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價狀元 尾聲

書名︰廉價狀元|作者︰千尋|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大紅花轎從宮里抬了出來,前頭的鑼鼓笙樂熱熱鬧鬧地吹著吉祥曲調。

如今,國庫豐盈、民生樂利,小皇帝第一次嫁姐姐,那些個琥珀玉翠、金銀珠寶、金條銀元寶……嫁妝置辦了幾百箱,百姓一邊數著紅箱子,一邊竊竊私語。

「這次的陣仗可比上回靜璃公主嫁給軒轅將軍大得多。」

「是啊,不過一個新科武狀元,皇帝怎地這樣看重?」

「許是這位新科狀元長得俊俏風流,被公主給看中了。」

「不是、不是,這位新科狀元我見過,雖是體態軒昂,可五官長相比起軒轅將軍差得多了。」

「什麼軒轅將軍?現在是攝政王了!」一個老先生插嘴。

「沒錯,照這麼說,公主怎不相中有錢有勢又俊逸的攝政王,會去相中一個沒沒無名、沒錢沒勢沒身家的小狀元?」

「也是,靜璃公主被搶之後,攝政王不是一直沒娶嗎?」

「難不成,他還在等著靜璃公主?」

「唉!難怪人人都說攝政王是個痴情種。」

「不過,這個小狀元也不是沒來頭的,他是藺輔國的四子。」

「藺輔國是誰啊?」一個十幾歲的年輕人問。他的年歲太輕,不知道藺輔國的事跡理所當然。

「藺輔國是忠臣,一心為國,只可惜後來被白鼻子大奸臣沈知清給害了,滿門抄斬吶,那情況有夠慘的,听說藺輔國死的那日,天上飄下大雪,熱死人的七月天竟然飄雪,百姓能不知道藺輔國在多冤屈嗎?那日,京城百姓家家戶戶門口擺上香案,送藺輔國一路好走。」

「這事兒我知道,听說沈知清那個大奸臣去抄家,只從藺家抄出一百多兩銀子和幾副墨寶,藺輔國為官之清廉由此可見。」

「是啊,誰像沈知清,一抄便抄出八萬萬兩銀,珍寶古玩好幾千箱。」

「那算什麼!你沒有听說,沈家蓋在城郊的大廟,那個好幾人高的佛像是空心的,里面填砌的是亮晃晃的金條,整整運了三天兩夜才運完。」

「唉,這叫做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可你不是說滿門抄斬嗎?怎麼藺輔國又會冒出一個兒子?」

「听說當年聖旨到的時候,他剛好外出不在家里,又踫到好心人相救,這條根苗才留了下來。」

「所以,今天小皇帝嫁姐姐這麼大的排場,多少是為了補償……」

藺子竟站在從群中,冷目凝視著大紅花轎。他不需要補償,他要娶的女人他自己挑。

轉身,他離開看熱鬧的百姓,獨自往無人深巷走去,不多久,一個身穿黑服、背著弓箭的男子,騎了匹通體如墨的大馬從巷中奔出。

大紅花轎從城里慢慢抬出城郊,幾個不耐走的太監心里有了微詞。

這個窮狀元裝什麼清高嘛?皇上賜他宅第他不收,偏要住那個大老遠的未秧村,這一路走下來,可不累壞了他們這群人。

幸好現在天下太平、百姓安居樂業,盜賊不生,否則要是早個幾年,這些嫁妝能不惹人眼紅來搶?

這還不算啥,狀元郎那個破屋子連修也不讓人修,擺進去的家具全給扔出來,這冬天刮風下雪的,咱們公主可怎麼過?

一路上,嘴碎的太監在心底把藺子竟給罵個夠。

倏地,一支羽箭飛來,喀登!釘在轎門欄桿上。

「刺客!大家快保護公主!」太監尖銳的嗓子發出叫喊。

一騎黑馬飛快從林中竄出,為首的太監見了,大叫一聲搶親,侍衛們紛紛拔出刀劍,護在公主轎前。

這些侍衛的功夫哪里是藺子竟的對手,只听得幾聲刀劍交錯的鏗鏘聲響,有武功的侍衛全被點住穴道、動彈不得,而密密實實圍了一大圈的宮女太監更是在他怒目中,半步都不敢移動。

他大步走到轎前,一拱手,「藺子竟在此向公主請罪,臣已經有了愛妻,不能與公主成親,盼公主成全,請公主原轎回宮。」

轎子里悄然無聲,而送嫁隊伍見前來搶親的居然是新郎倌本人,也噤若寒蟬,不知如何是好。

「公主……」

一陣清脆笑聲揚起,轎子里的公主終于說話,「藺子竟,你就不能讓我好好成一次親嗎?」

那個聲音讓他既錯愕又吃驚。那是、那是……藺子竟走近,反手掀起轎簾,當他的目光對上她盈盈笑臉時,傻了。她就是他要娶的公主?居然是她、居然是她……看著他的傻,曹璃笑得更開心。有進步了哦,知道不能隨便搶親壞人名節。

「是……是你!」

「對,是我,不想娶嗎?我原轎回宮。」

他回過神,拉住她抓著紅蓋頭的手,像傻子似地,大聲說︰「不,我娶、我要娶!」

他動手把她拉出轎子,抱在身上,也不知是用了什麼手法,行紅那些動彈不得的侍衛身邊時,袖子輕輕指過,他們又能動了。

藺子竟一把將曹璃帶上馬背,奔馳而去,行時,還口口聲聲大喊,「我要娶、我要娶公主!」

他啊,傻得更緊了。

侍衛們覷著彼此,一層厚厚的雞皮疙瘩結在手臂上。「藺將軍的武功已經到達出神入化、無人能及的境地……」

「隊、隊長,新娘子沒了,我們還要不要繼續送親?」送親太監小聲問。

隊長回頭,看著那些大大小小的紅箱子,輕笑一聲,「走,大伙兒加快腳步,把嫁妝送到未秧村!「

風在林間帶起一陣涼意,中秋快到了,人圓月圓的好日子將至,听說藺將軍家種了很多幽蘭,听說藺將軍的那個未秧村是世外桃源……得空兒去走一走,應該不錯……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