決定,我會幫李小姐安排工作。我有點口渴,要去廚房喝水,你先睡吧。」說完,她走出了這個讓她差點窒息的房間。

來到客廳,原本心里就悶悶的她,此刻更是苦澀溢滿整個心房,一吸一吐都感到難受至極,讓她不得不大口的深呼吸,試圖緩和內心備受委屈和想哭的感覺。

他們是交往多年的男女朋友,而且還住在一起,有事情不是應該一起商量的嗎?他沒有就算了,剛剛還以總裁的身分直接命令她,她既驚訝又感到不可思議,腦海不禁閃過一個念頭︰他真的愛她嗎?

如果愛她,怎麼會如此不重視她,不在意她的感受?

在那一刻,他的語氣充滿嚴厲,仿佛是在說,對他而言,她就只是一個屬下而己,她只要乖乖听令就行了,完全讓人感受不到一絲情感,是她把自已看得太重要,抑或這才是他內心真正的想法?

從一開始就是她主動示好,兩人交往至今,他一直都是被動的,但她不在乎,只要可以跟他在一起,只要他多少有點喜歡她,那就夠了。

可是,現在她已經不確定他是否真心喜歡她,他為李雨媛做過的那些事,他一樣也不曾為她這個交往五年的女友做過,甚至連情人問最基本的「我愛你」三個字,她到現在都還在等,什麼求婚,什麼加蛋面,恐怕是想都不用想。

何思晴內心煩亂不己,她為自己倒了杯水喝,緩了緩紊亂奔騰的心緒,不想自己太鑽牛角尖、太情緒化,也讓自己停止太過負面的想法。

明明幾天前她還信誓旦旦的說信任他,為什麼不過是前女友出現,她對他的信任就動搖了?是因為他們之間的感情不夠深厚,還是如李雨媛說的,他依然愛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