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妻不手軟 尾聲

書名︰追妻不手軟|作者︰眉彎彎|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兩年後。

早已過了午夜時分,客廳里的日光燈被關掉了,換上小桌子上的暈黃小台燈,橘黃的光線不算太亮,還有點昏昏暗暗的感覺,但看電視時開著卻是不錯的選擇。

扁線寧靜地傾斜在茶幾上,讓茶幾上的東西都籠上了一層暈黃的薄紗,茶幾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小零食,還凌亂地散落著花生殼。

慕容新錦坐在沙發上,手里拿著遙控器,嘴里一直不停咒罵,「他媽的,那個男人那麼瘡,整天欺負你,你趕快把他甩了啊,笨蛋,男配就不錯嘛,真是死腦筋。」聲音卻是越說越小聲。

她的圓眼已經變成橢圓了,看上去似乎隨時都有可能進入夢鄉,她打了個呵欠,甩了甩頭,又繼續盯著電視。

只是這次沒幾分鐘,遙控器便從她手中滑落到沙發上,她靠在沙發上睡著了。

韓酌把鑰匙插進鑰匙孔里,緩慢地轉動門鎖,不讓鑰匙發出 當 當的聲響,但打開門的一剎那,還是將睡在沙發上的慕容新錦吵醒了。

他這幾天去國外醫治某個大人物,原本想讓慕容新錦陪他一起去的,但後來因為那位大人物病情突然惡化,使出發日期提前,讓他在陌生的國度孤枕難眠了三天。

慕容新錦打了個小呵欠,揉揉眼楮翻身坐起,「你回來啦?」

她迷迷糊糊地走到大門處,一頭栽進韓酌的懷抱里。

韓酌抱緊懷里的小傻子,反手關上大門,閉上眼嗅著她身上香甜的氣味。

他想他真的患了一種名叫慕容新錦的病,而且還是個重癥患者,從遇見她到現在已經三年了,而他們也已經結婚兩年了,但他對她的愛卻有增無減。

他還是很喜歡欺負她,有時總是忍不住欺負她一下,但也只是像玩笑一樣的惡作劇,無傷大雅,再也不會像當初那樣,用刊登報導這種事來欺負她了。

也因為他的行為表現良好,他在兩年前求婚成功,將慕容小姐這個稱呼換成了韓太太,她答應的那一刻,他真的覺得整個天空都在發亮,這二十幾年來,他從沒有如此強烈地想要跟某個人一直在一起的感覺,他真的很慶幸自己沒有錯過她。

「怎麼又在沙發上睡?我不是說明天的飛機。」慕容新錦憨憨地說︰「但我知道你一定會在半夜的時候回來。」

韓酌神情溫柔,他俯身親了親她的紅唇,「有沒有想我?」

「有啊,好想好想你呢。」慕容新錦的圓臉埋在韓酌懷里磨磨蹭蹭,像小貓向主人撒嬌一樣。

「這麼想我,幫我洗澡好不好?」趁她不怎麼清醒,韓酌誘拐她。

慕容新錦從他懷里離開,看著他時也是一副乖巧的模樣,就在韓酌以為她下一秒就會答應他時,她卻對他說︰「哼,你自己要洗不洗隨便你。」

哼了一聲從他身旁走開。

韓酌失笑,她的脾氣被他寵得日漸增長,他那時候還不明白裴辰逸怎麼會這麼寵老婆,

現在他體會到了,把喜歡的人寵出在自己面前才會表露的任性,這樣的親密,即使她不說一句話,只要看著她驕縱任性的模樣便滿心歡喜。

韓酌洗完澡走進臥室,三兩步跨上床,把慕容新錦纏得嚴嚴實實的被子一點一點拉開,然後將她箍進懷里,一手攬著她的腰,兩腿夾著她的雙腿,她整個人都陷在他懷里。

嗅著她身上的香甜,他心里一片平靜,每當他抱著她時,他都能感覺到他的心在跟他說︰這才完整。

慕容新錦也往他懷里蹭了蹭,「這次還順利嗎?」

韓酌抱著她,舒服得直嘆氣,「嗯,這次起碼半年,我不用再飛國外了。」

「太好了。」慕容新錦眼珠子一轉,有點狡黠,「那這次有沒有看見什麼美女?」

「有啊,我眼前的新錦大美女。」

「真的只有我?」

韓酌笑著吻了吻她的額頭,「就只有你,我以前的確很花心,在遇見你之前,我和不少女人在一起過,但我也不想那樣,誰教你不早點遇見我。」

這話听起來有點像「就是因為你這麼晚才遇見我,讓我這麼晚才能開始當個好男人」一樣,有點不可理喻,卻真的很動人。

他見過不少女人,美艷嬌媚的、才華洋溢的、亮麗奪目的,他都一一遇到過,但他只願意為她停留,他只希望能跟她一直在一起,因為她而懊悔他從前的荒唐。

「哼,我偏偏不早點解救你,你跟我說,那個姚格絲是不是你某一任的……前女友?」

「你還記得那件事?」慕容新錦不依不饒地追問︰「你說不說?」

他舉手投降,「怎麼可能?」他笑著搖搖頭。

「不是嗎?那你怎麼還跟她摟摟抱抱?」慕容新錦語氣里盡是不相信。

「你真的還記得這麼久以前的事情啊?我都差點忘了。」慕容新錦斜眼瞪著他,韓酌舉手投降、乖乖屈服。

「那是吻面禮,她媽媽是法國人,她是混血兒,從小就是這樣跟人交往的。」韓酌耐心解釋。

以往他總是對這樣的解釋很不耐煩,但只要是從她嘴里問出來的問題,他一點都不覺得煩,反而希望她多問一點。

「那你那時候還不讓我看她,她那麼漂亮,讓我看看不行嗎?」慕容新錦失去了追問的氣勢,多了點委屈的語氣。

韓酌喟嘆一聲,他輕咬了咬她的臉頰,知道此時她的小嘴一定微微嘟起,「我不是怕你看她,而是怕她對你有興趣,她喜歡女人。」

「不會吧?她長得那麼漂亮。」

「她再漂亮也跟你無關,你還是先心疼心疼你老公吧。」他幾乎是同時翻身而起把她壓住,聲音已經變得有點瘖啞,「給我吧,我硬得好痛,這幾天想你想得骨頭都痛了。」

韓酌語氣中微微帶著撒嬌的語氣,讓她不自覺松了警惕,一下子就被他分開雙腿,欺身到她雙腿間。

他一把抓住她胸前的雪軟,急不可耐地湊上前吮吸,另一手揉搓擰捏,逗得她身子一陣發軟,她難耐地shen\吟出聲。

韓酌湊在她耳際,聲音魅惑性感,輕聲說了句動人的話,「老婆,我愛你。」

慕容新錦漾出了幸福的笑容,她仰頭親上韓酌的嘴唇,圓眼看著他,像是看著神祇一般虔誠,「老公,我也愛你。」

全書完

愛程序如痴的裴辰逸如何擄獲時若翱芳心,請勿錯過臉紅紅系列626《人妻分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