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千尋>金屋藏太醫

金屋藏太醫 尾聲

書名︰金屋藏太醫|作者︰千尋|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三年後──

田蜜挺著七個月大的肚子,身後跟著抱孩子的阿滿姨以及提食盒的廚房阿嬸,走往離家五百公尺遠的「彝羲中醫診所」。

中醫診所是仿古式建築蓋的,雕梁畫棟、古色古香,一走近便可聞到淡淡的藥草香。

三排房子呈門字排列,每排有六間,每間約莫二十坪大小,右手邊主看傷科,有復健室、針灸室和掛號處,里面有一、二十位復健師、針灸師和護士正在為病人忙碌。

中間一排的六間屋子分別隔成診間和候診室,待看完病,就可以到左手邊那排屋子取藥,左手邊六間房,有兩間是抓藥處、一間藥材炮制室、一間熬藥室以及兩間辦公室,每個在這里執業的醫師都有自己的辦公休息處。

斗形屋舍的中間是遍植林木花拿的圈子,不願意在候診室等待的病人,可以在外面等。

屋舍的後方有獨立的五十坪兩層樓建築,是餐廳和販賣部,提供餐飲、藥膳以及飲料點心,餐廳後頭有養滿錦鯉和荷花的池塘及幾座涼亭,再過去則是兩排三層樓的員工宿舍,可以住得下二十戶人家,所有屋宇都是聘請知名建築師設計的,美輪美奐,讓許多不知情的外來客,經常駐足觀賞。

因為房子蓋得極有特色,也因為行銷經理的努力,短短兩年內,中醫診所竟然變成南部的觀光景點,這半年當中,甚至有不少大陸團到這里觀光醫療兼用餐。

已經接近中午,掛號處早在一個小時前就停止掛號,但候診室里還有幾位病人在等候,抓藥室更是忙成一團。

田蜜帶著兩歲的兒子賀增在園子里玩耍,眼楮時不時瞄向一號診間。

好快,三年一轉眼就過去,彝羲已經成為名副其實的現代人,在他決定留下的第五個月,透過在醫院工作的朋友牽線,田蜜買下一名死者的身分。

那名死者叫做賀從聞,獨生子,二十六歲,未婚,長相和彝羲有幾分相似,而年紀、血型跟彝羲一樣,但生日不同。

在拿到身分證的隔月,他們走了一趟戶政事務所,把名字給改成賀彝羲,並在身分證上,換上他本人的照片。

田蜜給死者家屬三百萬,解決賀家的燃眉之急。

賀從聞的父母對她感激涕零,而她對他們心存感謝,因此在家附近蓋了幢房子,接他們過來照顧,幾年下來,他們將彝羲當成親生兒子,彝羲也當他們是親生父母。

同年年底,田蜜生下兒子賀增,在擺滿月酒宴請鄉親的同時去注冊登記結婚。

于是孑然一身的彝羲在這里有了父母親、妻子和兒子。

彝羲過目不忘的記憶力,讓他不費吹灰之力就考上中醫執照,拿到證照不久,田蜜就將這間大到嚇死人的中醫診所當成禮物送給他,驚喜之余,更大的是驚嚇,他不知道,老婆竟瞞著自己,蓋這麼大的「診所」。

罷開始他一個人為病患看病,實在不明白為什麼要用到這麼大的房子。

但半年後知道了,當他的名氣傳開,病患竟多到他從早看到晚都看不完,還有人包游覽車,南下找他醫病。

田蜜不舍得彝羲辛苦,逼著他到中國醫藥學院挑選資質優異的畢業生,幫助他們考執照、訓練他們執醫,再加上一個從北部聘來的行銷經理,漸漸地,中醫診所門庭若市。

八個月前,在行銷經理的安排下,一個旅游節目報導他們的診所,短短幾天時間診所大紅大紫,他們雖然沒有西進大陸,但大陸客已經接到手軟,于是彝羲明白,他的老婆多麼有先見之明。

當最後一個病人從診間走到抓藥室,田蜜彎下身,食指點上兒子的翹鼻子說︰「你乖乖跟阿滿奶奶和阿水姨在這邊玩,媽咪進去陪爸爸吃飯,待會兒我們就出來找你,好不好?」

兒子用嫩嫩的聲音回答好,好可愛喲縮小告的賀彝羲。她忍不住往兒子白里透紅的臉頰用力啵一下。

田蜜將兒子交給阿滿姨,提過食盒往診間走去。

敲兩下門,打開,她走進去,看見他溫暖的笑臉。

心和門一樣,打開。

「餓了吧?」

「餓。」他起身接過食盒,攬住田蜜的腹,問︰「今天老二有沒有拳打腳踢?」

「什麼拳打腳踢,我猜,他根本是在里面練輕功。你確定他是兒子不是女兒?」她擠眉弄眼,瞪著自己的大肚子。

他嘆氣,擁著她坐下,低聲抱怨,「全天下只有你不相信我的醫術,只有你寧願喝伏冒熱飲也不喝我開的藥。」

「等你把藥弄得香香甜甜,我一定照三餐喝。」

「吃甜不吃苦的家伙。」他修長好看的手指戳上她的額頭。

「有的人天生就是吃甜的,你何必非逼她吃苦?」

她就是這種人啊,她有最愛自己的媽媽,媽媽離開,外公外婆立刻接手,外公外婆不在,上天馬上派來一個賀彝羲補位,她啊,天生注定要備受呵寵的。

他舉起筷子、打開食盒,當第一口食物入嘴,他就什麼話都不說了,這是他從小受的教養,他不說,只好她來講。

她從賀增早上玩什麼、吃什麼、撒幾泡尿都講得巨細靡遺,講完兒子再講自己早上做什麼、吃什麼,但是略過上廁所的過程。

再講律師和經理人把財務報表送來了,又說某建設公司看上她的地,她苦惱說︰「我已經很熱心做公益啦,為什麼財產只多不減……」

田蜜的苦惱讓人很想從她後腦貓下去。

直到彝羲把最後一口菜吞進肚子里,她才說︰「讓趙醫師他們再找幾個優秀的學弟來吧。」

「怎麼,還要擴大經營?」他似笑非笑望向老婆,她老嫌錢多,卻又賺錢賺得不遺余力,口是心非的家伙。

「擴不擴大是其次,但總不能讓其他醫師忙得天昏地暗,連女朋友都沒時間交吧。診所生意越來越好,誰都沒辦法忍受一天看三診,何況村里的叔叔嬸嬸都在跟我抱怨,說看病的名額都被外面來的人佔走,反倒是自己人,都沒辦法掛到號。」

「只有這些原因嗎?」收妥碗筷,他把她拉到身前,讓她坐在自己膝間,他喜歡她在自己懷里,喜歡那份踏實感覺。

「還有。」

「還有什麼?」

「我不希望你這麼忙。」

「為什麼,我陪你的時間不夠?」說到這,他有些抱歉,這陣子的確是忙過頭。

「當然,接下來你可有得忙喔。」說完這話,她微微臉紅。

「為什麼?」

「你以為沒生出女兒之前,我會放過你嗎?」她仰起頭,用額頭磨蹭看他粗粗的下巴,一點點的親昵,就讓幸福感頓時產生。

「這麼不喜歡兒子嗎?」

「兒子一個就夠,再加上肚子里這個,會磨死人的,我想要女兒,她長大以後可以陪我逛街聊明星八卦,可以和我到處喝下午茶。」

他皺起眉頭,那麼排斥兒子啊?糟糕,他還沒跟她說肚子里面不是一個,而是兩個……兒子。

等老二老三呱呱墜地,她一定會批評他醫術不湛。

「可你不是希望我教兒子武功,讓他們去參加奧運?」

「你那麼忙,哪有空。」她現在想多看他幾眼,都得起個大早,在院子里看他練功,唉,悔教夫婿覓封侯吶。

「不是說再找新醫師嗎?」

「我擔心到時候會有更多更多的病人。」她嘆氣。「我真後悔聘那個行銷經理。」

他高竿的行銷手法導致診所陷入病人越來越多、醫師越請越多、診所越蓋越大的惡性循環中,唉,她又不缺錢,他干麼那麼拚命。

「可是我很喜歡他。」

「你才不是喜歡他。」她悶悶地嘟起嘴巴。「你喜歡的是能夠養老婆。」

「對,那會讓我很有成就感。」他喜歡被她依賴,不喜歡自己依賴她,她的肩膀太小,天空該由他來為她撐。

「可我有失落感啊。我真懷念把你當成小狼狗養的日子。」

「好,別急,等新的醫師訓練好,我就取消周六、周日和晚間的看診,好不好?」

「你就不能當個單純的頭家?就不能一天來這里隨便晃兩下、慰勞員工幾聲就好嗎?」

「阿蜜……」他語氣中有著為難。

唉,她明白他眼神中的意思,對于行醫助人,他是萬分的熱愛。「好啦,不為難你,頂多我難過的時候,爬樹屋去。」

樹屋蓋起來了,是他親手蓋的,她經常在哄睡兒子後,一個人爬上去待著,看星星、看月亮,雖然是一個人,可她不覺得寂寞,反而感覺心飽飽的、漲漲的,因為她知道,他就在離自己不遠處。

他親親她的額頭說︰「你現在的身子不能去爬樹,真想看星星的話,等我下班,我抱你飛上去。」

「好。」

「再給我五年,等我把這批醫師訓練得更成熟,我就退下來,一天只看一診,把剩下的時間拿來陪你。」

她知道古人重承諾,話不輕易出口,說出的話就一定做到,他們不會常把「我愛你」掛在嘴邊,但只要訂下婚約,就會愛你一輩子。

于是她笑了,貼在他身上,說︰「知道。」

「我知道你喜歡女兒,我們總會生的,但我希望在女兒之前,能夠多生幾個兒子。」

「為什麼?」

「我們都沒有兄弟,我不願意我們的遺憾延續到他們身上,有兄弟可以互相支持的感覺很好。」

「好吧,你想要幾個兒子?」

「五個好嗎?五個哥哥一起寵愛妹妹,我們家的妹妹一定會很幸福。」

听起來很好,可是……「五個兒子?我的身材一定會腫得像母豬。」

「放心,有王醫師在,他最擅長減肥專科。」

「厚,要是能夠生雙胞胎就好了,一次解決兩個。」她雖沒反對,卻還是咳聲嘆氣。

很好,有她這句話,生產那天就會是驚喜而不是驚嚇了。

彝羲低下頭、她仰起臉,一個深深的擁吻,讓他們融合成一體。

三百年的時空都分隔不了他們,世間就再沒有東西可以將他們分離,「永恆」是他們愛情當中的注定。

離開她的唇,他微微喘息,額頭貼著她的,他低聲喃喃。「阿蜜,我愛你。」

「我知道。」

她一直都知道,在他舍棄歸去、來到她身邊那刻,她就明白自己對他的重要性,重要到他可以舍棄自己的一切、舍棄自己的時代。

「我會遵守承諾,不會三心二意。」

「我知道。」

她知道他的心很小、情很專,一個阿藍讓他用十幾年的時間來思念,一個阿蜜有絕對的能力,讓他用一輩子來寵愛。

「彝羲。」田蜜低喚。

「怎樣?」他握住她的手,放在唇邊親吻。

「我很高興,你為我穿越三百年,如果人都必須為自己所得到的付出,那麼,下回由我來付你三百年。」她仰頭,親吻他的嘴角。

「好。」

「約定了?」她伸出小指。

「約定了。」他的小指與她的勾上。

一陣開朗笑聲從窗外傳來,那是他們的兒子,一個用他們的愛細心澆灌,並且呵護長成的兒子,他不會有他們人生的缺憾,他們會盡全力給予圓滿,就像他們為彼此做的那樣。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