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蔡小雀>忠心壞男人

忠心壞男人 第10章(2)

書名︰忠心壞男人|作者︰蔡小雀|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這不公平。」她眼底迅速浮現灼熱的淚霧,喉頭哽住。

萊斯緩緩走近她,溫柔地看著她。

「CIA里不可以什麼課程都教……」她用力眨巴著眼,想讓視線變得清晰點,氣憤道︰「你們應該只教怎麼殺人,不可以教怎麼泡妞……還有講那種害人家意志力軟化的台詞……這是不道德的。」

「我們部門還是有人性化的一面,」他捧起了她的小臉,指尖輕拭去她頰上的淚水,「否則誰還肯嫁給我們這些殺人機器?」

「你們不是殺人機器!」她忍不住激動憤慨的反駁。

萊斯那雙棕眸驀地被一抹笑意點亮了起來。

「等等!」管娃將他的帥臉推開,保持安全距離,語氣里滿是戒心,「我這麼說並不表示我會跟你回去,那是兩回事!」

「為什麼?」

她眨眨眼楮,有一瞬間無言以對。

說實話是很芭樂的,但是說假話他又不會信……

避娃不禁皺起臉,陷入兩難之中。

他很有耐心地等待她苦思著答復。

「我不喜歡住美國。」良久後,她終于腦中靈光一閃,提出一個不偏不倚、不過不失的答案。「很大,很閑,很無聊,住久了有害家庭主婦身心。」

「我很遺憾听到你這麼說我深愛的國家。」他輕嘆了一口氣,「看樣子是沒辦法了。」

認輸了吧?沒話說了吧?

避娃掩不住一絲得意,可心里卻又有種難以言喻的強烈失落感。

這種感覺就好像去參加抽獎,也幸運地抽中了大獎,結果那個獎品卻是你最討厭的東西。

「所以我決定搬到你深愛的國家來。」萊斯對她露出性感的燦爛笑容,「這次,換挑戰我的適應能力,依我曾多年成功潛伏在中東的經驗來看,如何當好這個台灣女婿,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你……你什麼?」她倒抽一口氣,一把揪住他胸前襯衫往自己方向拉近。「你再說一次!」

「麻煩欣賞一下我的新名片。」他舉起一手做出投降姿態,另一手伸入口袋,取出一張名片遞至她眼前。

避娃還是沒放開他,只是騰出一手接過,狐疑的目光落在名片那一行字上——

美國在台協會——農業組動植物檢疫辦事處萊斯‧赫本

她足足呆了好幾秒,又好幾秒。

「我請調到了一個『文靜』點的單位。」他朝她笑得好不性感迷人又無辜,「這總是一個好的開始,不是嗎?」

他一個美國中央情報局副局長會跑來美國在台協會當農業組的什麼東東……

避娃呆了半天後終于擠出了三個字——

「騙鬼啦!」

「你沒有試用看看,怎麼知道是真是假呢?」他神情曖昧地對她眨了眨眼。

「可是……可是……」她突然被他天外飛來一招搞得頭暈腦脹,拼命想重拾當初毅然決然離開他的理由和決心。「你還是不能在我身邊,不管是在美國還是在台灣都一樣。」

他濃眉高高揚起,神情有著明顯的詢問。

「我是你唯一的弱點!」管娃終于沖口說出了心底最深最大的恐懼。「我才不要害死我心愛的男人,也不想我兒子出世以後沒老爸!」

「誰跟你說你會害死我的蠢話?」

「藍登啊!」她眼圈兒紅紅。「雖然我很不想承認,但是他講得有道理,你上次就是為了我才挨了一槍,天知道下次什麼時候又會發生相同的事?我要應付的惡夢已經夠多了,要是連你都出事,我還怎麼活啊?」

「藍、登——」萊斯揉著突突抽痛的太陽穴,咬牙切齒的擠出話,「我要扁死他!」

「就算你扁死他也沒用,他說的事實。」她吸吸有點塞住的鼻子,沒精打彩地道。

「娃娃,難道在你眼中,你丈夫就那麼遜嗎?」事關大男人尊嚴,萊斯滿臉嚴肅到近乎鐵青。

「呃……」管娃腦中突然閃過許多他英勇矯健身手的片段,不禁有一絲遲疑。

「還是你認為我連你和寶寶都保護不了?」他眸光危險地眯了起來,語氣很低很沉。

「其實……呃,話也不是這麼說的……」她開始結巴了。

「或者,你對自己的應變能力一點信心也沒有?」

「誰說的!」管娃最受不了人家的激將法,登時火冒三丈,凶悍得一如被惹毛了的母老虎。「我可是鼎鼎大名西螺七崁的不知第幾代徒孫,就連兩個老師父都說我是他們畢生最得意的關門女弟子咧!」

萊斯想起了她上次給肯德局長的那一記快狠準的餐刀攻擊,心不禁一凜——沒錯,他老婆玩起刀來可真悍。

「那麼你告訴我,」他伸手堅定地捧起她的小臉,直直望入她眼底,熱烈的眼神里有著掩不住的激賞。「你還擔心什麼呢?」

「呃?」她一怔。

萊斯揚唇露出一個微笑,「有你保護,我可是安心得很,夜里不知睡得多安穩呢。」

咦?耶?嗯……

避娃不禁深思了起來。

「那麼現在,我可以留在你身邊,和你還有寶寶,永遠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了嗎?」他悠然地拉長音低喚,笑得更誘人了。「台中一姊?」

「噗……」她忍不住笑了出來,抬手捶了下他的胸口。「很煩耶你,中槍昏迷,耳朵還听得那麼清楚干嘛?」

「我愛你。」萊斯嘴角上揚,眸光深情的看著她。

「……我也愛你。」她不得不認命承認。

真是多麼芭樂的肉麻對話,又是多麼芭樂的快樂結局……

避娃還來不及嘀咕完,心愛的猛男老公已經一把將她打橫抱起,大步往臥房方向走去。

哎喲,是說光天化日又要開始「滾滾樂」了嗎?

「這樣的結局我喜歡……」她笑得色心大發。

而在台中那幢巴洛克老洋房的餐室窗台前,冬日的陽光映照得室內分外溫暖。

那盆「蒜頭」不知幾時已經脫胎換骨,長成了一株亭亭玉立的紫色水仙花,正幽然地吐露著芬芳。

當紫色水仙開花的時候,幽香沁人肺腑,綻放的香氣能夠給守護它的人帶來幸福……

一定要幸福哦!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