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分後娘 後記 寫作真幸福

書名︰滿分後娘|作者︰千尋|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大家好,先說一聲新年快樂。

現在過年的氣氛越來越淡,但是再淡過年前的大掃除都是逃不掉的課題,五層樓、五房二廳三衛浴加上四個大陽台……你可以想像打掃完後,我的脊椎骨會呈現什麼狀態,對,哀號痛苦,無法順暢直立。

所以每到這個時候,就會分外珍惜自己的工作——能夠以寫作維生,真是太太太幸福了!因此我發下豪語,今年一定要卯足勁兒拚命寫、努力寫、奮斗不懈、夙夜匪懈的寫。

好了,豪語說完,現在來說說丟臉的事兒。

恰恰是因為這件事,促使了這本書女主角的重點特性——內建照相機功能。

在過去兩個月,我三度到朋友家,每回都看見她的丈夫坐在櫃台里,第一次不認得?正常,第二次喊錯人?沒關系,馬有失蹄嘛。第三次……我真心覺得,不像啊……

第一次見面,我覺得她丈夫長得很帥、很高,不知道為什麼第二次他變矮了?更不知道為什麼第三次他整張臉都變得不一樣?

當然,這是我的問題,絕不是朋友生性風流。

我有頗厲害的臉盲,很難記得一個人的容貌,舉個例子來說,這兩天我在FB看到一張佷女被標注的照片,因為佷女在德國念書,所以一眼望去,那個最像亞洲人的女孩肯定是佷女,只是我來來回回看過幾遍後,還是必須跟她媽媽確認後才敢按贊。

是的,我跟佷女非常熟,九月份還飛去德國跟她同居三個星期。

再舉例,上個月參加一個舞蹈公會的餐會,席間有人向我熱情地打招呼,我雖回以微笑,但一臉的無措和尷尬騙不了人。

她熱情地一再問︰「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

是……啊!我艱難地點了下頭。

幸好對方心胸寬闊、天性樂觀活潑,主動搬來台階給我下,她說︰「我是上次跟你一起上台表演的某某某啊。」

唉,為了表演,我們一起排練了兩個月。慘吧!

這個「特質」,讓很多人覺得我冷漠。我承認辨認一個人,我常常用的是「直覺」,舒服、安全、愉快、喜歡、討厭、害怕……

所以如果你認識我,而我一臉漠然地從你身邊走過,請千萬別生氣,喊我一聲、提醒一下。

因為這個困擾,我制造一個和自己截然不同的女主角,並透過她來滿足自己的不足。

看吧,我沒說錯!寫作是件多麼幸福的事,可以在文字里面遨游,並且一點一點一點地滿足起自己的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