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菲比>大叔系司機

大叔系司機 尾聲

書名︰大叔系司機|作者︰菲比|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鳥兒高鳴的八月天,傍晚五點鐘,毒辣的陽光早已收回放肆光線,換上柔和的光束,染在高聳樹林與田野交纏的朝陽鄉。

彭瓦穿著薄荷綠碎花雪紡洋裝,與歐陽修牽著手,走在泥土堆棧而成的道路上,鮮無人跡的鄉野間仿佛只有他們與鳥兒獨佔整個自然的天地。

「明天又要去視察了,想到又可以坐上「黑吉」,我超級開心的。」彭瓦握著歐陽修的大掌,仰起頭笑睨著他。

「都說了不是「黑吉」,是「黑武士」。」歐陽修正色地反駁。

對于彭瓦說什麼、做什麼,歐陽修都可以讓她,唯有他的黑色吉普車一定要叫做「黑武士」這點,他完全不肯妥協。

「反正我才不管你說什麼!我說叫黑吉就是黑吉!」彭瓦才不管歐陽修講什麼,她就是覺得黑吉比較適合。

反正歐陽修是拗不過彭瓦,他朝她勾了嘴角,才再開口,「明天除了視察分公司外,我還想要你帶我去兩個地方。」

「我想要去岳父岳母的墳前,以及曾經撫養你的親戚家中,通知他們我們將在下個月結婚的消息。」

陽光灑在歐陽修黝黑的臉上,剛毅的嘴角淺淺勾著,看得彭瓦好生感激。

縱使彭瓦的親戚對她不聞不間,甚至巴不得她趕緊離開,但是養肓的恩惠卻是不容磨滅,她已經找到人生的幸福當頭,理當通知他們一聲,才不有違禮節。

原先彭瓦是想找一天獨自拜訪歐陽修明日想一同到訪的兩處,但歐陽修卻自己提起與她同行,這讓她如何不感動。

「嗯。」彭瓦用力的點了一個頭。

「對了,我一直都還沒問你一件事。」歐陽修突然想起什麼,低頭開口說話。

「什麼事?」彭瓦自認為自己什麼大小事都向歐陽修報告過了,難不成還有漏網之魚?

「上回我在飯店送你項鏈的時候,你說這是我送你的第三項禮物,我只記得當時只有送過你洋裝和項鏈,而第一項禮物到底是什麼?」這個問題可是困擾歐陽修很久了。

聞言,彭瓦粉嫩的嘴角高高勾起,眼底全都是她無法克制一分一秒逐漸增加愛意的歐陽修。

「是「家」。」彭瓦輕淺地說著。

「家?」

「在我以為我的世界有如茫茫大海,不知該何去何從的時候,是你在這條路上停下貨車,領著我上車,帶我來到屬于你的世界,這對我來說,是你給我最珍貴、最昂貴的禮物。」

彭瓦猶然記得,身體與心靈抵達疲憊高峰的當下,她走在腳底下這條仿佛沒有盡頭的道路上,當時的她以為自己即將被世界拋棄,煢獨一人,不知該如何是好。

是他。

是歐陽修停下貨車出聲關心她,還領著她坐上他賴以維生的工具,毫無停留地將她載往充滿愛情、友情、親情,以及鄉民溫柔關懷的世界。

微風輕輕拂著彭瓦深黑的發絲,歐陽修在她眼底看見的,是對他無比的信賴與愛情,剛毅嘴角這時也跟著扯起弧度。

寬薄的大掌用力握著彭瓦柔軟的小手,低頭輕輕地說了一句,「天黑了,我們回家吧!」

「嗯。」彭瓦用力點了一個頭,胸臆間滿滿都是感動,「我們回家,回屬于我們的家。」

漫漫長路猶如他們腳底下這條泥土堆棧的鄉野道路,縱使前方有任何磨難、任何困難,他們堅信只要抓車被此的手,什麼難關都能安然渡過。

夕陽逐漸西下,將一對有情人的影子拉得好長、好長,帶著青草香氣的輕風拂面,樹葉傳來沙沙聲響,鳥兒在空中鳴唱。

這是朝陽鄉,是彭瓦與歐陽修永遠的家。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