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再次相守~水晶婚 第8章(2)

書名︰盼再次相守~水晶婚|作者︰千尋|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我說到哪里?」

「說到你對我們的……婚姻生活有期望。」

「對啊,可是幻想一下就破滅,從結婚第一天開始。沒有美美的婚紗、沒有請很多人到五星級飯店大吃大喝,也沒有讓人臉紅心跳的蜜月旅行,登記過後,你就一頭栽入工作。」

「是我不對,那時候公司正面臨轉型,如果依照爸爸的老方法進行,公司早晚要倒閉,而且那個時候我太年輕,公司里的元老一直在扯我後腿、使暗招,我不得不全力以赴。」

「真的嗎,你為什麼不告訴我?要是早點知道,我一定會幫你,不會亂埋怨。」

「我的錯,我不習慣對別人坦承心事。」

「你就是這樣,什麼壓力都自己扛,才會把身體弄壞掉。」

「我知道。」所以,他試著改變中。「再繼續說好不好?我喜歡听你講話。」

她笑了,因為她終于把他訓練得喜歡听自己講話,這是不是生病的好處?讓他可以緩下腳步,听听身邊人的關心?

可想到他的病,她又忍不住落淚。

「乖,不哭,說話給我听,好不好?」他不曉得自己會用這樣的語調對人說話,不曉得愛上一個人,自己會在不知不覺間為對方改變。

她吸吸鼻子,繼續說︰「我拼了命的想當好姜太太,我看很多資料,我上網查如何當個稱職的貴婦,我想讓你有面子,想讓你因為我而過得舒適,我做得很努力,你都沒有夸獎我,就算不夸獎,多少擠出一點時間和我聊聊天也好啊,可是沒有!半點都沒有,就連穗青穗出生,我受那麼多苦,你都沒有親親我、抱抱我,告訴我,親愛的老婆,謝謝你、辛苦你了。」

點頭,他摟緊她、親親她,低聲對她說︰「親愛的老婆,謝謝你為我做的,辛苦你了。」

「知道錯就好。後來孩子慢慢長大,他們上幼稚園後,我開始有空閑的時間,你的事業也越做越穩,我懷疑,自己是不是只能當個煮三餐的廚娘?再然後,爸媽要去英國了,孩子們有自己的朋友,空巢期的煩惱提早報到,而和你有關的緋聞一件件出現,我對自己越來越沒有自信,那些女人都那麼聰明美麗年輕,又都是有閱歷的,你和她們……一定更有話說吧。」

「她們是不是聰明美麗年輕,和我一點關系都沒有,你應該知道,我是個負責任的男人。」

「我就怕這一點.」

「怕男人負責任?說不通。」所有的女人,不都想挑負責任的男人?

「我希望你是因為愛我而留下,而不是為了責任而勉強自己。一個讓我搞不懂他到底愛不愛我的丈夫,讓我很辛苦,但再辛苦我都可以忍受,那是為什麼?因為我愛你啊。所以你親口告訴我,你和劉憶婷是真的,我就決定放手了,因為,我愛你,不願意你為了責任而屈就。」

是這樣啊,不是因為生氣憤怒,不是因為嫉妒,而是和他的理由一樣,愛他,便放手。

心甜,心暖,悸動在胸口一陣陣跳躍,這樣的女人,教他如何不愛?

「我當然愛你,除了你。我無法忍受其他女人靠近,我不知道那些緋聞是怎麼傳出來的,但她們靠近,我就會鼻子過敏,如果手邊有掃把,我會在身邊劃出安全範圍,不讓她們逾越。

我當然愛你,你在,我才會覺得舒心,你不在,我連睡眠都有障礙。這段時間,我的工作壓力減少,但躺在床上,卻怎麼都睡不著,所有的食物勾不起我的食欲,我只有在你面前才有本事放松。」

就是這樣吃不好、睡不香,病情才會來勢洶洶?

想到穗勍口里的三個月,她忍不住鼻酸,笨蛋,他明明愛你,你卻因為自己的缺乏自信拖累他的身體,笨蛋,你想听「我愛你」三個字,直接殺到他面前,逼他說出來不就行。

「這些話,你應該早一點告訴我啊。」

「周同懷很會說笑話、逗你開心,相形之下,我連把你追回來都不會,何況我已經勉強了你十五年,怎麼能夠再逼你為我妥協未來的十五、三十年?

「我舍不得你的笑顏因為我而消失,舍不得消滅你的幸福,如果他是你快樂的泉源,我願意放手。和你一樣,因為愛,我不要你屈就。」

「等等……誰告訴你,周同懷是我的快樂泉源?」

「不是嗎?你最近笑口常開,談到攝影工作時,神采奕奕……」

她打斷他的話。

「當然不是,我高興是因為你終于願意和我談心,我們各自聊著自己的工作,聊小孩、聊未來,我們之間有了溝通啊。

和你走在清境農場的大草原時,我感受到愛情的浪漫;在英國,只是一支兩塊錢的冰淇淋,讓我甜了唇舌、甜了眼楮;在夜里,淡淡的迷迭香氣中,你告訴我,你不想再做個遺忘家庭的失敗男人……你說,我不應該為了這些事情感到幸福快樂嗎?」

他又誤解了?現在他懂了,徹底懂了,他懂得溝通是多麼重要的事,凡是夫妻,再忙都要空出大片時間來談心。

「所以我做的那些……已經是愛情的範圍?」

「對。」

「那周同懷呢?」

「他是學長、是上司、是朋友,也許有個擅長說話的朋友,可以讓人覺得輕松,但我不懂,他和我的快樂有什麼關聯?」

「對不起,是我弄錯。可是我送你的花、你不要,周同懷的花你卻當寶,那天我看見你眼楮紅紅的,再加上和周同懷的對話……」

「你笨啊,有人送花給我,我當然高興,但兩三天後過去,你和穗勍被滿屋子花香弄得鼻水直流,我當然不要花啊。至于眼楮紅紅,那天我辭職了,我很舍不得那份工作。可又不能不辭,因為我覺得學長對我的感覺不像朋友,而且我已經決定……哎呀,不重要,重要的是,學長和你對話?你們什麼時候對話,我怎麼不知道?你們說了些什麼?」

「他要我放手,如果我給不了你快樂的話。」

天,她急了,她才不要他放手。

「誰說你給不了我快樂?誰給他權利讓他對你說那些話?不對、不可以……話要說清楚,我不要你誤會我,像我誤會劉憶婷那樣。」

說著,她從口袋里掏出手機,尋找聯絡人名單,按下撥出鍵……

「學長,你對我丈夫說了什麼啊?誰說他給不了我快樂,有他在,我才會快樂啊,他不在,我連快樂是什麼都不認得。

他對我很好,也許以前不說出口,但他改啦,以後我們再也不會把心事藏在心里頭,就算惹對方不高興,也要把話說清楚、講明白,我們再不要誤解對方,我們要把握未來每一分鐘。

學長,謝謝你這段時間的關心,但我還是要把話說清楚,我真的很愛我的丈夫,我們要同歡樂、共患難,我們誰也離不開誰。」

她沒給對方開口的機會,劈哩啪啦一大段,把話通通「說清楚、講明白」。

結束通話,她怒氣沖沖轉頭,「你是因為他的話,才決定和我離婚?」

「對,我以為自己給不了你快樂,以為你的快樂來自于他,我不是君子不想成人之美,我也不是個輕易服輸的男人,但是我愛你,我願意為了你的幸福放開手。」

「笨蛋,我還以為你很聰明,怎麼會看不出來我的轉變是因為你?」她氣死了,別人幾句話他就要跟她鬧離婚,那她多沒有保障啊。

「你始終不肯松口再當一次姜太太,我只能猜測,我們之間已經過去。」

他的話讓她的臉爆紅,理直氣壯頓時變得心虛。

「沒關系,不想當就不當,你不要再咬唇。都受傷了。」他心疼地壓壓她的下唇。

他越是這樣,她越心虛。她弱了聲勢,沒有對學長說話時的咄咄逼人。

「對不起,我不肯搬回去,是因為害怕變成「姜太太」之後,這段時間的「優惠專案」會消失不見,我喜歡工作、喜歡你陪我、喜歡和你一起在廚房、喜歡你听我抱怨,我不想過以前的生活。」

「我懂了。你放心,這些優惠專案不會因你當回為姜太太而有所更動,還會增加更多的附案。」

「比方?」

「比方我打算把後面那塊地買下來,蓋一個花房,因為你「愛死了鮮花」。」

「可是你和穗勍會對鮮花過敏。」

「我們可以去做減敏治療。再比方。我打算為你成立一家攝影公司,聘一組專業的經營人才,你只要負責拍照就可以。」

「你要讓我工作?」

「當然,我也要你享受工作的成就,就像我享受到的一樣。」

「謝謝你。」

「不客氣。我還要給你一個大大的婚禮,白馬、玫瑰花門、古堡……你覺得我們到英國辦好不好?」

「好。」她越听越感動,忍不住痛哭流涕。「不管你還能活幾個月,我都要嫁給你,再當一次姜太太。」說完,她撲上他的胸口,淚如雨下。

「活幾個月?什麼意思?」

李羽蓁哭到無法解釋,他看看門口那兩張畏罪的小臉,大約猜出什麼,難怪她這麼激動,他輕拍她的背,冷冷地下達命令,「姜穗青、姜穗勍,你們給我進來。」

穗青還沒走到病床前,先扯起嗓子,急急地說︰「不是我,是穗勍騙媽媽,爸爸得到胃癌剩下三個月的壽命。」

什麼?李羽蓁止住淚水,坐起身,錯愕地看著一對兒女,那個……不是真的?

是穗勍騙人?害她以為沒時間了,害她把滿肚子話連組織都沒有,就通通倒出來?

她、她……好丟臉……哪里有洞啊?彗星有沒有要撞地球啦?2012年要不要提早來報到?

「姜穗勍!你好可惡。」難得地,她對兒子大吼。

「媽,你仔細想清楚,我是不是說︰爸爸的胃……醫生說……三個月……我沒說謊,醫生的確說爸的病要長期吃藥,至少要三個月。」

「你、你……」

可是他的表情和吞吞吐吐的語氣,明明就是要人誤解嘛。

「如果媽媽希望爸真的得胃癌的話,很簡單,你就不要回去當姜太太,以他自我虐待的方式,不出三年,你就可以從醫生那里得到這個消息。」他說完,酷酷地看了爸媽一眼、酷酷地雙手橫胸、酷酷地背靠在牆壁上,看好戲。

「好、好、好可惡,姜殷政,你兒子欺負我。」李羽蓁氣到結巴,拳頭猛捶棉被。

「沒關系,他就是好日子過太多,我們懲罰他,把他送去英國念男子寄宿學校。」

真的嗎?可以嗎?太感激了,從此他不必和姜穗青在同一個班上、忍受她的愚蠢,興奮攀上穗勍的臉,他要馬上回去整理行李,但……為了爸爸的英明仁武,他決定再幫爸一個忙。

「爸,如果我是你,我會請強森叔叔和周叔叔一起到城堡幫你們拍婚紗照,第一,讓他見證我們家的「實力」,教會他什麼叫作雲泥之別。第二,讓他看看姜家是如何「以德報怨」,對待挑撥離間的小人。第三,他的拍照技術還行,但對上強森叔叔……到時毒舌媒體不知道會怎麼批評兩個人的拍照技術?」說完,他揮揮手走出病房。

強森?那位知名的攝影大師?這個有仇必報的兒子,誰得罪他誰倒霉。

在李羽蓁覺得兒子太惡毒時,姜殷政卻微點頭,對于兒子的提議感到相當滿意。

穗青嘟起嘴,說︰「我早就說過吧,他奸詐、陰險、卑鄙、虛偽。」話是這麼說,她還是趕緊追到弟弟背後,繼續當他的跟屁蟲。

病房里,夫妻相視一笑,李羽蓁說︰「我還要再生個兒子,生正常一點的。」

姜殷政沒回答,因為……他的兒子很正常啊。

摟住妻子,他說︰「我累了。」

「好,我陪你睡。」

滿足喟嘆,他知道,今天自己將終結半年多來的失眠。

—本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