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香言情網首頁>言情書庫>朱輕>婚債

婚債 第10章(2)

書名︰婚債|作者︰朱輕|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姚水晶望著她,沉默不語。

「我今天來,是想要拜托姚小姐,請你以後好好地愛阿航,讓他幸福,不要再讓他傷心了。」

「你說完了?」

「是的。」

「那就走吧。」

錢芸心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然後默默地轉身離開病房。

姚水晶看著錢芸心離開後捂住臉,她累了,真的好累、好累,原來再怎麼樣,都是不行︰為什麼他心底的陰暗,要由別的女人來告訴她?原來到最後,他們都不是彼此對的那個人,就是沒有緣分,所以寶寶才離開他們的嗎?

姚水晶猶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連病房門再度被打開了都沒有發覺。

「天哪,水晶,你怎麼了?」厲爾卓拋下手里的鮮花,幾個大步上前,摟住那個在病床上發抖的女孩,她渾身都是冰冷的,抖得那麼厲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厲,怎麼辦?」她抬頭,望著他,一臉的絕望,「我好累、好累,真的好累,原來真的已經走到了盡頭。」

「水晶,乖,不要傷心,你還有我。」他心疼地摟著她,認識她這麼多年,從來沒有見到她如此地傷悲,他不忍心,不忍心去看那那張臉,那不是他認識的姚水晶,他腦海里的姚水晶,就是那個冷冷清清、萬事理智的,而不是現在在眼前這個,痛苦得全身都在顫抖的小女孩。

「我但願……但願從來都沒有認識過他。」她咬著唇,「如果沒有開始,我就不會這麼痛苦……厲,你知道嗎?我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活下去。」

抬眸,卻看見那個讓她痛苦至極的男人,站在門口,臉龐上一片的黯然及絕望。

厲爾卓也看到了夏遠航,他咬牙,「他媽的,你還敢來?」該死的,他扔下水晶一個人走了,如果不是他晚上一直等不到水晶去,打電話總是沒有人接,擔心她出事,到她家里去看,水晶可能早就連命都沒有了!

他這輩子都不會忘記,他看著長大的那個小女孩,渾身是血地倒在地上,一臉死白,這一切,都是這個男人帶給她的。

「厲。」姚水晶拉住他,「讓我跟他談一談。」

「可是……」

「單獨地。」

「好吧、好吧,我就在外面,有事就叫我。」不甘地瞪了那個男人一眼,厲爾卓走了出去。

夏遠航走上前,望著那個坐在病床上的女孩,她那麼蒼白,那麼羸弱,他的腦海里不由得回憶起,她十七歲生日的那個晚上,她跳進他的懷里,臉上的笑容是那麼甜、那麼美。

「你……還好吧?」開口的話,竟然都那麼蒼白無力,什麼時候起,他們之間就連問候都那麼讓人心寒呢?

「孩子,沒有了。」她平靜地開口,看見他的瞳孔痛苦地緊縮,「我們都不是合格的父母,所以他不要我們。」

「對不起。」都是他的錯,如果那晚他不那麼沖動地走掉,她就不會……

「夏遠航,對不起已經沒有用了。」

「……」

「我們到現在,已經再也無法回頭。」

「你是……什麼意思。」他的聲音變得又干又澀。

「你知道的。」她望著他,「如果一定要我說出來的話,那好,我們離婚吧!夏遠航。」

他望著她,深深地、緊緊地,臉上的憂郁濃得化不開。

「我覺得太痛苦了,我們還是……分手吧。」

「已經再也沒有辦法了嗎?」

「一個生命的代價,你覺得還有什麼辦法?」她冷笑著,指甲死命地攥緊床單。

他像是承受不了般地後退幾步,半晌,艱難地開口︰「如果那是你要的,我……同意。」

他再也無法待下去,再也沒有辦法去看她的臉,他害怕自己再多待一會,哪怕一秒鐘,都會忍不住恭著她,求她不要離開他,他真的會那樣做,真的會,于是他轉身,走出去。

他不知道自己怎麼走出這間醫院的,也不知道自己要走去哪里。

「阿航。」錢芸心之前看見他走進醫院,所以一直在門口等著,看他終于從醫院里走出來,但他的表情太古怪了,好像,這個世上再也沒有什麼是值得他眷戀的,她實在非常擔心。

他听不到,再也听不見任何的聲音,腦海里反覆地回蕩著一句話,我們離婚吧,夏遠航……離婚吧、離婚吧、離婚吧……

水晶,我們真的,就這樣分手了,對吧?我們真是傻,以為相愛,就什麼都可以解決,可是我卻忘了,雲依然是雲,泥依舊是泥,雲在天上、泥在地面,它們之間隔的是個天,雲泥之別,可不就在于一個天嗎?我們根本就不應該在一起,從最開始,就錯了。

有時候分手,不是因為不愛,而是因為太愛,卻,再也愛不下去。

也許我們還是太年輕,有相愛的勇氣,卻沒有相守的智慧。

從此以後,她不再屬于他,不會再對他笑,不會再別扭地叫著夏遠航,他再也不能抱著她、吻著她,他、失去她了,永永遠遠;胸口變得好悶、好痛,緊得讓他受不了,一口鮮血,就這樣從他的嘴里吐了出來,他的世界,從此陷入黑暗之中。

「阿航、阿航……」慌亂的尖叫聲,他根本就不在意了,再也不在意了。

*****

厲爾卓看夏遠航門也不關好,失魂落魄地走出病房,便推開病房的門,卻在下一秒鐘血色盡失,「水晶、水晶,你怎麼了……」

床上躺的那個人,臉色比她身上的被子還要白,早已經失去意識,只有眼角,還有不斷流淌的眼淚;他撲到床頭,拼命地按鈴,「醫生、醫生,該死的,快過來!」

一片的混亂。

被子被掀開,那滿床的鮮血,將雪白的床單染得觸目驚心。

「病人缺氧、血壓不足、失血過多導致休克。」

「準備氧氣和血袋。」

*****

文件在她案頭攤開的那天,居然是一個難得的大晴天,在連續的雨天之後,放晴了。

看,連老天爺都贊同他們的決定。

翻開那薄埂的紙面,上面已經簽好了他的名字。

夏遠航,她伸指,輕輕地撫過那三個字,唇邊泛起怪異的笑。

姚水晶,你是我的,我的。

夏遠航,你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

好,都是你的。

他再也不是她的誰。

伸手,拿起放在一旁的筆︰什麼時候起,她竟然連握筆的力氣都沒有了?

姚水晶;一筆一劃,要用盡渾身的力氣去寫,從此以後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鎊不相干呵!多麼絕情……那樣的戀過之後,卻還是絕望。

愛過、痛過,愛得越深就越是互相傷害,卻到最後形同陌路,成為最熟悉的陌生人,到最後的最後,他們還是要變成陌生人啊!

原來愛情,真的是最傷人。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