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客型男 尾聲

書名︰台客型男|作者︰千尋|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五年後。

向晚晚抱著剛在學步的兒子在院子里散步,方英雄一手拿著剖開的隻果,一手拿著小湯匙刮果泥喂兒子,台灣的夏天熱得快要把人熬出汁,幸好他們家的院子種很多樹,風一來即帶起涼意。

再晚一點,大姐、二姐和姐夫們都會過來一起晚餐,他們要討論媽媽和孫叔叔的婚禮。

也該是時候了,她父親已經去世四年。

外遇並沒有替爸爸生下兒子,孩子在腹中七個月的時候夭折,那女人氣恨爸爸不積極和妻子辦離婚,也不肯向法院以「不履行同居義務」訴請離婚,所以對他拳打腳踢,卻一個不小心滑倒在地,流掉孩子也失去生育能力。

之後,他們天天吵架,一個沒有生育能力的女人失去公公婆婆的支持,彈性疲乏後,默默離去。之後,爸爸陸續有過幾個女人,卻沒傳出懷孕消息,五年前,他發現長期的應酬生活讓自己得到肝癌。

這種時候,父母親老了,除前妻與女兒之外,再也沒有人願意出面照顧他,于是他回台灣,找到妻子女兒。

她們可以恨他,但沒辦法不原諒他,他畢竟是父親,是給她們生命的那個人,而媽媽願意以朋友身份盡妻子的責任義務。

于是,從爸爸回家到離世,全家人有了短暫的重聚,那一年,對他們所有人來說都很重要。他們在一年當中釋放仇隙,他們學會體諒父親在傳宗接代壓力之下所做的妥協,也學會同情一個男人的無可奈何。

案親死後,留給她們龐大的遺產,二姐接手爸爸的公司、大力整頓,忙得焦頭爛額,卻半聲都不喊累,大姐直接開了間房屋仲介和前老板搶市場,氣得前老板牙癢癢,只有她,還是很沒出息地繼續當英雄的助理。

至于英雄和他的母親也重逢了,英雄有了一對異父弟弟,母親和繼父雖然沒什麼大錢,但夫妻兩人同心協力經營著一片海芋田,生活平淡踏實,英雄多了外公外婆,每年花季,他都可以收到一大盒純白海芋。

她和英雄,當了五年的好朋友,即使去年秋天,她為英雄生下兒子,也沒有點頭同意下嫁當糟糠妻。她說對婚姻有強烈恐懼,英雄又氣又急,卻拿她沒轍。

門鈴響起,方英雄搶著去開門,大姐、二姐一起到了,她們進門便一左一右勾住他的手臂。

向冉冉在他耳邊低聲問︰「怎樣?和老媽達成協議了嗎?」

他沒好氣地說︰「達成了。」

「哈!老爸可以瞑目了。」向秧秧夸張道。

向冉冉充滿同情地拍拍他的肩。「對你的男子氣概很傷,對不對?」

「哪會!我們家的男孩子多到可以組籃球隊,不需要子安來傳宗接代。」方英雄對著站在樹下的妻兒揮手。只要他們在身邊,他才不在意姓氏那種小問題,何況兒子叫向子安也滿好听的。

「這對我老媽和爺爺女乃女乃來說,可是大事一件。」向冉冉說。

「往好處想,將來子安可以繼承一大筆遺產。」向秧秧也說。

「什麼遺產?」他沒听懂。

「你不知道我爺爺女乃女乃是田喬仔,光靠東區幾個店面收租,不但可以吃香喝辣、聘佣人請管家,還可以環游世界,到慈善機構領養幾十個小孩?」

「我會缺那點錢?」方英雄沒好氣地瞪了向秧秧一眼。

「別講廢話,媽怎麼說的?」向冉冉只知道媽要找他談條件,卻不知道其他細節。

「媽說,她會提議我們和他們同一天辦婚禮,你們只需要附議。」

「如果晚晚不肯呢?」

「那媽和孫叔叔就不結婚。」

「哇,舍命陪英雄耶!你們還年輕,再等個幾年沒關系,可人家孫叔叔有年紀了,可是等不及。」

什麼他還年輕,他們已經認識十二年了好不好!人生有幾個十二年可以蹉跎?

方英雄又瞪她。「所以今天晚上,無論如何都要趕鴨子上架。」

「放心,晚晚和孫叔叔感情特別好,她會為了孫叔叔犧牲自己的啦。」

「犧牲?你有沒有說錯?」方英雄忍不住揚高聲調。每次和秧秧對話都會燃起一把無明火,他無法與女強人相處,幸好他的晚晚沒有事業心。

「好啦,別吵架,我們進去找孫叔叔和媽媽,把細節再商議一下。」

向冉冉拉二妹進屋,她們的老公早就進去听女兒遲遲的演奏會了。媽媽和阿姨沒學成的鋼琴、小提琴和長笛,遲遲一口氣全包辦,十一歲的丫頭常在姨丈方英雄的演奏會里當嘉賓,名氣紅透半邊天,害她老爸擔心得不得了,生怕她將來也走演藝圈,那個圈子太亂太危險,女兒是他的寶貝,他才不讓她冒半點險。

方英雄走到向晚晚身旁。子安很不乖,他不喜歡待在屋內,成天到晚要媽媽抱著在外面逛大街,這個小孩,有他老爸不安份的血統。

「你和大姐、二姐在說什麼?」向晚晚問。

「除了斗嘴,還能說什麼?我猜,我和秧秧有前世仇怨。」

她大笑,把兒子遞給他。「把兒子抱走,他又重了。」

方英雄接手,把兒子往上一拋,拋得他咯咯笑。「子安,你是吃什麼,怎麼會長得這麼快?」

「誰叫他老爸是巨無霸。」她捏捏兒子的臉,又把他逗得咯咯笑,他是個愛笑的娃娃。

「晚晚,我口袋有東西,拿出來。」方英雄一面和兒子玩一面說。

她依言伸手去掏,光看見盒子,就知道是什麼東西。

撇撇嘴,她抵聲說︰「沒創意,每次都送一樣的東西。」

他沒生氣她的批評。「你問過我,為什麼送鑽戒。」

「是啊,你又不回答。我要把它們收集起來,將來給兒子當彈珠打。」

「我每送一顆鑽戒就是向你求一次婚,沒記錯的話,我已經求了一百三十七次婚。晚晚,我想娶你,真心真意。」

那個……不是代表財大氣粗,而是代表求婚?那麼久以前呵,他就想把她娶進家門?她好笨,沒弄懂他的心意,還一味嫌他沒創意。

「英雄……對不起……」對他,她的罪惡感加深。

「沒關系,我不會逼你,我會用盡耐心等待你的恐婚癥痊愈。」

他笑得很真誠,因為他知道自己不必出面逼迫,自然會有人逼她,他是個奸詐男人,他是雙面人,他個性很爛……他,都知道。

「謝謝你,我會盡快讓自己……」

他沒等她把話說完,低頭,吻住她的唇,只是淡淡的親吻,因為兒子在身邊,不可以讓他看見太激情的畫面。他「早熟」,可不希望兒子步上後塵。

他的額頭抵住她的,輕聲道︰「不必對我承諾什麼,再久我都等,那是我欠你的。」

他哪里還欠她?就算有,也早早就還清了。

向晚晚滿足地嘆氣。雖然他追求女人的手法很拙劣,但能被他愛上,是何等幸福的事,她想,她真的不該讓他繼續等了……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