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妻 第10章(2)

書名︰閑妻|作者︰果麗|本書類別︰言情小說

伊潔先前卻是是與他有過聯系,也曾表明想要與他再續前緣,但他對她早已沒有了那份心情,自然是拒絕了她,而現在她在公開場合里對著鏡頭誤導媒體是為什麼呢?

是想藉此順勢與他復合?還是想鬧點新聞增加知名度?又或者……想小小報復他的拒絕?

不論她的用意到底是什麼,他都不想理會,現在他只關心裴采音的心情與想法,他擔心她會有所誤會。

「下回若你希望我四處向人說話,請你直接告訴我,天知道你在想什麼。」亞香緹的表情有些幸災樂禍,而她開始懷疑東方男人講話是不是都像他一樣這麼不直接。

「唉……」嘆了口氣,高修走到另一個工作好伙伴吉約姆的身旁。

雖然先前他已經在電話里向裴采音解釋過他與伊潔之間毫無關系,一切都是媒體炒作新聞,他是絕對的清白,不是花心的混蛋,裴采音也表示相信他,但這並不表示問題已經解決不存在,他必須換個角度去為她設想。

她願意相信他,是因為愛他,但時間與距離是磨人的,他不能自私的依賴她對他的愛戀,他必須做點什麼讓她更心安,也必須隔絕類似的事情再度發生。

他要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愛她。

裴采音迷迷糊糊的從睡夢中醒來,神智尚未完全清醒,但她感覺到自己的頸窩發癢著,因為她的男人正用著鼻尖磨蹭著她。

「早安。」發現她醒來,高修抬起臉給了她一抹迷人的笑容。

「早安。」她用著相同的微笑響應他。

原本預定見到他的時間是在後天,但他提前回到台灣,給了她一個意外的驚喜。

她知道他這是擔心她心情被他與伊潔的緋聞所影響,然後在真正見到他之前,雖然相信他不會做出對不起她的事情,但她的心情確實受到了負面的影響。

不過現在所有的負面情緒全離她而去了,因為他特地為了她提前回來了,現在他哪也不去,他就在她的身旁。

「高太太,你的心情看起來很不錯。」他親了親她的臉頰,發現自己很喜歡看著她剛睡醒的模樣,慵懶之中帶著完全迷人的氣息。

還能有哪個女人比她更美呢?在他眼底已經沒有了。

「高先生,你的心情看起來也很好。」裴采音半眯著眼,享受著他親昵的細吻。

「我想我能夠讓彼此的心情更好。」

隨著他的親吻,原是帶著迷糊的神智開始清醒,他不僅是喚醒了她,也喚醒了她體內的yu/望。

她想要他,而他也是。

以為一連串的細吻將會發展成火熱的yu/望,但他的吻卻無預警的停止了。

斑修拿起手機,將自己的臉湊近她的,兩人的臉親密地貼在一塊,接著他高舉起手機,將這親密的姿態拍下。

「你這是在做什麼?我以為你想要做的是‘晨間運動’。」裴采音一臉疑惑地看著他。

他拍照的動作很快,她來不及阻止他這麼做,只能慶幸被子將她緊緊覆蓋著,她沒任何該打上馬賽克的身體部位,但十分不明白他為何突然拍下兩人剛睡醒的時刻。

「‘晨間運動’是一定要的,但在這之前,我得做一件事情,你等等。」高修朝她露出神秘的一笑。

接著他動手將剛才拍下的照片傳送出去,這樣的動作惹來了裴采音的驚呼。

「你在做什麼?你把照片傳給誰了?」

「我傳給吉約姆。」

裴采音無聲地瞪著他看,那表示他必須將事情解釋清楚。

她知道吉約姆是他最信任的工作伙伴,但他究竟傳這照片給吉約姆做什麼?就她而言,她認為這樣的照片雖然沒有任何暴露,但仍屬私人親密,不該給其它人看見才是。

斑修翻過身,將她困在自己的身下。

他緊盯著她,低語道︰「我拒絕再讓任何人那我炒緋聞,拒絕讓我的女人感到不安心,我要讓你明白我的心里只有你,永遠的。」

「所以?」裴采音舌忝了一下唇瓣,他看起來好誘人,她想吻他,但她必須知道他究竟做了什麼。

「我要吉約姆將這照片發布給媒體,讓全世界的人知道在我身邊的人究竟是誰,讓所有人知道我愛誰。」

「什麼?」如果他這是嚇唬她的,那麼他成功了,「我不反對你對外公布我們的關系,但你不能換一張照片嗎?」

至少換一張衣著整齊,而不是一早醒來,那仍睡眼惺忪的模樣。

「放心,你剛才的模樣性感極了,全世界的男人都會羨慕死我的。」

「可是……」

「噓!」高修用唇瓣抵著她的,阻止她再說話。

「現在運動的時間到了,我希望你已經準備好為我喘息了。」

晨間運動讓裴采音累得不得不回頭睡回籠覺,當她再醒來時,已是日正中天。

斑修已不在她身旁的位置,她帶著酸軟的身體走出自己的房門,一陣食物香氣立即竄入她的鼻間。

她來到廚房,看見自己心愛的男人正忙碌著,這樣的景象讓她感到無比幸福。

「你在煮什麼?」

「意大利肉醬面。」高修轉身來到她的身前給了她一記響吻,「這是我唯一拿手的食物,別嫌棄我。」

「我盡量。」她露出頑皮的笑容,也回給他一記親吻。

「就快好了,去坐著等我吧。」他指著餐桌的方向說道。

裴采音依言乖乖地在餐桌前坐下,但下一秒,她像是記起了什麼,她立即起身轉往客廳里去。

十分鐘後。

斑修端著兩大盤看起來十分可口的意大利肉醬面來到客廳里,看見裴采音呆愣地盯著電視看。

他將手里的食物放在桌上,他問︰「控八控控,控控控,控控控,這廣告有那麼好看嗎?你這是看電視?還是被電視給看走了?」

一臉傻樣的,真可愛!

听見高修的聲音,裴采音眨了眨眼,這才放佛將走丟的神智拉了回來。

「你早上拍的照片上新聞了,還是國際新聞。」她下意識的指著電視說道。

「嗯哼。」吉約姆的辦事效率果然很好。

「還有,新聞上說你要在台灣開設工作室,打算將工作重心移回台來。」這消息是她從電視上看來的,若消息是真的,他為何都沒告訴她呢?

「沒錯,我說過要讓全世界的人都明白我身旁的女人是誰,我又能夠為她做些什麼,而回到她身旁愛她,就是我目前能夠為她做的。」這就是他要吉約姆請公關人員向媒體發布的訊息,日後他將會長時間停留在她身旁守著她,這是他最想要做的事情,有她在身旁,他的人生才是完整及幸福的。

他伸手抬起她的小臉,在她柔女敕的唇瓣上落下一吻,「你想我的愛人會為此而感到欣喜若狂嗎?」

當然會!

不只是開心,她甚至已經感動到說不出話來,只能用點頭的方式來響應他的問題。

「給你的驚喜還不只如此,我還欠你一樣東西。」高修從褲袋里拿出一只戒指。

在她當初向他母親坦誠說明兩人真是的婚姻狀況時,她便將當時的結婚戒指還給了她,而他上回離開之前向她要來了這只戒指。他將戒指帶到法國去,連同他自己的一起請人在戒指的內側刻上兩人名字的縮寫。

她的戒指里刻的是他的名字,他的則是刻上她的,這是兩人相愛的印證。

「雖然你早已經是我的老婆了,但我還欠你一場盛大的婚禮。」高修單腳跪在裴采音的眼前,無比真誠的向她請求道︰「請你嫁給我吧,真正的嫁給我。」

「天啊,你害我哭了……」

斑修伸手為她抹去臉上的淚珠,忍不住緊張的說︰「你可以哭,但別忘了告訴我說你願意。」

第一次將自己的作品送上伸展台上時,他都不曾這麼緊張過,他真的很怕她說不願意。

裴采音的淚水無法停止,而她也沒有立即響應他的話語。

「快說話,拜托!」

「你剛才明明才說我可以哭的。」所以她專心的哭著啊。

「但你沒有說……」

「我願意。」

粘滿淚水的小臉揚起了笑容,給了他一抹他一輩子也忘不了的幸福微笑。

全文完