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叫老婆 第10章(2)

書名︰早叫老婆|作者︰簡瓔|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晚餐之後,有人敲門。

這間飯店不裝設門鈴,一律用敲門的,理由是門鈴會吵到某些敏感和害怕躁音的客人,所以不裝。

大概是打掃的服務生來了,是她叫來的,她希望睡前再換一次床單,因為下午她百無聊賴的躺在床上看窗外時,一個出神,竟然不小心把柳橙汁整杯打翻在床上了。

她心不在焉的打開門。

「馬馬!」一個小男生沖進她懷里,她一驚,本能抱住了小男生。

「馬馬……」小男生哭了。

柏崴!

真的是柏崴!

發現那真是柏崴之後,她激動的抱住他。「柏崴!你怎麼會在這里?」

「當然是我帶來的。」

一個冷冷的聲音傳來,一個修挺的男人現身了,不是夏允傲是誰?

雖然料到了,但不知道怎麼搞的,她腦門還是轟然一響,全身的血液都凝結了,一顆心狂跳不止。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里?」

他緊皺著眉頭。「不會很難。查到你失蹤那晚住的飯店,你的房間有一通撥到旅行社的電話,從旅行社那里查到你的行蹤。」

他走進房間,看到凌亂的行李之後,他冷不防轉身看著她,雙眉俱揚——

「這就是你要的生活?厭倦了當豪門媳婦,要自由自在的自己過,連柏崴也不要了,就為了來這里,所以要離婚?」

「你不懂嗎?那只是給你爸媽的理由!」她不懂他為什麼要跟她打迷糊仗?都已經這樣了,為什麼要裝傻?

「那麼真正的理由呢?」他看著她,抬高了下顎。「真正的理由是什麼?」

她被惹毛了。「真正的理由你不知道嗎?還需要特地帶著柏崴來問我?」

「我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他的聲音極其不耐煩。

雪漪瞪著他。「你真可惡!真莫名其妙!你不是無論如何都要跟白詠嘉雙宿雙飛嗎?離婚我同意了,也躲到這里來了,你到底還要我怎麼樣?」

他冒火的瞪著她。「你該死的又莫名其妙提起那個女人做什麼?」

雪漪漲紅了臉。「那你又該死的莫名其妙跟我結了婚又想跟她再續前緣是在做什麼?」

「再續前緣?」他怒氣騰騰的扣住了她的手,粗暴的把她拉到胸前,「我哪里想跟那個女人再續什麼前緣了?你認為我腦袋有問題嗎?」

雪漪在他面前重重點頭!「我不止認為你的腦袋有問題,你們兩個都有問題!一個死命迷戀,一個要搶我老公還理直氣壯找上門,你們真是天生一對!」

什麼瀟灑退出、什麼看破成全都是假的!

她就是恨他、氣他,就是想罵他,破口大罵的罵,痛痛快快的罵!把她的難過都罵出來,把她的心碎都罵出來!

「你說那女人找過你?」他的眼光瞬間變得陰鷥。

「別說你不知道她回來了,別說你們沒有見過面,沒有一起吃飯!」她怒火沖天,簡直快爆炸。

「你誤會了!」他深深的注視著她,斬釘截鐵地說︰「我是知道那女人回來了,那是因為她主動打電話給我,但我沒答應見她,我也沒有跟她一起吃飯,我跟朋友在用餐,朋友去洗手間,她出現在那間餐廳里,不請自來,在我對面坐下來,就只是這樣!」

她的眼楮里閃著一抹倔強。「騙人!她要跟你復合,為什麼你沒說?」

「她要,但我不要,這樣還有什麼好說的嗎?一切只是她單方面在運作,我根本沒理過她。」

「你沒理她?你沒理她?」她的心中一陣酸楚,淚水一下子涌進了她眼眶里,她激動的握起了拳頭。「我看過她傳給你的短訊,你的嘉自由了,為了你,她離婚了……」

「不是為了我。」他的語氣驟冷。「她偷情被丈夫抓到,所以逼她離婚,她一毛贍養費都沒拿到,在美國待不下去,只好回到台灣。」

「是她告訴你的?」她不信白詠嘉會把自己敗德之事告訴他,在他面前,白詠嘉一直維持女神般的完美形象。

「不必她說,自然會有多事之人告訴我。」他死盯著她,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說。

「而你相信那些多事之人,不相信白詠嘉?」她想白詠嘉一定對他編了一套很美的謊話,她奇怪這次他怎麼沒有陷進去?

「她說,因為當年為我墮胎的事,不久之後就被她丈夫知道了,所以她一直過得很不幸,直到她丈夫有了情婦才逼她離婚,而她為了回來見我,無條件答應離婚,連贍養費也不要,所以她只剩下我了。」

雪漪凝視著他,長長的睫毛在微微的顫動。「為什麼你不相信她了?你不是一直都相信她嗎?」

好一篇合理的謊言,如果他相信了,那麼白詠嘉就可以永遠奴役他了,他一輩子都會感到虧欠白詠嘉。

「因為葉均。」他的語氣出奇的冷靜。

「葉均?」她被弄胡涂了,這又關葉均什麼事了?

「我在一個社交場合遇到他,他帶著一名男模特兒,我認出那名男模特兒,就是我退伍那年,我們在飯店遇到跟白詠嘉在一起的那個年輕男孩。」

雪漪張大了眼楮,心髒好像快要跳出胸口了。

「他說了很多白詠嘉的事,說她不管婚前或婚後,都和他們那個圈子很多人在交往,她有特殊癖好,喜歡未成年男孩,不喜歡避孕,還曾為了一個十五歲的美少年墮胎。」

他凝視著她,嘲弄的揚起了嘴角。「很巧,時間和她為我墮胎剛好吻合。」

雪漪看著他,感覺渾身的力氣都被抽光了。任何男人知道這種事,都不會再愛那個女人了。

他當然也不會例外,愛情沒有那麼偉大,偉大到可以和別人分享自己心愛的女人。

要命……是她誤會他了。

「那麼,這陣子你為什麼老是對我欲言又止?」她滿眼的狐疑與不解。

他蹙起了眉峰。「你不是說你都知道了?」

「我以為你要跟我攤牌白詠嘉的事,所以一直不想面對你。」

他審視著她的雙眸,沉吟地問︰「所以!你什麼都不知道?」

雪漪有些急了。「到底是什麼事?」

他握住她的雙肩,看著她的雙眸。「你不要太激動,也不要太難過,因為情況已經好轉了,已經找到骨髓相符的捐贈者了……」

雪漪瞪大了眼楮。「到底是什麼事?誰生病了?」

「是你父親,是血癌。」夏允傲看著妻子,沉穩地說道︰「一開始情況很糟,也找不到捐贈者,所以不敢告訴你,但現在已經穩定了,目前在醫院接受治療,五月初就可以進行骨髓移植,你不要擔心,我會動員所有的資源救岳父……」

「……我爸得了血癌……」雪漪深吸了一口氣,她驀然彎下腰去。

「老婆!」夏允傲緊張的摟住她。

「肚子……忽然一陣痛……」她在他懷里,慢慢的吐出一口氣來。「可能是情緒太激動了,寶寶在抗議……」

「寶寶?」他的眼眸一亮。「你懷孕了?」

雪漪氣虛的點了點頭。「但願……這件喜事能為我爸帶來好運,把病魔趕走。」

「你說的對。」

夏允傲瞬了瞬眼眸,有抹火光在他瞳仁里跳動。

他一個字一個字,清楚的問道——

「但是,你倒是說說看,你懷孕了,卻要跟我離婚,難道你又要故計重施,偷偷再復制一個我嗎?」

全書完

欲知其它甜蜜復制情事,請看——

*花園系列1230偷偷復制你之一《晚到新婚》

*花園系列1248偷偷復制你之二《早到寶貝》

*花園系列1262偷偷復制你之三《晚叫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