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見光情夫 第9章(2)

書名︰不見光情夫|作者︰千尋|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青梅要的是一匹馬,我卻是一頭牛,她用很多方法試圖將我改造成馬,她很辛苦、也常對我失望。「

「你為什麼是一頭牛?「

「我不懂得浪漫,不會在她穿上名牌衣服時為她發出衷心贊嘆,我不喜歡陪她進夜店,不喜歡陪她跑趴,我只想腳踏實地計劃明天,試著建立一個安穩家庭。我認為給女人最好的禮物,是給她安定的未來,但很顯然的,她並不這麼認為,但天使不同。「

「哪里不同?「

「天使知道我是一頭牛,或許她心底也想要一匹馬,可她不要求我變成馬,並且欣賞我的牛脾氣。「

「怎麼說?「

「她對經商不感興趣,卻總是睜大眼楮,努力听著自己不理解的專業術語,每每我講得忘情,她依然滿臉興味盎然地望住我。我不是個多話男人,但她滿足了我說話的。「

他看見她柳眉彎彎,微微的笑映在嘴角,他明白,她想到過往。

清清喉嚨,他繼續說話,因她再度滿足他說話的。

「無數次的分析,我分析出我喜歡青梅、習慣青梅,但那不是愛情,因此在她琵琶別抱時,我只感覺到驕傲被踐踏、自尊被摧折,我憤怒,卻沒有太多的悲哀及眷戀。記不記得我跟你說過,天使的父親曾經找上我?「

「記得,他給你一筆錢,那些錢傷害了你的自尊。「

「我的自傲再次被踐踏,但相反地,這回我沒有感到生氣憤怒,只有深深的悲傷和後悔,我不滿意自己的驕傲,如果當時我選擇留下、選擇對天使死纏爛打,就算被天使的家人瞧不起,又如何?至少我得到我的天使。

「當我的哀傷遠遠超過驕傲時,我理解了,原來那才叫情,我愛上天使,深刻地愛著。」

她想說什麼話似的,好半晌,鎮壓下去。

「我不告而別、戕害了天使心,我認定天使不會原諒我,我相信她將擁有比我好上千百倍的男人,依天使的家世,要辦到這點,並不困難。

「在美國的第五年,我再度遇見青梅,她已經離婚、肚子里有孩子,她的娘家破產,無人可以依賴,因此我決定收留她。

「我講過,或許我們之間不是愛情,但多年下來,的確建立起深厚友誼,當時我想,如果我和天使已經沒有可能性,那麼身邊的女人是誰,有什麼要緊?于是在青梅最脆弱的時候,我給出承諾,我說︰‘如果寶寶生下來之後,我身邊沒有別的女人,我們就結婚吧。’

「之後我帶著青梅回到台灣,上天厚愛,讓我與天使重逢。

一見到她,我興奮得幾個日夜無法入睡,我每晚都在期待隔天的見面,我和天使重新談了一場戀愛……多年來堵在胸口的氣終于順了,壓抑的心終于再度遇見快樂。

「可是她莫名其妙失蹤,我找上天使的弟弟,當我從他口中听見,天使身邊從沒有過別的男人,知道她沒放棄過等我時,我有說不出口的激動。

「我再也不能錯過了,那年我為驕傲離棄她,如今我願意親手把驕傲送進焚化爐,換得她的愛情。

「我把天使的故事告訴青梅,爭取她的諒解;我去見天使的父親,訴說心願;我明白天使的家人無法放心把天使交給我,但未來的日子很長,我會用愛向他們證明,我有能力讓天使幸福。

「穗青,猜到了嗎?你就是我的天使,不管在六年前或六年後。「

筆事結束,他凝目望著她。

姜穗青熱淚盈眶,張口,咿唔半天,卻語不成句,他伸出大拇指,為她拭去淚水。

「你願意原諒我做過的愚蠢決定嗎?」

她點頭。

「你願意忘記過去六年的辛勤等候嗎?」

她繼續點頭。

「你說過,天使總是會給予祝福,你願意祝福我的愛情嗎?」

她用力點頭。

「很好。」他從口袋拿出那枚許願金幣,「也許你已經忘記這枚金幣的故事,但你說過,我可以用這枚金幣向天使求取一個願望。

「我知道自己應該更有耐心一些,至少等你記起我,或者等你再度愛上我,就像當年那樣。可是我已經等了太久,等得不願意再多浪費一分鐘,所以……「

他半跪在地上,拉起她的手,將金幣塞進她的掌心中。

「天使,請你嫁給我,我想用未來的生命愛你、疼惜你,我想和你一起走過生命的春夏秋冬每一季。「

她依然說不出話,只能不斷、不斷、不斷點頭。

那是因為穗青太笨,不曉得該在這樣的場合說什麼話,但聰明如他也一樣找不到合適的話,只能跟著她點頭、點頭、再點頭……最後一個大擁抱,他抱住她,也抱住他們的每個未來。

***

姜穗青的失憶癥奇跡地在莊帛宣向她求婚的第二天恢復。

她在餐桌上大聲宣告自己將要嫁給莊帛宣的消息,她語出恐嚇,如果有任何人反對,她就要和他私奔去。

說這些話的時候,她有意無意地向穗勍投去一眼,意思是——分工合作,我準備婚禮,爸媽交給你說服。

他們是雙胞胎姐弟,心靈相通。

于是一個月後,婚禮在清境農場進行,參加的人很少,除了新娘的幾個親戚和新郎的員工之外,沒有外人在場。

姜穗青穿上一襲從法國空運來台的白色婚紗,長長的裙擺鋪在如茵的草地上,千百只綴在裙間的淺紅蝴蝶,隨著新娘的腳步輕輕跳躍著,她的捧花是白色瑪格麗特,她勾著父親的手,走到紅毯那端。

案親把她的手交到新郎手中時,他低聲說︰「我會隨時隨地盯著你,看你怎麼對待我的女兒。「

莊帛宣笑意盎然地點頭,不生半點氣。

「我會用行動證明,我對穗青只有愛情,沒有您想象中的復仇心。「

「最好是那樣,只要穗青受到一點委屈,我會立刻把她帶回身邊。」姜殷政是商人,在商場上爾虞我詐多年,不會因為莊帛宣幾句動听的語言就同意這場婚禮。逼迫他妥協的是女兒,他已經傷害了穗青六年,他無法再眼睜睜見她繼續抑郁六年、十六年或二十六年。

能理解一個當父親的心情嗎?他覺得自己明知道前有火坑、而女兒義無反顧地朝火坑奔去,卻無法擋在前面,用生命不讓她去送死。

那個心情,太苦。典禮很簡單,從頭到尾不到十分鐘就完成,坐上馬車同時,姜穗青將捧花朝姜穗勍拋去,她希望把自己的幸運送給她最愛的天才弟弟。

但姜穗勍不領情,他追了幾步,把花拋進她的裙擺里,皺了眉,說︰「你自己留著吧。」

莊帛宣苦笑,「看來,願意祝福我們的人,實在不多。「

「別生爸爸和穗勍的氣,他們韓劇看太多,以為你在演王子復仇記。」韓劇看太多的人不是他們而是她吧?他失笑,伸手擁她入懷,「希望他們能夠慢慢理解,我是個能夠分辨是非黑白的男人。」

「會明白的,遲早有一天。」

「對。」他附和道。

她巧笑倩兮,窩進他的懷里。「知不知道為什麼我最喜歡的花是瑪格麗特?」

「因為我們第一次見面時,你手上拿的是瑪格麗特,而我說,瑪格麗特很適合你。」

「你竟然記得!」姜穗青驚訝不已。

他怎會不記得,他還知道她總在球場邊,如痴如醉地看著自己,不過那時他身邊有綺綺,且他不容許自己當一個見異思遷的男性。

「你是個漂亮可愛的女生,能忘記你的男人並不多見。」

「可穗勍說,追求你的女生多到可以在校園里繞三圈。」

「問題是,我不喜歡她們的美麗,只喜歡你的可愛。」

「穗勍說,喜歡你的女生,都有顆聰明腦袋,做事很能干。」

「又不是在挑職員,我干麼挑聰明能干的女生。」

「穗勍說……」

莊帛宣重重嘆氣,嘆掉她的下一句話。

她睜大眼楮,轉頭看他。

他鄭重說︰「姜穗勍,你讓我非常、非常、非常嫉妒。」

「為什麼?」

「因為從剛才到現在,你口口聲聲都是‘穗勍說’,你已經嫁給我,可不可以請你改成‘帛宣說’。」

她撲哧笑出,回答,「可以啊,可是帛宣說過什麼啊?」

「帛宣說,他愛穗青,愛得很厲害。」

她笑出兩道彎月亮,甜甜的笑隱藏在瑪格麗特後面,她點頭說︰「記住了,帛宣還有說別句嗎?」

「帛宣說,他會愛姜穗青一輩子,就算她不再漂亮可愛,就算她肥成大肚婆,就算她的牙齒掉光光,他還是愛。」

「那……帛宣還說了其他的話嗎?」她愛听他的甜言蜜語,過去錯失的,她要一次補齊。

「帛宣說,他很高興,如果天塌下來,穗青要記得趕快躲到他的手臂下……」

就這樣,他不斷說、她不停听,听遍了所有他能想得出來的甜言蜜語。

他們的愛情始于一個陌生男人的瑪格麗特,如今他們擁有屬于自己的小百花,他相信、她也相信,他們的愛情會一直持續。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