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約會女孩 第10章

書名︰不約會女孩|作者︰蔡小雀|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接下來的日子,趙子安還是天天想方設法的出現在花小姜面前,每次都絞盡腦汁想出各種方式求婚,可是不管是在幽靜的小巷子里,還是人來人往的大馬路上,甚至是擠滿了客人的速食店,統統都被她無情地打槍!

媒體記者又風聞而來,爭相報導起英俊風流的航運界小開,那悲慘而失敗的101次求婚。

在華海集團總部大樓里,趙子安滿臉愁苦地趴在辦公桌上,整個人看起來奄奄一息,頭頂上依稀仿佛有烏雲罩頂還打雷下雨。

司特助完全懶得掩飾自己的幸災樂禍,抱著待批文件過來時,還不忘說風涼話。

「董事長剛剛打國際長途電話來,交代我轉告總經理。」他清了清喉嚨,盡力模仿道︰「『連個媳婦兒都討不到、擺不平,簡直他女乃女乃的丟盡了我們趙家的臉、華海集團的面子,害我連去打高爾夫都被那些老家伙恥笑。限他三個月內搞定這件事,不然老子就親自出馬!』以上,報告完畢。」

趙子安抬起頭來,眼角微微抽擂,沒好氣的問︰「我怎麼覺得你好像很高興看到我落難?」

司特助笑咪咪地點頭,「總經理英明,您總能做出最正確的判斷。」

「少唆,我的頭已經夠痛了。」他雙手捧著腦袋,脾氣暴躁地道。

「總經理,女人都喜歡花,您送花了嗎?」笑歸笑,司特助還是幫著出主意。

「送了。」趙子安揉了揉抽痛的太陽穴,懊惱道︰「什麼花田的一百零一朵玫瑰,荷蘭紫色郁金香,埔里的香水百合,法國的燻衣草她統統扔出來,還警告我死了那條心!說再送就要告我亂丟垃圾!」

司特助很好心地沒有笑出來,滿臉同情地問︰「那彈吉他唱情歌給她听呢?」

「開什麼玩笑?!」他惡狠狠地怒瞪司特助,「我那五音不全的歌聲能听嗎?你不要火上澆油,盡傍我亂出餿主意!」

司特助微挑眉,「總經理,我打賭你的101次求婚戲碼都是挑你拿手的、擅長的那種,對不對?」

「廢話。」趙子安給了他一個足以凍僵人的酷寒眼神。

「那就對了。花小姐一向都看你在那邊耍帥,我想她應該從來沒有看過總經理很囧的樣子吧?」

「你到底想說什麼?」他一臉不耐煩。

「對花小姐來說,耍帥裝酷已經沒有用了,總經理還不如用哀兵策略。」

「難道要我穿得破破爛爛學周星馳追秋香那樣,拖著輛板車帶著只壓扁的蟑螂去她家門前哭哭啼啼?」他嗤之以鼻。

「……活該你追不到女人。」

趙子安這下子真是男性尊嚴嚴重受損,忍不住站了起來,一臉凶狠地道︰「誰說我追不到女人?我從小學開始就沒有把不到的妹,就在不久前,連全台灣號稱最美的甜心主播,只要我一勾勾手,她就——」

「花小姐是那些『妹』嗎?」司特助涼涼地潑了一盆冷水。

趙子安頓時啞口無言。

司特助頂了頂眼鏡,「總經理,難怪你求婚屢屢踢到鐵板,你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出在哪里。」

「什麼?」他一臉茫然。

「連求個婚都要擺個帥氣的架子,還拽得二五八萬的,我要是花小姐我也不嫁你。」

趙子安臉上的茫然之色更深了。

「總經理,你覺得花小姐還愛著你嗎?」司特助挑眉。

「那當然!」他听不懂司特助剛剛到底在講些什麼鬼,但是這一點他是非常有自信的。

小姜看著他的眼神里雖然有氣憤、有怒火,還有刻意流露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但是他心知肚明,如果不是還愛著他,她根本不可能會再跟他說那麼多的廢話。

她以為她掩飾得很好,可是她的一舉手一投足,一個皺眉一個抬眼,他都熟悉得像是自己的呼吸他完完全全感覺得到,她還是愛著他的。

可是盡避如此,她就是不原諒他,不接受他.

他最頭痛的也就是這個。

他,趙子安,把妹高手,舉世公認的公子,已經有招出到沒招,完全是束手無策了。

「你是不是都表現出一副比花小姐還厲害的樣子?」

「男人當然要比女人厲害,否則怎麼保護她?」他火大了,「你這是什麼狗屁不通的問題?!」

「偶爾可以示弱一下,讓她知道,其實你也沒有那麼厲害,而且有某些死都不願被別人發現的缺點或短處,在這個世界上,你只信任、也只放心讓她一個人看見。」司特助把手貼在左胸處,表現出深情款款的樣子,「甚至,為了她,你就算是被全天下的人笑都無所謂。因為你愛她,所以只要能博得她一笑,要你做什麼都願意!」

「我最近的行為還不夠被全天下人笑嗎?」他有些沮喪地嘀咕。

「反正就試一試,死馬當活馬醫有什麼關系?」瞧他一副朽木不可雕也的模樣,司特助不耐煩了,把檔往他桌上重重一放。

大師開釋就開釋到這邊,再說下去就要收費了。

「嘿,我說你這家伙——」趙子安眨了眨眼,一臉錯愕地望著司特助拂袖而去。

到底在講什麼東西?就不能說得更明白一點嗎?

*****

而在花小姜這邊————

「你真的就不能原諒他嗎?」

花小姜猛地抬頭,警告地壓低聲音,「陸、明、月!」

「我知道我知道。」陸明月趕緊舉手作出投降狀,「我不是幫他講話,我只是好奇地問一下,你真的不打算原諒他,接受他的求婚嗎?」

「絕不!」她說得咬牙切齒,「那個王八蛋從十三年前就是那副眠樣,現在紆尊降貴的說要跟我求婚,就是很看得起我了嗎?我就應該要謝主隆恩了嗎?去他的大頭鬼!」

「所以你現在不是愛情受傷,而是自尊心受創?」陸明月小心翼翼求證。

「我受夠他的自大,也受夠了他莫名其妙闖入別人的世界里,把人家的生活搞得一團糟,口口聲聲說愛,結果盡吧出一些傷別人心的事情來!」她越想越生氣,覺得自己這十二年來簡直是蠢到家了。「我憑什麼又要被他左右我的喜怒哀樂?他趙子安算哪根蔥啊?」

「可就是『這根蔥』,讓你最近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香,還一天到晚掛在嘴邊。」陸明月小小聲提醒她,「我覺得他對你的影響還挺大的。」

花小姜一愣,雙頰驀地緋紅了起來,也不知是害羞還是氣的。

「才沒有。」她重重一哼,別過頭去,胡亂按著遙控器。

「小姜,其實心軟了也不算丟臉的。」陸明月溫柔地笑笑。

「我好像听到有人在按門鈴,應該是李嘉陽來載你回家了。」她嘴硬地顧左右而言他。

陸明月側耳細听。「咦?真的有聲音不過好像不是門鈴,有點吵……」

「什麼?」花小姜也听到了,不禁壁起眉頭,起身循著那難听的音浪走近窗口。

什麼鬼啊?不會吧?!

她倒吸了一口氣,不敢置信地瞪著站在巷子里的趙于安。

他梳著貓王頭,高大結實身軀裹著貓王藍白色瓖金邊的連身服飾,腳上則穿著亮晶晶閃爆人眼的亮皮長靴,手上抱著把吉他,仰著頭望著她,大聲地唱起了歌……

It』sundeniable

thatweshouldbetogether

It』sunbelievable

howIusedtosaythati\-dfallnever

Thebasisisneedtoknow

ifyoudon』tknowjusthowIfeel

Thenletmeshowyou

nowthatI』mforreal

Ifallthingsintime,timewillreveal……

不可否認

我們應該在一起

實在不敢相信

為何我曾經說我不可能墜入情網

你必須知道

如果你不知道我的成覺

我要讓你知道

我現在說的是真的

如果每件事都隨時間流長而顯露出來……

It』sundeniable

ThewaythingsworkthemselvesoutAndallemotional

Onceyouknowthatit\-allabout

Heyandundesirableforustobeapart

Ineverwould\-vemadeitveryfar

Causeyouknowthat

Yougotthekdystomayheart

真不敢相信

凡事都如此完美

靶情都是這麼回事

當你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嘿!最討厭的就是我們倆分開

但我也不會離你太遠

因為你知道

你擁有開故我心的鑰匙

Sayfarewelltothedarknight

Iseethecomingofthesun

Ifeellikealittlechild,

Whoselifehasjustbegun

Youcameandbreathednewlife

intothislonelyheartofMine

Justinthenickfotime……

向黑夜告別

我看見了晨曦

我就像個小孩

像個開始了新生命的小孩

你將新生命帶給了我

進入了我寂寞的心

你補上了我生命中的缺裂……

one,Youarelikeadreamcometrue

Two,justwannabewithyou

Three,girlit\-splanintoseethatyou』retheonlyoneforme

andFour,repeatstepsonethroughthree

Five,makeyoufallinlovewithme

IfeverIbelievemyworkisdone

ThenI』llstartbackatone

一,你就像是美夢成真

二,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三,你可以顯而易見的

知道你是我的唯一

四,一直重復剛剛的步轉

五,讓你與我相戀

當我相信我的工作完成了

我會重頭開始……

「老天!」花小姜緊緊折住嘴巴,完全傻眼了。「不會吧?趙子安你、你……在唱歌?」

而且他還一直唱著,一直一直重復唱著這首「backatone」,也不管附近鄰居都跑出來看熱鬧,還不時被他五音不全的破鑼嗓子逗得笑聲陣陣。

眼看著他就這樣硬著頭皮,滿臉慷慨赴義又深情款款地仰望著自己,就算被人笑,被人指指點點,依舊全心全意地對著她唱——

一,你就像是美夢成真,二,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三,你可以顯而易見的,知道你是我的唯一,四,一直重復剛剛的步聰,五,讓你與我相戀,當我相信我的工作完成了,我會重頭開始……

好難听,真是難听到爆的歌聲,可是她為什麼會滿心感動,再也忍不住熱淚滾滾落了下來?

「夠了!」她淚水滿頰,哽咽地大叫。

吉他弦一顫,趙子安住了嘴,英俊的臉龐掠過一抹恐懼之色。

小姜還是要叫他滾嗎?她還是不肯原諒他嗎?

全場霎時靜默了,仿佛連根針落地的聲音都听得見。

「我答應嫁給你。」花小姜眼淚越擦越多,鼻音濃重,笑容卻越來越大。「看在老天的份上,不要再唱了,我答應嫁給你就是了!」

下一瞬間,趙子安僵凝的心髒終于回復了跳動,但是依然很帥的臉上綻放出一抹燦爛的笑容。

「老天!她答應嫁給我了,她答應嫁給我了!」他高聲歡呼,迫不及待扔掉吉他就往公寓門口沖去,沖到一半,突然又轉過身來,對著所有熱烈鼓掌叫好的鄰居凶巴巴地命令道︰「你們!統統都是證人,一個都跑不掉!」

在鄰居們的捧腹大笑聲中,趙子安已經咚咚咚地上了樓,迫不及待地緊緊擁住「未婚妻」花小姜,低下頭來,無比纏綿地,深深地吻了個天昏地暗……

全書完

※文中引用的歌詞,曲名為「backatone。」/作詞︰BrianMcKn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